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55 章

第 55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    守灵三天三夜,楚阳娿白天在灵堂陪爹爹,晚上被嬷嬷抱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扛了好几天,等老太太葬礼过后,楚家一下子冷清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安国府在一片愁云惨淡中浸淫了一个月,老爷子终于话,将楚垣楚域两个儿子叫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今天叫你们来不是为了别的。你们的母亲已经去了,她的嫁妆已经整理出来,我也不偏心,照她的意思,一分为二,往后你们……哎,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兄弟两人分别从老爷子手里接过各自分配的财产,楚垣一向不管家世,准备回去交给王氏去交接。

    楚域不会把他的东西给萧氏,而他自己暂时也没有什么心情管这些,回去往箱子里面一锁,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精神依旧不好,没有设么重要的事,便整天整天躲在屋子里睡觉,要么就一个人藏在书房喝酒。

    楚阳娿得知老爷子分了嫁妆这件事,还是因为牟氏跑来大哭大闹。

    王氏得了婆婆的嫁妆,哪里按捺得住,马上开始清点交接了。这动静哪里避得过府里其他人。牟氏听见之后,当即不干了,堵到大房门口闹了一顿,又跑来璎珞轩外面闹了一顿,老爷子那里闹得最厉害,因为连月氏也抹着眼泪跟了去,显然是对老爷子分派嫁妆一事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公公,不是我们贪钱,可二爷他到底是姓楚的呀?虽不是老太太亲生,可这些年跟前跟后地服侍着,也叫母亲叫了几十年。如今人人一去,后头就把我们撂开了。知道的是老太太自有安排,不知道的以为我跟二爷不孝惹了老太太烦心。公公您可得给二爷做主呀。”

    牟氏在徐州待了许多年,把徐州哭丧的本事学了个淋漓尽致。哭起来唱调儿又念歌词的,简直让人不知道怎么好。

    楚山栎瞪了她好一会,才沉声问:“怎么就你一个来了?楚圻呢?有什么不满,让他自己来说。凡事躲在女人后头缩头缩脑的,像个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他,二爷他心中郁郁寡欢,病着呢?”牟氏说。

    楚山栎给气笑了:“哦?他在屋里生病,你到我这里哭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公公,儿媳实在是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楚山栎打断她:“回去跟楚圻说,要是有什么不满,让他自己来,你要是觉得不满就去问他,让他自己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作为嫡母,该给庶子分遗产么?该。可老太太真的不给,有道理么?有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当年楚圻因为不满嫡母给自己挑的媳妇,指天誓不让老太太管他的事。

    当初说这话的时候,主枝儿族长都在跟前看着呢。

    成婚之后没多久,他便带着妻子去了徐州,这些年别说孝敬,连问候一声也无。

    楚山栎虽有时候也觉得老妻对待庶子太苛刻,可如今人都死了,他还能说什么?去了的人,总没有不对的。

    再说此事本也是楚圻自己有错,他既然指天誓说了不要嫡母插手二房一切事务,那嫡母留下的嫁妆,自然也没有给他分一份儿的道理。

    楚圻被牟氏拉拽来,听老爷子当面复述了当年他自己说过的话之后,牟氏终于不再叫喊不平了,开始在地上撒泼打滚骂自己男人不知好歹是个没能耐的。

    楚圻被骂也不还口,低着脑袋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他自己心里其实委屈的不行,虽说不让嫡母插手自己的事,可嫡母死了,自己不是也得守孝么。可这话,当着老爷子的面他一句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牟氏在清规园撒了半天泼,见没人搭理她,终于没了兴致,自己拍拍灰土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走,月氏失望无比。

    三房也没有分到一分嫁妆,二房就说当初楚圻闹了一通不听话,可她丈夫楚圳没有呀。

    偏偏老爷子打走了二儿子和二儿媳,就没有再说什么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月氏想争一争,又没有那个胆量,只有回去拉着女儿楚燕阳狠狠哭一气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还是萧氏迅的多,在王氏分到嫁妆单子的当天,她便派人打听了个清楚,而后在嬷嬷的提点之下,准备先下手为强。虽然四房的单子在丈夫那里锁着,可到底是分给了四房,而自己是四房太太不是?

    所以萧氏将大管家二管家都叫到跟前训了话,准备直接从他们手里拿到钥匙去开静水堂的库房。

    可两位管家哪里是吃素的,不管你问什么,都让她去找四爷。

    萧氏无奈,加上也实在想楚域了,终于鼓起勇气,去璎珞轩找人。

    楚域这些天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见人,萧氏当然不可能达成所愿。不过她这回学乖了,再不像以前那么莽撞,反而日日端着亲手做的汤茶点心,来璎珞轩外面守着楚域,是打的慢慢软化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哎,老天真是没眼的。老太太怎么这就去了呢。”丁嬷嬷瞧见每日出现在璎珞轩的萧氏,愁的不行。

    照这个样子下去,四爷迟早要被软化,那时候自家姑娘便要在后母手底下过活,连亲事,也被她拿捏的死死的,这可怎么是要哟。

    楚阳娿想的却不是这个,“楚素阳还住在静水堂呢,若再这么下去,萧氏脑袋转过弯儿来,自己搬去静水堂,那就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可能吧!”丁嬷嬷惊道:“那可是老太太住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的父亲还是皇帝呢,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连抢别人男人的事都干得出来,楚阳娿不相信萧氏有什么不敢干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当即决定,把老太太分下来的嫁妆,全部搬到璎珞轩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的嫁妆实际上除了静水堂放的那些箱子之外,还有不少店铺田产,这些她都得弄清楚才行。

    收拢老太太的嫁妆并不是主要原因,最重要的是,她需要通过一些事,来给安国府所有人一个暗示,那就是四房当家做主的,是她楚阳娿。

    说做就做,楚阳娿当即敲开了父亲的房门,将自己想要代替他收拢祖母嫁妆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楚域喝的晕晕乎乎,听她说什么都没有异议,直接开了箱子把嫁妆单子给了她。

    有榜宁氏管过嫁妆的丁嬷嬷,又有伺候老太太几十年的老人琼嬷嬷,楚阳娿在她们的帮助之下,让林生带着人,跟自己一起去静水堂坐镇,将老太太的嫁妆清点了,重新造册,然后全部搬到了璎珞轩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氏闻讯赶来时,现林生在场,以为是楚域的意思,又气又急,却到底什么都不敢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田地和店铺,这些楚阳娿不能亲自去看,问了爹爹之后,把这件事交给了林生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事情办下来,楚阳娿终于现自己的众多缺点,一是自己可用的人手不够。自己身边几个小丫鬟都是没有经过事儿的,听命令办事可以,却没有办法独当一面,以后还得多多历练。

    其二就是自己,虽从前总是看着老太太和王氏料理家务,却没有自己上过手,市场考虑不周全。

    第三点,也就是最重要的,那就是下面的人不服自己。

    好在,所有的缺陷都是经验可以弥补的,楚阳娿拿着小本本,每天把该主意的全部记下来。

    等楚域从阴霾中走出,剃了胡子洗了澡,又变成意气风的帅大叔时,现自家后宅已经栾城一锅粥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不要脸的,又在背后嚼舌根,也不怕下拔舌地狱。姑娘也别生气,为这么点儿事气着自己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小小年纪,便一手把持四房内院,越过嫡母一手遮天,这可是天大的不孝。

    频英阁不敢明着把她怎么样,干脆背后放流言,想要楚阳娿迫于舆论压力,主动让住管家权。毕竟女孩子的名声太重要了,如果她敢不要名声,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很不好过。

    流言蜚语并不是没有对楚阳娿产生影响。相反,她对此很苦恼,想解决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毕竟她捏着库房和账房的钥匙是事实。这个时代,不管你有多少的理由,只要立场在那里,你就必须尊从这个社会公认的道德规范。

    不过,有影响是有影响,偏偏楚阳娿是个唯实力论者。她相信自己如果没有好名声会很不好过,但不掌握主动权,她连不好过的日子都可能没有,等她的很可能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死路和不那么好过的路二选一,脚趾头都知道该怎么选。

    抱着这个铁轮不放的楚阳娿,一如既往地抓权抓钱。

    府里伺候的都是老人,他们能听老太太的,能听爹爹的,但不会听自己的。而由于年纪限制,楚阳娿想要立威也并不容易。其他的事情经过努力可以解决,只有这一样,需要十足的契机。

    为此她愁不已,又害怕爹爹现她把家里搞得一团乱,觉得她什么都做不成,干脆安排别人来管家。

    好在楚域没那么小心眼,他到不是相信楚阳娿在庶务上头多有天分,而是老太太过世,他要守孝三年,这三年什么都不能干,就在家蹲着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正好配合女儿做一下管家训练。

    他闺女多可怜呀,没有亲娘教,只好他这个父亲陪着她一起摸索了。

    楚域的态度给楚阳娿吃了一颗定心丸,而在她忙乱了一段时间之后,突然找到了一个能够给自己立威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她在这段混乱的管家过程中,现一件不得了的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,楚怀阳跟楚凌阳的死,透着蹊跷,很可能,他们根本就不是出意外落水死的。

    ...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