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93 章

第 93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何家姑娘来做客?

    这是情敌上门了?

    哦,不,连情敌都算不上。因为很明显,云起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,而且那个许铭书,实际上就是相当小三不成的厚脸皮而已。

    楚阳娿虽在孝中,但这时候所有人都一样,不能穿得花枝招展的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不擦脂抹粉穿红戴绿,也有很多技巧能让人艳压群芳。楚阳娿为了让许铭书知难而退,决定将自己得显得然出尘。

    楚阳娿亲自动手,给自己画了个仙到天外的妆容。

    然后将长过腰际的头放下来,照着记忆中小龙女的型给自己弄了一个。

    白衣似雪,长如墨,楚阳娿在镜子面前照了一会,确定自己能苏人一脸血,才算是满意了。

    跟她抢男人?窗户都没有。

    楚阳娿带着四个大丫鬟到了海棠园,现大何氏跟大许氏都不在,只有小许氏跟小何氏两个在陪客。

    “七弟妹,快来坐。”看到楚阳娿出现,小许氏笑了笑,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等楚阳娿坐下之后,还笑问:“弟妹这都成亲了,怎么还这样妆扮。妇人家可不好跟姑娘似得把头放下来,应该盘头才对。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,说的楚阳娿没人教似得。

    楚阳娿笑了笑,道:“大嫂派人来时,我正在洗头,听说大嫂有请,这不,头还没干就过来了。原本披头散也不好见人,不过想到云许两家世代结亲,都是自家人,大家也都是女孩子,便没有那么多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“弟妹说的极是。”小何氏呵呵笑,暗道你这头要是没干,怎么一部分盘着一部分散着,这到底什么型。

    不过也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楚阳娿虽才十五岁,但个头已经不低了。

    加上她身子还未育完全,瞧上去只凹不凸,可佩着这一身雪白的衣裳,更显得出尘无双,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何氏不知道该拿怎么词儿来形容这种感觉,要是放在现代,她就知道有一个闷/骚诱/惑的词,叫禁欲感。

    许铭悦在楚阳娿出现时就偷偷看了许铭书一眼,暗中一比,真是觉得自己姐姐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先出身比不上,再来又是个老姑娘,而且论姿色,也实在是差了个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实际上许铭书生的不丑,许家老太太是云家女,生出来的孩子,怎么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但许铭书亲事不顺,苦等云起多年无果,那年龄拖大了,越是如此越不甘心。这般心中郁结,便多少显现在容貌上。她这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,哪里能如淡定从容的楚阳娿一般光彩照人?

    楚阳娿因打扮了个高冷模样,便不怎么开口说话。便是笑,也是轻轻浅浅的,好像什么都不瞧在眼里,却又不让人觉得可恶。

    小许氏小何氏几人说笑拉家常,她也不多参言。等两人说的没意思了,也没见楚阳娿理会许铭书。

    小许氏不耐烦起来,总算忍不住开口说:“弟妹,你还没见过吧,这是许家两位姐妹,许铭书,许铭悦。按说起来,她们也要叫七弟一声表弟表哥。近日五堂叔要回老家,京里留着她们姐妹两个,有些不放心,便想着送她们来咱们家住些日子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何家姑娘?便是你上回说要请我帮忙找个夫家的那位?她与你家情深意重,住些日子,实属应该。”

    小许氏面色一冷,想起上回楚阳娿说许铭书跟她丈夫情深意重那些话,吞了苍蝇一样难受。不过心心中不喜欢,面上还要笑得欢喜。

    “弟妹有所不知,原本我跟夫君,是因你跟七弟成亲,这才来了京城。本来打算等你们亲事一毕,便要回文山去。所以海棠园这边儿啊,屋子也没有都收拾出来,这一时半会儿的,竟然没有空闲地方给她们住。我这算来算去,也只有明月阁空屋子多了。嫂子这才请弟妹过来,给她们求个情,让她们姐妹在弟妹那儿先住几日,等我这边收拾好了,再让她们搬回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打算也太明晃晃了,楚阳娿心中冷笑,就是手段太低劣。

    于是她面无表情地说:“这可不巧,大嫂也知道,我进门没几天,明月阁那边儿,还乱的很呢,实在分不出地方来待客。不过既然大嫂头一回有事相求,我要是不答应,也实在不合适。不如这样吧,如今母亲刚刚过世,安国府是忙不过来了。不过外祖宁家却有的是空房,不如我这就派人去信,将许家两位表姑娘送过去,待哪日大嫂收拾好了屋子,再接回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以来我往,好不在意别人听了这话怎么想。何铭书跟何铭悦一脸通红,已经羞得要掉眼泪。

    许家姐妹来云家小住,小许氏千方百计想给楚阳娿使绊子,可是楚阳娿不在乎怎么接招,弄得许家姐妹跟皮球一般被踢来踢去,实在不给脸面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是小许氏也好,还是楚阳娿也好,都不在乎她们感觉如何。反正她们能在这个时候跑来云府小住,先自己就没把自己的名声当回事。她们自己不当回事,别人何苦替她们要脸?

    不过小许氏再怎么想给楚阳娿使绊子,也不能把许家姐妹两个送到宁家去。那太难看了,丢的不仅是许家的脸面,云家的脸面也要丢尽了,她可没那么大的胆子把事情闹到外头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是老七的媳妇,现在刚过门,也不管家,出了什么事,老爷子只会罚自己办事不妥。

    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,她是不能干的。

    小许氏扯着笑脸,摇头:“既然弟妹那里不方便,那就算了吧,这种小事,实在不该劳烦到宁家去。海棠园虽然窄僻,让她们先挤一挤也就是了,等屋子收拾出来也就几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浅笑不语。

    小何氏一直眼观鼻鼻观心不插言,楚阳娿跟小许氏也没话说了。一时间,整个屋子里都安静下来,场面实在是微妙。

    要在其他人家,会客会到冷场,那这当家主妇,绝对是要被拿出去笑话的。不过在场都是云家人,她们刚来京城,还没认识多少人,也没地方拿着自家丑事往外说。

    楚阳娿也懒得化解,干脆端端坐着,让自己显得更加高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大家都坐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小何氏看了半天好戏,见再也没戏也看了,便准备找个借口开溜。正在此时,却见云溪云霄云起三兄弟,从花园子那边走了出来。见这边人多,便拐了个弯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表妹,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    云溪见了许铭书跟许铭悦,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许家姊妹朝云溪行了个半蹲礼,道:“刚来不久,正与表嫂说话。”

    何铭书说着话,却不由自主地去偷瞧云起。云起道没留意她的窥视,他一来就把目光集中在了楚阳娿身上。

    楚阳娿,知道小许氏用许铭书来给她添堵,便准备在美色上艳压全场,所以穿了一身白衣,打扮得仙出了境界。

    而云起本人,却是白衣常客,他不喜欢让人离得太近,所以一向穿得白到闪瞎人眼。这一来,小夫妻突然就这么撞衫了,你瞧我我瞧你的,都有点说不出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阳娿心花怒放,这就叫心有灵犀呀,这就叫缘分呀。这商量都不商量,就穿上情侣装了,真是让人荡漾。

    其他人这会也反应过来了,顺着云起的目光,看到两人一个风格的衣着,一时间表情微妙。

    楚阳娿站起来,微微笑着问云起:“现在可以回去了么?”

    其实楚阳娿根本就没有想到云起会出现在这里,但是她这么说话,就好像两人是商量好了一起回去,而楚阳娿会出现在海棠园,完全是在等云起一样。

    云起也很自然地点点头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楚阳娿便站起来跟云溪,小许氏等人说了声告辞,便与云起携手离去。

    许铭书一直等着云起打招呼,好想跟他说句话,然而自始至终,那人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众人只看着云起与楚阳娿离去的背影,只见两人衣袂翩然,男的俊朗,女的娇美,像极了逍遥人间的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许铭书眉眼低垂,咬紧嘴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小何氏瞧着气氛不对,便笑了一声,说:“夫君,咱们也会去吧,这会儿时候不早了,玉儿大约快醒了。”

    云霄点点头,跟云溪说道:“大哥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云溪等云霄夫妻离开,才问小许氏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小许氏郁闷不已:“哪有什么事,不过是铭书跟铭悦要来咱们家借住些日子,我这边腾不出屋子,想跟明月阁借地方,人家不愿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儿肯定不会愿意。”云溪尽管想给云起找麻烦,但这种女人家的小打小闹,他却看不上眼。主要是招个表妹过来,惹生气的只有楚氏,云起本人却根本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再一个,许铭书姐妹到底也是他表妹,两家亲戚,弄得太不好看他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小许氏想到刚才楚阳娿跟云起并肩离开的样子,也心中热,笑眯眯地走到丈夫跟前,挽了他的手臂想要亲近点说话。

    谁知云溪很不适应地甩开手,皱了眉:“要说话就好好说话,动手动脚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小许氏表情讪讪,只好尴尬地松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要出门,你好好招待表妹她们。”云溪随口说了一句,也走了。

    小许氏只好吩咐嬷嬷带着许铭书姐妹去安排住处,她自己去了隔壁院子见婆婆。

    大何氏住在旁边腊梅斋,跟海棠园隔了两个院门和一座小花园。但这几步路上,小许氏总得给自己打打气才能不打结巴地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婆媳两人的相处模式早就固定了,不过有时候,大何氏还是会稍微温和一些,也好安抚媳妇那颗忐忑的心。

    比如今天,小许氏一进门,大何氏就让她坐下了,问她跟楚阳娿说话说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七弟妹到没推脱,却说要把两个表妹送到宁家去住,我可没敢答应。”小许氏一五一十,将刚才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大何氏听完之后,点点头,道:“你做得对,咱们跟许家,都是自家家务事,万不可闹到外面去让人笑话。不过这楚氏瞧着是个不好拿捏的,也罢,往后你不要与她再有冲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在京中没有根基,溪儿要操心的事情不少。你是他媳妇,这内宅事务跟外面交际,都要抓起来,给他助力。楚氏是安国府出来的,本就是京中贵女,往后出门上下,还得靠她指点。你跟着她,到时候脑子灵光些,眼睛光亮些,该结交的结交,该疏通的疏通,不要被人小瞧了。至于书丫头那里,暗中帮一把也就是了,到底是你的娘家,不好瞧着她毁了一辈子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