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48 章

第 48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我要告诉老太太,我要告诉我爹和我娘!”楚重阳哭嚎着,高声尖叫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把抓住她的手,用力往外拽:“走,告诉老太太去,不光老太太,还要告诉老爷子呢。你爹娘厉害,让他们来,让他们都来。”

    楚重阳闹得大声,被楚阳娿一拽,却又突然嫣儿了,她挣扎着要躲回去,口里哭叫着:“不要,我不去了,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去了!分明是你说要告诉老太太的!我这不是听你的话带你去么?走,咱们这就去,正好老爷子老太太都在呢!”楚阳娿说:“不仅老太太,整个安国府的人最好都叫来。我受了伤,让他们都来罚我!”

    “不去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楚重阳长这么大,身边兄弟姐妹各个都好脸面,没人愿意为了一点小事闹得鸡飞狗跳。她前撒气泼赖,人人都怕她。时间久了,大家也都知道躲着她不跟她计较了。谁知到了楚阳娿这里,却是个不怕事的。往常她硬闹,别人就服软,现在楚阳娿一硬,她反而先软了。说白了就是没遇上硬茬儿,欺软怕硬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不是故意的,你放开我。”楚重阳嗷嗷叫着,往桌子底下躲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才不管这些,她一手抓住楚重阳,一手拿起被弄脏了的画。说:“今天你是不去也得去,你可是受重伤了呢,手都打中了,还流血了,说不定以后还会留下后遗症成了个残疾,不告到老太太老爷子跟前怎么得了?”

    丁嬷嬷早就来了,看见屋里乱成一团,吓得不轻。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。

    楚重阳哭得厉害,钱昔灵心中不忍,来拦楚阳娿说:“算了吧表妹,她不想去就不去了。你弄伤了她的手,要是到了老爷子和老太太跟前,必定也会被责罚的。”

    “责罚,我不就是让他们给姐姐主持公道的么,我怕什么责罚!”

    楚阳娿早就想到,反正现在人也打了,她的画儿也坏了,要是马上闹到老老爷子老太太跟前去,那她还算是情有可原,就算被责罚也不会太严重。可要是过了今天,楚重阳再举着伤手到他们跟前去告状,那时候自己就是一点理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有了丹阳姐姐的宽宏大量,一对比,自己为了一点小事打伤姐妹,那就是心思恶毒。而没有马上跑去告状的楚重阳,反倒成了宽宏大量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两害相权取其轻,最好今天就闹的满府皆知。

    而且不管当时楚重阳是不是故意弄坏了大姐姐的屏风,她相信她的心里不会没有怨恨的。王氏和楚丹阳,肯定会替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“嬷嬷,把十姐姐抱起来,咱们这就去老爷子那里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得令,二话不说,一个健步上来扛起了楚重阳。

    楚阳娿在后头,拖着她长达二十米的画卷,一路往清规园走。

    楚重阳被丁嬷嬷抗在肩膀上,一路又蹬腿又哭叫,听见声音的人都来看热闹。楚阳娿一脸严肃地走在前面,她的画卷长长地拖在地上,围观的人也直着眼睛跟着画卷移动。

    这次闹的动静太大,老爷子跟老太太都得了消息,连原本忙着月钱的王氏和躲在屋子里咬牙补屏风的楚丹阳,也闻讯赶来了。

    到了清规园,现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坐在正堂,显然得了信儿正等着她们。

    楚阳娿示意丁嬷嬷把楚重阳放下来,然后对老爷子和老太太说:“祖父,祖母,我们家出大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呜呜,好疼呀祖父,我快要疼死了。”楚重阳一被放下来,就哼哼唧唧捧着手给人看。

    老爷子瞧了瞧她肿的馒头一样大的手,沉着脸看向楚阳娿:“出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楚阳娿拖着画卷进来,由于画卷太长,根本铺展不开。她只好指挥着丫鬟拐了几个弯,才将画卷扭曲着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着地上的画卷眼神一动,楚阳娿这才理直气壮得说:“大姐姐为祖父准备了一座屏风,本欲在祖父寿诞那日献上来,庆祝您的五十大寿。孙女的这幅画,也是想献给祖父您的。为了这幅画,孙女画了三个月有余,如今眼看着就快完成了,却被重阳姐姐泼了墨毁掉了,大姐姐的屏风也是一样被她抠了个窟窿。孙女觉得,肯定是有什么妖精缠上了重阳姐姐,蓄意破坏祖父您的寿宴,当真是其心可诛。可是孙女按着那些人说的打中指的法子,想把妖精给逼出来,却因为法力不够,逼不出来,这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楚阳娿头一回厚着脸皮胡乱扯谎,业务稍显生疏,心里越虚,面上就越大严肃端正。楚重阳听了她的话,眼睛都要瞪出来,连哭闹都忘了。不是来老头子跟前赔罪的么?到底是怎么扯到精怪上头去的?

    老爷子的脸也更黑了,呵斥楚阳娿道:“怪力乱神,谁教你这乱七八糟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事爹爹说的呀。”楚阳娿一秒变脸,红着眼睛大颗大颗掉眼泪,嘴里还说:“爹爹,爹爹说,娘就是被妖精,妖精叼了去。等,等他打了妖精官官才能见到娘呢。”

    楚山栎一噎,呵斥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呼口气,刚才拥堵在胸腔的怒气也化作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老太太见状,也说到:“那你也不该胡来,哎,别哭了,快过来给祖母抱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麻溜扑进老太太怀里,埋脸在他胸口抽噎。

    钱氏也不喜欢楚重阳,她虽然带着楚重阳一路回京来,可在徐州一个月,也摸出了她的秉性。正是这样才心中不屑:到底是庶子生的,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再者,楚丹阳屏风的事她也早就知道了,王氏可不是个吃素的,早就愁眉不展地在她跟前叹了好多回。可惜小孩子玩玩闹闹的,楚重阳自己说了不小心,楚丹阳也没追究,她也不能挑这着这事儿说什么。

    老爷子站起来,低头看着铺满了大厅的画作,问:“这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阳娿鼻子里应了一声,瓮声瓮气的。

    楚山栎认真地看了一会,也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虽也听老妻提起过,说老四家的这闺女绘画上天赋凌然,她以为是老妻偏心宠爱的原因,现在看了画作,才现自己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十二丫头这还不到七岁呢,这笔力,这意境,这构思,若说是苦练十年的大家子,也没有人不相信。

    若是请了名师好生培养,假以时日必成大器。只可惜不是个姑娘……

    楚山栎看着看着,终于看到了那一团突兀的墨迹。

    就像美人脸上的狗皮膏药,白墙上沾了粪便,有多可恶就多可恶。

    “重阳,这是你弄得?”老爷子看了一会,转头问楚重阳。

    楚山栎乃是一家之主,积威甚重。楚重阳自回了安国府,只见过他一回,心里怕的很。被他一问,胆都跟着颤了颤,然后声如蚊呐地说:“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大姐姐的屏风呢?也是你弄坏的?”

    楚丹阳刚从门口跨进来,就听见老爷子再问屏风的事。她脚下顿了顿,等着看楚重阳怎么说。

    楚重阳还是那句话:“那个,那个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楚山栎沉默半晌,叹口气,说:“你父母不在,无人教养总是不好。既然如此,这件事就过去了吧。来人,送十姑娘回去,记得清大夫来给她看看手。”说完又对楚重阳道:“以后不可以调皮了,今天玩坏了你十二妹妹的画,还把自己的手砸伤了。女孩子要保重自己,再顽皮受了伤,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轻描淡写一句话,就给两人的纷争定了性。

    楚重阳兀自迷糊,明明自己挨了打,还受了伤,怎么老爷子就没罚楚阳娿呢?

    她正想耍个赖皮,被有眼色的嬷嬷一把按住了,然后连拉带拽地弄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氏满意地看着楚重阳离去的方向,暗中翻个白眼。楚丹阳从她身边经过,头也没低一下,径直走到楚阳娿身边,说:“官官快别伤心了,这画坏了,找人来看看,说不定还能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碎了的镜子粘在一起还是碎镜子,我还是重画吧。不过祖父,您的寿诞我再不知道送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说话,王氏心里跳,赶紧拉了楚丹阳告辞。她太会看人脸色了,知道老爷子一定是要罚楚阳娿了。

    果然,等王氏和楚丹阳走了,楚山栎将下人全都打了出去,而后立刻朝楚阳娿黑脸:“还不跪下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心中一跳,马上乖觉地跪下了。老爷子生气了,她把都垂得低低的,暗暗祈求不要被罚得太狠。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么?”楚阳娿听见他问。她小心地摇摇头,说:“孙女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打伤嫡亲姐妹,如此狠毒,这是没错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这话怎么说的?”老太太很不高兴他这嫡亲姐妹的说法,在她心中,庶子生的子女,可不跟她的亲孙女是什么嫡亲姐妹。可庶子也是老爷子的儿子,在老爷子心中是就是。她表达不满也不能太明显,正想为楚阳娿分辨几句,楚阳娿却自己开口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