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27 章

第 2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域回来之前没有给任何人通知,老太太也被他吓了一跳,惊喜过后立刻让人准备宴席为儿子接风。

    王氏只得了信儿,说家中有事让孩子们早些下学,却不晓得是因为楚域回来了。

    楚域抱着女儿回了静水堂,好不容易把她哄乖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不是哭的太急了,楚阳娿明明不哭了,却还是忍不住的打嗝儿。

    楚域可忧心了,赶紧去问琼嬷嬷:“乖乖打嗝儿打得停不下来,这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“让她憋会儿气,或者吓她一吓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楚域看了看可怜兮兮的楚阳娿,感觉哪个方法她都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就这样吧,大概等一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转移女儿的注意力,楚域干脆跟她找话说。

    “乖乖,你怎么知道我是爹爹?”

    他只叫了女儿的名字,楚阳娿就知道他是爹爹,这让他心里感动的不行,暗道果然是亲生女儿,血缘就是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楚阳娿嘟嘴:“我就是知道。”说完又问楚域:“那爹爹怎么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”男人摸着女儿的小脑袋,说:“当然是因为爹爹无所不知无所不晓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清风把绒团找回来了。见楚阳娿被楚域抱在怀里,她也不敢上前,只好抱着小猫站在外头。

    楚域看了那绒团一眼,认出是刚才女儿抱在怀里的小东西。他一招手,让清风把猫抱进来交给女儿,问:“这小猫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楚阳娿轻声说:“天阳哥哥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楚域没忘记刚见到女儿时,小丫头一脸忧心忡忡,直到见了他才变脸色。暗想是不是学堂挨了先生训斥,又问她在上学了什么。

    楚阳娿说学了字,再问其他,却是不说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终于找到时机插话:“可别说你这闺女,胆子大的很呢,上学头一天就给先生上课,嬷嬷,快给她学学,那天这小东西是怎么说牡丹花儿的。”

    琼嬷嬷一字不差,将楚阳娿上课头一天,说的那些关于梅兰竹菊什么品格的话全都背给了楚域听。

    “春种夏长秋收冬藏,花开月落日起云升,不过是世间规律。”楚域听完哈哈大笑:“好个世人多情,强赋情仇。我女儿就是不一般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官姐儿可机灵的紧呢,自从学了字,便日日练习不缀,四爷是没见过姑娘的画儿,那可真是处处透着灵气儿!”嬷嬷将楚阳娿一顿猛夸,夸的楚阳娿自己都红了脸。

    楚域却深以为然,听得津津有味。听了琼嬷嬷说的还不够,硬是又把钱昔灵叫来,问她今日在学堂上学了什么,楚阳娿又是如何应答。

    钱昔灵头一回见楚域,听老太太让她叫表叔,自然知道他身份不凡。被楚域一问,干脆一股脑的全说了。说到下学后王氏抱了猫来给楚阳娿,到月氏闲言碎语时,楚域已经黑了脸。

    楚阳娿脑袋搭在楚域肩膀上,也不说话。她打定了注意,装小孩得装的像一点,如今她爹回来了,她得抱紧这个金大腿,尽最大可能获得他的喜爱怜悯。当然,也要试一试他的底线。虽然记忆中,这个人对自己是真的喜爱非常,但五年不见,会有太多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装小孩,楚阳娿早就得心应手了,五岁的小孩子当然不会太懂事,也不会明白大人话里的弯弯绕绕。王氏那些话,她当然全做听不懂其中含义。

    钱昔灵把话说完了,发现不仅是楚域,就连老太太也黑了脸。

    她有些忐忑地向琼嬷嬷求助:“嬷嬷,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呀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却见楚域突然笑了,随手从腰上取下一枚玉佩给她,说:“你做的很好,先下去吧,待会表叔还有礼物送你。”

    钱昔灵得了玉佩,高高兴兴地回自己屋子换衣裳了。

    等没了外人,钱氏方才虎着脸,道:“这个王氏,没想到居然如此与一个小孩子计较。”

    楚域没有发表评论,只问楚阳娿:“你说小猫是你天阳哥哥给你的,那琴阳姐姐怎么又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琴阳姐姐也喜欢小猫。”楚阳娿一脸天真:“但是我昨天已经把绒团还给天阳哥哥了,今天伯娘又还送给我了,伯娘对我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按照钱氏的心思,她们姊妹闹来闹去,也是小孩子之间的事儿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可王氏参合进来就太不应该了。

    然而楚域想的却不一样,自己出门五年,这些小事正是女儿在家生活的隐射。

    “五年不见,原来大嫂也改变不少,知道捏软柿子了。”

    钱氏看他面目不善,心下担忧,提醒道:“此次是王氏做的不对,下去我罚她一回就成了。她终究是你大嫂,这些年在家里劳心劳苦的,也是有功。再者,那不还有地哥哥呢么!”

    楚域叹口气,他何尝不知道呢。追根究底,还是因为萧氏,要不是她跋扈跑去找王氏麻烦,她怎么会拿女儿出气?可是,不管她在萧氏面前受了多大的委屈,把火撒到他小闺女身上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楚家家训,男人要管家但不可陷在后宅纷争里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一般小事,男人们是不该插手的。然而楚域不管这些家训。要是宁氏还在,他的确可以放手不管。因为官官有亲娘,宁氏自会保护女儿。然而宁氏走了,后来的嫡母是萧氏那个祸害,他这个当爹的,自然要处处上心,不让女儿受了欺负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