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71 章

第 71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看这天阴沉沉的,又该要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从外面回来就开始关窗户,刚把窗户关完,楚阳娿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姐儿这么早就下学了?”

    “恩,先生说要下雨,便早早放了学。”楚阳娿随手剥了一颗枇杷,问:“爹爹回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,刚才看见林生派人给四爷送伞,想来还有一会。”

    送伞?看来她爹今天是骑马出去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回了书房,准备把没有画完的画画完,可是书房门窗管得紧,屋里闷得很。她去把创窗户打开,一股冷风吹进来,吹得她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风好大呀!”

    “姑娘,要变天了,别开窗户。”丁嬷嬷听见她开了窗户,赶紧提醒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了眼被风吹得哗啦啦撒了一地的白纸,听话地把窗户关上了。

    狂风大作,没过多久果然暴雨倾盆。

    派去送伞的人回来回话,说四爷回来路上遇到一好友,两人相谈甚欢,干脆跟好友跑去酒楼把酒言欢了,要晚些回来。

    爹爹不回来吃饭,楚阳娿就准备在自己屋里吃饭。

    嬷嬷说今天怕黑的要早些,让厨房提前把饭烧上。岂料饭刚摆上来,楚阳娿刚拿起筷子,清岚急急忙忙跑进来,看着楚阳娿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这些天楚阳娿虽然深居简出,但一直让人注意着东苑的情况。

    见清岚这个样子,必定是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楚阳娿放下筷子,问:“出什么事儿了?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北苑那边闹起来,大郎,似乎大郎要跟大太太拼命呢。”

    拼命?楚阳娿吓了一跳,哪里还顾得上吃饭,赶紧披了件斗篷往外走。

    从璎珞轩出来没几步,就看到钱昔灵跟楚佩阳,两个人急急忙忙往东苑走,比她跑的都要快。楚阳娿赶紧把人叫住:“表姐,十四妹妹,你们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听说琴阳姐姐那边出事了,我们去看看……”钱昔灵解释一句,楚佩阳却是看了她一眼,脚上顿都没有顿一下。

    楚阳娿赶紧让嬷嬷把人拦下:“这么大的雨,你们不要乱跑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钱昔灵哪里肯听她的话,不过她一停下来,丁嬷嬷已经拦在她前头让丫鬟劝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倒是楚佩阳,理都没理她,跑的飞快。

    楚阳娿赶紧叫她:“楚佩阳,你站住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楚佩阳终于挺住了脚步,她回头翻个白眼:“我想走就走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关不关我的事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让你回屋子里待着,你就给我乖乖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。”楚佩阳冷哼一声,又要走。

    楚阳娿吩咐道:“来人,拦住四十姑娘,把她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清风闻言,几个健步从上去,一把就抓住了楚佩阳的胳膊。

    楚佩阳被抓住,怒气横生,大声呵道:“楚阳娿,你以为你是谁,你有什么资格管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资格你管不着,清风,送十四姑娘回去,看好她别让她乱跑。”

    最后,楚佩阳挣扎着,万分不愿地被两个丫鬟架了回去。钱昔灵胆小,见状也不敢坚持了,只噘着嘴埋怨:“表妹,你怎么能这样?你这样也太强横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哪里管得她那么多,确定钱昔灵不敢跟来了,这才急匆匆地往东苑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东苑外头,隔着老远,就看到外头围了不少人,一个个不畏风雨地跑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现人都到齐了,楚圻和牟氏等人,以及带着几个女孩子的月氏,都在朝着院子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隔着一道院们,里头吵闹声不绝于耳。楚阳娿心中一惊,生怕里头说出什么被她们听到什么不该听的。

    好在里头很嘈杂,但风雨声音也很大,只听见有人哭闹,却听不见在闹什么。

    楚阳娿松出一口气,赶紧想办法想把这些人支走。

    不过楚圻牟氏月氏等人,都是她的长辈,她不能像对楚佩阳和钱昔灵那样对她。

    楚阳娿灵机一动,走上前对楚圻道:“二伯,二婶,您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楚圻嗯了一声,没理她。牟氏耳朵贴着苑门头也没回。

    楚阳娿大声说:“刚才祖父有事找你,派人跑了两趟没有找见,您还不快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找我?”楚圻终于被引起了注意力,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叫您跟二婶都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楚圻踌躇半晌,终于甩了甩手,叫牟氏:“父亲叫我们过去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这会叫我们做什么?”牟氏没弄明白大房生了什么事,很不愿意。

    但看到丈夫警告的眼神,终于跺了跺脚,不情不愿地跟他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二房的人离开之后,楚阳娿才看着月氏要笑不笑地说:“三婶婶找大伯娘有什么事?在这站着干什么,进去呀?”

    里面闹得翻天,她哪里敢进去?这时候谁被王氏看见,就是等着被记恨的根,她可不那么傻。

    月氏讪讪揪了揪手绢,鼻子里哼一声,也走了。

    把所有人都赶走之后,楚阳娿这才把门推开,举步跨了进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悦世轩内,王氏一手拿着刀架在自己脖子上,正在与楚天阳对持。

    “天儿,求你了,你就给娘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呲目欲裂,却顾忌着王氏手上的刀,不敢上前。但他的语气比王氏还要哀伤可怜,他看着王氏,说:“母亲,应该是我求求您,求您给我和我的孩子一条生路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那是路?儿呀,你选的那是死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不用你管,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早有安排,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?”

    “相信,你在胡说什么?你的安排?你的安排是把你自己,是把安国府往火坑里推……”

    王氏的话还没有说完,这时候,桂嬷嬷开了门出来,她战战兢兢地低着头不敢看楚天阳,只下巴朝着王氏的方向,说:“孩子,孩子落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哐当一声,王氏松了手里的刀,那刀砸带地上翻了好几翻。而楚天阳,已经一步跨进了屋子,屋子里面,楚琴阳衣衫凌乱,满身汗水。

    她之前被王氏毒打的伤势本就没有好,此时看着,倒像个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。

    她的下/身鲜血淋漓,就在脚边不远,一团血红的肉块,被当垃圾一样丢在那里。

    楚天阳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,他飞一般跑过去抱起楚琴阳,心疼不已地想要说什么。楚琴阳却艰难地推开了他,战战兢兢地说:“哥哥,不要过来,我们这样是,是不对的哥哥,呜呜……不要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楚琴阳的话让楚天阳当即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等着楚琴阳,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琴儿?你是不是害怕呀?不要害怕,哥哥已经全部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哥哥,这样是不对的,你快走吧,快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楚琴阳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楚天阳猛一下卡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他恶狠狠地瞪着她,似乎恨不得把这个可怜的女孩就这么掐死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愣,下意识地去看王氏,想让她赶紧救人。谁知道王氏只瘫坐在地上愣愣地哭泣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女儿的死活。

    楚阳娿顾不得其他了,一步从上去,拉住楚天阳的手臂,甩手就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楚天阳,你疯了!”

    楚天阳被打了一巴掌,终于回复了些许神智,他木木地回头,看见楚阳娿,愣了愣,方才喃喃道:“是官儿,你怎么来了?快出去,这里有血不要被吓到。”

    “吓到我的可不是血。”楚阳娿冷哼一声,吩咐嬷嬷:“嬷嬷,扶着大少爷去我那里,他要是挣扎你就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丁嬷嬷挽了袖子,这才来请楚天阳。

    索性这回楚天阳配合的很,被嬷嬷一拉,就顺着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暗暗松口气,看了楚琴阳一眼,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从门里出来时,现王氏还瘫坐地上哭个不停,她终于忍不住道:“大伯娘,我知道您想哭,可您要是再哭下去,这一辈子就都别想笑了。乱成这样,还是早些收拾的好。”

    王氏这才哽咽着,扶了椅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再没管她,冒着大雨回了璎珞轩。

    嬷嬷让人端了热水,帮楚天阳洗了脸,楚阳娿这才跟他对坐客厅,坦诚交谈。

    “楚天阳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想怎样?不,我从来都不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只以为你是个疯子,原来你不是疯子,而是败类。”

    “官儿,我的孩子死了。”楚天阳却仿佛没没有听到她的话,自顾自地说。

    楚阳娿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才道:“这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?从一开始,你就应该料到这个结局。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你的孩子,它从一开始,就注定没有办法来到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会给它这个机会。而且,就算它幸运,或者非常不幸地降生了,难道你就能够确保他会感激你?你就能确保它不会恨你?楚天阳,你太自以为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官儿,你也来教训我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楚阳娿道:“你的意思我明白得很,你是力量的崇尚者,你认为你足够聪明,只要运用得当,所有人都会给你让路。不管别人是否心甘情愿,最终将迫于各种压力,而臣服于你。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,敢于做出任何出格的事,让我猜一猜,你所谓的说服老爷子,是利益交换?还是拿到了什么把柄威胁祖父妥协?”

    楚天阳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继续说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一定是用威胁的吧?以祖父的脾气,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的,所以我想,你说理拿到的把柄应该不小。但这又如何?至少现在,你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,全世界的人都站在你的对立面,你害了你自己的母亲,害了你的亲妹妹,最重要的是,你害了你自己。楚天阳,如果我是你,我现在就回去找老爷子认错,然后誓永远不会再犯。你是长房嫡孙,你的分量举足轻重,祖父会给你机会的。”至少在大房生出第二个嫡子之前,楚家必得保证楚天阳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。”最后,楚天阳笑了笑:“是我太过自以为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,楚域回来了,他满身是水,显然是匆忙赶回来的。

    一进门看见楚天阳,男人上前一步,抓着他的衣领把人提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楚阳娿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就看见楚天阳被直直地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,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楚天阳摔在雨幕中,好不狼狈。

    “四……四叔,咳咳!”被那么狠狠地砸在地上,楚天阳不仅摔的全身都疼,嗓子里还呛了水,试了好几次,都没有爬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林生撑着伞把人扶起来,说:“大少爷,老爷子请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颤巍巍站了一会,终于转身离开了璎珞轩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挑被唾弃的落水狗,现在所有人都厌恶他,都像看垃圾一样地看他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不得不承认,或许某种程度上他错了,他算计来算计去,多算了厉害,少算了人心,输得一败涂地,不冤枉。

    楚天阳被送走之后,楚域才将目光转向楚阳娿:“你好大的胆子,什么事该管,什么事不该插手,你自己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爹爹。”知道父亲生气了,楚阳娿哪里敢狡辩,直接认错还怕认得慢了。

    楚域想说什么,终究忍了忍,闷声说一句:“家门不幸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您衣服都湿透了,快去换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域皱着眉,半晌才说:“我换了衣服就去老爷子处,你乖乖在屋里睡觉,哪里也不准去,也不准让人进来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爹爹。”楚阳娿严肃地点头。

    楚域叹了口气,这才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楚阳娿被嬷嬷监视着,早早上了床。

    然而她实在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总是在想老爷子会怎么处置,楚天阳会如何,父亲又要做什么,大伯到底知不知道楚天阳的事,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解决,以后楚天阳该如何在安国府自处。而他们,又该如何看待这个一向让楚家人引以为豪的长房嫡长孙,尤其,要是大房再无嫡子的话。

    嬷嬷瞧她纠结得实在睡不着,干脆把清水拉来让她陪楚阳娿说话。

    “清水丫嘴巴伶俐,一向会讲古,前儿听她说什么十八坑的老妖怪,有趣的很,让她说给姐儿听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听故事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听故事,那就让她唱戏吧,这丫头也会唱戏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,我那不过是听了一耳朵,随便捡了两句,哪里会唱戏,您就不要取笑我了。”会唱戏可不是个十分光荣的长处,清风心里即便很是喜欢,也不愿意被人提及。

    楚阳娿想了想这大半夜咿咿呀呀听人唱戏,怎么感觉有点渗人。

    她砸了砸嘴,说:“算了,还是讲故事吧,说你那个十八坑的妖怪。”

    “姐儿爱听,我就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拍拍床,让她上床来。

    清水脱了鞋子,爬上床用被子盖着脚,清雨见状,也跟着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丁嬷嬷拉了个凳子坐到床前,一边转麻绳一边听她们说话。

    清水清了清嗓子,开始讲起来:“话说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书生,这书生生的丑,长了一脸的坑。他觉得不好意思,就藏在屋子里不愿意见人。有一天,以只妖怪上了门,跟他说‘书生书生,你长得这么丑,不是你的错,你这么才高八斗,分明该天下闻名光宗耀祖才对,就这么把自己埋没了,实在可惜。

    可惜那书生实在自卑,就说:‘我相貌如此丑陋,如何能光宗耀祖呢?不过让人耻笑罢了’

    那妖怪告诉他:‘小人正是因为知道书生的难处,这不是千里迢迢,来给您排忧解难了么?正巧了,我这里有一味药药丸,服用之后,保证您改头换面,变成美男子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