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24 章

第 2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虽然相比起公立学校,楚阳娿对家塾并没有多大兴趣,但到底是两辈子头一回上学,她心里还是很激动的。

    那日起了个大早,被明星打扮得漂漂亮亮去给老太太看。

    钱氏搭着她的肩膀让她转了两圈,看完之后连连点头:“我们官官,生的就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咧嘴傻笑。

    用了早膳,楚阳娿才拜别了钱氏,在丫鬟仆从的陪同之下一奔一跳往家塾去了。

    楚家人口众多,家塾干脆就设在安国府内。从内院出了二门,到了外院然后往西走不远就是。丫鬟只能将她送到书堂院子外头,便不能再进去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进去的时候,其他人差不都都到了。她还没来得及跟大家一一打招呼,就见先生夹着书本尺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们的先生是个四十来岁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(当然,在这个时代,四十岁已经可算老人了。)姓萧,国姓,但与皇室其实没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萧先生先考察了前日给楚丹阳等人布置下的功课,一一作了点评又划了新课文让他们先习。之后才开始考察四名新生。

    钱昔灵和王心怡要大些,在家时也读书。先生问她们都学了什么,王心怡道读了《女戒》《女训》之类。先生点点头,又问钱昔灵,钱昔灵已经开始学《诗韵》,进度跟楚琴阳差不多,先生便让她跟楚琴阳做一样的作业。

    之后便是楚阳娿和楚佩阳。楚阳娿之前由老爷子楚山栎亲自启蒙,又由老太太钱氏教学画,程度也不差。只有楚佩阳,因萧氏心疼她,只教了一本百家姓,认字也不多。

    先生捋了捋胡子,终于还是将楚阳娿与楚佩阳放到一起教。头一课,就是让她们背诵三字经。

    楚阳早就背会了,只跟着先生念了一遍,就当场背下来。楚佩阳满眼钦佩,然后吭哧吭哧自己念。

    一堂课一个半时辰,先生离开之前分别为她们布置了作业。过了休息之间,再上课,却是来了另一位先生。

    这位先生是专门教她们诗词书法的。相比萧先生的严肃中正,这位先生显然要潇洒的多。

    他一点也不在意多出来的四个新学生。一进来便让书童研磨糅笔,然后铺开宣纸,行云流水般写了一副青松赋。

    写完之后,便如咏叹般一边念一边感叹先贤鬼笔神韵,感叹了之后又教她们跟着诵读。

    楚阳娿跟着其他人一起诵读,感觉新奇得很。楚佩阳也牙牙学语,就是一点都没明白念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等念完了,先生才道:“天下方圆,时间万物莫不引人钦佩,不光青松品质高雅。尔等若有心爱之物,可也可为其写一二短句,读来相互鉴赏。”

    楚琴阳和楚丹阳等人,闻言开始拿起笔苦思冥想。

    楚佩阳呆呆看了她们一会,然后忐忑地问先生:“先生,若是不会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不会写?”先生瞧了楚佩阳小豆丁一眼,说:“画也好,用嘴说也好,总少不了方法。”

    楚佩阳表示秒懂。

    楚阳娿十分心动,什么爱莲说咏梅草兰词她脑子里可又不少。要是拎出一首来,肯定让先生惊为天人,说不定自己就可以走一走才女路线了。然后名动京城成为白富美迎娶高富帅出人ceo走上人生巅峰……傻笑着擦了擦口水,楚阳娿终于还是没有突破下线,抄袭圣人们的诗词盗为己用,尽管这个世界那些人可能不存在,但她自己还是觉得羞耻度太高,算了。

    发挥自己的长处,楚阳娿决定还是用画来吧。

    她会画画,而且在这一点上很有自信,何必干那些偷人家的作品的事呢?

    砚开彩墨,楚阳娿起笔雕琢,不一会就画出一副富丽堂皇的牡丹图。

    此时其他人也完成了自己的作品。楚丹阳写了一首诗,赞美梅花傲骨。楚琴阳咏竹,楚燕阳画兰花,淡雅素净,王心怡赞雪莲,高山仰止。钱昔灵和楚佩阳什么都没想出来。

    先生照旧点评,自然是楚丹阳和王心怡最为出色。楚琴阳和楚燕阳小可。

    到了楚阳娿这里,先生看了她那开的绚烂艳丽的牡丹,良久,道:“富贵牡丹,到是热闹。”

    可见这位品味奇高的先生对她的题材很是不屑。“个人喜好,能显各人品性,楚家富贵,十二姑娘的牡丹自是十分贴切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说她肤浅?楚阳娿笑:“先生说的是,梅花坚毅,是因为赏梅的人品性坚毅。菊花淡雅,是因为赏菊之人淡雅。只是世人多情,只怕这些品性,梅兰竹菊它们自己是不晓得的。春种夏长秋收冬藏,花开月落日起云升,不过是世间规律。

    至于世人,那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,这些缘法,又入了各人的心个人的眼。学生愚拙蠢笨,就爱了牡丹花朵艳丽大方,因是俗人一个,自然爱了俗世之物。牡丹娇贵,贤人们不喜它不如青松苍劲,不似芙蓉出淤泥而不染。可牡丹就是牡丹,花开时节动京城,试问天下谁不知?它哪里还需要什么卓越的品质来取宠呢?”

    “一派强词!”先生冷哼:“若天下之人个个安享富贵,那这世间岂不是再无勇毅之人?”说完又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,道:“不过花开时节动京城,也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厚脸皮:“多谢先生夸赞。”

    楚佩阳发愁得戳了戳她:“姐姐,先生没在夸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先生夸我画的好,牡丹艳丽富贵全画出来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