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53 章

第 53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恋月从屋里出来,看见飞花在绣荷包,嘟囔一声:“这雪片汤怎么还没送来,飞花,你去厨房问问。”

    飞花放下手里的针线,想说什么,刚要张口,恋月已经回屋去了。她叹口气,只好起身去厨房要汤去。

    到了厨房,现几个大厨都在忙,飞花问:“今天是有什么贵客?”

    “没有贵客,是十二姑娘,说要吃荀菜。”

    荀菜实际上是一种野菜,早年饥荒时,富农家里也没宽裕的粮食,贫民更是漫山遍野找吃食。这荀菜耐旱又耐水,好生长的很,遇到饥荒便成了救命粮,活了不少的人命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野菜,它的味道其实不怎么样的,带着点苦味,还很容易老。一老就又柴又干,连牛都不爱吃。

    可这么一味野菜,在技艺高的大厨手底下做出来,那就是难得的美味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野菜,想要好吃,必不能去了它原有的鲜味,也不能让苦味到凸显的太过。至于材料,更是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嫩,对厨师的能耐最是考验。

    这道菜工序比较复杂,楚阳娿吃了一回觉得好吃,丁嬷嬷记下了,下回点菜自然又让上上来。

    飞花来时,整个厨房都被占着,因为给荀菜过水的汤料需要熬七分熟的鱼汤。

    见他们把厨房占着,飞花以为自己之前要的雪片汤已经好了。便说:“我是来取雪片汤的,你们做好了怎么也不着人来说一声,太太那头还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我得老天。”帮厨的婆子忽然惊了一声,急道:“哎呀呀,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呢,对不起呀飞花姑娘,这雪片汤还没做好呢,要不您先回去等一等?”

    听她一说,飞花立刻就怒了?“许大娘,四太太的雪片汤我可是半个时辰前就来给说了的,你怎么能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嗨!对不住飞花姑娘了,可眼下厨房正用着,这雪片汤怕是上不来了。要不您去问问看,早上有热着的燕窝汤,您给四太太端去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飞花秀眉倒竖:“太太说了要雪片汤,你们就给我上雪片汤,我家太太是不吃什么燕窝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不是没办法嘛?”

    飞花朝另一边一指,说:“那边大灶不是闲着的么?你这就让人给我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许婆子说:“眼看快到饭点儿了,这大灶马上就要用起来呢,若是这会弄什么雪片汤冰片汤的,耽搁了老太太和几位爷的饭点儿,谁担待的起呀?飞花姑娘,咱们都是当奴才的,姑娘您的体谅体谅我们,四太太那里,你去给说说,让稍微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飞花哪里还有不明白的,这厨房是摆明了不想给她们做。

    她是萧氏身边的丫鬟,从来就没有将这府里的下人看在眼里。此时不仅被面前这满脸横肉的老婆子拿去跟自己做比,还被拖沓了差事,真是气得咬碎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“你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推脱我家太太的差事,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是安国府的老人,凭着早老爷子老太太跟前的脸面,就是二管家也得给她几分面子。飞花这张口就来的呵斥,可是挑了她的面儿了。

    许婆子大眼一吊,要笑不笑地说:“哟哟,飞花姑娘,瞧您说的,我们不过是一群奴才罢了,哪里有什么胆子敢耽搁太太的差事。可今儿咱就跟姑娘你你说了实话吧,咱们这屋里呀,从来就没有什么雪片儿汤冰片儿汤的。那精贵物事,连老爷子都说奢费太过呢。若不是你们过来要,我这老婆子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。再说了姑娘,你们那边不是有小厨房么?要不还是跟以前一样,自己做吧。我们这里别说今日没有,就是明日后日,怕是也拿不出什么雪片儿汤来。”

    说起雪片汤,其实是用一种生活在雪山暗河里的鱼做成的。

    这种鱼常年生活在地底下,不见阳光不听声音,真是又聋又瞎。由于它通身雪白,连眼睛都没有颜色,便得了雪片一名。其肉质鲜嫩美味,只用一碗河水白煮,都能煮出绝世美味来。

    这种鱼很难获取,因地下河时常改道,所以得到几尾全靠运气。而且由于生存环境极为恶略,在现在这个条件下,也很难人工饲养。平常人家,别说享用,就是连听也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便是皇帝,也因在美食上并不强求,要的次数也少。只有萧氏,因长在宫里,自己喜欢,便常年将这千金难买的雪片汤当茶喝。

    以前有皇贵妃和太子帮她顶着,喝这么一口汤不过是小菜一碟,可如今太子倒了,刘妃自己也自身难保,哪里还顾得上她?

    东宫和内宫连着三个月没有送银钱出来,萧氏的小厨房里常备的几样东西也开始短缺了。尤其不久之前,为其掌勺的大厨觉太子大势已去,生怕往后宫中政变殃及自身,便找了个理由请辞了。

    人家理由找的好,萧氏没有反对。可谁知那掌勺离开之后,想要再找一个合适的,却很是艰难。

    恋月打听了许久,总是她们看上的,把人家请不来,愿意进门的,她们却又看不上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,连萧氏的一日三餐都要耽搁了,她们这才下决心,直接跟其他人一样来吃大灶。

    频英阁自己有小厨房,以前从未跟大厨房有个交葛,如今突然要添那许多人口,其他人怎么愿意?

    这事儿厨房管事当日就告诉给王氏了,王氏没说话,让他们自己瞧着办。

    说起了她也的确不能说什么,如今安国府老爷子老太太俱在,兄弟没有分家,在一起吃饭也是应该。萧氏的份例这几年她自持身价从没领过,如今突然要跟他家一起了,旁人也说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不能说什么,不代表心里不能有想法。

    在太子被废那一日,王氏可是到寺庙里,宗祠前烧了好几回高香磕了好几个头。

    她从没这么虔诚过。

    太子倒台了,萧氏的腰杆就不硬了,自己丈夫和儿子的世子之位就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,她不说什么,可下人不是不会看眼色的。

    萧氏进门这些年,四爷对她什么态度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从前瞧着她身份高贵没人敢说什么,而且她自己住频英阁,也不跟其他人来往,大家乐得不打交道。现在好了,你自己开了几年小厨房搞了几年特殊,后台一倒就想来吃大灶,还点什么雪片汤,真是好大的脸面。

    府里什么人多少银子的份例都有数,你想喝雪片汤也行,自己掏银子来,厨房也不是不给做。可瞧瞧频英阁,一颗铜子儿都不准备掏呢。这一碗雪片汤,可要抵萧氏四年的份例,谁掏得起?

    飞花碰了一鼻子灰,只好气呼呼地回去了。

    前脚刚从厨房门口跨出来,就听见一个烧火婆子在对着一只母鸡打骂:“再跳,再跳你也是一只老母鸡,进了这个门儿就别以为自己有多高贵。瞧你蹦跶的,还以为自己是天上的凤凰呢,毛一拔,连鸡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在说谁!”飞花年轻气盛,哪里受得住她这么指桑骂槐。

    那婆子嘿嘿笑着:“哎哟,这不是飞花姑娘么?今儿真是稀客,怎么到厨房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指桑骂槐的,在说谁?别以为我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说谁我能说谁呀?我爪鸡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聋子么?”飞花怒急:“什么落架的凤凰不如鸡,好你个大胆刁奴,竟敢暗讽太太,瞧我不撕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额哟哟,姑娘好大的口气,想撕我的嘴,来呀,你来试试看。瞧你这人五人六的,指不定背后是什么货色,不是偷就是抢的,指不定那日就遭了祸,连累了安国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,怎么着。你们这一群祸害进的门,简直就是瘟神呀,往后出了事儿,连累大家伙儿一起遭殃,老太太一辈子的和善人,怎么就让这么个祸害进了门。”

    飞花气得说不出话来,直接扑上去跟这烧水婆子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个娇弱纤细的小丫鬟,哪里是这健壮婆子的对手,三两下就被按到在地,打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待恋月闻讯赶过来时,人已经被拉开,但是相比起一脸血的飞花,反而是那烧水婆子叫唤的厉害,直道自己被打得出了内伤,要求老爷子老太太做主。

    恋月被气个仰倒,什么也不顾,先问飞花到底是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飞花一个二三五把前因后果都说了,可是那老婆子拒不承认,硬说自己在捉鸡,飞花就似疯了一般跑过来打她。

    再问其他人,所有人都说没看见。恋月哪里还有不明白的,这些人明显者都在排挤她们呢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只好扶了飞花回去,也不敢把这事儿告诉给萧氏。

    萧氏接连三天没喝到雪片汤,终于察觉不对了,吩咐了下人也没用,一生气把人抓过来就是一顿打。

    最后恋月终于受不了了,跟萧氏直言:“太太,不是我们不给您上雪片汤,只是,只是小厨房里没有,大厨房里也没有。这一时之间,实在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萧氏气急:“厨房里没有,不晓得派人去买?之前不是定要的专门有人上门送货吗?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,可是。”恋月纠结半晌,终于道:“可是咱们没有银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氏简直被这理由给惊呆了,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到了喝一碗汤还没有银子付账时候。

    恋月这才给她算账,频英阁每月的花销,下人的月例钱,以及各种衣裳饰胭脂水粉钱。

    这算下来,可是不小的一笔。

    以前她花的多,可有封地上的产出供奉着,并没有什么。后来抛弃了公主之位,没有了封地,可皇贵妃跟太子还供着她。如今什么都没有了,她自己还不知道,一如既往地花钱如流水,哪里不捉襟见肘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的那些嫁妆,可都是实物,虽拿出来各个价值不菲,却没有一样是能有产出的。田地,商铺,这些她的嫁妆单子里一样都没有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