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00 章

第 10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妹妹!”

    看到妹妹扑到地上,许铭书赶紧把人扶起来,之后,便青着脸差楚阳娿责问:“弟妹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阳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许铭书,说:“表姐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许铭书说了一个字,便委屈地红着眼睛去看云起:“表弟……”

    云起笑了笑,说:“表姐找官官可是有事?那我一个大男人不好打扰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人家朝楚阳娿点点头,款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咬牙,这人,自己惹来的麻烦,扔给自己一走了之,实在太过分。

    不过当着许铭书姐妹的面,楚阳娿还得表现的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她扬着下巴,问许铭书:“许家表姐和表妹,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都到这个份儿上了,云起明显在躲着她们,许铭书还能说什么,只好咬着嘴唇,牵着妹妹离开了明月阁。

    秦代语看她们青着脸回来,知道事情不顺利,虽有失望,却也早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妹妹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秦代语看了许铭悦一眼,说:“我去拿药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请大夫来瞧瞧吧。”许铭悦听说明月阁那边,喝水咳嗽一声都要请大夫,便下意识地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代语眉毛一挑,柔声道:“姑娘说笑,悦姑娘摔了一脚,请大夫怕是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许铭悦抿了抿唇,不再坚持:“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对着哥哥给的这个丫鬟,她总是不怎么自在。

    秦代语已经笑着说:“姑娘先坐一会,我这就去拿药。”

    药拿来了,却是让许铭悦自己抹,她严肃着脸,问许铭书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许铭书青着脸,说:“那楚氏一点不给脸面,害得妹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摔了一跤,表弟却连句话都不跟我们说,转身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代语想了想明月阁的情景,对许铭书实在失望。不过她的身份是下人,再看不上许铭书,也不能表现到脸上。

    听许铭书说完,她笑了笑,安慰她:“姑娘不要多想,云府的情况,你也晓得,那楚氏好大的架势,连整个云府都围了起来。现在别说明月阁,便是整个云府,都在她手里捏着。老爷子都没开口说话,表少爷自然也要给楚氏几分脸面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许铭书一想,也的确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自己的满腔委屈,立刻化作对云起的心疼:“表弟顶天立地的好男儿,却要受母老虎制约,实在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秦代语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许铭书越加气愤,说:“那楚氏不贤不孝,仗势欺人,实在委屈了表弟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主仆两人说了会话,将对楚阳娿的不满全部泄了出来。许铭书这才说自己累了,要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安顿好了许铭书,秦代语才去看许铭悦。

    许铭悦两个膝盖都磨破了,正躺在床上念着楚阳娿的名字扎小人。

    见秦代语进来,一个跟头坐了起来说:“你说的那事儿,我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秦代语马上沉了脸:“悦姑娘在说傻话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话。”许铭悦噘着嘴,道:“太丢人了,表哥对我冷冷淡淡,那楚氏又好大的威风,我才不要再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/股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真是怕了?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。”许铭悦又躺了回去,哼哼道:“你是不晓得,表哥那眼神,根本没把我跟姐姐瞧在眼里。既然如此,我们何必硬要巴上去惹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秦代语越听越生气,也不管表情好不好看了,直接冷着脸,说:“悦姑娘,您忘了来云府时,老爷和少爷是怎么跟你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没忘,但那又如何?”许铭悦嘟哝道:“即是姐姐有心,我又何必多此一举。若表哥对我们有好感还罢了,可表哥那人……实在让人怵得慌。再说……即便事成,难道我还真的要给人做妾吗?”

    “姑娘说的这是什么话?如果事成,姑娘便是云家七房正经的太太。”

    许铭悦哼笑着告诉她说:“你一个丫鬟,懂什么呀?表哥的正经太太是那楚氏,便是咱们事成,云家也不敢休了她。咱们忙来忙去,到头来一场空不说,还连累自己名声受损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若你姑娘得了七爷的喜欢,七爷自然不忍姑娘名声受损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如何?”许铭悦当真将秦代语当成了什么也不懂的傻丫鬟:“瞧如今楚氏那架势,我才不相信老爷子跟表哥心里高兴,可不高兴又怎么样?也没见他们拿楚氏如何了,其他事情,就更加不会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秦代语当然不是真的不明白这一点,她是没有放在心上而已。更加没有想到,许铭悦小小年纪,反而比许铭书要看得开。

    这对她的计划,可十分不利。

    秦代语想了想,坐到床沿上,拉着许铭悦的手,轻声说:“姑娘若不愿意,那便算了。不过姑娘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什么?”

    秦代语说:“姑娘心中,七爷人才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……”许铭悦脱口而出的赞美,却说了一半就说不出口了,她是一时间早不和合适的词。

    秦代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她笑了笑,语气更加轻柔:“姑娘长了这么大,可是瞧过比七爷更加容貌俊朗,气质卓越之人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