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87 章

第 8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阳娿正在吃饭,由于父亲跟弟弟都不在,所以她没在正厅,而是在花厅里,一个人摆了个小桌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刚吃没几口,清风跟清雨急急忙忙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,静水堂出事了,您快去瞧瞧吧!”

    静水堂?

    静水堂里住着王心怡跟楚素阳,两个都是很安静的人,能出什么事儿?

    楚阳娿没想太多,放下筷子,用清水漱了口才站起来。一到外面,现丁嬷嬷也急急忙忙过来了,瞧见楚阳娿往出走,赶紧来拦她:“姑娘,静水堂里出事儿了,您可去不得,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楚阳娿立刻猜测事态严重,她问嬷嬷:“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?大伯娘和二伯娘那边呢?去叫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丁嬷嬷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,清雨口直心快地插言:“大太太跟二太太都去了,一进门就给吓的昏了过去,那边乱成一团,无人主持大局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楚阳娿马上往静水堂赶。丁嬷嬷瞪了清雨一眼,还是迈着小步子追了上来:“姑娘,您快回去吧,那边儿乱的很呢,大太太跟二太太都被吓得昏了过去,您可千万别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会儿老爷子爹爹他们都在家,大伯娘跟二伯娘都昏过去了,三婶又是个胆小的,我总不能放着不管。”

    不顾丁嬷嬷的规劝,楚阳娿到了静水堂,琼嬷嬷和二管家都在,刚办事回来的大管家也被急急忙忙叫了过来,这会还一脑门子的汗,连衣裳都没来得及换。

    见了楚阳娿,琼嬷嬷也拦在了前头,跟她说:“姑娘,里头出事儿,血流了一屋子,您快回去,可不能被冲撞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小孩子,一听她这么说,肯定被吓到了。好在楚阳娿前世就是在医院常驻的,见过的血多了,根本不怕血。

    “大伯娘跟二伯娘呢?”楚阳娿没理她的话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二管家躬身回答:“大太太跟二太太一进门就被吓得昏了过去,老奴只好命人送她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请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请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这才回头,看向紧闭的房门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紧张的目光之下,她伸出手,把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入眼的景象,把楚阳娿也吓得连退两步,好在她稳了稳身形,总算没有也跟着昏过去。

    地上鲜血流了一地,楚重阳被绑在椅子上端端坐着,整个身体抖的筛糠一样。另一张椅子上,钱昔灵已经昏了过去,但鲜血依旧源源不断的从她脸上流了下来。楚阳娿心惊肉跳,照这样下去,这两人用不了多久把血流光,那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按捺住拔腿就跑的冲动,努力用最平静温和目光,看向端坐在中间,甚至还带着一点笑容的楚素阳。

    “十三妹妹,你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她怕自己刺激到她楚素阳,说话也轻言细语。注意到楚素阳手中再无凶器,她一边说话,一边慢慢朝楚素阳移动。

    楚素阳脸上没有再蒙着面纱,她就那样暴露着整张脸,唇边的笑意,因唇瓣的畸形而显得狰狞。

    她毫不隐瞒地回答楚阳娿的问题:“我把她们的嘴唇剪掉了,姐姐快请大夫来吧,要是血继续流下去,她们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时间搞不清楚她的状态,说她是疯子,她却也清醒理智的很,甚至知道提醒她早点吧大夫叫进来。说她没疯,她却剪掉了楚重阳跟钱昔灵的嘴唇,而这种事……怎么看都是心理变态的人才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楚阳娿努力地回忆了一下自己见过的精神病人,以及认识的精神科医生们对待病人的样子。最后却丧气地现,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他们跟楚素阳做对比。楚素阳太冷静了,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先让大夫来给楚重阳跟钱昔灵止血,这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楚阳娿招手,让甄先生进来。

    甄先生挎着药箱,小心翼翼地走到钱昔灵身边查看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没有任何人敢靠近,明明屋里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,但在所有人的心中,却一下子变成了女罗刹,深怕她突然一下就变身,然后将人拆吃入腹。

    “她们伤得太重了,最好是先挪到旁边屋子去。”

    甄先生小声地姑娘楚阳娿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琼嬷嬷跟二管家也战战兢兢地进来了,怕楚素阳突然受刺激疯,便不着痕迹地挡在楚阳娿前面。。

    “把她们抬出去治伤。”楚阳娿了话,管家总算叫进来几个人,把钱昔灵抬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重阳也被小心翼翼地从椅子上松绑了,她嘴里还堵着一团碎布,二管家将碎布取出来,却见她张大着嘴巴,似乎要叫,却像哑巴了一样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楚阳娿才看到她濡湿的下身,竟是血液混合着尿液,把裙子弄得脏成一团。

    楚阳娿实在受不了了,她忍着怒气,质问楚素阳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她们……你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楚素阳眼睛闪了一下,下意识地低了头不敢看楚阳娿,但她还是毫无愧疚地说:“十姐姐不是喜欢跟我开玩笑么?这样我以后也可以跟她开玩笑了。至于钱姐姐,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,她总是说人要互相体谅,所以我想,我们变成一样了,那才真的可以互相体谅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她扶着门框退了出来,得知管家已经派人去请老爷子回来,她点了点头,将静水堂服侍的人全部叫过来审问。

    丫鬟们一个个哭丧着脸,都说自己根本不清楚生了什么事儿。十三姑娘一向不喜欢人近身,她不叫人,伺候的丫鬟也不会没事儿往跟前凑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最先现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奴婢。”一个青衣丫头颤着声儿说:“奴婢在外头洒水,听见姑娘开门,说让我去请大夫或者找些止血的药来。奴……奴婢以为是姑娘身子不舒服了没多想,然后,然后不小心往屋里瞧了一眼,就瞧见一地的血……”

    她当即被吓得尖叫一声,这一声引来了其他丫鬟和嬷嬷,于是静水堂当场就乱了。

    楚素阳坐在屋子里一动不动,也不说什么。王氏跟牟氏很快被请了过来,王氏见了血,当场吓晕过去,牟氏是瞧见了女儿的模样,也被吓晕了。主子一倒下,下人们就更不晓得如何是好了。他们想进去把钱昔灵跟楚重阳给拉出来,可楚素阳就在两人跟前,她们怕他们进去刺激了楚素阳,让她一激动,直接了结楚重阳跟钱昔灵的小命。

    楚阳娿知道了前因后果,后背忍不住凉。她一直觉得楚素阳挺好的,可看她这么冷静地对楚重阳跟钱昔灵做出那种事,觉得事情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“这里安排人手,看着十三妹妹,别让她乱跑。”楚阳娿深吸一口气,吩咐完二管家,又说:“我去瞧瞧十姐姐跟钱姐姐怎样了,要是祖父跟爹爹回来,立刻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去看了楚重阳跟钱昔灵,甄先生告诉她说,她们两人的上嘴唇都被剪掉了,其他地方并未受到伤害。只是,受到的惊吓太大,以后少不了要出问题。

    楚阳娿头疼,又去东苑看大伯娘跟二伯娘。刚走到半路上,就看到牟氏嚎啕大哭着走了过来。一看见楚阳娿,便一把抓住她的手,哀嚎道:“十二姑娘,姑娘呀,你可要替你十姐姐做主呀,她好惨呀!”

    牟氏力气很大,差点连她的衣服都给拽下去。丁嬷嬷好不容易把人扯开,说道:“太太快别哭了,十姑娘已经被抬出来了,这会人已经清醒过来,您快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牟氏这才站起来,跌跌撞撞看女儿去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到了东苑,王氏已经醒了,因为惊吓太过,这时候一脸煞白。看见楚阳娿来,竟然被吓了一跳,待反应过来来的是楚阳娿儿不是楚素阳,这才拍着胸脯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官儿,你怎么过来了?静水堂出事了,我正要过去呢,顾不上你,你找你琴姐姐去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摇摇头:“我不是来找姐姐玩的,我刚从静水堂过来,十姐姐跟钱姐姐已经被抬出来了。素阳妹妹还在屋子里,我让人看着,现场的东西也没让人动。伯娘,这事儿该怎么办?等祖父回来,素阳妹妹会被怎么处置?还有钱姐姐跟十姐姐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素阳到底什么疯?怎么就做出这种事了呢!”王氏没好气地说:“也怪楚重阳,一点没有教养,成日只知道欺负楚素阳,这下好了,一辈子都毁了。”

    王氏总算找到了话头,喋喋不休地把尹家如何上门试探,如何见面,又如何被楚重阳毁了亲事的事儿说了。又道:“都说十丫头大大咧咧是不知知好歹,她哪是不知好歹?分明是欺软怕硬。说她不规矩,可瞧瞧这屋里,这么多丫头,她怎么不敢招惹你跟琴阳佩阳几个,成日逮着素丫头,钱丫头和燕丫头欺负,这下好了,终于有个忍不住的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这种事,王氏一是惊惧于楚素阳的狠毒手段,二也是厌恶楚重阳没教养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楚阳娿这才想起来,自从她一砚台砸伤了楚重阳的手之后,楚重阳的确不怎么敢招惹自己了。表面上看是个熊孩子,实际上谁得罪的起谁不能得罪,楚重阳心里门儿清。

    正是个记打不记吃的性子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这事儿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该怎么办?等老爷子回来亲自落把,我是管不了了。”王氏累极,反正这事儿跟大房没什么关系,孩子的事不是小事,她还是不要参与过多的好。

    楚阳娿知道她的意思了,她就像,以王氏本人,断然不会见了血就被吓昏过去,原来是不想插手了。不过想来也是有道理,为了楚重阳的事,她已经收了不少气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地等着,等到下午,老爷子终于才回来。

    楚山栎也是一回来就直奔静水堂,待看到满地的鲜血与两个重伤的女孩,也惊得愣了好半晌。最后,他狠狠地瞪着安静得好似什么都没有生的楚素阳,好一会,终于开口说了两个字:“杖毙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