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52 章

第 52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爹爹,咱们要去哪儿呀?”

    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被自家老爹裹着被子捆在身上,一路策马扬鞭,赶了三天三夜才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他们身边没有带一个下人,楚域单骑轻装,就带着女儿上路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出生就被一大群人围着伺候着,两辈子的身娇肉贵,被这么折腾三天三夜,骨头都快散架了。

    但她看出来爹爹急着赶路一定是事情紧急,所以她一声不吭,怎么困乏都没有哭闹,连干成砖头的干粮也乖乖就这凉水往下咽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父女两人终于到了一个县城,楚域找了家客栈,给女儿洗了澡换了身衣裳,。又急忙忙吃了一顿饭,才雇了马车又走了一个上午,才终于到了华旭山庄。

    山庄看上去应该是某个有钱有势的乡绅的别庄,高门阔院的,一看就非比寻常。楚阳娿以为这就是她爹给她找的干爹的家了。谁知道他们上去敲了门递上拜帖,居然被拦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抱歉了楚大人,我们老爷说了,如今家中有贵客驾临,实在不方便接待阁下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那回话的门房态度十分和蔼恭顺,但自家主人的话他不敢违抗,所以大有来头的楚阳娿父女,还是是不能被允许踏进山庄一步的。

    楚域不死心,塞了银子让门房再通传一遍,那门房也乖觉,没敢要银子,又进去了一趟。不会回来还是那句话,山庄不方便接待他们,请他们自便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周先生了,我就在这等着。”楚域说完,直接抱了楚阳娿往石狮子后面一坐,真准备守株待兔,不对,是等人开门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还从来没见过她爹这个样子,简直就像在耍赖皮。

    他爹是谁,安国府四公子,名门之后青年才俊,从来只有他给人脸色的。楚家的名帖在整个晋朝上下,就没有不好使的时候。这周大人也不晓得什么来头,居然这样给他们吃闭门羹,她爹也是,居然一点不生气,还准备指着安营扎寨了。

    可是,楚阳娿看了看天上黑压压的乌云,有些担心地说:“爹爹,我看要下雨了呀。”

    山庄远离城镇,这附近除了华旭山庄之外,就远远有几乎农户人家稀稀落落地住着。看来他们得到农家借地方躲雨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楚域望了望天,没说话,也没有要去躲雨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阳娿明白了他的意思,望他怀里缩了缩,干脆准备睡觉了。要知道这几天赶路,她根本就没有睡好。她爹老胳膊老腿儿的经得起折腾,自己可就要了命了。

    好在临走时,楚域背了包袱,见女儿想睡觉,干脆拉出小被子将人裹起来。然后紧紧抱在怀里让她睡。

    楚阳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黑云越来越厚,风呼呼地吹起来。不一会就霹雳巴拉开始下雨。

    楚阳娿醒来时,天已经全黑了,门房提了食盒出来,还拿了一把伞给他们,“老爷说了,请先生用完饭,就到附近农家去避雨吧,这夜里风大,可别把孩子吹坏了。”

    楚域道了谢,说:“不才今夜就睡这儿了,还请主家不要驱赶才是。”

    那门房无奈,只好关门回去了。

    楚域打开食盒,里面汤菜饭果都很齐全,他一边自己吃一边喂楚阳娿,两人不一会就把饭吃完了。

    门房又出来,给抱了一床被子,这回是什么话也没说,收了食盒就进了屋。

    屋檐之下,楚域跟楚阳娿一大一小对着黑漆漆的夜和红盈盈的灯笼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爹爹,那个周先生看来是不想收我做干女儿吗?那就算了,反正我有爹爹就好啦,不需要什么干爹的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知道干爹是一个非常纯的称呼,可对于从现世穿越过来的楚阳娿来说,看多了明星八卦,对这俩字有一种本能的不适感。真是,她也要找干爹了呢,而且她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萝莉,居然人家还不想收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干爹,那是我随口诌的,别瞎信。”楚域戳戳她的脸,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爹爹你撒谎啊,当着女儿的面撒谎又自己承认,这样好么?”

    “是挺不好的,所以官官不要学。记住,以后撒了谎千万不能自己承认。”

    恩,这是父亲的教诲,楚阳娿表示自己记住了。

    父女两人又沉默了。楚域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寒颤,赶紧把门房抱出来的被子裹上。大帅爹被这么一裹,就成了流浪汉帅爹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刚睡完没多久,这会精神的很,一点也不困。

    她玩了一会手指,又找话说:“爹爹,我都三天没洗澡了,今晚上过去就第四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撒谎,在镇上刚刚洗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忘了。可是没有刷牙。”

    “撒谎,在镇上刚刚刷过。。

    “可是爹爹,我想上茅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到处黑漆漆的,又正下着雨,她上哪儿去上茅房?

    楚阳娿指了指门口的灯笼,说:“爹爹,这儿有灯笼,那边有小树丛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们又做了一回贼,把人家的灯笼取下来,撑着伞躲去小树丛里面解决生理问题。

    第一天晚上就这么过了。第二天阳光明媚,楚域和楚阳娿依旧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这回门晚上门房锁门时提了个马桶出来,放在不远处的枇杷树底下。楚阳娿猜他们可能现了小树丛里面的秘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阳光依旧灿烂,楚阳娿父女依旧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每餐门房送食盒来之后,楚域开始为下顿饭点餐。而楚阳娿遇见了两个跟大人来山庄送菜的小孩,收了她们两个地瓜。

    第三天,晴转多云,楚阳娿开始在附近奔奔跳跳爬树摘枇杷,楚爹依旧蹲在门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第四天,楚阳娿开始萎靡不正,赖在楚域身上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爹,我已经三天没洗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爹爹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我们已经三天没洗澡了,我的头都成一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闻闻看看?恩,都臭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你也好臭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会更臭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咱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呀?”

    “咱们下半辈子就在这儿扎根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瘪嘴。

    楚域抱着女儿商量:“待会要是看见有人出来,你就哭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哭不出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爹爹帮你一把?”

    楚域话刚说完,身后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会出来的不是门房,而是山庄的主人周老先生,以及一位白素妆的女居士。

    楚阳娿还没反应过来,楚域整个人已经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位素装女居士打扮不似寻常,她白葛束,手握尘拂,后面还跟了十几个同样装束的女居士。

    楚阳娿当即反应过来,可由于太过突然,她脑子转得快,嘴巴里却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双混合惊喜与悲伤的泪眼闯入眼帘,楚阳娿这才猛地一愣,紧紧攥着楚域的衣袖,问:“爹爹,这里面是不是有我娘呀?”

    楚域没说话,只愣愣地瞧着宁氏,也不敢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为的女居士显然不打算与他们纠葛,跟周先生了道别,快地走过去准备上马车。

    楚阳娿也不管了,松了楚域的手往人群里面冲去,一边跑一边大声喊:“这里面是不是有我娘啊?娘,官官来找你啦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看到宁氏了,但没跑到跟前就被拦了下来,楚阳娿往地上一坐,开始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为的女居士将楚阳娿拉起来,说:“小仙客,在这里的都是出家修行之人,你这样胡乱称呼,可有污蔑修行者清白之嫌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哭得直打嗝,隔着人群望去,宁氏也被人抓着困在后面。她双眼通红,像是要强忍着不让自己失态。可到底头一回见长大了的女儿,虽咬着牙坚持着,眼泪到底奔溃般往下滚,整个人也近乎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娘不见了,呜呜。”楚阳娿抓着女人的手,祈求道:“仙人奶奶,您就让我见见我娘吧。”

    “修行之人不干俗世,小仙客要寻母,还是换个方向去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楚域终于上前来,女居士放开楚阳娿,直起身对楚域道:“楚先生,您这样让我们很为难。”

    楚域赶紧上前作了揖,赔着罪,说:“小女无状,自小未见过亲娘,看见慈眉善目的女先生,便以为是自己的母亲,冲撞了居士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那人终于叹口气,说:“也罢,小儿无辜,也到底可怜。”说完回了头对宁氏道:“安徽居士,这位小仙客在地上打滚弄脏了衣衫,你就替她换一件吧。”

    宁氏这才被松开,一步一流泪地道楚阳娿跟前。

    楚阳娿愣愣地瞧着她,几年不见,宁氏跟自己初来是看到的样子相比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出家修行到底与在安国府不同,此时她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饰,脸上也没有胭脂水粉。虽没有装扮,但她生的美丽,又年轻,看上去依旧那样温柔美好。她看着楚阳娿,一张素净温婉的脸,因强忍着悲戚焦急而显得有些苍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