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96 章

第 96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士兵们打着火把围拢过来,大殿外面全是人,一队士兵偷偷摸摸,又从后面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的脸色,被火光映得红红黄黄晦暗不清,她站在屋顶上,强作镇定。这时一个统领模样的人走到近前,仰起头朝她喊话:“这位……夫人,您想见肃王殿下,请先下来,我们带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也不去,让肃王来见我,马上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肃王殿下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还要再劝,突然见一人朝楚阳娿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受到惊吓,下意识想要躲开,火光电石之间,楚阳娿一个转身躲过了心怀不轨的士兵,脚底下却没能站稳,一个不小心踩滑了瓦片从房顶双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糟了!

    这回不死也残!

    掉落瞬间,楚阳娿闭着眼想。

    就在她紧咬牙关等着摔断骨头疼个半死之时,突然身体一重,被人接住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楚阳娿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摔死,而是摔在了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还没有来得及睁眼,楚阳娿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赶紧挣扎下来,准备道谢,一抬眼,却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六……殿下!”

    楚阳娿脑子蒙,居然是六皇子,到底怎么回事?自己的分析有误?还是六皇子现肃王逼宫,自己进宫来救皇帝?怎么可能!

    以六皇子的立场,知道肃王要逼宫,他就应该蛰伏起来等肃王杀了皇帝再来个黄雀在后,然后替皇帝报仇,杀了肃王除掉所有的竞争对手才对,他跑到后宫干什么来了?

    萧翰德并没有将楚阳娿放下来,他皱眉问道:“原来是楚家妹妹,你在房顶上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安国府世子夫人王氏,与六皇子生母贤妃娘娘同出自幽州王氏,不过一个主枝一个分枝。所以算起来,六皇子管楚阳娿叫一声妹妹也说得通。

    不过,楚阳娿跟这位传说中的六皇子没什么来往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位夫人说知道皇上的下落,想要见肃王。”

    苏统领一见六皇子,立刻将刚才的事情禀报。

    六皇子闻言,再次看向楚阳娿,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男人只说了一个字,楚阳娿就全身僵硬,只感觉一双鹰凖般夫人目光射向自己,将她射了个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怎么办?楚阳娿当真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能率先见到肃王好谈条件,哪知道却撞上了六皇子。这跟自己分析的差太多了,简直让人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肯定是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确是听错了,不过我想我不会听错。”男人沉声道:“来人,请楚小姐去光明殿。”

    “六殿下。”楚阳娿赶紧抓住萧翰德的手臂:“六殿下,我外祖母年事已高,每日需要吃药,还请六殿下开恩,救外祖母回去。”

    萧翰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意有所指地问:“你说,你知道皇上的下落?”

    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收也是收不回来的。楚阳娿梗着脖子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男人笑容和煦:“等楚小姐将皇上的下落告诉我,我便送宁老夫人回家,如何?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愣,六皇子的态度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总所周知,皇帝一向不喜六皇子,正是因为他母亲出身氏族豪门,他又受到氏族的支持。

    楚阳娿本以为,以两方的合作关系,六皇子应该会保全静安宫一众女眷。

    难道说自己刚才猜得没错,肃王逼宫,六皇子找不到皇帝,便跑来后宫杀人嫁祸?

    这个猜测很不妙,楚阳娿现六皇子还在盯着自己,可她哪里知道皇帝的下落。她以为逼宫的是肃王,以肃王的立场,不会让静安宫的贵妇们出事。而且她打包票,肃王绝对不希望皇帝活着。她打的主意,是请肃王将静安宫贵妇们送出宫之后,再一口咬定皇帝已死,肃王绝对喜欢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要说她不是没有想过皇帝会赢,但承乾宫那么大的火,连刘太后都被杀了,皇帝当真运筹帷幄怎么会让这种事生?

    以她刚才偷听来的消息看,皇帝很有可能是逃跑了,这对逼宫的肃王来说,是很不利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没有见到肃王,而是见到了不知为何在后宫的六皇子,就让她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皇宫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,也不知道六皇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后宫,就怕编瞎话,一时半会也编不到点子上。

    楚阳娿脑中快运转,现在受制于人,为了自己这条小命,她撒谎也得撒全套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现在宫里太乱,静安宫里全都是老弱妇孺,要是有个什么闪失,想必六殿下也一定不想看到。”楚阳娿努力保持镇定,不想让萧翰德看出自己在撒谎。“食欲皇上的下落,我自会如实告知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立誓保证自己必会知无不言,又有人疾奔过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殿下,现有人闯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历。”

    萧翰德咬牙:“出师不利,撤!”

    男人翻身上马,楚阳娿连退两步,想要让路,却猛一下被人提上马背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怒:“六殿下,放我下来,我要去找外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动,我已经派人解救静安宫众人,你给我识相点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这才咬咬牙,提醒他道:“我表姐还在大殿房梁上,让你的人……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废话!”

    萧翰德一扬手,给了楚阳娿一下,楚阳娿脖子一疼,很快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等她醒来,人已经在一个密闭房间。楚阳娿一睁开眼,就看到面前严肃端坐的六皇子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楚阳娿摸摸脸,一脸冰水,显然是被泼的。

    “六殿下。”楚阳娿擦了擦脸上的水,然后整理了一下表情。虽然气势本就不如人,但也要争取使自己看上去不狼狈得那么彻底。她沉声问道:“不知殿下将我囚困于此,到底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皇上的下落。”男人用的是陈述句,而不是疑问句。

    楚阳娿相信,自己要是摇头说不知道,肯定会马上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可是,先不说她知不知道皇帝的下落,就算她知道,然后告诉给萧翰德,自己恐怕也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楚阳娿面无表情,沉默一瞬,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问道:“不知外祖母跟宁表姐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一群妇孺,我无意为难,现在应该你来回答问题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萧翰德现年二十一,身材修长眉目俊朗。由于母妃出身贵族,他一出生就很不得皇帝喜爱,然而氏族的支持,又让他为许多人所忌惮,因此小小年纪,他便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。

    楚阳娿被他气势所慑,有些不安,但听到他的话,还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让她敢于再次挑战他的耐心,楚阳娿确认道:“还请六殿下如实告知,我外祖母是否已经平安归家。”

    男人对她的大胆很是意外,但还是点了点头,说:“她们已经安全回家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这才满意地说:“多谢六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浪费时间,你既然知道皇帝的下落,要么说,要么死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咬咬牙,断言道:“回禀殿下,皇帝的下落,不用我说,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皇上乃是一国之君,深居皇宫,轻易不得外出,所以陛下他现在,当然是在宫里……”

    楚阳娿话还没有说完,九亭锵的一声,一柄剑横在她胸前。

    “皇宫内外,已经被我翻了个遍,根本没有皇上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笑。”楚阳娿轻轻退开一步,让剑锋远离自己,而后说:“殿下乃是觉宫内起火,这才进宫救火,如何会将宫内翻遍寻找皇上?殿下应该是,在经过千辛万苦之后,终于于承乾宫外找到了皇上,只可惜救驾来迟,皇上早已被奸人所害,驾崩了。”

    萧翰德收剑入鞘,看着楚阳娿冷笑道:“楚家妹妹能出此言,可真是让本……让我大开眼界,不过皇上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朝中大臣,各位宗亲,如何会信我片面之词?”

    雍王被立为太子,然后幸运登基,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不管是他还是肃王,都蠢蠢欲动,等着时机一到好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然而双方争锋相对,却谁也不愿意先行动手。

    王太妃为了儿子登上皇位,铤而走险设下陷阱,引得肃王提前下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