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74 章

第 7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阳娿的诗会请来了不少京中贵女。

    为了办好此次诗会,她可是花了不少心思。雕兰园连着禾风亭,一路上花团锦簇。

    表姐宁安早早过来帮忙,帮她接待前来安国府的贵女。

    对此楚重阳十分不满:“到底谁才姓楚?姓宁的都跑来当家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楚重阳的确姓楚,可所有人都知道,不管你要办什么事儿,只要想办砸了,让楚重阳搅合进来却对有保证。

    楚阳娿安排人负责招待,王心怡甚至钱昔灵都有安排,唯独楚重阳,一早被三令五申不准惹事,甚至若有必要,会禁止她出现。

    楚燕阳心里明白楚阳娿的意思,她自己被安排了接待英国府的女孩的差事,原本对着楚重阳优越感满满。但当着楚重阳的面儿,还是习惯性地挑楚阳娿的不是:“有什么办法呢?谁让人家手中有权。再说了,咱们成日姐姐妹妹地叫着,说不定在人家心中,还比不得宁家人亲近。”她丝毫忘了自己要做什么,也从来都是瞒着楚重阳的。

    楚重阳瘪了瘪嘴,回头恨恨瞪了一眼跟前跟后的老嬷子。这是楚阳娿派来的人,美其名曰伺候她,实际上是看着她,要是她当着前来赴会的贵女们说错一句话,就把她弄走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几日母亲跟着父亲斗气回了娘家,顾不上她,她早就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楚燕阳看她一眼,心中不屑,你自己在外家呆的好好的,听见楚阳娿要办诗会,一个人颠儿颠儿地跑了回来,没人搭理你,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瞧见薛家姐姐已经来了。十妹妹,我先过去了。”楚燕阳优越感十足地笑了笑,准备走。

    楚重阳却跟了上去:“哎,我给你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燕阳立刻停了下来,她可不想让楚重阳害得她把事情搞砸。“我这顾不上你,你自己玩去吧,别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八姐姐,反正我闲着没事,英国府我都没有去过呢,不知道薛家姐姐妹妹怎么样,我也想跟她们结交一下呀。”楚重阳一如既往地不会看人脸色。

    楚燕阳深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对楚重阳那么好,让她一有事就来找自己,现在被黏上了,真是撕都撕不掉。

    眼看薛家姐妹们都来了,她烦躁地推了楚重阳一把,说:“别烦我,好好回自己院子待着。”

    楚重阳被楚燕阳推一下,也不生气,只当楚燕阳同她闹着玩,也回手推了楚燕阳一把,嘴里还笑嘻嘻地说:“八姐姐,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嘛……”

    楚重阳的力气可比楚燕阳大多了,楚燕阳被推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推什么推,你有病呀!”楚燕阳一甩手,呵斥一句:“嬷嬷,你在这拦着她,不管她去哪儿,不准她跟着我。”楚燕阳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被拉了脸呵斥一顿,楚重阳这才明白楚燕阳是生气了,她莫名其妙地看着楚燕阳的背影,很是迷惑。

    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,她为什么要生气?

    楚燕阳甩了楚重阳,一转头立刻满脸堆笑迎上薛家女孩。

    “薛姐姐,你们来啦?”

    “燕阳妹妹。”女孩一笑,问她:“官儿呢?”

    “十二妹妹跟宁家表姐在说话呢。”楚燕阳说着,带了薛家女孩去找楚阳娿。

    楚阳娿正在跟宁安表姐咬耳朵,她们一来,便听见打趣她:“官儿妹妹,你请我们来,说的是办诗会,可你瞧瞧,这哪里是诗会,你这开的事百果宴吧?”

    此时虽已过了最热的时候,但气温还是很高。楚阳娿便用了冰盆,将各种水果冰起来放到各个角落。女孩子们不管在哪里,随手就能抓到。

    楚阳娿被打趣,干脆笑着承认:“说是诗会,不过是找个借口跟姐姐妹妹聚一聚。你们是才女,会作诗的作诗,会弹琴的弹琴。我呢,当个观众,给你们鼓掌好了。尽兴之余嘛,自然要上了好吃的犒劳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说的比唱的好听。整个京城谁不晓得,说起诗文,有谁能比你家妹妹,我们这些,不过是你叫来的陪衬罢了。瞧你这嬉皮笑脸的,当真对自己妹妹一片苦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哎哟,明白了吧?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们口中说的妹妹,自然是指楚素阳。在诗文上面,楚素阳的才气是公认了的。不过楚素阳一向低调,她的诗文,只有经过了缪先生的点头,方才会流出一二。毕竟她是女儿身,这些事上必得十分谨慎才行。也是如此,在参加京中贵女们举办的诗会之时,她一向不会提笔写诗,虽有自持身价之嫌,却也不会抢了其他女孩的风头。因此不服气她的有,对她有好感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薛家女孩从前跟楚家接触较少,但因与宁家有姻亲,所以跟楚阳娿还算熟悉。后来楚丹阳嫁入英国府,两家的关系才更近了。薛家女孩跟楚家女孩也成了亲戚,薛舒晴是楚丹阳最小的小姑子,年纪比楚阳娿大不了多少,人也十分爽朗,十分喜欢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表姐,你就别打趣她了。官儿的性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谁说她什么呀,她都认,硬是一点脾气都没有,你们偏偏还喜欢欺负她。”楚阳娿的表姐宁安,薛舒晴恰好也是表亲。

    薛舒晴嘻嘻一笑:“都是表姐妹,你就这么护着她,真是让我好吃味呀。”

    “哼,谁让你是我表姐,她是我表妹呢。行了,官儿说刚画了一幅画,要给我们瞧瞧呢,快来吧。”

    薛舒晴这才拉着宁安的手,逼着楚阳娿赶紧去拿画。

    清风得了吩咐,去璎珞轩小书房取画,走到半路上,碰见鬼鬼祟祟的楚重阳。

    楚重阳看见她,眼睛一亮,正要跑过来,清风新被吓了一跳,赶紧装作没看见,风一样地绕路跑了。

    找不到一个小伙伴,楚重阳颓丧地站在原地,看着清风远去的背影,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她今天其实有点激动,家里来了这么多人,她早上就想好了,要抓些虫子吓唬她们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想法需要一个小伙伴来跟她一起完成才有意思。她本来想找楚燕阳的,但楚燕阳显然不打算加入自己。所以她退而求其次,想要让清风去找楚素阳,说服楚素阳扮鬼去吓人。

    先不说有没有人敢跟她一起惹事,就是楚素阳,楚重阳现在丝毫不记得自己把楚素阳害得挨了一顿毒打的事情,还以为自己这么有意思的提议,会立刻得到认同。

    清风跑不见了,她很不高兴,又不想去找楚素阳了,于是一掉头,又去找楚琴阳。

    今天楚阳娿办诗会,楚琴阳推脱身体不适,不参加,这会正在屋子里连门也不出。正是一个陪她捉弄人的好人选。

    不过楚重阳忘了楚琴阳早就从东苑搬出来住进了静水堂,所以她直接跑去东苑找她了。

    东苑里王氏正在跟嫂子说话,关于楚琴阳的亲事,王氏现在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之前的打算说了,刘氏不太赞同。

    “薛家是好,但大姐儿已经嫁进了英国府,再让琴阳嫁过去,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楚家出了这么多事,王氏的父母很担心,专门派了刘氏来看看。正好王氏为楚琴阳的亲事焦头烂额,又找不到人商量,见了刘氏,赶紧把自己的心事说了。

    王氏心里有苦,一说起楚琴阳,就气的想哭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,她也只能埋在心里,只能捡轻巧的说。

    “嫂子的顾虑,我哪里不明白。只是琴丫头她……哎!那死丫头倔强得很,说哪家哪家她都不同意。我这不才没办法了,这偌大的京城,数来数去就这么些人家,年纪正好的哥儿,也就那么几个。这不才算来算去,又说回薛家了,可恼她还是不愿意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呢?”刘氏惊讶:“方才我去瞧过她了,那孩子听话的很,比从前和乖巧多了,怎么会不同意?难不成有自己的主意?”

    现在是听话了,可也晚了呀!

    王氏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她抓着刘氏的手,道:“嫂子,我就跟你直说了吧,这丫头要把我给气死了,先前说哪户人家她都不愿意。现在好了,她是愿意了,可媒人来回了话,说原本有意的那些人家,现在人家哥儿已经定下了,琴阳她……哎!”

    先前安国府又是着火又是疯的,外头可都瞧着呢。

    刚开始媒人来给她回话,差点把王氏吓出个好歹,以为楚琴阳跟楚天阳的事情被人给知道了,这才接二连三都被反悔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