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90 章

第 9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佩阳失踪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听到这个消息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父亲的话楚佩阳是听见了的,她想她这是在自救。

    频英阁的下人去清规园求老爷子派人去找,结果老爷子一声令下,将所有在频英阁伺候的丫鬟仆人全部处死,罪名是没有伺候好主子。而楚佩阳,被统一口径放话,乃是暴病而亡。

    义郡王府哪里肯相信楚佩阳死了?他们坚决认为楚家是不愿意让女儿出嫁。于是捧着赐婚圣旨,一群人浩浩荡荡守在门口要说法。

    楚家说楚佩阳死了没人出嫁,也行,他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但是他们要开棺验尸。

    安国府当然交不出尸体,义郡王府更加确信他们做贼心虚,竟然放话说,媳妇眼看要进门了,这个档口死去了,那也是义郡王府的人,就是娶一尊棺材,也是要把人娶进门的。

    楚家焦头烂额,熟料义郡王府闹着闹着,竟然又扯上了楚阳娿。

    楚佩阳是人没了,可两家的亲事是皇帝下的圣旨赐婚的,要是楚家不让楚佩阳楚家,连个尸体也交不出来,是不是抗旨不尊?想要赎罪,那也行,就让楚阳娿替妹出嫁吧,反正都是一家子。

    自雍王进驻东宫之后,义郡王府心头大石落地,就再没有顾忌了,行事越无法无天起来。

    没了楚佩阳,楚家现在还剩两个嫡女不曾婚配,一个是楚阳娿,一个毁了脸的楚重阳。

    楚重阳被毁容不说,还是个庶子嫡女,义郡王府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的。显而易见,义郡王府硬是憋着一口气,要楚阳娿进门,反正他们最开始看上的就是楚阳娿。

    为了逼迫楚家就范,义郡王府豁出力气在外面败坏楚阳娿的名声,全然不要一点脸面不讲一点道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家就是有千万种方法还击,人家脸皮厚,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要说义郡王府也不是没有女孩子,可在他们眼中,自己家的女孩的名声,可没有嫡长孙的媳妇来的重要。

    不怕横的就怕愣的,楚家上下硬是被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安国府头一回这么巴望皇帝赶紧死,死了好打义郡王府那群无赖。

    云家也备受牵连,义郡王府找了好些人,去云家闹事要让云家退婚。云瑨老爷子一生气,干脆上了安国府来,跟楚家商量把楚阳娿跟云起的婚事提前。

    “一来这义郡王府咄咄逼人,二来么,也是我自己的私心。”云家老爷子说:“皇帝的身子咱们也知道,太医院下了好几回病危令,可这来来回回也折腾了不少年了,下面太医换了好几拨,皇上还吊着一口气咽不下去。若此次当真……那还好,可要是眼瞧着等个两三年突然就升天了,那时候孩子们又得再耽搁三年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话没说完,这被立为太子的不是肃王不是六皇子,而是不上不下的雍王殿下。雍王权小势微,谁晓得皇帝一死,肃王与六皇子不死心,会闹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抱着各自的心思,两家一合计,当真就把楚阳娿的婚事提前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提前,可不像楚琴阳跟王心怡只提前了一年,她是整整提前了三年。

    楚阳娿听到消息时,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

    她是做好了十八岁结婚的准备,但是现在太小了好么?她才十五岁,还差几个月呢。

    楚域也不想让女儿这么早就出嫁,但是他有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云家不曾支持任何一位皇子,楚家在其中,却牵连太深,现在肃王没有得偿所愿,必不会善罢甘休。安国府已经对肃王表了忠心,只怕为了达成目的,他会在你的婚事上面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须知支持肃王的,都是宗室,肃王派的世家力量薄弱。如果肃王想要得到皇位,就必须除掉太子,再消灭六皇子一派。

    现如今三方都按兵不动,反而说明大家都在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肃王的背后力量已经因雍王获得太子之位而削弱,如此一来,作为支持自己的唯二世家之一的楚家,就要被竭尽所能地利用。

    楚重阳已经失去了价值,没有成亲的楚阳娿,可就成了安国府唯一的嫡女。

    楚阳娿明白了厉害之处,当然不能再说什么。好在就算结婚了,她也不用去文山,上头又没有婆婆管着,什么时候想回家相见父亲和弟弟,都容易的很。

    婚期被重新拟定,一切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的嫁妆早就准备好的,加上这些日子安国府已经办了好几场喜事,再加一场,居然也得心应手了。

    失了踪的楚佩阳,没有人再提起。刘妃听闻安国府又要办喜事,到跑去皇帝跟前哭了一场。可惜楚家对外宣称楚佩阳暴病而亡,而她的年纪才十四岁,没有成年,不能入祖坟不能睡棺材,就更加不会有丧礼和孝期了。

    经过两个月的准备,楚阳娿的婚期正式来临。

    从天还没亮就被嬷嬷从床上挖起来之后,楚阳娿基本上脑子里就成了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楚阳娿以为最先要洗头化妆穿喜服,结果丁嬷嬷拿了她母亲曾经穿过的一件衣服给她。之后洗了脸刷了牙,出来要拜床神,床神拜完拜送子娘娘,之后还要拜灶神。嬷嬷怎么说她就怎么做,虽然心里不明白,自己成婚,跟灶王爷到底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拜完了一圈非人类,楚阳娿终于回了自己屋子里,这时候老姑娘1和小姑娘2已经来了,她们要给她吩咐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这一天都没有见到父亲跟弟弟,吃饭也在房间里,跟陪坐的女眷们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天黑,不过这天晚上,按道理作为新娘子的楚阳娿是不能睡觉的。

    璎珞轩里大红灯笼高高挂,一片的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楚阳娿被众多女眷陪着一起坐在闺房内,远远听见中苑那边传来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,还有璎珞轩外隐隐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亲眷们围着桌子,一边吃点心一边说笑,楚阳娿累了一天,哈欠连天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朱氏见状,小声跟她说:“官姐儿,你赶紧去睡一会吧,明天还有得累呢,等全福老人来了,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实在坚持不住了,知道自己睡不到一会,便往床上一倒,想要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床上,她反而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今夜一过,自己就要穿着喜服嫁到别人家了,两辈子没有过的生活经验,让她不紧张都难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年纪太小了,要是云起他那啥……她可不想年纪小小就生孩子。所以说,到时候还要跟他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又想到到了云家,那一大家子人,她要是应付不过来,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正当她闭着眼睛胡思乱想的时候,外面一阵喧哗,突然,楚阳娿的房门被猛地一推,一个人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楚重阳,跟楚素阳一样,不得不时时刻刻蒙着面纱。很难得的,这一块面纱好像蒙着的不是她的半张脸,而是她的一半性格。自从挂上面纱之后,楚重阳再没有惹过事了。好长时间,楚阳娿几乎已经忘了这个人。因此,当她破开房门冲进来时,楚阳娿还反映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这一下,楚重阳已经冲到她的面前。她抓着楚阳娿说:“十二妹妹,他们把你的嫁妆全部收拾好了,等着天一亮就要往云府送。可是你的嫁妆应该分我一半才对,怎么可以全部都收拾了去?十二妹妹,你快去告诉他们,把嫁妆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莫名其妙,“我的嫁妆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跟我有关系!”楚重阳尖声道:“义郡王府千方百计想要娶你,就是为了你的嫁妆。我替你嫁去义郡王府,当然要带着嫁妆一起过去,要不然,我会被他们打死的。”

    两年前,义郡王府出了一件大事,世子妃买凶杀人,想要害死自己的丈夫,结果反而被世子杀死。世子妃死了,可世子却无论如何找不到世子妃想要谋害自己的证据。

    世子妃的娘家当然不答应,硬是大吵大闹闹了宗人府。不管这事儿谁对谁错,反正一场官司闹下来,义郡王府出了大血,不仅丢了不折手段圈来的大片土地,连很多私产,也不得不变卖了。

    要说恨世子妃的娘家人,可人家什么也没得到,那些资产被迅瓜分,义郡王府想搞回来都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义郡王府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,少不得一文钱都瞧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楚佩阳暴病而亡的消息一出,义郡王府头一个想法就是闹事要赔偿,可又一想,与其闹事,还不如把楚阳娿给娶过来。

    楚家众位姑娘里头,要说嫁妆,就只有楚阳娿最为丰厚了。

    她手上不仅有宁氏的嫁妆,还有楚家当年多赔的一份儿。除此之外,楚家还要出一份,而楚域这个亲爹,更是将四房的家产陪嫁了好大一块进去。连私兵都陪嫁上了,可想要养这些兵员,得为她准备多大的家业!

    义郡王府光是想一想都流口水,这才不顾礼仪廉耻地闹来闹去。哪知道没把云家闹得取消婚约,两家反而把亲事给提前了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义郡王府已经把必须跟楚家联姻,此乃皇上圣旨之类的话放出去了,楚家再没嫡女,就只有一个几乎注定要嫁不出去的楚重阳。

    楚阳娿成婚了,楚家只剩一个楚重阳,义郡王府是要也得要,不要也得要。

    得知自己将要嫁去义郡王府的楚重阳,对丈夫是什么样子一点感觉都没有。她头一件事,想到的就是楚阳娿的嫁妆。

    二房兄弟姐妹多,就说嫡出的,儿子都还有整整三个呢。家中大部分产业自然得留给儿子,因此楚重阳的嫁妆,除去公中分例之外,当真就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楚重阳再傻,也听人说了义郡王府是冲着楚家的嫁妆来的。自己替楚阳娿嫁去义郡王,当然就应该得到她的那一部分嫁妆。楚重阳的逻辑就是如此,所以现四房已经将楚阳娿的嫁妆整理好后,立刻坐不住了,顾不得被人阻拦,直接冲进了璎珞轩。

    楚阳娿沈着脸不说话,朱氏嗤笑一声,说:“这哪家的姑娘,见自家妹妹要出嫁了,跑来开玩笑的么?这笑话也说了,就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笑话,我都帮她嫁人了,凭什么不能分嫁妆?”楚重阳急得跳脚。

    “呵!我光听说过帮人说话的,还没听说过帮人成亲的呢。”屋里都是与楚阳娿,或者说嫡出大房和四房顶顶亲近的女眷,自然会帮着楚阳娿说话,她们豪不避讳地嘲笑楚重阳,楚重阳一生气,就拽住了楚阳娿的袖子。

    楚阳娿挣开被她拽着的衣袖,说:“十姐姐,今天家里人多,不要出来闹笑话。”

    她一个堂堂千金小姐,在妹妹结婚的时候跑到跟前来说自己是帮人家嫁人,传出去,不知道要怎么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楚家出了不少事,女孩子们的名声,本就不那么好听了,但对外面的人来说,到都是道听途说。今天这日子,楚重阳要是再闹一出的话,那可真是让后面的女孩子们没有出路了。

    楚重阳急的不行,还想跟她算账,好在这个时候,琼嬷嬷已经闻讯过来,硬生生让嬷嬷将楚重阳带走了。之后直到楚阳娿出门,都没有再见她出现。

    重阳被带走后,楚阳娿实在不想说话了,又趴回床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楚丹阳见她情绪低落,便设法帮她转移注意力,说起结婚的步奏。

    “别瞧着咱们在着坐着困倦,实际上咱们的妹婿,这会儿更加劳累呢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