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44 章

第 4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父皇,父皇,您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父皇。”

    龙床上动了一下,几位皇子皇女即刻上前,保证那年老的帝王睁开第一眼,看到的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萧珏睁开眼,不住地咳嗽,内侍要将人扶起来,萧氏搭了一把手,然后坐在父亲身边开始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吓坏我了。”萧幂云确实是吓坏了,母亲被□□,哥哥受了罚,父亲病上加病,她几乎觉得天要塌了。不管不顾地进了宫来,好几天都没有回去。

    萧珏看了眼这个一向受他宠爱的公主,少有的感觉倒胃口。

    此时六个儿子都在面前,贵王,肃王,雍王,太子,以及尚未封王的六皇子,都眼巴巴地看着他,满眼孺慕之情。

    这几个儿子,除了太子之外,往常他看哪一个都是满身毛病,此时此刻看他们孝顺的模样,年老的帝王,少有地心软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自己的儿子,都是萧氏血脉,是这江山社稷的未来。

    他想起当年父皇临走前的话,原本他以为凭自己,可以永诀后患,如今看来,还是要将这个担子放到他们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世家……”他刚说了两个,又是一阵猛烈得咳嗽:“世家……世家是祸,不可不防,你们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,您别说了,好好歇息要紧。”贵王握住他的手,劝慰。

    萧珏摆摆手继续未完的话:“世家是祸,不可不防,你们……你们定要齐心协力,斩草除根……”

    肃王眸光一闪,很快消失不见,六皇子握了握拳,不让自己的情绪浮于表面。

    萧珏还想说什么,可是他太累了,太医把了脉,说皇上需要静养,请皇子女们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各存心思的王爷皇子们络绎离开。萧氏也被请了出来,她咬了咬唇,终于还是决定先回去再说。

    安国府,大姑娘楚丹阳的亲事定了,楚家算是了了一件要紧事。

    楚域收到漠北的信件,有事要他办,过些日子又要离家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他保证了,出门的时间短,很快会回来。然而这个消息很快全府都知道了,两位姨娘跑来刷存在感的频率越加高了起来。

    梦姨娘演技十分厉害,见了楚阳娿,总是笑盈盈小心翼翼的,仿佛那日威胁她的不是她本人。

    楚阳娿观察一段时间,深受震撼,对这个女人防备更深。

    相比起只会争风吃醋的萧氏和湘姨娘,这位才是真能的老谋深算城府大能。她虽然从不冒头,但处处与萧氏作对,而且总能将萧氏气得咬牙切齿。对于这一点才,楚阳娿本是喜闻乐见的。然而,虽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可她发现,萧氏的这个敌人,却是无法合作的。梦姨娘明明初来咋到,却仿佛对府中一切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日她对自己表现出明显的敌意,她可能还会以为这个姨娘是什么人派来的奸细。

    可是,奸细不会这样急不可耐。梦姨娘好像对身边的一切事,一切人都充满了敌意。恩,不对,这个一切人里面不包括她的父亲楚域。

    楚阳娿得出这个结论之后,很是被雷到。自家爹虽然长得俊一点吧,但也太汤姆苏了一些,真真是人见人爱。不过又想到这个世界,一进了内宅,女人们就不得不争夺一个男人,这种事也就不是不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找了个机会,跟爹爹吹耳旁风:“爹爹,那个梦姨娘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问这个?”

    楚域整日带着女儿,但他很少让楚阳娿跟妾室接触。姬妾身份低贱,怕她们冲撞了他闺女。

    楚阳娿说:“梦姨娘老是瞪我,哼。”

    楚域眉头一皱,没有想到梦姨娘胆子这么大。

    对于楚阳娿,楚域的纵容是毫无底线的,他反射性地开始琢磨是将梦姨娘驱逐好还是杖毙好。

    不过楚阳娿却另有想法,梦姨娘不知道是什么来历,也不知道她对自己知道多少,甚至为什么会对自己有那么深的敌意,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个威胁。但是这样的威胁,放在眼皮底下总比让她远离自己的视线好。而且,相比起对付自己,梦姨娘显然更急于对付萧氏,既然如此,她何不坐山观虎斗呢。

    楚阳娿噘着嘴,说:“爹爹你让她去跟母亲住吧,让母亲天天罚她。”

    楚域失笑,他闺女就能想出这么个主意而已,真是天真的厉害。但他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:“好吧,那就听官官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梦姨娘这么胆大包天,敢对楚阳娿横眉冷对,这个人就必然要放弃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告状成功,乐颠颠地搂着爹爹撒娇,并扬言要亲自为他做莲子羹。

    楚域乐得享受女儿的孝顺,可惜楚阳娿还没有来得及进厨房,琼嬷嬷就来请人了,老太太有事要跟他商量。

    楚域跟楚阳娿到静水堂,发现王氏和月氏也在。

    见楚域来,王氏和月氏打了声招呼,便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钱氏朝儿子招手:“域儿,你坐,我有事要跟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您说吧,娘。”楚阳随手捻了葡萄王嘴里扔,楚阳娿扑到老太太怀里玩扣子。

    钱氏搂着楚阳娿,一边对楚域道:“昨天夜里我做了个梦。你祖母她在梦里告诉我说,她住的房子进水了,我觉得怕是在托梦,想回徐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域顿了一下,然后点头:“母亲要是决定了,就回去一趟吧,先准备着,等儿子手上一点事弄完就送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钱氏道:“你忙你的,你们父子都有要事呢。不用管我个老太太,我带着官姐儿回去,住些日子也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确是想见嫡孙,千方百计找借口回徐州呢。

    楚域知道她的心思,也不阻拦,左右这些日子皇贵妃一事闹的大,老太太回一趟老家,旁人顶多以为她在找借口躲风头。

    楚阳娿听见自己也要去,问:“祖母,徐州远吗?咱们要走多久呀?琴姐姐和燕姐姐她们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她们不去,你丹姐姐要学规矩,你琴姐姐身子不好去不了。所以这回只有祖母跟你和你燕姐姐三人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楚阳娿说:“正好咱们从徐州回来,爹爹也从漠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钱氏摸了摸楚阳娿的头说:“官姐儿算得可真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母亲准备什么时候起程?”

    “就明后天吧,也就今年有空闲,待过了今年,明年天阳的亲事也要筹划起来,琴姐儿她们也大了。还有你二哥他们一家子要回来,事情多着呢,再寻不出空闲了。”

    楚域算了算,还真是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儿子这便去吩咐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青玉县

    苏同标从店里回来,发现家里冷锅冷灶,连烧火的老婆子也不知跑哪儿去了,他很生气。正要发火,却见小儿子正蹲在梧桐树下,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块青石,正拿着錾子一下一下地錾。苏同标两步上前把儿子从地上提溜起来,骂道:“弄得一身灰土,看你像个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苏溪胆子小,又一向怕他,被苏同标一骂,顿时低头不说话了。苏同标见儿子这鹌鹑样子,更加生气,恨不能给他两巴掌。可又怕打一顿更吓得胆小了,只好强忍怒意,软和了声调细问:“你娘去哪儿了?屋里怎的没人?”

    苏溪这才指了指隔壁方向,道:“娘说给翠儿姨送馍馍去,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同标一听,立刻明白了,笑呵呵地揉揉儿子的头,然后回屋找水洗脸去了。

    说起青玉县,那也是个几百年历史的老县城,人口七八万,下辖十六个乡镇,有村寨两百多,由于地处南北交界之地,依水傍山交通发达,所以算得上富庶。而作为县城,青玉县自然也差不了,虽比不上江南之境和京城周围的等规模县城,但比起其他地区的县级城,也算得上繁华了。

    苏同标祖上乃是京城大族苏氏旁支一脉,后来苏氏破落,他的祖上许多年前迁来此处定居。本想寻机再起,只是境遇稍有不佳,他们这一支到底渐渐没落了,如今在青玉县保有一席之地,也是多般经营的结果。但即便如此,他还是远远不能满足。

    苏同标在附近村子里有几百亩的土地,这些土地都是上好的肥田沃土,加上气候适宜,每年的收成也都不错。妻子陪嫁的两个铺子,也在他的经营之下生意红火。如今手上有了余钱,便寻摸着学学大户人家多蓄些奴仆,把庭院也弄得气派起来。可是青玉县城寸土寸金,即便是他手有余钱,负担起来也略有压力。加上有时候机会不巧,拿着钱也不见得能买到好点的地头。为此苏同标夫妇愁闷了许久,恰好天意眷顾,隔壁付家,居然死了男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