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50 章

第 5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婶婶您别生气,我又没有恶意,素阳妹妹天生就是那样,又不是她自己的错,没有人会笑话她的对不对?所以她没有必要这样藏着掖着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声音可不小,楚阳娿听得清清楚楚,她震惊地看着楚重阳,震惊之余更加敬佩。

    震惊的是楚重阳这世间少有的奇葩居然是她家姐妹,敬佩的是她随随便便开口就直直戳上了萧氏的痛脚,简直神箭手有木有?

    萧氏深深吸一口气,她保证,这个小贱/人,她要让她活不过今天晚上。

    隐藏情绪这一点上,萧氏从来不是高手,在楚重阳说了那些话之后,所有人都看到她气得要杀人了。

    楚圻和牟氏赶紧上前去,一把拉过女儿护在身后,一边跟萧氏赔罪:“弟妹别生气,重阳她小孩子家家的,不懂事,回去我们狠狠罚她,弟妹你千万别跟她计较。”牟氏陪着好,脸上笑容几乎挂不住。

    谁人不知道安国府最不敢得罪的就是眼前这位,牟氏暗暗后悔,怎么没早跟女儿叮嘱,让她千万不敢招惹频英阁任何人,他们惹不得。

    楚重阳见爹娘都跑来帮她赔罪了,有些讪讪地探头解释:“四婶婶您别生气,我真的是只跟妹妹闹着玩儿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有说话,老爷子和老太太俱沉着脸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着楚重阳,心中冒起一个诡异的想法,然后很快,她就觉得自己可能现了真相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加上现在这个只能依附别人而活的闺阁女孩身份,让她下意识地将所有破坏都参杂了阴谋论思想。之前楚重阳弄坏了楚丹阳的屏风,又弄脏了自己的画,她以为楚重阳是想破坏她们的礼物,然后自己好脱颖而出,借此在众人闵倩露脸。在楚重阳大大咧咧的外皮之下,她以为藏着是一个心机深沉的绿茶女。但是现在她觉得,在这个大大咧咧的外皮下面,可能藏着的是无知无畏呢?

    楚重阳如果真的聪明有心机,就知道趋炎附势,明白有的人能得罪有的人不能得罪。尤其得罪了人还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,是绝对不应该去做的。但是现在,她在想,楚重阳也许真的不是故意的。她根本没有对错概念,在她的心中,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做,而且做完之后根本不必为造成的后果负责。

    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她闯祸闯的一往无前,还每次都用那么直白痴傻的借口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了。她根本不觉得自己的任何行为有任何错误,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需要受到限制。她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熊孩子,而且熊的比较奇葩。

    这个现让楚阳娿风中凌乱,她下意识地朝楚丹阳看去,现她的眸中,也含着某种打量和沉思。

    二房一家子都起来给萧氏赔罪了,老爷子老太太还是沉着脸一言不。萧氏气得一甩手,转身就走。牟氏以为此事了了,深呼一口气,回头就开始教育楚重阳:“你这孩子,今天怎么回事儿,怎么能把人家的纱巾给扯了呢,不知道你四婶婶会生气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奇嘛!”楚重阳噘着嘴,不服气地说:“四婶婶可真小气,这样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好奇,那你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扯呀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他们总算明白楚重阳这奇葩性格怎么来的了。

    “楚圻,牟氏,这就是你们教育的孩子!”萧氏一走,楚山栎终于了火:“养而不教父之过,你看她像个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她本来想说养女不教母之过,但作为公公,指名道姓地当着这么多人批评媳妇有些不好。所幸生了孩子不教养楚圻也有责任,他呵骂初期,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说谁。

    楚圻被点了名,唯唯诺诺地跟老爷子告罪,牟氏也白着脸,头垂的低低的。

    好好的家宴,闹了这一出,气氛也冷了。老爷子有气,吃了几口就不吃了,其他人也草草放了筷子。

    这次难得的,楚山栎跟她们一起回到了静水堂。楚阳娿被清水伺候着洗漱,洗漱之后出来,听见老爷子正在跟老太太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二在徐州这么多年,是越不像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哪里话,圻儿在徐州忙活那一大摊子,辛苦些顾不上家里也是有的。再说他一个人在徐州这么十几年,也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嫡母,钱氏在对庶子的夸赞上,是从来不会吝啬的。

    楚山栎沉吟半晌,才终于试探说:“二房五个嫡子,我都瞧了,虽不堪大用,但调/教调/教也就出来了,就那一个嫡女,实在是不想样子。她现在还小,懵懵懂懂的闹出这些事来,在自家捂着还好说,但若是长大些再惹了祸事,对其他孙女也有碍。”

    钱氏顺着绒团的毛,没说话。

    楚山栎又说:“这上头我也看了,牟氏是个不中用的,调/教孩子这上头,还得你来。夫人辛劳,不如就给那丫头这份脸面。”

    楚重阳性格那样,早就定型了,想要扭转过来,非得雷霆手段不可。这家里,就只有钱氏和王氏能有这个能力。可王氏自己有儿有女,还要管家,哪里分得出精力管别人的孩子?再者,她到底是嫂子,轻微说上楚重阳一句,恐怕都要落埋怨。相比起来,钱氏就名正言顺的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钱氏哪里会接这挑子,她笑了笑说:“十丫头虽天真烂漫了些,但依我看呐,还是年纪小的缘故,待过几年懂事了,也就好了。再说,并不是我不想管,这满府孩子,都是我的孙子孙女,我这个当祖母的,自然是希望所有人都好。只是老爷子别忘了,当初为了给圻儿说媳妇闹出那些事来,当初他可是在我面前赌咒誓的,不让我再插手她的事,我要是再管人家的姑娘,他心里不定怎么想。我心里力求公正,可他到底不是我亲生的,心里有了怨埋,反而弄巧成拙。”

    熟话说,娶妻当娶闲,妻贤夫祸少。可见一个贤惠聪明的媳妇,对一个家庭是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楚圻虽然不是钱氏亲生,但作为主母,庶子的亲事,还是要她过问的。只是在给楚圻说亲时,不晓得谁说了闲话,说老太太不安好心,准备给楚圻寻个八字不好脾气暴虐的媳妇,好拖他的后腿。

    听了闲话的楚圻为了摆脱嫡母的算计,居然在亲事说定时自己找到老爷子,说看上了牟家那位据说十分贤惠灵巧的闺女。钱氏这边亲事都说好了,就差正是定亲了,楚圻闹了这么一出,弄得两家没脸。

    楚山栎自是不同意,楚圻却铁了心,指天誓的,更直接跪到嫡母跟前求成全。钱氏被气得晕过去,醒来便直言从今以后永远不插手二房的事。

    最后安国府赔了不少脸,才跟说定的那家把亲事掰开了,而楚圻,也心满意足地定下牟氏。只是这媳妇真的如当时传言的那样贤惠么?看她行为举止和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明白了。楚圻这些年到底怎么有没有后悔没有人晓得。但当初到底是谁传的那些闲话,钱氏表示自己是中正慈爱的主母,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老爷子自然也知道妻子的心结,说来说去,还是那时候楚圻指天誓说的那些话,太伤人心伤人脸了。如今她不愿再管二房的事,也没有办法。知道自己终究是无法说服老妻帮二房一把,楚山栎叹口气,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听够了?听够了就出来把。”老太太早就现楚阳娿躲在一边听墙角呢,招手把人叫过来说:“跟祖母说说,听得这么认真,都听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出奶奶不想多管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钱氏捏捏她的鼻子,说:“你十姐姐可是我孙女儿呢,哪里是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摇头:“祖父管就不是多管闲事,字母管就是多管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是分得清。”钱氏笑,笑完之后又叹气:“可也不能真不管呀,到底是姓楚的,哪日连累了你跟你姐姐们,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说,种树的时候,要是现主杆生了病,想要保住这棵树的话,那是无论如何也得看病的。可要是有枝条生了病的话,就等一等,看它能不能自己好,自己好不了,那就只好拿刀砍去了。不是不顾这枝条,而是枝条太多了,个个生病个个看,那得怎么样才能够忙得过来?若是因此疏忽主杆,忙完现主杆早就病的无药可医了,那可就什么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还会种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揉她鼻子:“那就赶紧去睡觉,你爹最紧张你这棵小树苗,要是因为熬夜给熬坏了,回来可就要跟我闹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呢,祖母也谁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咱们的小树苗睡了,祖母也睡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刚躺在床上,就看见清雾一脸被吓着了的表情回来了。琼嬷嬷也叫了老太太出去,靠着她耳边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楚阳娿小声问清雾。

    清雾给楚阳娿压着被角,低声道:“频英阁那边,十三姑娘又挨打了,这回打得可厉害。”

    萧氏最恨楚素阳的脸,只要稍微看一眼,就心气儿不顺地一顿打。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戳了脊梁骨,她定然是恨得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感觉气闷,她想不明白,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样得母亲。前世她听人说过,说有的人偏心能偏到胳肢窝里去了,她还不怎么相信。到了这个时代有了切身感受,但感受到最多的还是重男轻女。

    只有楚佩阳跟楚素阳这一对双双胞胎,由于对比太过明显,让她想不注意都不行。

    就算楚素阳身有残疾,但哪个当妈妈的,更下那么狠的手去打呀?何况正因为这样,难道不才更应该多多爱护的么?

    萧氏不仅不配为人妻,更加不配为人母。

    她对楚佩阳宠爱到那种程度,对楚素阳,简直就是精神身体的双重虐待。

    而偏偏,对此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去做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生真的是太憋屈了,母亲被赶走的屈辱不能平,父亲被逼迫的愤怒不能喊。她还要装着笑脸,看小孩子被虐待。要是前世,她还可以背着人偷偷打个11o报/警,现在呢?按照自己的身份和处境,反而要拍手叫好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老太太进来,见她还瞪着眼睛呆,哄道:“快睡吧,我把灯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祖母也睡。”

    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,楚阳娿才迷迷糊糊睡着。正迷茫见,外头一声哭闹,将她一下吓醒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大声呼口气,以为自己做了噩梦,又拍着胸口躺会去。刚躺下,马上又听到了有人拍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楚素阳,她一边哭,一边在说话:“祖母,呜呜,祖母救命呀,姐姐受伤了,流了好多血。”

    原来不是在做梦,楚阳娿又坐起来,听见外面琼嬷嬷开了门,说:“佩姑娘,你这怎么……哎哟,这是素姑娘,天啦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琼嬷嬷惊吓得提高了声音,“老太太,是十三姑娘和十四姑娘,十三姑娘怕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快把人抱进来,去请大夫。”丫鬟点了灯,老太太也起来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摸着黑探出头来,叫清水:“清水,点灯。”

    清水清雾都起来了,急急忙忙拿了灯来,见她自己正找衣服穿,一边帮忙一边劝:“姑娘别去看,十三姑娘一身是血,吓人的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说着,穿了衣裳出来,楚素阳已经被躺到床上。她满脸青紫,脸肿的两个大,本就残疾的面貌看上去更加可怖了。

    而脸上还算是最轻的,再看身上,原本绿萝青的衣裳沾满了血迹,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。从破口了的衣裳看去,翻裂开的伤口还在涓涓流血。

    楚阳娿心中一颤,只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,她没有想到这回萧氏打得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老太太显然也被萧氏的毒辣吓了一跳,一边指挥嬷嬷给楚素阳把黏在身上的血衣剥下来,一边在口里怨道:“最毒妇人心哪!这个萧氏是要把孩子打死不成?虎毒还不食子呢,她怎么比老虎还毒,这可是她亲生的孩子呀。这丫头又没犯错,还受了委屈,她怎么就下得去手?”

    “祖母。”楚素阳眼睛肿成了两条缝,眼泪顺着眼缝流出来,顺着脸颊沾湿了枕头。她颤颤叫了老太太一声,受伤肿裂得更严重的上唇一动,显得尤为骇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太太也顾不上吓人不吓人了,捧着她的手心疼地说:“好孩子,别怕,祖母在呢,没人再敢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话一说完,楚佩阳嘭一下就跪在了地上,哭求道:“老太太,求老太太救救姐姐吧。”她一边哭,一边说:“我知道,我跟姐姐不讨人喜欢,可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。姐姐面貌天上如此,谁也改变不了,只因这样,必得处处受人谩骂耻笑,母亲伤心羞愤,总也忍不住动手,在这样想去,姐姐就要比打死了。求老太太开开恩,看在姐姐可怜的份儿上,给她一跳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钱氏看着楚素阳的模样,气恨萧氏至之余,也眼泪汪汪的。到底是自己的孙女,就算萧氏再可恨,可她打的是楚家的人哪!

    “佩丫头,你快起来吧,祖父和祖母必不会看着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楚佩阳这才放了心,一头扑进老太太怀里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大夫被急急忙忙叫来,看见楚素阳的伤口,也吓了一跳。暗叹几声,为她把了脉开了药。等大夫走了,老太太才整好衣服,抖了抖衣襟,说:“去请老爷子来,我今天到腰去频英阁瞧瞧,这个萧氏到底想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丫鬟去清规园请老爷子,钱氏在众仆妇的簇拥之下,往频英阁去了。

    留了一个丫鬟看护受伤的楚素阳,不一会,也被楚佩阳打出去取水去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在自己屋里坐不住,来来回回走了一会,还是决定过去看看。这会屋里只剩下楚素阳和楚佩阳了,她们大约没有想到楚阳娿走了又回来,自顾自说起话来,楚阳娿刚出来走到隔间门口,就听到她们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先说话的是楚素阳。她受了伤,头不能动,说话瓮声瓮气的,带着浓重的鼻音。

    楚佩阳没像刚才那样无措可怜了,她说话的声音十分冷静:“当然是为了救你,再这样下去,你迟早会被母亲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?”楚素阳咳嗽一声,说:“你要是真的担心我,以前怎么没见你说什么做什么,怎么现在突然就担心起来了?我挨打也不是头一回,相比起以前,今天也不算最严重的,那时候你可没在母亲面前帮我求情说一句好话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