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06 章

第 106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初秋的清晨,冷风吹得人脸上一道一道的疼。

    周大家的媳妇在小门处守了小半个时辰,才见伙计打着哈欠把门打开。一见周大媳妇,便眉开眼笑道:“哟,这不是周大媳妇么?怎么一大早的,守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家里出了点事儿,我来给婆婆知会一声。”周大媳妇说了一句,便急匆匆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大媳妇惯常来府上,她婆婆是府里得用的,门房早与她脸熟了,便没有拦她,开了门便蹲在那里打哈欠了。

    周大媳妇见到婆婆时,周大娘才刚起来,见她来也不理会,只自顾自洗漱打扮。周大媳妇站在一旁,默默瞧着婆婆妆扮,金尊玉贵的,还有两个小丫头伺候,简直与乡绅家的老太太也差不了多少了。

    如今这天下乱的,上头那位从兄弟手里抢来了皇位,还没坐稳,逃到南边的肃王便反了。肃王造反,还说自己是为了替皇上夺回皇位,那肃王胆大包天,竟说之前那皇帝,竟然没死。

    可是这头皇上不可能退位,也一口咬定先帝早已驾崩,偏南边闹得有鼻子有眼儿的。这还罢了,最要紧的,是两边都拿不出传国玉玺来,这一下两下的,便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外头民不聊生,不少人逃难的逃难,当了匪贼的上山做匪。倒是这京城,依旧是花团锦簇。府上老爷,是云家嫡出世家子,现在当了将军。府上太太,更是安国府的嫡小姐,就是天塌下来,也要把这府上让过去。

    周大他娘在府上做下人,竟然比外头富贵人家的老太太还光鲜享福。周大媳妇日日来府里给婆婆孝顺,就是为了让婆婆在主子跟前说句话,好让自己也能进府里当差。

    对这媳妇,周大他娘是不怎么看得上的。如今兵荒马乱,都少人想来京城安身立命,就是逃难来了京里的千金小姐,也是有不少的。同街王家小子一个扫大街的,就是这样娶上了富家小姐,自己儿子比王家小子可要强多了,他能配得富家小姐,自家儿子,自然也配得个高门千金。

    这是周大他娘私心里的想法,可自己儿子成婚好些年了,媳妇也生了两个儿子,便是看咱孙子的份儿上,她也舍不得必儿子休弃另娶。

    好在媳妇上京,知道巴结她寻差事,周大他娘很是得意自己这份脸面,但云府到底不是普通人家,想要进府来当差,可不是那般容易的。

    等周大他娘洗漱妆扮好了,周大媳妇方才笑吟吟地凑到跟前说道:“婆婆这钗子好看,您这样一打扮呀,当真与先时卢家庄上的老太太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周大他娘哼笑:“别光说好话,你这一大早的,不要老往府上跑,你说的那事儿呀,我心里记着呢,不过如今还没机会,我的过些日子才跟太太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瞧您说的,媳妇日日来,不过是想要伺候婆婆您罢了。差事媳妇到是不着急,就凭婆婆在太太跟前的脸面,给媳妇安排个差事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周大他娘被马屁拍的十分慰贴,心中得意,面上却要嫁妆一点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淡淡摆摆手,说:“你先回去吧,这会太太该起来了,我还要去当差呢。”

    “婆婆您忙,媳妇这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家婆子一摇一摆出去了,周大媳妇看着婆婆背影消失,这才摸摸头,又往出走。

    周大家的出了下人联排小屋,到了朝阳轩,这才收起一脸的得意,变得卑微起来。

    离得老远,她就看到主子住的屋子已经开了,心想今日头条起得这样早,竟然她不知道。想到此处,便加快了脚步,赶紧上前服侍去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今儿起得可真早。”

    楚燕阳已经穿戴完了,正在擦脂抹粉画眉毛。听见下人说话,更是微微一笑,高兴道:“那是,昨儿四叔来了信,要让我回娘家一趟,怕是有事要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可是好事,可见太太在长辈跟前,是很得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楚燕阳装扮完毕,吃囫囵喝了一小碗稀粥,便由丫鬟婆子簇拥着,浩浩荡荡出门了。

    朝阳轩这边动静不小,明月阁时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清风去打水时,亲眼看到楚燕阳那气派,气的哭回来了。

    丁嬷嬷见她哭个不停,气到:“你这像什么样子,一大清早的就哭哭啼啼,多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吉利不吉利的。”清风扔了水壶,往那一坐,气急道:“世上有那不要脸的,强人家夫君,如今连人家的父亲和弟弟也要抢了去,她算是哪门子的太太,咱们太太才是真正的当家太太。瞧她那气派,不晓得的还以为是哪家贵夫人呢,竟是那般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生气,咱们都明白,可这有什么法子!”丁嬷嬷也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四年了,自从四年前太太落了水,被救起来之后,便成了傻子。傻子不能管家,云家七房便没了当家主母,两家心里都着急,那楚燕阳,居然自告奋勇说要嫁入云家给伺候妹妹,于是给七爷当了平妻。

    四爷也是没法子,生怕闺女在云府被人欺凌,想着自家姐妹,总比旁人要好些。可天知道,那楚燕阳到了云府之后,哪里还将自家太太瞧在眼里,那个架势,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了正经主母,把四爷个熠哥儿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兄弟了。

    处处排挤不说,到如今,居然手伸到明月阁,想把伺候太太的老人全部打出去。

    更让清风气不过的是,太太放嫁妆的库房,也已经被那不要脸的,开了不少回了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苍天无眼,咱们太太的命怎么这么苦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快别说了,再怎么说,还有怎们呢,咱们伺候着太太,四爷熠哥儿都看着呢,咱们太太到底才是四爷的亲闺女,熠哥儿的亲姊妹,那起子不要脸的,飞到天上去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迷迷糊糊,听见她们在说话,可她觉得困得很,就是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丁嬷嬷跟清水说了一会,便各自去忙了。楚阳娿又陷入昏睡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被人摇醒,然后有人帮她穿好衣服,扶着她做到镜子前头梳头擦脸。

    楚阳娿任凭她们动作,好像隔了一层怎么也不清晰,她爆无聊赖地想,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身体出了问题不成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就盯着镜子里的人转不动眼珠了。

    这镜子不是现代的镜子,而是被磨得很光的铜镜。

    从铜镜里面,可以看到一个人,她弯眉杏眼,唇若桃花。

    一头乌黑的长,被丫鬟伺弄着,像云一样被挽了起来。

    丫鬟一边梳头,还一边在跟她说话,可是她说了什么才,楚阳娿却是听不清的。她的锁头注意力都在镜子上面。过了好久,她才想到:啊!这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她面庞白嫩,五官秀美,看上去健康又温婉。

    不是苍白的,不是瘦弱的,跟三个月前相比,现在的她可长大了不少。脸孔张开了,更加艳丽不可方物,还有胸前那一对**,也已经鼓了起来,她从太平萝莉,变成了性感少女了。

    不过唯一的遗憾,就是这梳头的丫鬟技术不咋样:饰用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丫鬟顿了一顿,摇摇头,又继续给太太戴耳环。

    这对耳环是红宝石做的,十分华丽大气,但楚阳娿觉得,这样打扮出来,就跟圣诞树没什么差别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想了想,说:“不要这个耳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太,太太,是您在说话?”

    丫鬟愣了愣,几乎哭出来。

    一颗大大的眼泪砸在自己脸上,又滚又烫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个激灵,突然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眼前不再雾蒙蒙,所有的声音,都传入耳内,看人视物,也不再像隔了一层。她又回来了,前世的她,真正的离开了人世。

    一种失落感袭进新房,与此同时,长久空虚的心,也突然充实起来,好像一下子,她成了完整的个体。

    丫鬟还在哭,楚阳娿摸了摸脸,把眼泪擦掉才回头看她:“你要哭多久?不过你想哭,还是先去吧嬷嬷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这就去,太太。”丫鬟又哭又笑,急匆匆地跑了出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