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7 章

第 1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写字你练了一天,算数却一点没见你练习,是觉得难?”

    钱氏是越发看不明白自己这小孙女了,你说她蠢笨吧,读书认字她是学两遍就会了。你说她聪明吧,挑丫头折腾了三番五次,她选了个最傻最不合用的。最后还得她做主,给楚阳娿重新选了七八个年纪合适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楚阳娿放下毛笔,小心翼翼地避免墨水沾上衣袖。然后拿起写好的字给她看:“祖母,您看我写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钱氏看完点头:“恩,进步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熟能生巧,待那一日孙女也写的一手好字,便不怕爹爹笑话我了。”

    楚域每个月都往家中寄信,自从楚阳娿学会拿笔写个三言两语时,父女两人便开始通信了。不过楚域是个赖皮人,明知道自家小闺女刚认字儿,能写几个字就不错了,偏他还挑剔她哪个字写错了,哪个字写的不好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上回还将楚阳娿写给他的信顺着这次家书寄了回来。那信纸上圈了圈,把她写错写的,写的难看的全点出来了,俨然一副敦促她用功的派头。

    楚阳娿很不服气,她的字儿的确写的不够好看,但她手上没力气,控制不好毛笔。写的字儿稍微复杂一下,就揉成了一团,要么干脆比别的字体积大哥三五倍。这不能怪她呀?她是小孩好不好!

    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中世纪,用惯了钢笔圆珠笔甚至笔记本的都市人,毛笔字这种东西,被她们放在了艺术之列。她现在练习的可不是写字,而是一门艺术。既然是艺术这么高雅的事物,那么楚阳娿对自己的表现,还是很满意的。奈何他爹偏要在此事上吹毛求疵,硬是逼得她咬牙切齿地练习毛笔字,恨不得早日达到用圆珠笔一样的熟练程度。

    钱氏发现她是在跟自己爹爹较劲,好气又好笑:“你爹爹那是提点你认真刻苦,但你也不能这么较劲儿。你这马上要进学堂了,可别把自己折腾坏了。”

    楚家有家塾,请的也是很有名的先生。因此楚家女孩们,启蒙之后也会跟哥儿们一起读书。等她们大些,又会分出新课程来,哥儿们要学策论大学备科考,姑娘们便学琴棋书画刺绣园艺。

    楚阳娿是由老爷子楚山栎亲自启蒙,所以进学要比旁人晚些。钱氏一直在惦记这事儿,楚阳娿自己到不在意。上辈子她基本上就是请老师到家里来上课,跟现在也没多少差别。要是能让她到什么书院去上学,那她道会兴奋。不过这个时代给女孩子们请先生到家里还上课已经很好了,专门为女孩子们办的学堂,却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祖母说的是。”楚阳娿笑呵呵地认错:“不过算数根本不用练习呀,简单得很。九九口诀也是,在心里背就成了,可没有写字这样难。”

    “哟!丫头口气不小,既然这么自信,就背给祖母听听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小手往身后一背,学着先生的样子板了脸,然后流利地背起了九九乘法口诀。

    这乘法口诀她上辈子就背会了,而且这种口诀只要背会了一辈子都不会忘,楚阳娿当然不觉得有困难。

    老太太听她背完,高兴得很:“哎哟我们官官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聪明,也不想想我是谁教出来的!”楚阳娿昂着小脑袋一脸得意,惹得钱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祖孙两人正在说笑,外头丫鬟急急忙忙来禀告,说十四姑娘从假山上摔下来了。

    钱氏一惊,“佩丫头从假山上摔下来了?摔的重不重?”

    “说是摔了腿,正请了大夫来看。”

    钱氏忽地站起来:“我过去看看。”说完又想到什么,吩咐嬷嬷道:“琼嬷嬷,去库房找找,拿些上好的膏药来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也跟了上去:“祖母,我跟您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官官跟祖母一起去看看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萧幂云虽不得钱氏喜爱,但那两个孩子到底是楚域的种,钱氏还是上心的。只是萧氏身边管事的都是宫里出来的嬷嬷,对两位小姐管的紧,平常轮不到她这个当祖母的亲近。对那两个孩子来说,宫里的皇贵妃外祖母,可比她这个亲祖母亲近多了。

    她们不亲近钱氏,钱氏也懒得自找没趣,但听说孩子摔了,她到底是担心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跟着钱氏到了频英阁之后,发现楚佩阳躺在床上,身边被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萧幂云哭红了双眼,看见钱氏来,也忘了起身。

    钱氏也不挑剔她的规矩,只顾着去看小孙女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跟着佩丫头的人呢?怎么就把人给摔了!”

    “回老太太的话,那些不长心的下人已经被处置了。只是……”那嬷嬷说着,突然又闭嘴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她说不合适,自然是由红着眼的萧氏接了下去:“佩儿是自己甩开丫鬟跑去玩的,但撺掇她乱跑的,却是八姑娘楚燕阳,娘您看看,这事要怎么处置。”

    钱氏听得皱眉,这事怎么还牵扯上了楚燕阳。

    但事情既然已经出下了,总要弄个明白。钱氏扫视一圈,没有看见楚燕阳,便问:“燕丫头在哪儿呢?还不去把人叫来。”

    嬷嬷打发了丫鬟去找人,不一会,九见月氏哭哭啼啼地来了。

    月氏一看见钱氏,马上哭着诉苦:“娘,您那儿有膏药没,燕姐儿出去玩,在花园子里摔了。这可怎么得了,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要是身上留了疤,将来可怎么办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