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91 章

第 91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阳娿跟云起一前一后来到正堂,老爷子云瑨高坐中央,左边依次是大房太太何氏,大房长子云溪以及云溪的妻子小许氏。老爷子的右手边往下,是二老爷云培西和二太太大大许氏,以及二人的子媳云霄和小何氏。

    再下来,就是比云起辈分小的了,楚阳娿大概看了一眼就收回心神,专心给长辈行礼敬茶。

    “孙媳楚氏,给老爷子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恩,好。”老爷子捋着胡须欣慰点头:“起来吧,今后就是一家人,要把这里当成自己家,不必见外。”ooo

    “谢老爷子。”楚阳娿站起来,从丫鬟手中接过茶盏,给老爷子敬茶。

    老爷子接过茶杯,抿了一口,又赐了红包,这茶就算敬好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又是各位叔伯婶娘,云起规矩很好,一一行了礼,楚阳娿照做。

    到底是新媳妇进门头一天,上头又没有公公婆婆,老爷子都喝茶赐红包了,其他人也不好为难她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的茶就敬完,老爷子方才吩咐云起道:“如今你总算成家了,你父亲母亲在天之灵,一定十分欣慰。这里没有什么事,你就带你媳妇去给你爹娘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“是,祖父。”

    云起躬身行了礼,又带着楚阳娿去祠堂。

    云家的祖坟和祠堂都在文山,京城这边,也供奉牌位,但只供奉三代以内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现在的身份是媳妇,对着牌位,说几句爹娘安息的好话就足够。她本以为云起少年失怙,今日成婚,应该有许多话对父母说。谁知那人静静地站在屋内,竟然一言不等着她把话说完,就算了。

    好像当真是带着楚阳娿来认个牌位,至于牌位上面的人,根本连介绍一下的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楚阳娿没话找话,问:“云起,你没有什么话要跟爹娘说吗?”现在她进了门,管云起的爹娘,也要叫爹娘了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之后,云起摇摇头:“父亲和母亲早已安息,不必多做打扰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楚阳娿点点头,出了祠堂。

    从祠堂回来,正堂里早餐已经摆好了。不过男女分桌,楚阳娿跟云起分开,与何氏等人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云家早餐十分丰盛,众人一一落座,小何氏与小许氏分别站在两边,一直伺候大何氏和大许氏吃完饭,她们自己却连一口都没吃上,到婆婆放筷还饿着肚子。

    楚阳娿暗自庆幸,辛亏自己没婆婆,不然每天这样,得把自己折腾死。

    本以为等大家饭都吃完了,小许氏跟小何氏总算能坐下吃点剩菜剩饭了吧,结果大何氏手一挥,吩咐撤桌。

    楚阳娿面色不变,心却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大何氏跟大许氏,一看都不是好相处的,自己这个新媳妇进了门,上头又没有公公婆婆,等于在座媳妇中,只有自己一个人能上桌子,这肯定会让她们瞧不顺眼。

    果然,等桌子撤完,丫鬟们重新摆上糕点水果,大何氏与大许氏眼睛一瞟,便指挥媳妇朝楚阳娿难了。

    由于云何许三家的常年姻亲关系,使得云家的媳妇不是姓何就是姓许,掰起指头算,总是亲戚。但就算是亲戚,这姐妹之间妯娌之间,也难免有摩擦。比如自从二房闹出财产亏空一事之后,跟大房就更合不来了。尤其大何氏的媳妇是小许氏,大许氏的媳妇是小何氏,这妯娌两个一置气,就开始拼命折腾自己的媳妇,像今天这种两个媳妇都没饭吃的情况,还是轻的。不过,她们彼此之间再怎么合不来,一遇到楚阳娿这个彻彻底底的‘外来人’,也立刻统一立场一致对外了。

    小许氏在接到大何氏的示意之后,眼睛一红,一秒钟就掉了眼泪哭起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手里捏着一块玫瑰膏,也不吃,就仔仔细细地瞧,好似要从玫瑰膏里头瞧出一朵花儿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不高兴,自己这头一天当媳妇,这女人就给自己哭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小许氏哭得停不下来,大何氏跟大许氏都一脸平静不说话。

    小何氏偷偷朝楚阳娿瞟一眼,等着她说话。

    谁知楚阳娿端端正正坐着装傻,好似根本没有瞧见小许氏在哭。人家耳观鼻鼻观心,坐在那里,姿态还优美的很。

    眼瞧着小许氏哭得快没意思了,小何氏只好救场,她轻咳一声,然后一脸担心地问:“大嫂,你这是怎么了?人家新媳妇进门头一天,你可不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见有人救场了,小许氏赶紧借坡就下,转着眼珠子看向楚阳娿,说:“今儿见了弟妹,我不是太高兴了么,没有想到弟妹刚刚进门,却这样关心我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刚才一句话都没说,可没有关心她,她故意这么说,是在讽刺楚阳娿呢。

    战火终究是会烧到自己身上来的,楚阳娿也只能接招。

    她尴尬地瞧了小许氏一眼,说:“我瞧大嫂哭的厉害,以为是刚刚吃坏了肚子,当着两位伯娘的面,我就没好意思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许氏脸一红,差点破了功。

    从早上到现在,她跟小何氏一直服侍婆婆吃饭,自己别说吃东西,连口热茶都还没喝上呢,哪里就会吃坏了肚子,饿肚子倒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句话,连大何氏跟大许氏都牵连进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比起两个小的,两个大的功力可要高深多了,不管楚阳娿怎么说,人家脸色都没有变一下。

    婆婆没话,小许氏只好把戏唱下去,她叹口气,道:“今日见了七弟妹,我才晓得怎么教大家风范,瞧弟妹这一身的气度,哎哟,真是让人没的说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脸天真羞涩:“大嫂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也瞧着,咱们七弟妹,可真跟一般人家的淑女不一样,到底是安国府出来的,最是贤良不过,咱们七弟呀,以后有福了。”小何氏也紧跟着拍马屁。

    任凭她们怎么夸赞,楚阳娿只一味地装羞。她算是看出来了,小许氏跟小何氏,就是大何氏跟大许氏两个人手中的傀儡,背后的人还没出手,她还得悠着。

    小许氏跟小何氏两人你一句我一句,把楚阳娿夸了个天上有地下无,而后话风突然一转,对楚阳娿说:“七弟妹,你是安国府出来的,最是贤淑宽大不过,今儿呀,嫂子可有一件事要求你。”也不能楚阳娿说话,小许氏便自顾自地说:“昨天的事儿,你也听到了吧?我娘家那堂妹,对七弟一往情深,昨天云府大婚,她在家里没想头,一根绳子把自己挂房梁上了。哎,可好命救了下来,只是,这名声算是毁了,以后亲事也不好说,书儿自己呢,也是非七弟不嫁。弟妹你,瞧着就是能容人的,可怜可怜她,就给她个名分,让她进得门来,给你端茶倒水做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自己新婚第二天,居然要她给丈夫纳妾?当真是唱得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楚阳娿唇边噙笑,一言不。

    “嫂子晓得这事为难你,可我也是没办法。”小许氏忧愁道:“许家出了这样没脸的事,家里是容不得她了。弟妹你放心,等她进门之后,该是什么身份,就是什么身份,断然不会让你难为。咱们都是女人,你就可怜可怜她,给她一条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小许氏就看着她,等她说话。

    大许氏跟小何氏也在等她说话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,楚阳娿才才惊讶地问:“嫂子是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呵!不然还能有谁?”小许氏现她一副没听见自己说话的样子,很是不高兴。

    楚阳娿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刚才我没听清楚,劳烦嫂子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小许氏气的一脸通红,但这时候不好火,只能平缓着语气,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楚阳娿点点头,表示自己这回听懂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依旧无辜地眨着眼睛,讪笑着说:“我听是听懂了,但是我怕我理解错了,嫂子这么明理,又跟我一样是正室嫡妻。我怕我理解有误,所以还请嫂子再解释一遍,免得我理解错了,闹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,没有理解错。”小许氏僵着一张脸,说。

    楚阳娿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,道:“原来如此,那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的。大嫂家的妹妹虽然坏了名声,但嫁人么,总能嫁出去的。这世上只有娶不到老婆的光棍汉,可没有嫁不出去的丑八怪,只要是个女的,再是缺胳膊少腿儿都能嫁出去。大嫂放心,这个忙我帮定了,一定尽快给你家堂妹找个相公。”

    小何氏差点笑出来,这个七弟妹,胡搅蛮缠的功夫还真是了得。

    如果小许氏说是那个意思,她就把自己歪曲的话说出来。要是小许氏说不是那个意思,她肯定就会说小许氏话本身的意思。这下,小许氏怎么接话都陷入被动了。

    果然,小许氏脸色青,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家堂妹,对七弟云起情深意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呀!”楚阳娿高兴地点头:“许家与云家是姻亲,两家多有来往,乃是通家之好,算起来,也是一起长大的,情深意重实属正常。”说到这里,楚阳娿眼睛更亮了,她看着小许氏,一字一句地说:“不过比起年纪,大哥跟许家姑娘怕是认识的要久一些,所以大嫂的堂妹,想必对大哥更加情深意重。”

    许铭书比云起大三岁,云起幼时又走失过,所以按照相处时间,的确是跟云溪等人要早一些。

    不就是情深意重么,说的好像她不明白这几个字的含义似得。楚阳娿一脸欢心地说完话,小许氏已经暴怒了,她轰一下站起来,瞪着楚阳娿就像呵斥。

    大何氏总算沉了脸,制止她:“行了,闹来闹去像个什么话,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松一口气,第一回合,她算是赢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楚阳娿对大何氏与大许氏点了点头,说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,大伯娘二伯娘,官儿明天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大何氏跟大许氏半天没有点头的意思,楚阳娿笑笑,自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等她一走,小许氏就抱怨起来:“这个楚阳娿,伶牙俐齿,当真了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泥人儿也有三分土性呢,回门日子都还没到就急着逼人家纳妾,谁心里也不会高兴。”说话的事小何氏。

    刚才她虽然跟小许氏是一条战线,但背过楚阳娿,就泾渭分明了。

    闹出丑事的事许家,跟她何家可没关系。不过她倒也不敢多说,毕竟自己的婆婆姓许,小何氏只好捏着手绢,盯着面前的点心流口水,哎,真饿。

    “安国府嫡女,的确不容小觑,老七这回是寻了个好帮手了。”良久之后,大何氏沉吟:“老爷子到底按得什么心思,难不成真的准备让那奴生子当家?”

    “美得他!”小许氏不屑。

    大许氏跟小何氏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大何氏总算摆摆手:“行了,都回去吧,这几天规矩些,回门之前都别招惹她。既然是老爷子的意思,咱们也不能弄得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小许氏刚要点头说句好话,肚子就咕咕叫了一声,脸一下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何氏瞪她一眼,吓得小许氏差点跪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婆婆严厉的很,每次用饭都要她服侍,服侍完了还不一定轮得到自己吃饭。

    偏偏这样,她还要面子,见不得旁人说她严厉。有一回自己饿的狠了,肚子饿的直叫唤,结果被大何氏听见,立刻一顿责罚,骂她故意找事,是在拐弯抹角控诉她,弄得好似她不给她吃饭似得。

    可她的确是不给她吃饭呀,而且肚子饿了要叫唤,谁也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小许氏被罚了跪门跟,好几天走路都不对劲。

    后来她学聪明了,每回饭点之前,她就偷偷让丫鬟弄点吃的给她,她躲在屋子里垫上了,才去服侍婆婆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也准备跟往常一样先吃点东西,谁知大何氏记挂着新媳妇的事,晚上睡不着早上也起了个大早,弄得她又是端水伺候又是服侍她更衣的,根本没顾上吃饭。这不,现在早就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好在大何氏有了新敌人,没再怎么为难她。等大许氏带着小何氏离开之后,小许氏才算得了赦免,可以回去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跟云起的住处叫做明月阁,

    她从正厅回来的时候,云起已经在家了,见楚阳娿一脸不高兴,还问起来:“怎么在生气?她们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大嫂和二嫂夸我贤惠。”

    云起点头。

    楚阳娿又说:“所以她们要我今天就给你纳妾,就是许家那位自杀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理会。”云起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阳娿等了半天,没见他有再说话的意思,很无语:“这就没了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