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57 章

第 5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如今家里没有大人,你自己管家,你祖父和你父亲可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得知楚阳娿人手不够,宁家派人送了二十个奴仆过来,楚阳娿安排好了家里,自然要亲自上门道谢。韦氏担心外孙女儿,一来就拉着楚阳娿问。

    楚阳娿道:“祖父没有说什么,至于爹爹,孙女儿当家就是爹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韦氏欣慰之余又有几分感叹:“可怜你小小年纪,就要为庶务心烦,不过自己当家虽辛苦些,总好过在别人手底下过活。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不会的,自派人来问,外祖母亲自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外祖母,孙女儿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她管家经验不够,家里人多口杂的,也不好记。好在现代管理那一套,可以改良改良拿来用。她的方法就是先把名单表格做出来,分成三个小组,每个人的名字职责都写好,三组轮班每月一换。交接监管有专人考察,做得好就赏,做的不好就罚。楚阳娿不知道这个方法在安国府内宅是否玩得转,但她可以一样一样试。

    中苑那头她只管好花园跟果园就好,其他有大伯娘安排,不用她不插手。所以楚阳娿要管的也就北苑而已。

    韦氏宠爱地摸摸楚阳娿的脸,叮嘱道:“四房如今虽是你当家,但你要记住,自己是小辈,万事不可强出头,对外也别说自己管家的事儿。你爹爹那几房姨娘,你可不要自己过问,实在无法,便请你父亲身边的嬷嬷出面。闺女过问父亲房里人的事,到底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外祖母,孙女儿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大伯娘,如今老太太过世,你大伯娘便是安国府的当家主母,你要处处敬着她,吃些小亏也无所谓,千万不要争强好胜。你年纪小,又没有母亲在跟前,往后出门访亲的,还得你大伯娘带着你。吃穿用度上头,用心着别比过你那两个姐姐去。哎,等你订了亲,嫁了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谢谢外祖母提点。”

    韦氏怜爱你摸着她的额头,说:“咱们官官也要长大了,若是你娘知晓,不晓得有多欣慰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微笑,不语。

    从宁府回来,现楚天阳正在屋里等她,楚阳娿一愣,惊喜道:“大哥哥,你从书院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为祖母抄经书,每月要回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因为老太太过世,楚天阳不得不错过今年的科考,只能等三年之后了。为了不把学业落下,楚天阳并未在家守孝,而是依旧在书院读书。只每月为老太太抄经书三卷,抄完便亲自带着经书回来供奉给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哥哥快坐吧,我刚从外祖家回来,等我洗了脸再来跟哥哥说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在外头等着,楚阳娿洗了脸出来,见他正抱着绒团在逗着玩儿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下就记起了那条死蛇,跟楚天阳说了,楚天阳捏着猫鼻子说:“坏东西,可吓着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嬷嬷说是报恩呢,这小东西还挺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它是见你不会捉老鼠不会捕猎,怕把你饿死想养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楚阳娿上前去,捏着绒团的小下巴说:“那以后主人就靠你养着啦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抬头看着她,眼光轻柔地说:“绒团养不了你,以后哥哥养着你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愣,认真看了看楚天阳的目光。楚天阳见她与自己对视,更加柔情万千地说:“听说有下人不服管教,妹妹跟哥哥说,哥哥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哥哥,不过这件事我已经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点头一笑,双手一伸,将楚阳娿跟同团一起满怀。“妹妹不用为难自己,还有哥哥呢,有什么就跟哥哥说,哥哥会帮你。”说完就低了头,想来亲楚阳娿。

    楚阳娿猛一跳,从楚天阳怀里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她也没说话,只静静地看着楚天阳,心里沉甸甸。

    她一直当对方是小孩子,可现在,第六感已经在激烈地提醒她,这个哥哥绝对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天阳哥哥,伯娘知道你为我家中庶务操心,一定会生气的吧,家里都指望你用功读书考出功名呢,其他的事,都不必劳烦哥哥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知道楚阳娿现什么了,心中满意,眼光越加温柔:“可是在我心中,功名也好,前程也好,都比不得妹妹重要。若是听见妹妹过得不好,我读书的心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这话什么意思?”楚阳娿越怪异,若不是面前的事个小屁孩,又是隔房的亲哥哥,她绝对以为这人是在对自己表白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,丫真的在表白。

    楚天阳对楚阳娿说:“哥哥的意思是,在哥哥心中,没有什么比妹妹更重要了,哥哥最喜欢的人就是妹妹。”

    我了个大草!

    楚阳娿震惊地看着楚天阳,那目光,那含义万千的话语,绝对不是一个哥哥对妹妹说话时候该有的眼光和语气!

    可是,他们是亲戚呀,没有分家的堂哥,跟亲哥哥没多少差别好嘛!而这家伙居然在对自己的妹妹表白?

    他到底是脑子有病还是恋/童/癖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楚阳娿被这个巨大的现给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,她默默地看着楚天阳,然后缓缓伸出手指着门外,僵硬地道:“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官官,你生哥哥的起了?”

    “请你先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好吗?哥哥错了,跟你赔罪。”楚天阳站起来,走到楚阳娿面前,小声小气地赔不是:“哥哥不是故意的,要是妹妹不喜欢听这些话,往后我不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冷冷地把清风叫起来,吩咐:“天阳哥哥要走了,清风,送他出去。”

    清风不觉有他,笑着请楚天阳道:“大郎,您慢些走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叹口气,万般宠溺地对楚阳娿说:“那妹妹先忙,哥哥待会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等人出去了,楚阳娿才拍拍脸,纠结的要死。

    楚天阳聪明绝顶,可他难道真的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喜好?

    艾玛,这可怎么得了,而且这种事,是万万不能说出去的。先不说说出去有没有人相信,就是相信了,以楚天阳的重要地位,也不会有人动他一根毫毛,反而是自己这个告者,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以后不跟他接触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拿定了主意,谁知道楚天阳在家待了三天,三天来日日跑到璎珞轩来烦她。

    楚域在时,他就是敏而好学来请教叔父的好学生,楚域不在,他就是粘着楚阳娿道歉卖好的牛皮糖,好不容易等他离家回了书院,楚阳娿才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不能明说,楚阳娿吩咐身边所有人,以后只要是楚天阳私下来找她,统统不准放行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热,楚家上下也筹备着,准备去避暑了。

    这日从学堂回来,半路上遇到了梦姨娘,梦姨娘似专门等着她,一见她便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十二姑娘。”她笑吟吟地都到楚阳娿面前跟她说话:“十二姑娘,我有些话要私下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身边只跟了清风清水两人,梦姨娘拿眼睛乜她们,想让她们走开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自觉跟这个姨娘没有什么好说的,何况明知道她来历可疑,怎么可能单独相处?

    她浅笑着对梦姨娘道:“姨娘有什么事可以直说。”

    梦姨娘见她根本不将自己放在眼里,眼神沉了沉,又要求一遍:“是很重要的事,必须单独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不说便罢,我还有事先回去了,姨娘自便。”

    自从接管了北苑之后,整个北苑么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。她不知道梦姨娘找她做什么,但绝不认为她的事有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阳娿又开始盘算,现在萧氏被祖父跟父亲亲自处罚,连萧翰敬都没能说什么,自己在楚家最大的压力已经去除。那么接下来,这个奇怪的梦姨娘,也应该找个机会弄走才对。

    不过她到底是父亲的姨娘,自己作为小辈,明目张胆干预她的去留不太好,还是得想个委婉的法子。

    楚阳娿转身就走,梦姨娘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跺了跺脚,深深后悔自己之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姑娘,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跟能量,短短时间就将整个北苑控制了。那可是自己前世到死都没能办到的,最后因为逾越,被萧氏折磨致死,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不是更能表明,这位十二姑娘来历诡异?有哪家的姑娘这么能折腾的?

    她小小年纪就能控制北苑,连中苑的事也在插手。是否意味着不久的将来,她心中不满足了,整个安国府都成了她的囊中之物?

    想到此处,梦姨娘又是担忧又是希望。

    担忧的是这个十二姑娘这么能折腾,要是一个不小心连累了四爷可如何是好?甚至哪一日露出本来面目,害了四爷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而希望的是,要是楚阳娿真的能夺取了安国府,那么整个安国府就是四房的天下,世子之位就是四爷的了。有这等好事,她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怀着矛盾心理,梦姨娘悠悠地回到了频英阁。

    萧氏被国公爷亲自下了命令送去庙里,可是萧氏死活不肯离开。下人来请,她干脆把自己锁在屋子里连门也不出。

    频英阁的下人都被打的差不多了,国公爷给了最后期限,若是萧氏再不从命,便命令砸屋开锁,强硬匠人拉走。

    想到萧氏的如今的下场,梦姨娘走路都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还不够,前世她害得自己不人不鬼,今生自己定要让她也常常拿中滋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萧氏刚刚落败,自己动手难免有些招眼,不如趁着机会来个一石二鸟,一边得到代管内事的全力,一边除掉碍眼的湘姨娘。

    湘姨娘跟自己一起进的安国府,原先也不见得多么得宠,前世更是早早被萧氏害死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掉了个个儿,萧氏虽一如自己心愿被安国府上下厌弃,连太子也不愿意救她。可是四爷却并未像前世那般宠爱自己,反而将自己打去了频英阁受萧氏刁难。相比起来,湘姨娘倒是代替了自己前世的位置,受到了四爷的宠爱。

    想到此,梦姨娘就丫丫切齿。

    她知道是哪里出了错,一定是自己之前打草惊蛇,惹得十二姑娘起了疑心。自己不被四爷宠爱,肯定是她在背后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她深信前世深爱自己的男人,今生同样会深爱自己。如今自己受了多少的委屈,带到那日四爷迷途知返,必定会加倍补偿。

    至于楚阳娿,自己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,还需静观其变,待到哪日找到机会,才要在四爷跟前坦白他们的前世今生,以及这个奇怪的莫名其妙出现的嫡女。

    说起来,前世这个时候,自己就快要怀孕生下第一个孩子了。可是如今她没有得到四爷宠爱,生下孩儿的事更无从谈起,还是早些行动的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