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03 章

第 103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我没有诬陷七郎,我有信物!”

    许铭书手里拽着一条纯白汗巾子,对楚阳娿说:“我是七郎的人,你不想承认,也得承认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觉得自己都快吐血了,她恨恨地埋怨手下人无用,到现在还找不到云起。更厌恶眼前这个女人不要脸,死皮赖脸黏上云起不说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云起没脸。

    许铭书真的爱云起吗?

    或许是的。

    但在她心中,最爱的还是自己。楚阳娿并不是觉得一个人爱自己多过于爱别人是什么不对的事情。但像许铭书这样,打着深爱云起的幌子,陷云起于不义,这就不是爱自己多还是爱别人多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许铭书比云起大三岁,加上众所周知云家与许家的联姻关系,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。

    云起在云家的境况,楚阳娿不相信许铭书一无所知。就连自己这个刚嫁入云家没有多久的外来人,都现云家众人对云起的态度十分不好,甚至可以说是恶意满满。

    可是许铭书在做什么呢?口口声声说与云起有情,却是明晃晃的把柄往别人手里送。

    楚阳娿有理由相信,现在老爷子的鞭子已经准备好了,只等云起回来便上家法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云起的无德不义散播出去。

    要是其他家族,必定不会不要自家的名声故意宣扬自家子弟的不好。可云起不同,他身上那一部分仆沣血脉,让所有人都乐见他品行不端,仿佛这样,才能表现出自己的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云起这个名义上的未来族长,在众人心中,只会沦为无德小人。

    楚阳娿没有说话,她盯着许铭书手里的汗巾看了一会,并没有火。她知道现在所有人都等着看自己笑话。现在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一边,自己一旦火,反而被人抓住漏洞。

    她狠狠咽了口气,才抬起头,看向一脸快意的许铭书,说:“恕我眼拙,并未在这巾子上看到云起的名字。何况,即便证实此物的确是夫君所有,也不见得不是被人偷窃而去。许姑娘如此激动放肆,连等待夫君回来对质也不敢,一定要我此时认可你的身份,莫不是心虚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者!”楚阳娿打断她,说:“你的身份,我是否需要认可先不说,对于你的行为,我先是无法认可的。想来在坐其他人,也无法认可。”

    何氏等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牙关紧得很,无论她们怎么闹,她就是不承认云起跟许铭书有关系。

    许铭悦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,奎文阁到底怎么样了,她根本不晓得。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人老也不回来,再看始作俑者秦代语,人家一点不着急,还气定神闲一个人绣花呢。

    “这回你可要把姐姐给害死了!”许铭悦一把抢过秦代语手上的扇面,说:“要是我们被赶出云府,你也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这是什么话?这一回,大姑娘必能嫁入云家,这可得感谢我。”秦代语对自己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看她那么气定神闲,不知道为什么,许铭悦一下子就被说服了。

    她将扇面还给秦代语,叹口气在她对面坐下,忧虑地说:“便是事情成了又如何,不过是个妾而已。姐姐这样大胆,云家便是认了她,也断然不会给她个什么好名分,这样计较,到底划得来么?”

    秦代语将手上活计放在一边,然后对许铭悦说:“姑娘说的好,给人做妾,的确不是个好选择。可若能做正室,谁又愿意去做妾呢?大姑娘不是你,姑娘你年华正好,大姑娘却已经二十三四,是个老姑娘了,想要找婆家,哪里找得到?除了那些眼瞎耳聋身残得病的,根本找不到什么好人家,这是谁害的?还不是云家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许铭悦心里难受,她觉得秦代语话说的没错,可一想到之前她鼓励自己去接近云起,现在又鼓励姐姐,这种感觉真跟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。

    秦代语仿佛看穿她在想什么,也叹了口气,安慰道:“好了姑娘,不要多想了。咱们家跟云家,不光是儿女情长的事。最重要的,是许家需要云家帮扶,如若不然,老爷与夫人那般宠爱两位姑娘,哪里舍得送你们到云府看人脸色?还不是势不如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许铭悦到底年纪小,一想到父亲郑重其事跟自己说的话,马上就认同了她的话。这时候被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丫鬟终于回来了,一回来就告诉许铭悦说:“姑娘,奎文阁那边有点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那楚氏果然厉害,死活容不下姐姐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丫鬟说:“七表少爷已经被找到了,但是在花园石桥洞子下面找到的,他整个人醉醺醺,根本不晓得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许铭悦连忙去看秦代语,现秦代语也若有所思。不过很快她就释怀了:“看来七爷果然也不想承认大姑娘,但事已至此,便是他不认,也由不得他了。”

    许铭悦却不这么认为,她比刚才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这般进了云府,身份本就低贱,要是七表哥对姐姐好了还罢,现在七表哥也不喜欢姐姐,那她以后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“说这你就不懂了吧?”秦代语说:“大姑娘再是个妾,也是大奶奶的娘家堂妹,也是二太太族亲,加上跟七爷也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,哪里就能被人欺负了去。”

    许铭悦还有顾虑,却只能这么想,无可奈何,只好吩咐丫鬟继续探听消息。

    丫鬟只好又去了奎文阁外收着,这奎文阁里头,云起已经被洗涮干净换了衣服,也灌了醒酒汤,整个人都清醒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酒醒了?”老爷子看着云起,一张脸拉得老长。

    作为一家之长,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等人一等就是大半天了。

    云起局促地认了错,终于现奎文阁情况诡异。大伯娘二伯娘,两个嫂子以及自己的小妻子,都定定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祖父,家里是否……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云起疑惑的表情做不得假,老爷子看他如此,更是生气。

    他万分恼怒地呵斥道:“生了什么事,这得问你自己!”说完将许铭书拿出来的汗巾子往他身上一扔,道:“说,这是不是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楚阳娿正要说话,被老爷子出言喝止:“官官你别管,让他自己说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咬碎一口银牙,这可是自己老公,让她别管,可能么!

    云起疑惑地将汗巾翻来覆去看了看,已经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祖父,这的确是我的东西,但它怎么会在您手上?”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楚阳娿真的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许铭书心怀不轨,云家上下是居心不良。他们合起火来逼她跟云起就范,现在他们果然中招了。

    恨云起不够小心吗?不!只有千年做贼的,没有千年防贼的。

    这明显是个圈套,云起中招她虽然生气但并不恨云起。她就是心疼他,被自己家人这么算计,实在是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,楚阳娿已经开始在心中计划着,怎么跟老爷子对着干,然后把脏水一股脑劝泼到许铭书身上去,让她就是到死也进不了自家大门。

    而许铭书,在听见云起承认东西是自己的时,已经激动得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七郎……”女人情意绵绵,叫着云起。

    可惜云起对着她却眉头皱的死紧:“表姐,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楚阳娿没忍住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真是,自己真一脑子阴谋诡计计划着怎么栽赃陷害,看到云起这纯洁又严肃的漂亮脸蛋儿,当真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楚阳娿笑得不合时宜,被大何氏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小许氏知道事情已经有了定论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开腔的大许氏跟小何氏,这时候弄清了事情经过,也确定了老爷子的心思,终于不继续作壁上观了。

    大许氏知道自己口才不如别人,也就不浪费精力,直接让媳妇代劳。

    小何氏看了眼梨花带雨的许铭书,然后转向云起,说:“老七,你这就不像话了。许丫头怎么说也是你的表姐,你们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,这些我们心里都有数。原本你娶了楚氏,大家也没说什么。可现如今,许丫头已经是你的人了,男人大丈夫,该负的责任就得负起来,许丫头好好一个黄花闺女被你给糟蹋了,你不认账,让她一个姑娘家家的,要怎么活?”

    云起一脸迷茫:“二嫂,您这是什么意思?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许氏正要接过棒子继续敲打,楚阳娿赶紧插了话,说:“许家表姐一大早跑来,说已经是你的人了。我们找了好些时候都找不到你,她硬说那条汗巾子是你的信物。可如今看来,却是疑团重重。她在客栈里头失了身,可下人是在花园里头找到的你,这里面,一个天南一个地北的,怎么莫名其妙能扯到一起去?她却硬说占了她身子的是你,这中间,谁也不晓得是什么道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三言两语,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,让云起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可是听了他的话,云起更加迷茫了,好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沉声问他:“昨天夜里,你在何处?”

    云起想了想,然后摇头:“我与几位好友在尹家喝酒,之后……之后一醒来就在这了。“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的罪状算是铁板钉钉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当即怒斥:“身为云家子弟,居然做出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事情,来人,请家法!”

    楚阳娿心中一跳,这一顿鞭子要是打下来,云起的名声毁了不说,自己的后宅都别想安宁了。

    许铭书听见老爷子要打云起,立刻哭着跪求老爷子饶过云起一命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的厌烦,还不得不好声好气地跟老爷子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祖父,现在夫君已经回来了,可他显然对昨天夜里生的事一无所知。既然如此,孙媳妇认为,更应该把事情弄清楚。这不光是对许家表姐有个交代,也是对我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小许氏正要出言讽刺,小何氏却已经笑着表示赞同:“弟妹说的没错,想你嫁入云家,这才几日,老七便这般……哎,还是说清楚的好,免得心里呀,留下疙瘩。”

    相比起小许氏的利嘴毒舌,小何氏显然要高出一个段位,三言两语,就连楚阳娿都要挑拨离间了。

    管家已经把鞭子取了过来,楚阳娿却站起来,不着痕迹地挡住云起,吩咐林岗道:“把昨天值夜跟门房全部叫过来。许家表妹什么时候回的家,夫君既然在花园里,可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却无人得知。来,趁着老爷子再,咱们就来个三堂会审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想好了,要是实在没办法帮云起洗白,她就泼妇一把。

    反正她早就仗势欺过人了,也不在乎再加个母老虎的名声。

    值夜门房,以及昨天夜里值班的侍卫,都被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她一个一个审问。

    许家小姐许铭书,是今天早上才回家来的,这个门房管家等人都是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问道云起,大家都摇头表示没看见,就在楚阳娿失望之时,才见一名侍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卑下来迟,请主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皱着眉,问:“昨天夜里,是你值夜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说道:“今天轮到卑下沐休,因此昨天值夜到凌晨,卑下与林坝轮班之后便回家去了,听见府中出事,这才急急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有看到七爷何时回家?”

    “七爷?”侍卫看了云起一眼,道:“七爷不是刚入夜便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喜,其他人却是一惊。

    侍卫见状,立刻说道:“昨天七爷回来,是酉时刚过。当时卑下正在轮值,见七爷醉醺醺想去扶他,只是被七爷躲开了了去。卑下想到七爷一向不让旁人近身,便是醉酒,也不愿被人触碰,这才没有继续纠缠。又见七爷虽一身酒气,却并步伐稳健,便送他走到苑门处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谎,这不可能!”许铭书当即反驳,“昨天夜里我一直跟七郎在一起,他不可能那么早就回家。楚氏,是你血口喷人,是你指使他说谎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的话让楚阳娿吃了个定心丸,突然一下就有底气了。

    她斜乜着许铭书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许家表姐,你似乎也太激动了?你说我血口喷人?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。自己无缘无故空口白牙咬着我家夫君不放,却还诬赖别人指使属下说谎。从你早上跑来闹事到现在,我可是一直没有见过他,如何来的机会指使?”

    许铭书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    楚阳娿回过头,严肃地问侍卫:“你说的话可是事实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侍卫说:“因为七爷回来时刚刚入夜,街上还有不少赶着回家的人。七爷人才出众,走到哪里都惹人注目,只要稍作打听,必能找到证明七爷早早归家的证人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心中大慰:“你说的没错,来人,立刻派人出去找目击证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老爷子已经一脸铁青。他本以为给云起找个厉害的媳妇可以保他性命,谁知这楚家嫡女厉害得过头,连他的脸也敢下。

    大何氏大许氏等人眼见情势急转直下,有些不甘心。又看到老爷子沉了脸,心中大好之余,准备扣一顶大逆不道的帽子给楚阳娿,再逼他们承认许铭书跟云起的关系。毕竟,就算云起是提早回来的又如何?这不能证明云起回来之前没糟蹋许铭书吧。

    小何氏清了清嗓子,正要替许铭书和老爷子打个翻身仗,却见楚阳娿手下那侍卫统领突然走了出来,对他们说:“太太,说起彻夜未归,昨天夜里二爷也是彻夜未归,而且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见自己的丈夫突然被提了出来,小何氏一愣,刚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被吞了回去,转而喝止林岗:“你什么意思,难道想要把这脏水往我丈夫身上泼?”

    “夫人此言差矣。”林岗不卑不亢:“许家此女放/荡不堪,早就有心陷害七爷,此乃众所周知,她口中的话做不得准。既然以七爷晚归来断定是否与她有瓜葛,那自然应当一视同仁,请二爷一起候审方显公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,大胆!”小何氏气急:“好大胆的奴才,竟敢这般跟主子说话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轻笑:“二嫂在说什么呢?我这主子还没觉得有什么,到轮到二嫂替我教训人了?”

    小许氏阴阳怪气:“二嫂,你快少说两句,人家来头大着呢,哪能把咱们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要说话,老爷子生气地拍了拍桌子,怒道:“都少说两句!”

    “祖父说的是,现在最要紧的,是查出跟许家表姐有尾的,到底是谁。其他的事,还是少说两句的好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笑眯眯,翻身农奴把歌唱。

    许铭书痛不欲生,朝云起哭道:“七郎,我对你一心一意,便是为奴为婢,也在所不惜。事到如今,却要遭受如此大辱,还不如……不如死了算了……”说完就要拿头撞柱子。

    清风赶紧挡在前面,跟清水一起将她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许家表姑娘,您这会可寻不得短见。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咱家七爷身上的脏水,也就洗不清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