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56 章

第 56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    这丫头一口一个虎毒不食子,气的萧氏差点忍破了功。

    楚阳娿也半晌没说话,只饮着茶水静静地看她。

    搬倒萧氏,可不是她今天的全部目的。再说萧氏的身份在那里,目前她也没有搬倒她的能耐,她要做的,就是把威立起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楚阳娿才打断嚎哭不止的丫鬟,说:“犯上可是大罪,念在此事事关重大的份上,我便给你机会证明自己。你说母亲随意杀人,除了你自己之外,还有什么人能证明?须知你说的那包药粉,很可能是你自己买来藏起来的,母亲出身高贵,可轻慢不得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说的是萧氏出身高贵,而不是她带当家主母,一下子就将放在了外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丫鬟想了想说:“有的,我记得那天夜里,隔壁房里的采青起夜,也瞧见了寇柴婆,她还以为是什么人擅闯频英阁,给当贼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采青?”楚阳娿念到一个名字,丁嬷嬷到门口叫了采青的名字,说:“采青,进来回话。”

    采青战战兢兢进来,俯身下跪:“奴婢采青,给太太请安,给十二姑娘,十四姑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豆蔻说那天夜里,你瞧见了寇柴婆到频英阁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采青身子一僵,嘴巴颤了颤,正要说话,楚阳娿先警告道:“想好了再说,若被我现你在撒谎,你可要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是,回姑娘的话,那天夜里,奴婢……奴婢是隐隐瞧见有什么人来,可外头不亮,我实在没看清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哦?之前问你,为什么你说自己一直在屋里什么都没瞧见?”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是怕得很,才……才没敢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冷笑:“你在怕什么呢?死的是楚家少爷,你却知情不报。你到底是哪家的下人,既现有陌生人出现也不知阻拦,还对主人撒谎,可见是个留不得的。来人拖出去打三十大板,若是活着,便是老天爷给你的命,打完便撵出府去。”

    采青没想到自己说了两句话就得了三十板子,吓得跪都跪不稳,只颤着声音苦求到:“姑娘,姑娘饶命,奴婢实在不是故意的呀。太太,求太太救命。”

    采青还没被拉出去,萧氏便出生阻止,“楚阳娿,这是我的婢女,便是要落,也该是由我来落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这不是替母亲分忧么?”楚阳娿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这些个下人,个个撒谎成性,母亲明明慈爱温柔,她们却说母亲日日殴打十三妹妹,真真是其心可诛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萧氏张了张口,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对丁嬷嬷道:“去外头传我的话,从前种种,我既往不咎,之前说的那些谎话,只要今日充实招来,便一概不再过问。可今天起,谁要再在我面撒谎,一经现,家奴杖毙,长工交给衙门。要如何选择,让他们自行掂量。”

    采青被拉了出去,杖打声哭叫清晰地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外头看着采青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下人们开始嚎哭叫老爷子老太太,甚至哭天抢地求四爷出来给老奴们做主。

    可是苑门锁得死死的,根本没人来救他们。

    楚阳娿放下茶杯,冷笑道:“无故喧哗,没人杖责二十……不,等什么时候他们安安静静不哭闹时,再停下来问话吧。丁嬷嬷,你去瞧着,今日天气好,可得让他们嚎个够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里面,除了在璎珞轩伺候的人之外,其他没有一个将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相比起自己,他们更害怕脾气暴虐的萧氏。既然吃软不吃硬,那她正好给他们一颗硬糖吃吃,顺便杀鸡儆猴了。

    可是挨打时哪有疼的不哼哼不惨叫的,等当真如楚阳娿所说的都安静了,基本上挨打的人都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她才话,让他们停下来。

    一盆盐水泼上去,昏死的再厉害的也醒了。

    挨了一回打的,看别人挨了一回打的,这会都规矩了。一个个战战兢兢,听到清风叫自己的名字,便躬着身子进屋去,见了楚阳娿规规矩矩的,问什么他们说什么。外面的人只看到一个比一个安分,自己那些小心思是收了了起来。

    脑子记性再好,也不比身体记忆牢靠,这回他们都晓得自己的分量了。

    所谓立威,不过就是找个借口打人一顿而已。若是她再大一点,或许就不用用这个方法了。可现在她年纪太小,除了强硬之外,根本没有其他办法让别人害怕自己。

    楚阳娿知道挨了打的人里面有不少人很冤枉,可她有什么办法,大家都在给自己挣命而已。

    当着楚阳娿的面,萧氏的罪名被指出来,人证物证俱在,她想要狡辩都不行。可见这个不显山露水的梦姨娘,背后是准备了多久下了多少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人证物证都齐全了的时候,就要等父亲来落了。她是小辈,可以追查凶手,却不能处置长辈。

    楚域出来时,瞟了一眼院内伤残一大片的下人们,道:“原本我瞧着大家忠心耿耿,原来背地里有这么多主仆不分欺主昧上的。以为主子年纪小,就不将主人当主人了。很好,既如此,就都去庄子上待着吧,安国府容不下大佛。”

    下人们闻言一抖,又开始哭起来,这一哭,又想到十二姑娘要安静的那话,赶紧又把声音收了,只默默吊着眼泪猛磕头。

    楚域看也不多看一眼,只乜着萧氏说:“萧氏,你做的那些事,不要以为没有人知道。杀人谋嗣的罪名已经坐实,你是自己求去,还是我去请大理寺和宗人府?”

    萧氏整个人气质都变了,梨花带雨地哭着申述:“夫君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?不过就是两个小崽子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!何况那根本就是意外,谁能想到那时候他们会突然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原本她生气楚重阳扯了楚素阳的面纱,害她在众人面前出了丑。她当即就决定要拿丫头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谁知楚重阳大半夜的不在自己院子里,反而拖了两个哥哥出去玩。

    她自己玩了一会想回去了,就将另个哥哥扔在花园里了,

    楚怀阳跟楚凌阳没一会就迷了路。原本楚怀阳跟楚凌阳两个就是胆大包天的。突然间迷了路,还觉得有趣的很。竟也不叫人,反而自己到处攀玩起来。最后楚重阳被梦姨娘派来的丫鬟弄走了,寇柴婆却因为怕完成不了任务被萧氏惩罚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弄死楚重阳两个哥哥作数。

    果然,楚怀阳跟楚凌阳死了,萧氏很是满意。只可惜她到底也没有逃过一劫,当天夜里就被萧氏身边的嬷嬷灭了口把尸体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那天晚上她打了楚素阳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楚素阳身上,根本就没有人想到这背后还有接二连三这些事。

    萧氏以为自己就算被现也没人将他如何,可事到如今,她还是被楚域冷厉的眼神吓到。

    之前她不是没做过这种事,就连楚阳娿那回,被他们抓到了把柄,楚家人也还是不了了之了。现在,他却直接问她是要休书还是进监牢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夫君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?若不是你对我冷冷淡淡,他们怎么会这么怠慢于我给我脸色?如果不是她们胆大包天讥讽嘲笑我,我怎么会一气之下做出糊涂事?我是你的嫡妻,乃是当家主母,若被休弃,外人如何评价安国府?”

    楚阳娿好笑,自己杀人都不怕传出去安国府收人非议,她被休弃反而记起安国府的名声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想,就以为所有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思路来,真不是一般的自我。

    对着这种脑子缺根弦的人,楚域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楚佩阳已经一脸惨白地站在旁边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母亲是杀人凶手,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她难以接受的了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母亲,她就是这样的女人生下来的。

    自己机关算尽争宠夺爱,本以为是得到自己应得的。

    自己怨恨委屈,因爹爹的偏心漠视而愤愤不平,以为自己才是需要被补偿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哪怕之前自己为了老太太的身体割肉做引,最后不仅没有得到称赞,还被人背后议论是否诚心而伤心气愤,却没有想现在这样感到绝望过。

    她以为母亲不受父亲宠爱,是爹爹委屈了母亲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母亲,值得父亲去喜欢么?

    杀人凶手呀,难道爹爹早就看透了她的本质,这才对她们这样冷淡?

    那他为何会娶母亲呢?

    想来以一开始父亲并不是如今这样讨厌娘亲,否则她跟姐姐也不会出生。

    楚佩阳的心情一片混乱,可是没有人管她那么多。

    楚域吩咐林生,亲自将萧氏送回了频英阁,然后派人把手着,不准任何人出入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拿了下人们的供词,去找老爷子。不过半天,府里就传出来,四奶奶烦了大错,不孝不贤要被休弃了。

    萧氏对婆婆不敬是有目共睹,对女儿残虐连外面的人都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,看看这频英阁被杖毙了整整五个人,其严重性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出,最后不管萧氏会不会被休弃,整个北苑,所有人都知道做主说话的事楚阳娿了。

    这位十二姑娘自己有条理人聪明不好糊弄,背后又有四房当家楚域撑腰,谁敢说什么?

    频英阁的人手被楚阳娿里里外外全部换了一遍,为了四房的脸面,服侍在萧氏身边的人中到底还留了两个。

    频英阁被大换血,北苑和中苑不少人被楚域直接扔去了庄子上,人手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氏闻讯,专门派人领了十一二个丫鬟来给楚阳娿,道:“太太听说姑娘这边人手不够,便派了人来给姑娘使唤。姑娘先用着,若瞧了不顺手,再派人来说,太太再重新调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刚缓过劲儿来,这头就准备往北苑塞人了。这就是当主人的坏处,各种人都得应付。

    不过北苑缺人手是事实,王氏派人来,什么人听来都是好心。楚阳娿不能直接说不要,只好叹口气道:“大伯娘可真用心呢,不过北苑现在就住着我跟爹爹和妹妹几个,人本就少,也用不到多少人伺候。伯娘的人也地是经过不少心血调教出来的,给了我,东苑若差了人手,那可怎么是好?何况嬷嬷哪里我已经打了招呼,明日就送人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瞧姑娘说的哪里话。”如玉笑说:“我们太太说了,这些个侄女侄男们呀,就书姑娘最让太太喜欢。如今瞧着你这边忙不过来,可把太太给心疼坏了。这不,赶紧就加派人手过来了。姑娘要是不收下,可不就辜负了太太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这也丫鬟真会说话,楚阳娿听了她的话,更是一脸感动:“伯娘待官官亲近,这点官官早就知道。但正因如此,我才不能恃宠生娇,这般不知轻重地收了伯娘的人。姐姐回去吧,等我这边忙完了,立刻去伯娘哪里道谢,伯娘对我的一片心意,官官真是无以为报……”

    楚阳娿脸皮也后,怎么肉麻怎么说,到最后干脆抱着丫鬟嚎啕大哭,边哭边说伯娘对自己真是好呀,好的简直堪比老太太了。

    如玉脸上一凉,她可不让让太太跟老太太比,而且这十二姑娘瞧着面团一样的人,居然她怎么说都没法说服她把人收下。她脸皮也厚,居然说哭就哭说笑就笑,简直不给人一点缓冲。

    被逼无奈,如玉只好领着她后面十几个丫鬟又回东苑去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了,楚阳娿眼泪一抹,吩咐嬷嬷:“我饿了,赶紧上菜。”

    “四爷说等你一起吃饭呢,饭摆在书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书房吃饭?”楚阳娿绕一个圈,只好又往书房走。

    这边饭菜已经摆好了,楚域正斜靠在长榻上等她,见他进来便道:“早就过了饭点,怎么这时候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娘派人送了十几个丫头过来,我好不容易才打走。”

    既然女儿不收,那肯定就是送人没有将身契一起送来,被打走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下次这种事让嬷嬷去应付,你别搭理就好,大嫂现在管的越来越宽了。”

    当着女儿的面埋怨自己的兄嫂,楚域是越来越不像个爹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朝他挤了挤眼,对比一下别人教育女儿,自己这爹果然也是奇葩一个。

    食不言寝不语,楚家在这上头并不是很严格,此时反正也只有楚域跟楚阳娿父女两人,干脆也就不讲规矩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问:“母亲的事,祖父怎么说?二伯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吧?”

    “二哥那人胆小,小事爱逞强,一遇到大事就成了缩头乌龟。得知害死自己儿子的事萧氏,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。”

    楚家兄弟四人,老/二跟老三都是庶出。虽然老太太更加不喜欢自己表妹所生的楚圳,但是对楚域来说,相比起二哥楚圻,他反而更喜欢楚圳一些。

    楚圳虽然也是个又硬又臭的愣子,但他好歹有骨气,比起连窝里都横不起来只敢在背后横的楚圻,不晓得要好多少倍。再加上楚圻娶了牟氏,那眼光,更是让他鄙视。

    然而作为一个名门贵公子,这种事他就不应该当着人面说出来,藏在心里就好。

    楚域当然不会到处乱说,但有时候会当着亲近之人面背地里吐槽,以前是宁氏,宁氏走了之后,就是楚阳娿。

    楚阳娿已经见怪不怪了,头也不抬继续吃饭,吃完了又问:“那母亲呢,祖父到底准备这么处置?”

    “下人们的供词已经重做了一份送到五皇子手里去了,五皇子知道楚家容不下萧氏,只求情让我们暂时不要休妻,只将她打到庙里去修行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祖父同意了?”

    楚域点点头。“五皇子虽被剥夺了太子之位。但朝臣们再三恳请皇上立太子,皇上也没有反应。所以现在看来,除了贵王之外,其他人都机会都是对等的,五皇子也不是没有机会重回东宫。再者,太子刚被废不就,楚家就急于休弃萧氏,传出去的确不太好听。不过也无所谓,她既喜欢做楚四奶奶,就让她继续做,反正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十三妹妹跟十四妹妹怎么办?

    一个借住在冷冷清清的静水堂,也没人看护。一个在频英阁里给自己禁足不吃不喝,这可真是难办。

    楚域皱了皱眉,不耐烦道:“随便吧,你想怎么就怎么样。只别闹到老爷子跟前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太明显了,楚阳娿点头表示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吃了饭,楚阳娿回去睡了午觉起来开始练字。这段时间她光忙着整顿内务,学习可落下了不少。

    丁嬷嬷在一边服侍着,眼睛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果然有太太的风范,如今整个东苑可都听姑娘的,哎,那萧氏心术不正,老天爷也看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放下笔,欣赏一会自己的画作,笑了笑说:“嬷嬷挑一个机灵点儿的,放到频英阁去,好生盯着梦姨娘,我总觉得那姨娘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怎的?姑娘怀疑那姨娘有什么来历不成?”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,那位梦姨娘很奇怪。算了,嬷嬷听我的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这会就去挑,定让这北苑没一件事能逃脱姑娘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东苑,王氏看如玉原原本本把自己送去的人又领了回来,冷笑起来:“这十二丫头,还真是个倔强性子,也不怕胃口太大不消化。”

    如玉见王氏没有责罚自己办事不利,松一口气,又问:“太太,那现在如何是好?十二姑娘真是滑溜得很,油盐不进的,说什么都能被她拐到十万八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收也就算了,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。东苑那么大,我就不信她一个小丫头能管得住。便是老四要帮忙,也没有时时刻刻瞅着而道理,他一个男人家家的,能有多少耐心。等着吧,咱们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王氏自信满满地把话说完没多久,北苑人手就凑齐了。

    她本是算的好好的,安国府里调教下人的嬷嬷手下有多少人,她都有数。自给老太太办丧事时,她便悄悄派了人把能用的都调到自己手上了,本以为北苑一空,不管是萧氏也好,还是楚阳娿也好,都得找自己商量。

    谁知道楚阳娿软硬不吃,下面调教好的人不够用,第二天宁家就把人送过来了,还一送就是二十个,全部是身契和头一年的月钱自带的。

    她把宁家给忘了,王氏自己闷一口血,把自己先前说过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走着瞧吧,光有人有什么用,能不能用还是两说呢。”

    王氏暗地里翻个白眼,面上一如既往的端庄慈爱。

    ...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