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75 章

第 75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梦姨娘断了腿,又回了流溪阁,成日卧病在床不能动弹。楚佩阳惹了事,怕被责罚,乖巧得很。楚重阳受了伤,也终于消停了,连从娘家回来的牟氏,也忙着跟丈夫斗气,顾不上找别人的麻烦。安国府内,少有的安稳起来。

    王氏那里,有了娘家的帮忙,不到两个月就为楚琴阳相看好了人家。对方是一个六品小官,好在本人上进,家庭简单,而且祖上留下不少家资,虽说身份配不上安国府嫡女的身份,但要

    真计较起来,却是个十分不错的结婚对象。在楚阳娿没有定下云起之前,,那人的条件,简直就是她的理想型。

    由于楚阳娿的定亲日子是早就有数的,楚琴阳又比楚阳娿大一些,便赶在年前,把事情订下了。对于这门亲事,楚琴阳如何作想,没有人知道,现在没有人再关心她的看法和想法。楚琴阳订了亲,王氏算是放心了一半,可订婚容易结婚难,尤其新婚之夜那一关,要过去了才算数。最后桂嬷嬷做了保证,楚琴阳成婚时自己会亲自跟去,直到确保楚琴阳安全度过新婚之夜再回来。王氏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把女儿的亲事定下之后,她才重新开始调派人手,加大力度寻找楚天阳。

    只是整个安国府,除了王氏之外,所有人都放弃了楚天阳,她的寻找其实十分无力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,楚天阳做出那种事,就算被她找回来,老爷子是否还会接受他。她唯一给自己的安慰就是,楚天阳是大房唯一的嫡子,而四房楚域既无嫡子也无庶子,就算老爷子心中不愿,也不得不接受楚天阳。

    抱着这个想法,王氏相信自己做的一切都能够挽回从前的错。可惜无论她怎么找,都没有楚天阳的音信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下子从人间蒸了一般,根本没有人得到一丝一毫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王氏越来越失望,越来越担心。然而时光不等人,不论她怎么心焦,秋去冬往,新的一年终究如期来临。

    楚阳娿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,一吃了早饭,就裹成一个粽子带着几个丫鬟往外跑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,楚域也不用去衙门,他少有地睡了个懒觉,刚起来就看见女儿王外跑,忙问她干什么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告诉他说:“我正要摘橘子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去摘桔子?这大冬天的哪儿来的橘子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晓得了吧,爹爹要不你也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反正你闲着没事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拉着楚域,一起去了上苑小山坡。

    上苑因一直空置着,就没有什么人去打理。楚阳娿不久前才现那里种了许多橘子树,因无人照管,已经乱七八糟长得很大了。树枝上还挂了许多半青不红的橘子。

    管事的说那橘子品种不好,结出来的果子又酸又苦,实在没办法入口。不过因为上苑空置,那些橘子树的果子虽不好吃,但树苗长得还挺好看的,于是就那么留着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了看,那些橘子长得的确没有别的橘子大,吃起来汁水倒是多,但真是又酸又苦,味道还很重。

    不过,楚阳娿却不相信这橘子当真这么难吃,她感觉是因为人家还没长熟呢。

    管事告诉她说那也没有办法,北方冬天冷的早,第一场霜打下来,橘子就被冻的往下掉了。

    要是想保温,也不是想不到办法,但上苑一直空着没人照管,所以这些橘子树,每年冬天一到果子就全部被冻掉了,也没有人上心。

    楚阳娿觉得可惜,便叫人找些没用的麦秆和茅草来,将它们扎成小捆把橘子树全部裹起来,算是保温,远远看去,就像一个一个的小房子。

    见楚阳娿上心,管事的也分了时间去照管。

    前不久他来璎珞轩回话,说橘子都熟了,问她准备怎么处置。

    楚阳娿算了算,那橘子树有好几十根,橘子结了不少呢。

    正好等到过年,摘回来讨个吉利。

    楚域被女儿拉了出去,果然看到橘子树上金晃晃挂了不少果子。

    管事的也领着十几个小厮,正忙着把麦秆和茅草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橘子在这一片惨淡的寒冬之中,显得格外红火可爱,楚域看的喜欢,也不由自主地摘了一个网口里送。

    “哟呵,味道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还不知道家里有橘子呢。

    楚域袖子一挽,一抱了楚阳娿,就要上树。好在一看树上那么长的刺,总算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只站在树下拿着剪子一个一个往下剪。

    楚域父女两个玩的开心,王氏那边却忙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过年了,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,除尘,摆案,各种各样的事情,必须在规定的时刻做好。

    她是当家主母,每一件事都要办的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往年也是这么过的,可以前她从来没有觉得累过,今天却累的让她烦躁。

    不就是这些事么?以前老太太在时,还会挑剔她,她心惊胆战生怕哪儿做的不好。那时候就算有生气就算有委屈,也没觉得这么累过。

    等看到牟氏带着几个儿子穿着新衣裳到处晃荡的时候,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累了。

    安国府,是她丈夫的安国府,也将会是她儿子的安国府。

    从前她觉得做什么都是高兴的,都觉得有力气,恨不得事无巨细,把所有的事情都揽进怀里。因为她知道,自己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她的丈夫为了她的儿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?大女儿嫁了,小女儿毁了,唯一的儿子不知所终,连丈夫也跟她离了心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辛苦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二房一家子闹腾的再厉害,大年三十这日也是欢欢喜喜的,三房尽管只有月氏和楚燕阳两人,但人家也和和睦睦母女情深。四房特殊一些,楚素阳跟楚佩阳一向是不得宠爱的,可楚阳娿

    父女两个高高兴兴跑去摘橘子去了。

    只有她,一个人忙里忙外,儿子女儿都不在身边,唯一还在家的楚琴阳,看见她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战战兢兢,而且她自己也不想看到她。

    这个新年,注定是她心中最为冷清的一个新年。

    王氏一边忙碌,一边为自己委屈。不过她不知道,除了她之外,还有一个人跟她一样心中伤感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佩阳。

    逢年过节,总是一家人团聚之时。以前爹爹不理她,但好歹还有母亲在。现在母亲被关起来了,她看着别人意见快快活活在一起,感觉全世界的孤单寂寞冷都向她袭来。

    对于救出母亲,她从未放弃过。楚佩阳百般衡量之后,又找到了楚素阳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有事跟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楚素阳正在看书,听见楚佩阳说话,抬头看了她一眼,没理她。

    楚佩阳走到她身边,将书从她手里抽出来,道:“姐姐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说,因为你注定会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要说什么?”楚佩阳对楚素阳事不关己的态度,很是不满。“那你说说,我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楚素阳摇摇头:“不管你说什么都是一样,你的目的不会达到,所以说了跟不说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没有区别?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?你问都不问就这么拒绝,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妹妹?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说,我听着。”楚素阳这才松了口。

    楚佩阳对她这态度很不满,不过想到自己要做的事,她还是没有跟她计较。

    “我想求祖父把母亲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说什么?”楚素阳问。

    “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沉默半晌,楚佩阳终于坦白说道:“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求老爷子。姐姐,你现在是缪先生的学生,你的名气这么大,老爷子对你一定很看重,只要我们一起求情,肯定能救母亲出来。”

    楚素阳依旧没有表示,只是看着她。

    楚佩阳咬了咬牙,说:“现在过年,你看,他们所有人都和和气气团团圆圆,只有我们,无人理睬,母亲也一个人被关在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去,你就自己去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,楚素阳这么说。

    楚佩阳嚯地站起来,怒道:“楚素阳,我知道你生气母亲打你,可她到底是我们的母亲,你要记多久?到什么时候,你才能原谅她?”

    “母亲?不要说错了,我没有母亲,那是你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真的算起来,她可能连你的母亲也不是。我跟你被她生下来,一开始就是错的。妹妹你心里应该清楚得很,不管是你也好,我也好,不过都是她攥取父亲心意的手段。只可惜她失败了,仅此而已。她那么厌恶我,不过是因为我的存在让她羞耻罢了,她怕因为我让父亲嫌弃她。我不觉得她像是一个母亲,她从未对我做过什么,我也无需自作多情趣味她做什么。所以妹妹,你想要为她做什么,是你的事,我无权置喙。但我要不要为她做什么,也是我的事,你同样无权置喙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