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98 章

第 98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云起满身是血,行鞭刑的人却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阳娿指甲掐进肉里,终于忍不住,走到老爷子跟前。

    她往地上一跪,扬声问道:“老爷子,不知夫君犯了什么错,为何受罚?”

    “官儿,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对着楚阳娿,云老爷子还算和蔼。

    不过楚阳娿打定主意要问清楚,如果云起真的是为了自己闯进宫去而受罚,她肯定不能不管。不,不管云起是因为什么原因受罚,她都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鞭刑,楚阳娿不明白,这可是能够致人死地的惩罚。并不是说打人就一定能把人打死,而是鞭打之后,会有很多并症。在这个医疗并不达的时代,任何一种并症,都可能要了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夫君奔忙一天一夜,如今他刚刚回家,便被祖父责罚。孙媳妇愚笨,不知夫君哪里做错,要在这京中动乱之际,被赐鞭刑,特来求问,还请祖父告知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说话。

    云溪冷哼一声,正义凌然地说:“他带兵持械,擅闯皇宫。我云家出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人,自然要动祖宗家法。”

    “宫廷内乱,云家深受皇家恩宠,夫君于动乱之际进宫护驾,何错之有?”楚阳娿言辞厉厉:“还是说,大哥以为夫君进宫不是护驾,而是谋反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云溪暴怒,狠狠瞪着楚阳娿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楚阳娿却毫不畏惧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她当然明白云溪的心思,在这个时代,世家与皇族,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从属关系。实际来讲,应该算作一种合作,说不上谁恩宠谁。尤其这些年来,皇帝对世家越加忌讳,时不时打压,当真要说起来,那是绝对与恩宠二字无关。

    然而不论世家与皇族之间有多大龃龉,也没有人敢背上谋反之名,那是真正会引来杀身甚至灭族之祸的。哪怕云起自己的事,但一牵扯上云家,其他人也逃脱不了。

    云溪怒不可遏,又不屑与女人争斗,最后一甩手,吩咐道:“来人,送七弟妹回去,没事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两名婆子闻言就要上前,楚阳娿扫一眼,冷声道:“谁敢碰我!”

    清风清水立刻上前,挡在楚阳娿身边,做出忠心护主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阳娿这才转向老爷子,沉声道:“不论夫君何错之有,还请老爷子饶他一命,夫君体弱,再这样打下去,必会伤及性命。”

    云老爷子沉默半晌,方才捋着胡须道:“官儿有所不知,云起不敬尊长在先,擅闯宫门在后,于公于私,都要受罚。你刚进门,不懂这家内之事,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定要把云起打到半死了?

    楚阳娿眸光一沉,咬了咬牙,说:“老爷子的意思,孙媳妇明白了。”说完之后,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风与清水扶着她,从堂中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庭院之内,行刑之人已经换了,受刑的云起,已然趴在地上没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了高堂上的云家众人一眼,终于沉声吩咐:“清风,传林岗,带人过来救人。”

    清风眸光一闪,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清风说完,转身出了奎文阁。

    她知道事情紧急,出了奎文阁便飞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了一眼自她回家便亦步亦趋跟着的宫女,吩咐道:“你,去夺鞭。”

    宫女是被六皇子送来的人,当然不是普通宫女,听见楚阳娿吩咐,她看了她一眼,便屈膝行礼,“是,夫人。”

    宫女说完,走到行刑之人面前,一举手,抓住了那人甩鞭子的手。

    那人一愣,想要挣脱,却现这抓住他的丫鬟力大无穷,自己这彪形大汉居然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楚阳娿弯腰,跟清水一人一边,将云起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云起,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云起耷拉着脑袋,看了她一眼,眼中动了一动,似乎想说什么,却张张嘴,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阻止他: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才歪了歪身子,将头垂靠在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两人扶起云起就要走,可没有老爷子话,谁敢放任?

    掌刑人被拦住,旁边的人想要夺过鞭子继续打,可又不敢误伤楚阳娿,只好朝老爷子求助。

    厅堂中央,云老爷子已经沉了脸,云溪跟云霄也相继站了起来。他们堵住楚阳娿的去路,厉声喝问:“大胆楚氏,你想违抗老爷子的命令阻碍家法?”

    楚阳娿懒得理会他,只远远朝着云老爷子道:“楚云两家结亲,当时是你情我愿,云家三礼六聘娶了孙媳妇进门。如今成婚不到一月,云家便对我夫君动用极刑,孙媳妇乃是妇道人家,不晓得什么大道理,只知今日之事,云家分明是要我楚阳娿丧夫守寡。不晓得楚云两家有何仇怨,让你们这般心急害死我楚家女婿。楚阳娿无德无能,今日只能胆大包天,救夫救己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!云起乃是云家子弟,行差踏错,自有家法处置。祖父乃是一家之长,处置后辈,乃是理所应当。楚氏,你安国府的规矩,就是让你顶撞长辈,挑战家法?”

    “圣人有云,父母有错不谏之,譬如害之,事谓阿意曲从,陷亲不义,是为不孝。孙媳如此,乃是尽孝。”楚阳娿道:“孙媳妇并不以为云家的家法便是无缘无故,害人性命。再者,我楚阳娿才十五岁,还不想当寡妇,你便是有天大的道理,也等我救会我丈夫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卑下来迟,但请小姐差遣!”此时林岗终于到了,他带了二十来人出现在奎文阁,一下子将整个奎文阁围了起来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云溪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扶着云起,远远朝老爷子微微行了一礼,道:“孙媳妇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在一众侍卫的护送至下,离开了奎文阁。

    清水比较担心,问楚阳娿道:“太太,老爷子到底是长辈,今日太太顶撞长辈,外面传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乱世将起,谁还顾得上我顶撞长辈!”

    清风心里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“乱世将起?”

    是啊,乱世将起。

    楚阳娿有预感,几年之内,京城甚至整个晋国,都安稳不了。

    皇上失踪,肃王隐匿,现在还剩一个六皇子在宫里,却找不到传国玉玺。

    加上那日皇宫大火,再没了肃王的情况之下,不少人都将苗头指向了六皇子萧翰德。

    而原本鼎力支持萧翰德的世家,一看劲敌消失,自然想要选一个更加容易掌控的皇帝。相比已经成年的六皇子萧翰德,当然是贵王膝下小世子更为合适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皇位的确立,就需要新一轮的争夺了。而楚阳娿知道,漠北边境一直不甚太平,一旦京中不稳,边境必然动乱,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战争是最凶恶的杀手,谁也不愿意看到打仗。

    楚阳娿探口气,心道现在唯一希望的,就是乱的时间不要太长,皇位早点确立下来,免得让人借机犯边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楚氏太过狂妄,求祖父落!”楚阳娿抢走了云起,云溪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一脸铁青,却在停了云溪的话之后,当场摔了杯子。

    “是楚氏狂妄,还是你太无能?”完火之后,老爷子叹口气,说:“想建立威信,不想被人比过去,就要靠自己争取,我能替你撑腰到几时?”

    云溪被骂得一脸煞白,却只能低着头认错。

    云老爷子看他一脸不服,摇摇头,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当年云家为了向先帝表忠心,一直偏安文山不曾涉足京城。可是几十年下来,云家远离政治中心,已经感到力有不逮。而且云家情况特殊,仆氏老迈,在她过世之前必须让云起继承家主之位。然而他愿意捧云起做家主,却不愿云起有威信当真能够掌控全族命运。最好的结果便是,云起成为家主,背后真正掌舵的是大房长子长孙。

    这十几年,他一直将云起放在身边悉心培养,教他学的,全是风雅之事。原本在文山时,云起也一直如他所愿,安安静静不出风头,这才让他安了心,为其定下安国府这门好亲,防的也是云起无能无势,长子和长孙会在自己离世之后杀死云起。

    仆沣族信仰血脉,那种极致的端狂,是他们这些受圣人教诲的晋人无法理解的。他见识过,可他的儿孙,却不以为意。他们不知道,杀了云起,云家只会陷入泥沼,被其他家族吞没。

    可是谁也么有料到,到了京城之后,云起不再如从前那般温顺。他居然胆子大到敢带人擅闯禁宫,仅此也罢了,还因护送有功,很被囚困的贵夫人们的夸赞。

    这一来,外人只知云家有云起,哪里晓得还有云溪云霄。

    云瑨仅此惩罚云起,不过是受到震惊,想要确定云起是否依旧可控。

    在云家,所有子弟都如其他家族的子弟一样备受宠爱,但只有云起,只要犯下任何一点小错,便会被狠狠责罚。

    这是云老爷子潜移默化中想让他人情现实,认清自己的身份与其余兄弟的不同。当然,他是长辈,无人责问于他。且便是有人说起来,他也可以说自己是一片苦心,对云起不同,乃是因为他将来是一族只长而非泛泛之辈,对其严厉乃是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所以今日鞭刑,便是当着下人的面,丝毫不顾其脸面。

    虽有楚氏闹场,好在他也确定,云起依旧可以控制,这才不准备继续为难。

    只是对于云溪,他却也稍有些失望了。

    从前在文山,观其行事,从来都尽善尽美,哪知到了京城,做起事来虽不至于全无章法,却总显得畏畏尾。

    到底是磨砺不够。

    以前在文山,说来说去,都是自己家人。云溪有因是长房长子,很得族人宠爱。加上他明明身为嫡长孙,却要把家主之位让给别人,家里边对他多了几分愧疚之心,这才处处维护,时时关怀。连出门游历,也因她母亲担忧路途艰险,舍不得他出远门而作罢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京城,这里到处是达官显贵,世家子弟更是八方云集,云溪初来乍到,备受冲击也难免。但从没有消解适应这些状况,反而计较云起夺了他的风头便不妥了。好在他还年轻,人也经得起雕琢,再磨砺个几年,也不是拿不出手。至于云起,正好当他的磨刀石吧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