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11 章

第 111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和离成功的楚阳娿,再次搬回了安国府,她还是住在以前璎珞轩住过的院子,不过物是人非,自己感觉才一转眼,别人眼中已经是四年过去。

    楚家奉献的雷炮图,使得皇帝龙颜大悦,给了楚家莫大的赏赐,金银钱财入流水般搬进安国府。然而楚阳娿现,父亲跟弟弟并不怎么高兴。楚阳娿虽然没有问,但她也看出来了,皇帝现在,已经开始防备楚家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防备也很轻微,毕竟现在天下还不太平,对皇帝来说,平定南方逆臣贼子,这才是第一要务。现在朝廷正是用人之际,他不可能现在就对任何一个大族下手。

    倒是云起,因为妻子追到前线闹和离,自己又身受重伤的事,很是收到不少的同情,以及嘲笑。

    关于云家的事,楚阳娿已经不想关心了。

    从庄子上回来没几日,弟弟楚熠阳便离开京城又去了前线。

    父亲楚域,除了政务之外,最关心的就是张罗着给她重新寻找夫婿。

    楚阳娿自己倒是一点都不着急,都说初嫁从父再嫁由己,这一次她是可以自己相看的。但因为自己离婚的事还没有平息,所以她没有像父亲那么着急。相比起自己,她比较上心的,反而是自己身边这几个丫鬟。

    清风清水这几个,跟了自己十几年了,原本自成婚之后,也应该慢慢帮她们把终身大事解决掉。但自己一傻就是四年,她们的婚事当然就给耽搁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好了,也终于得了空闲,正好趁机会,把她们叫过来,问问各自有没有心上人,或者没有的话,准备找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清风一听楚阳娿问这话,羞的满面通红,话倒是一句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清水嘻嘻笑:“姑娘你瞧好了,这丫头一看就是心里有人了,瞧她这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清风你喜欢谁,给我说说,看看我能不能替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清风更不好意思了,嗔怪道:“姑娘,您就别拿我打趣了,我可是想好了,这一辈子都陪着姑娘,哪儿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你可要说实话,要不然我不小心当真了,真的把某人留下来当一辈子老姑娘,那可怎么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话,姑娘你……呜呜,您就不要打趣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你就跟我说实话,你喜欢谁。”楚阳娿认真道:“你也知道,我这刚才醒过来,所以你们喜欢谁,我是真的猜不着,不然也不会这么直白的问了。”

    清风知道楚阳娿没在开玩笑,是当准备把她放出去。她舍不得现在的生活,可是想到心上那人,还是不甘心放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他扭扭捏捏,好不容易才红着脸说了那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楚阳娿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说林生?林生可是比你大十几岁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十几岁,就大九岁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些也没什么,总比那些毛头小子好。”清风果断为心上人说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比较纠结:“林生是父亲的人,这件事,除了问林生本人之外,当然还要问问父亲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不必为难,这不过是我一厢情愿,还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,等明天,我便把人叫过来,亲自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清风满心欢喜,有忐忑地拜谢了楚阳娿,然后开始等心上人回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完早饭,楚阳娿就把林生叫到面前。

    林生对自家这位胆大脾气也不小的十二小姐很是没可奈何,他以为把自己叫过来,是又想出了什么新的折腾姿势。谁知道楚阳娿笑眯眯地看了他好一会,然后才地问:“林生,你今年多少岁了?”

    “三十一。”男人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有打算成家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满意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清风脸红得要滴血。

    楚阳娿感觉应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可有心上人?”

    男人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给你介绍一个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谢十二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求,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男人终于不再寡言少语了,他认真地对楚阳娿说道:“我喜欢强壮的,身高跟我要差不离,脾气暴烈一点,征服起来有成就感。皮肤么,要黑一点好,太白了显得……”

    楚阳娿赶紧打断他:“高壮也就罢了,可又高又壮,还得皮肤黑……这也太不好看了呀!”

    林生很不赞同:“男人么,当然要又高又壮,皮肤黑一些显得可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什么?男人?我在给你说媳妇,你干嘛说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媳妇,自然应该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捂脸,回头一看,清风果然已经哭着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穿越一世,他居然见着活着的同/性/恋了,而且就在自己身边潜伏了快二十年,而且自己还热心地准备给人找老婆。楚阳娿深深地受到了伤害,她无力地挥挥手:“你出去吧,我想静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生一派坦然地出来,回到正德堂,现主人已经回来了,正在喝茶。

    楚域看到林生从楚阳娿院子方向过来,便问:“官官找你有事?”

    “十二姑娘想要给我做媒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恩,我同意了。但是我告诉姑娘要说就给我说个男人,她好像就不打算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林生话还没有说完,楚域就把一口茶喷了出来,直接喷到了林生的脸上。“咳咳咳……你,你说什么?你喜欢男人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十二姑娘闲得慌,我逗逗她而已。老爷,您的衣服脏了。”

    楚域总算中从惊吓中缓过来,瞪了林生一眼道:“没事儿你跟她说这个干嘛!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生也觉得自己逾越了,作为下人,虽然不是一般的下人,但跟自家小姐撒这种谎还是很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真的觉得在家姑娘是闲得慌。

    楚域无奈挥手,跟楚阳娿刚才的动作一模一样:“你下去吧,我去换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心上人喜欢男人,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让人郁卒得了,清风这几天心情一直不好。

    楚阳娿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,干脆准了她两天假,让她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,不必上前伺候。

    清风的亲事无疾而终,楚域倒是将楚阳娿的婚事已到了明面上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名声很大,楚家也不敢大张旗鼓地给她说亲,只好托付的相熟的亲戚,挑选合适的年轻人来安国府给相看。

    楚阳娿迎来了前世今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亲,对

    于这件事,她还是很看重的。

    现代人讲究自由恋爱,看不起相亲,但这个时代盲婚哑嫁才才是大潮流,相亲在某种意义上,反而算是一种相对的自由。

    楚阳娿是真的重视,所以她做了许多件新衣服,每天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。

    转眼间,就到了相亲的时候,楚阳娿,也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相亲对象。

    白安然,男,一十九岁,比楚阳娿小一岁。

    父亲是工部侍郎,自己有举人功名,但由于生母早逝,继母压制,自己又一心读书,亲事这才一再拖延。

    楚阳娿目测,这位白公子身高大约一米九往上,长的倒还俊秀。只因为太高又太瘦,看上去便飘乎乎的,像个行走的电线杆子。

    电线杆白公子,见到楚阳娿便如老鼠见到了大猫,吓得弯腰驼背,一下子就从电线杆变成了长虾米。

    楚阳娿十分震惊,难道几年过去,京城人士审的审美观竟然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?自己这容貌瞧着不让人觉得赏心悦目,反而会把人吓个半死不成?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……”楚阳娿无语地看着头都快竖起来的男子,郁闷之情无以言表。她摸了摸鼻子,轻声细语地问:“公子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害怕。小姐花容月貌,小的心仪良久,一点都不怕小姐,小姐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是不怕我,可你不怕我你干嘛连眼睛都不敢抬一下?你看都不敢看我,从哪里看出的花容月貌?

    还有……你比我高很多你知道么?可你这两股战战双腿抖的模样,看上去真的十分可怜呀!

    楚阳娿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公子要是身体不适,便先行回家吧,来人,送客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不是个喜欢为难人的人,但更不是个喜欢为难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怕她怕的什么一样,继续在彼此身上浪费时间,就多此一举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