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8 章

第 8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肃王府

    紫竹园内,肃王萧迟屿正在与礼部侍郎何西志对弈。

    这一对甥舅都是棋痴,每回何大人来王府,都要跟肃王下几盘棋,身边伺候的人都站的远远的,生怕扰了他们的雅兴。

    此时棋盘上正厮杀得激烈,肃王却放满了脚步。一手执棋,一手轻轻点着棋盘,好似在深思熟虑接下来该如何落子。

    何西志抿了一口清茶,浅笑说:“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,王爷谨慎是好,错过了时机却就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一着不慎,后悔莫及,舅舅又不准我悔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还有转寰的余地,自然另当别论。可眼看棋局将要终结,却还一味小心,那便只有输掉整局。再者,王爷手上的棋子并不少。”

    肃王思量半晌,终于下定决心般落了一子。棋局顿时大乱,何西志看了半晌,终于将棋子放回盅内,不下了。

    肃王疑惑:“舅舅今日尽兴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,不过是棋局诡迥莫测,暂时看不出来势而已。”

    肃王知道今日到此为止了,也放下棋子,说:“宫里的消息很确切,元夕宫收了手,突然安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一向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萧迟屿冷笑:“除了小心谨慎,他还能如何?不过是个……话说起来,太子也当真狠心,听说幂云近日吃不好睡不着,已经病了好些日子了。咱们这些做哥哥的,听着都心疼。父皇一向宠爱她,不知道见她病了,该有多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国事繁多,还是不要被这些小事打扰了好,公主殿下孝顺,想来不会让圣上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公主到底是我的妹妹,作为哥哥,怎么能让她伤心失望呢。女人家一辈子,最要紧的是嫁个如意郎君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肃王点点头,微笑道:“公主既然看上了楚家郎,当哥哥的自然要帮她一把,必让她嫁入安国府才是。”

    何西志不置可否,只唤人来收了棋盘,然后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云宫里,萧幂云正对着窗户嬷嬷流泪。

    她虽然答应了太子和皇贵妃要顾全大局,不再坚持要嫁给楚域。可心里到底不甘心,想到半年前,那惊鸿一面之后,自己千盼万盼,只希望哪日能够再见。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对方是谁家在何处,却偏偏碍于身份,不能与之相见相守,这种失落绝望是难以忍受的。

    出云公主自小受宠,哪怕跟几个姐姐妹妹关系不和睦,也没有谁让她吃过亏。

    现如今,她却遇到了十几年来最大的阻碍。

    她想了很多事,不想连累母妃,不想让哥哥为难。然而一想到楚域,她又觉得,只要能跟他相伴,她可以什么也不要的。她可以不当高贵皇女,可与不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,什么富贵荣华全都不要。然而哥哥的警告犹在耳边,她不敢不听话。想到不能跟楚郎在一起,她的心想刀扎一样痛。

    一向开朗快活的少女,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。她整日流泪,感觉世界一片黑暗,而她心中拿到曙光,却因各种原因,离他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皇贵妃见她如此,刚开始还安慰,到后来也看不下去了,干脆也不见她,只日日派身边的嬷嬷前来伺候。

    出云公主里心里难受,听不得一点声音,更不愿让人亲近。于是这些日子来,大多时候是她一个人待着,已经好些日子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大约伤感总是引发诗性,出云公主又难过了一上午,居然灵感突发,写了几句诗出来。她自己念着自己的闺怨词,深感是天下最可怜的人。

    伤感之后,独自走到池塘边,将写了诗句的纸张放在水上,看着它一点一地沉入水里。

    池塘里荷花早已凋谢,荷叶也不再青翠欲滴。出云公主看着它,就如同看到了自己,刚收住眼泪的她,又开始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愣愣地在荷塘边坐了好一会,突然听到假山后面又人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出云公主一听,说的好像是自己,便皱了眉,准备上前呵斥。

    谁知刚走到假山背后,就听那声音道:“你不要再说了,公主她金枝玉叶,定会寻得如意郎君,公主可是太子殿下的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便不懂了吧!”另一人说:“有皇上和皇贵妃在,公主殿下是能寻得好郎君不假,可再想跟安国府家郎君比,那就不可能了。不信你想想,已经出嫁的那些公主们,招的驸马都是什么人?可有一个出自高门世家的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说:“女人这一生最重要的,便是嫁个如意郎君,否则一切都是假的。公主也真可怜,就这样便要错过好姻缘。”

    “呀,这话你可说不得,听说那安国府家的郎君可是早有家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便有所不知了,今科状元早有家室不嫁。他的妻子乃是宁家唯一的嫡女。两人几岁上就订了亲,两个小娃娃能懂什么?还不是长辈的意思。那宁氏因出身高贵,生性善妒,听说楚郎不少受委屈呢。那日见了咱们公主,自然是心中……哎。”

    “哎什么,你快说呀。”

    那人被催促,只好继续说道:“自然是对公主记忆深刻,否则外面传了那些流言,为何不见楚家出来澄清?自是因为楚家郎对公主有意。听说那宁氏,为此还哭了好几日,连娘家人都抬出来给楚家施压了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