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89 章

第 89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雍王被立为太子,肃王登基无望,义郡王府再没有什么顾忌了。如今瞧着皇帝就要驾崩,萧庄明又成了那个模样,义郡王和义郡王妃都动了心思,急着让楚佩阳早日嫁过去,也好早点生个重孙子。

    楚佩阳得到这个消息,当机立断去向新太子求救,然而太子刚刚入主东宫,怎么可能一上来就得罪宗室?而且楚佩阳的婚事乃是皇帝钦赐,他这个新太子刚上任,连屁股都还没坐热,哪里敢去忤逆皇帝的意思。再说楚佩阳到底不是他什么重要的人物,所以最终,楚佩阳进了东宫,却连太子都没有见着,只有太子妃安慰几句,就把她送回来了。

    回来之后,楚佩阳愣愣地坐在屋子里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命运不公,如果真的要让她嫁给萧庄明,她宁愿去死。

    丫鬟忠心耿耿,背着楚佩阳来求楚阳娿,楚阳娿一向不管闲事,根本不让进门。有人提醒她去找楚熠阳,楚熠阳能帮楚素阳说情,必定也会帮楚佩阳一把。只不过楚熠阳的院子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,丫鬟根本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眼看着义郡王府的聘礼络绎不绝地抬进了安国府,所有人都以为此事已经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梦姨娘成日在萧氏跟前传播婚事进展,本就有些疯癫的萧氏受到刺激,趁着夜色,居然爬出通风口,从流溪阁的楼顶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是大半夜的,看守的人睡得死,让她从流溪阁一直爬到了璎珞轩,才被人现。

    萧氏摔断了推,身上到处都是血,披头散的,穿着一身白衣,简直跟个鬼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婆子被吓得差点昏过去,大半夜一声惊叫,所有人都被吓醒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穿了衣裳,出门去看,丁嬷嬷拦着她,不想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当即冷了脸:“嬷嬷,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那萧氏满身是血,吓人的很,您瞧见了可别吓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嬷嬷,您是瞧着我长大的,觉得我胆子有那么小,还是我做什么都要按照你的意思来?”

    楚阳娿对身边的人一向宽容,但是最近也不晓得怎么了,她现丁嬷嬷还是将她当小孩子养,这也不让她去看,那也不让她去听。

    实际上别人家的娇小姐还真是那样的,不过楚阳娿却很不喜欢她这种给自己当家长的感觉。

    丁嬷嬷见她冷了脸,却还想劝她。楚阳娿冷声道:“嬷嬷胆小,就在屋子里待着吧,别跟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带着清风就走了。

    中正堂内,萧氏整个人趴跪在地上,颤抖着身子求楚域。

    “夫……夫君,听说义郡王府要,要催婚,夫君,那萧庄明是千万嫁不得的呀。”

    楚域噙着笑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萧氏满脸泪水,哭着道:“我……我知道夫君不,不喜欢我,可佩儿,佩儿她,她是无辜的,求你,求你不要把她嫁给义郡王府。”

    萧氏从小到大,还没有这么低声下气地求过人,她是真的后悔了。

    楚域抻了抻衣袖上的皱褶,说:“安国府,不可能跟义郡王府结亲,这一点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萧氏惊喜。

    楚阳娿刚到,也听到了他的话,心里一动,将清风谴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清风离开之后,楚阳娿才往窗户那里看了一眼,楚佩阳显然比萧氏还要惊喜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她看到父亲站了起来,缓步走到萧氏跟前,他弯了腰,慢慢地伸出手,一下卡住了萧氏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捏着她的下巴,将萧氏整个上半身提了起来,然后,用寒冰一般冷酷的声音说道:“你的那个野/种,想带着我楚家的嫁妆,从安国府出嫁?做梦!”

    萧氏一脸呆滞,像是根本不明白男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野……野/种?”

    “呵!我留着你们的性命,不过是想逼出你那奸夫,只可惜,那孬种显然不会顾及你们了。所以,留着你们也没用了,皇帝一死,你跟你那一对贱/种就去陪葬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脑子轰一声,半晌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爹爹说双胞胎是野/种,她们不是楚家的孩子?

    难怪,难怪他对她们的态度那么冷淡,甚至说是厌恶。难怪,难怪楚重阳那么捣蛋欺负楚素阳,老爷子和父亲都不会处罚楚重阳。因为楚重阳再调皮也姓楚,楚素阳却是楚家的污点。

    楚阳娿脑子里混乱成一团,可是,可是她们真的不是爹爹的孩子?楚佩阳到还看不出来,但楚素阳那眉目,真的是楚家的型号呀!

    萧氏比她还要震惊,震惊于楚域说会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她一把抱住楚域的双腿,哭道:“夫君,夫君在说什么?佩阳跟素阳,她们,她们是楚家的孩子,是您的亲生女儿呀!她们怎么会是野/种,你一定是搞错了,一定是有人在你面前污蔑我。是谁,是谁?是梦姨娘?还是宁氏那个贱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萧氏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楚域一巴掌扇的鼻血喷溅。

    “我妻子的名字,是你能叫的?”

    “我才是你的妻子,是我!”萧氏尖叫起来:“我们成婚了,我才是楚家四太太,我才是你的妻子,我为你生下一对双生女,她们是咱们的嫡女,她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嫡女,只有官儿一个。”楚域直起身来,穿着长靴的右脚踩踩萧氏的脸上,居高临下地说:“我的妻子姓宁,从来就没有变过。至于你跟你的两个野/种,就等着曝尸荒野吧。放心,抛尸之前,我会撕下你们的脸皮送给咱们尊贵的刘妃娘娘,呵!至于我的妻子,她很快就会回来,我们一家很快就会团聚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氏尖叫着堵住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不听,我才是你妻子,我才是你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楚阳娿听见一声轻响,窗户开了个缝。

    楚阳娿悄悄走了出去,看见窗外蹲着的楚佩阳,她整个人瘫成一团,好似要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这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吧。可是楚阳娿一点都不想安慰她,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安慰的立场。

    看见清风站在走廊外面等她,楚阳娿上前,吩咐道:“清风,送十四妹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清风是背着楚佩阳走的。楚阳娿回到自己屋子,却怎么也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爹爹的话太让人震惊了,楚素阳跟楚佩阳不是爹爹的孩子?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楚阳娿在屋里走来走去,死命地回想着,自己穿过来,到母亲被逼走,到萧氏进门,到双胞胎降生,一切的一切,在脑海里一一呈现。

    萧氏进门,没过多久爹爹就去了漠北,但是萧氏对父亲的爱慕是众所周知的,否则也不会连公主身份都舍弃,以乡君身份嫁入楚家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没有亲子鉴定,楚素阳跟楚佩阳的真实出身根本没有切实的证据。

    楚阳娿换了个思路,站在爹爹的立场去想。

    自己有家有室,女儿刚刚降生,公主铁了心下嫁,逼走了自己的妻子。这让任何一个男人,对公主都只会有恨。

    而且,萧氏是成婚七个月之后生的双胞胎,这样一来,就让人忍不住多想了。尤其加上之前的事,恩就对公主铁了心下嫁的愿意吃怀疑态度的爹爹能想到的只有一样,那就是公主*怀孕舍不得堕胎,这才急着找下家下嫁。

    楚阳娿知道,双胞胎大都会早产,光这一件事并不能说明什么,可是加上萧氏急于下嫁的决心,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也许,楚素阳跟楚佩阳的确是爹爹的孩子。只是,当一个人厌恶另一个人的时候,他只会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对方的一切行为。

    不管萧氏做什么,楚域只会以最大的恶意去看待她,所以她做的一切都是错的,她身上所有的一切,都是污点。

    楚阳娿想到楚素阳的容貌,暗道,真是命运弄人。要是模样完好的是楚素阳,那么结果肯定有所不同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