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65 章

第 65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七爷,一路上累着了,先去泡个澡吧。”老夏一瘸一拐地跟在云起身后,建议道。

    云起点点头,任凭年老残疾的仆人为他脱下鞋袜。

    天气太热,泡了个温水澡,出来时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云起抿了一口清茶,放下茶杯,问:“我走这些日子,府里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仆氏堵在门口大吵大闹,居然没有人跑来看热闹,这十分稀奇。

    老夏回答说:“回爷的话,您跟老爷子离开文山不久,家里几位小郎相约去山中狩猎。谁知遇上猛虎,几人躲避之中摔断了腿,如今苏小郎,群小郎,翼小郎都卧床不起,上下众人,都担心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哦?伤了腿,大夫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大夫说好生将养,倒是能恢复,但遗症怕是免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云起没再说话,手中细细把玩着青玉扳指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老夏本想问问他对那位楚家姑娘感观如何,但是迟疑半晌,终于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见小主人不说话了,知道自己不便打扰,便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从屋里一出来,东屋小厮便笑嘻嘻来问:“七爷回来了?听说这回要定安国府家的姑娘,不晓得七爷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老夏瞎了一只眼,整个人显得十分阴沉。听他打听主子的事,用仅剩的一只眼看他,阴沉沉地说:“主子的事,用得着你多嘴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不敢,小的哪有那么大胆子。”那小厮嘴甜,赶紧自己扇了自己两巴掌。见独眼男人没再呵斥他直接走了,他还是不死心地追了上去:“小的哪敢多嘴主子的事,可我这不是有难处么,您知道以咱们七爷的身份地位和人才,那是配个天仙也是绰绰有余的。哎,我不过即使想让我那妹妹死了那份儿心。”

    老夏这才回头,乜他一眼,道:“七爷的事儿,是你能打听的?不想死的话,管好自己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小厮身子一僵,终于讪笑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男人佝偻残缺的背影不见,方才啐道:“什么东西,不过就是一条老狗,呸!”

    可骂归嘛了,想到到那人阴沉的眼神,还是有些心虚。他摸摸脖子,赶紧回自家主子处复命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他注定白跑一趟,因为他要邀功的消息,全府上下已经都知道了。云家七爷要与安国府定亲了,这个消息以前只是捕风捉影,此次老爷子一回来,却是切切实实地被证实了。

    中间有人欢喜有人忧,最着急的,当要数大房和二房。

    云霄急匆匆地跑进书房,现自家大哥还在悠闲地读书,气不打一出来:“大哥,您可真坐得住,这都什么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翻一页书,毫不在意地问:“有什么坐不住的,这天不是还没塌下来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大哥,您当真就一点不着急?”云霄一把抽掉男人手中的书,咬牙切齿道:“老头子打的一手好太极,亲事都说定了才透出风儿来。六房那个奴生子,当真要跟安国府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男人依旧不在意。

    云霄恨铁不成钢:“哦哦哦哦哦哦,就知道哦,父亲是这样,伯父是这样,你也是这样,难不成当真要眼睁睁看着他当了家把咱们正经的嫡出两房赶出去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男人终于叹口气,安抚自己这脾气急躁的弟弟:“祖父这么做,自然有自己的原因,咱们是小辈,不该掺和的就不要掺和,要相信祖父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祖父,光相信有什么用。”云霄急道:“老头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糊涂了,你说他最喜欢咱们我也相信。可现在看来,他是真的要让那奴身子代替伯父和你成为家主了。以前我还觉得他真是有什么计划,可现在,等把安国府的亲事一定,那奴生子就如虎添翼,再想做什么,可就难上加难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云溪终于没再反驳他。

    云霄见状,继续道:“而且我听说,那奴生子运气好,定的居然是四房的嫡出姑娘,那姑娘的外家可是宁家。如此一来,他背后站着的就不光是安国府,还有一个掌管户部半壁江山的宁家了。老爷子这不是什么围魏救赵,是当真准备将那奴生子推上家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,我也已经看出来了。”这个时候,云溪终于收敛了从容平淡的姿态。

    云霄见哥哥不是真的没当一回事,终于松了口气,小声问:“大哥,那么咱们什么时候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云霄轻轻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云溪会意,但很快摇头:“不行,他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要是不死,咱们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太简单了。”云溪道:“你道祖父为何会连祖宗规矩都不管,让过嫡出长房直接推个填方所出的老七做家主?若不是当真没有缘由,家里那些长老,怎么就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?追根究底,还是那几百万仆沣奴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写亡国贱奴,谁敢不服,直接宰杀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简单,可几百万人何时杀得完?”云溪告诉他说:“云家有十几口矿山,在什尔喀。比起咱们这些人,有谁比仆沣人更加了解什尔喀?咱们也不可能当真每年派几万人去护矿采矿。现在保持现状稳定,温水煮青蛙,这才是上上之策。可是要想让仆沣人乖乖听话,咱们就必须将云起供得高高的。须知那些奴隶天生愚蠢,只认血脉。他们认为家主是谁,开采的矿山就是谁的,若当家主的不是云起,那么他们就认为自己不是在给自己的族人劳作,很快,他们就会炸掉矿山趁机作乱。”

    云霄简直无语,他不明白那些仆沣人,他们就算再如何,自己也永远只是奴隶而已。矿山是他云家任何人的,都跟他们没有关系,哪怕是云起当了家主,他们又能得到多少好处?

    云霄没有去过什尔喀,但作为长房嫡长孙,云溪却是跟着自己的父亲,去什尔喀待了三年时间。相比起来,对那里的情况,比他这个没出过远门的弟弟要清楚的多。

    他告诉云霄:“仆沣族与我晋国人不同。我国除了皇家氏族之外,大部分都是平民,只有极为少数叛国欺君之徒才会被贬为奴隶。然而灭国之前,仆沣国内的情况却大相径庭,除了皇族和贵族之外,其余绝大多数都是没有自由的奴隶,平民反而是极少数。而且他们信奉卡尔多神,这种神就是以血脉信奉为基础的。因此仆沣国所有的奴隶,都是皇族和贵族血脉的信奉者。武帝当年征服仆沣国,正是拿捏住了这一点,才会在短短十五年见将仆沣国尽收囊中。”

    云霄目瞪口呆:“天下之大,还真是无奇不有。”

    他实在是不理解不拿自己性命当性命,反而拿贵族的性命当神明的想法,最后只能归结于愚昧蛮族天生愚蠢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奇异。”云溪说:“据说北海有岛国,皇室万世一统,为上者不论贤明德行,全数被百姓推崇备至。还有一国,人生贵贱,以姓氏划分,实在是骇人听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云霄纠结道:“可是不管她仆沣族如何莫名其妙,我云家,难道要因为进了个仆沣女人,就要变成什么血脉信奉者,扔了祖宗规矩,去认别人的祖宗?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是不能!”云溪冷冷道:“祖父老了,前怕狼后怕虎,只想着慢慢渗透虚化,却不想这样下去后患之忧无穷无尽。”

    “那哥哥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起身份特殊,他至少现在是死不得的。但是咱们可以抓住机会,先说服各位长老,这一点好办,只要咱们能确保放弃云起,而什尔喀不出现大规模混乱,我想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毕竟他们也不想看到云家被个奴生子当家做主。”

    云霄最崇拜兄长,知道他有了计划,立刻两眼放光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“大哥,您说吧,咱们要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云溪一笑,轻声道:“老爷子已经开口让云起跟安国府定亲,若是亲事当真成了,长老们想要反悔放弃云起都要思量思量,毕竟那时候必须要顾忌楚家的意思。因此现在要任务,就是尽快破坏这场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恩,大哥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楚家四房,我也听到过不少事。这位十二姑娘很得家人宠爱,而且宁家和楚家都对她深感愧疚,所以在婚姻这种大事上必定不愿她受委屈。若是听说咱们七弟有跟什么人有什么风花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家表妹!”云霄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云家跟何家还有许家是多少年的姻亲,几家的孩子基本上长不到几岁就大概明白谁将来要跟谁成亲了。云起这位原本很有可能成亲的对象,就是许家姑娘许铭书。只可惜因老太太仆氏的闹腾,以及各种不可说的原有,亲事便没有被提起过。

    只是云起容貌秀丽,站在容貌出众的云家人中,也格外木秀于林。许铭书早就芳心暗许,得知云起要另娶她人,也不曾死心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云溪提醒弟弟:“再过不久,三叔家的小女儿要做满月,正好何家许家都要来人,许家表妹必定会出现,若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兄弟两人心有灵犀,很快做了决定,开始为新出生的小妹妹的满月酒做‘准备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另一边,云起在派人给三个倒霉断腿的小辈送去药材和问候之后,便闭门不出了。

    三房办满月酒那日,他也只是准备了礼物让人送去,本人并未出面。

    云起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,辈分却高。侄孙辈儿的满月酒,他不出面,别人也说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,他不想惹人注意,却多的是人把火往他身上引。

    许家和何家与云家世代联姻,这两家门第不比云家,因此这个联姻,实际上是两家对云家的攀附。

    因此不管他们之间有过什么龃龉,到了云家满月酒这日,还是大张旗鼓上门祝贺来了。

    何家老夫人云氏,是云家嫁出去的姑奶奶,她的辈分比云起还要高一辈。与长房云培东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,对娘家的事,也上心得很。

    她听说老爷子给云起定了安国府的姑娘,此次趁着满月酒回娘家,本就存着与老爷子详谈的心思。谁知刚一回来,云溪便来拜见,两人说了些话,一回头,她便说要见见家中小辈,命人把不爱出门的云起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云起也不好硬躲了,终于施施然出了南山斋。

    许铭书听说云家已经把安国府的亲事定下了,在家时就狠狠哭了一场。这时见到云起,眼睛黏在他身上几乎撕不下来。

    云溪等人看在眼里,对自己的计划很有把握。许铭书对云起钟情已久,是三家心知肚明的事实。当初若不是仆氏跑去许家大吵大闹,很可能两人亲事早就定下,再过不多久就要正式成婚了。

    仆氏搅和了云起的婚事,当初他们不少人幸灾乐祸。现在想起来,当真是后悔不已。相比起京城那个安国府,他们到还宁愿许铭书跟云起把婚事定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