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95 章

第 95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云家女眷刚来京城不久,突然接到太后懿旨,邀她们进宫赴宴,激动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因她们是头一回进宫,宫里还派了一个嬷嬷来,在云府住了两天,专门教她们宫里的规矩,免得见了贵人不知进退。

    大何氏尤不放心,知道楚阳娿进过好几次宫,于是想到什么就把她叫到跟前,也不直说,偏要拐弯抹角地问一通。楚阳娿有兴致时就装傻陪她绕会圈子,没兴致时就直接给她解惑。但她心里一直纠结,直到要进宫赴宴那日,楚阳娿都没找到机会跟云起详谈。关于那个太监,楚阳娿最终选择了忽略。虽然对云起的私事很好奇,但是最后,她还是没有真的下定决心去调查。建立信任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她不能一开始就让云起觉得自己管得太宽。

    进宫这日,云家女眷们都用心装扮好,在宫廷内侍的接引之下,进了皇宫。

    虽说是西宫太后设宴,但这日东宫太后,重鸾宫王太妃,以及皇后等人,都来了静安宫。

    楚阳娿虽出身安国府,但现在成了亲,丈夫云起没有一丝功名在身,所以她是最后一波到太后跟前行礼的。

    刘太后认识她,知道她刚成婚不久,还多问了两句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行了礼磕完头,刘太后方才笑吟吟地说:“今日召你们来,也没什么目的,不过是宫里冷清,想着让大家进宫来热闹热闹,也免得哀家想念。皇帝登基,朝堂上下,多亏了各位大臣宗亲们辅佐,本宫心里感动,却又无以为报,只好邀请各位夫人千金们,进宫来吃吃喝喝散散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哪里话,为国尽忠,乃是男人们的本分,太后如此,却是折煞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刘太后满脸笑容地与众人说话,却又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大家。

    三位亲王妃,只来了两位,肃王妃抱病没来,怀王妃正要生产来不了。

    英国府薛家来了英国夫人与长孙媳楚氏丹阳,安国府是王氏一人进宫来了。其余宁家,李家,云家,以及各位朝中大臣的家眷,几乎倾巢而出。静安宫里排不开,连隔壁紫微宫都腾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也在打量,整个京城的命妇贵女,几乎都到齐了,这要是一颗陨石砸下来,京城得多出一大片的钻石王老五(或者王老五的钻石爹)。

    打量完了,刘太后便与几位相熟的夫人们在一闲聊,其他人便围在下手,各自有说有笑。年纪小的女孩子们,被太后了话,不必拘束在这里,想玩就到处玩去。

    宁安也把自己放在无需拘束的行列,一得了空闲,便来找楚阳娿了:“表妹,母亲她们与太后说话呢,咱们也找个地方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出嫁之后,因萧氏暴亡,连门都没回,家里担心得很,却没机会找她。此时好不容易见面了,自然要说些私房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晓得她定然是带着外祖母甚至爹爹的任务来的,便起身笑道:“也好,咱们去御花园走走吧,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到宫里来,不晓得那两棵桂树开花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桂树开花还有些日子呢,我倒是挺想念莲花池里那些红鲤鱼……”

    姐妹两人边说边走,大何氏看见了,赶紧叫住她问:“楚氏,你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“大伯娘先坐着,我与表姐去御花园逛逛。”

    大何氏,大许氏,小许氏,小何氏婆媳四人,都是头一回进宫,便是这会离太后那么远,也紧张得不成。加上在场的夫妇们,瞧着一个比一个有派头,她们与众人却又不熟,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本来楚阳娿在,她们心里还有底,想着便是有什么,她也会提醒。可这才刚坐下,楚阳娿便要跟人跑去逛什么御花园,让她们心里都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小许氏灵机一动,跟着说道:“我还没见过御花园呢,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宁安但笑不语,楚阳娿却告诉她说:“我跟表姐许久不见,等会怕是光顾着说话顾不上大嫂。不然我叫一名宫女过来,她们对这御花园更加熟悉,带你逛起来也方便些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是不想她跟着,小许氏讪讪摆手:“那还是算了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这才一边说话,一边跟宁安出了静安宫。

    “你在夫家过的如何?那云家七郎,对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就是他比较忙,在家时也整天读书,我们连说话的机会也少。”楚阳娿知道自己这会说的话,出去后一转头就得传到爹爹耳朵里。

    不想让父亲担心,楚阳娿肯定要捡好的说,当然也不能太好,让爹爹以为她说假话。

    宁安却觉得云起这样很好:“男儿丈夫,知道读书用功,这是好事,你不要成日粘着他,打扰他上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当然明白。”楚阳娿嘿嘿一笑,反而去问宁安:“那你呢?表姐夫他……对你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宁安的脸唰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光红脸却不说话,楚阳娿以为出了什么事,赶紧追问:“难道……他对你不好?”

    宁安欲言又止,眼神躲闪。

    楚阳娿严肃起来:“表姐,出什么事了?你告诉我吧,不要忘了,你可是宁家姑娘,要是他敢欺负你,咱们就要奋起反击,给他好看!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胡说什么,夫君他对我很好,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什么,你说呀!”

    宁安谨慎地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人,这才把楚阳娿拉倒一边,小声跟她道:“我说了,你可千万不敢告诉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不说。”

    宁安这才吞吞吐吐地告诉她:“这事儿,说起来实在丢人,连我娘我都没好意思说。好官儿,咱们是姐妹,一起长大,我实在找不到旁人说这些私密话了,你可千万得替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表姐,你不是想跟我说姐夫他……那种事吧?”楚阳娿当即就在想,表姐跟表姐夫,是不是床事不和谐?

    宁安脸红的要滴血,她羞涩难掩地说:“好了官官,现在你也成亲了,想来你也……也经过了。我就是怀疑夫君他……他在吞吃什么不得了的药丸,可我又……又不好意思问。”

    其实楚阳娿想说,她虽成了亲,但真还不算经历过了什么。当然,这种话她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宁安的话什么意思?表姐夫在偷偷吃那方面的药?炜哥古代版?可表姐夫他才多大呀,哪里就得靠药了?

    “听说表姐夫品行一向很好,应该不会有那方面的病症,莫不是表姐你看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正是什么都没瞧见,这才不知如何是好。”宁安说着,揭开领口让楚阳娿看,楚阳娿一看,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只见她原本白皙的皮肤上面青青红红全是吻痕,从脖子下去,密密麻麻居然没一块好地方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可真是赤果果的炫耀!

    宁安却一脸愁容,眼泪都在眼眶地打转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实在想回娘家,可在娘家也不能住太久。他那人也……也实在太……”太让人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怀疑他吞药么?瞧这样子,也不像是不……不那什么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宁安声音更低了:“有一回夜里,他弄了好几回,便起身去洗澡了。我被折腾的够呛,以为这便是挨过去了。谁晓得他洗了澡回来,又要来。就跟,就跟没弄过一样。后来我现,几乎没回他都如此,弄到半夜,洗个澡,回来又精神的像头……像头牛,根本像是换了个人一样。我这才怀疑她是趁着洗澡的时候去吞了什么不得了的药丸子,可是我问他,他又不承认,还前言不搭后语地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咂咂嘴,觉得自己脑洞有点大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问:“表姐,你真的确定,这洗澡前后的,的确是同一个人?”

    这会宁安真的要哭了:“妹妹,你也觉得有问题对不对?我……我有一回不晓得怎么的,也突然就觉得身边那人不是我相公。可,可我看来看去,的确是他没错,那脸上也没东西,要说不是相公,这世上也没这么相像的人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觉得,自己不能放任心中的猜测,她应该给表姐一些安慰才对。

    于是想了想,一脸严肃地告诉宁安:“表姐,刚才我那是开玩笑的,李家也不是一般人家,哪里就能让个莫名其妙的人摸到当家太太身边儿来,刚才你说的那些,必定是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宁安不安地点头:“妹妹说的有道理,我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事儿的确有些诡异。但更重要的是,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更加不能让人现。

    如果丈夫真的是两个人,不管宁安是不是受害者,对她的伤害,各方面都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们想多了,一旦被人知道她怀疑自己的丈夫不是一个人,马上就会有有心人大做文章,往她身上泼脏水。

    楚阳娿思量半晌,建议道:“不然这样,咱们想个法子,偷偷试探,一旦有所现,便回家告诉老太太,记住,只能哇哦粗外祖母,舅娘那里也都瞒着,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。不怕胡思乱想,就怕有人想要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有什么法子呢?”

    “表姐可知道,有一种草汁,平时无色无味,但以遇到人的唾液,便会变成蓝色……”

    宁安眼睛一亮:“妹妹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咱们先不用做最坏的打算,表姐,你还是先确定表姐夫到底是吞药还是什么,就算最后查出来,也千万要冷静,这事马虎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等回去之后,我把那种草找出来派人给你送去,你小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些日子我心神不宁,都快被这事儿折腾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把谜团揭开不就是了,不要乱想。”楚阳娿说着,现那边又有人过来了,便拍拍她的手:“咱们回去吧,外祖母说不定要找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要往回走,两名宫女立刻追上来拦在她们前面。

    “云七夫人,我家主子有请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跟宁安对视一眼,问:“你家主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子是华容殿刘太妃,听说太太进宫来,十分想念。”

    刘太妃,萧氏的生母。

    她会想念她?会找她麻烦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宁安一笑,挡在楚阳娿身前,道:“我们出来有一会儿了,太后那里,怕是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华容殿离静安宫不远,我们太妃说了,待会就跟七夫人说一句话,很快便送夫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宫女不依不饶,楚阳娿把宁安拉回来,说:“这样吧,我们先去跟太后说一声,免得待会找不到人着急,之后再去华容殿见太妃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