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12 章

第 112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相亲对象,一个一个都像是来找麻烦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无比郁闷,坚决不想继续恶心自己了。

    楚域也被起了个半死,对那些所谓好心的亲戚,再没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父女两人商量了半晌,终于决定,要现皇帝没有召她入宫的意思,那成亲的事,也就暂时放一边吧。现在她本就在风头浪尖儿上,看不惯她的人,本来就很多。

    楚阳娿自己也想明白,这世道没有人跟你将道理,也当真没有把个女人的意愿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要是皇帝当真想让她入宫,哪怕她成了亲当了娘都不见得安全(参考杨玉环)所以没有必要折腾自己。而且,就算当真进了宫,那她大不了跟皇帝死磕了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看他这个皇位都还没坐稳的滑腻能真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觉悟,楚阳娿的日子就好多了,安国府也消停下来,不再日日有所谓亲戚拎着年轻人上门。

    楚阳娿自己,干脆清清闲闲地在家当起了田园老农,在中苑后面开辟出一块小菜园,自己研究大棚种反季节蔬菜去了。

    宁安带着孩子来看她,现她自己折腾的起劲,心情好得不行,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担心你,老早就想让人来瞧你,只可惜我那嫂子现有身孕了,也来不了,便让我过来了。”宁安已经生育阴暗一女,长子已经三岁,小女儿已经年满一岁了。

    她在家里要管家看孩子,还得伺候丈夫公婆,想要出门走亲戚,也不是那么好腾出时间来。

    自从楚阳娿和离之后,外面流言蜚语实在太多,说的也委实难听。韦氏生怕外孙女儿受不了奈尔口诛笔伐,好容易才低了信儿让宁安来瞧她。楚阳娿心里明白老太太的意思,宁家孙媳妇好几个呢,让宁安来,还不是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也好,比较合适开导她。

    不过楚阳娿真不需要开导,她虽然和离了,许多人对她这一行动十分愤恨,然而她到底是有皇帝圣旨的,就算再不满,也只能私下地说一说,不敢当真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再者,安国府也派人盯着呢,说说也就说说了,谁要当真写出个话本儿小曲儿来映射讥讽她,便一个奏本参上去,直言当今天下反王乱世,又有流民流窜好人,京城之中,还有人整日流连于秦楼楚馆消遣耗磨,不如派去疆场,卫国尽忠的好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那些人也不敢几区放肆了,毕竟能成日跟个剑斗没见过的女流之辈死磕的,也不是什么有能之士。楚阳娿虽然和离一回,但到底是于国有功,拿下城池还奉献了雷炮的人。那些男人们屁本事没有,只知道耍嘴皮子,皇帝也厌恶。

    只老太太关心则乱,怕她顶不住流言蜚语,兀自在家伤心难过。这才让宁安过来看她。

    楚阳娿抱着小萝莉,心情十分好。

    “外面喜欢怎么说我,让他们说去好了。那些人闲来无事,跟个女人一般婆婆妈妈,无能又无理,除了耍耍嘴皮子,也没其他本事了,我们这些有本事的,自然应当可怜他们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笑嘻嘻,玩笑着说。

    宁安感叹道:“从小到大,祖母每每提起你来,只道你荏弱可怜,常常耳提面命,让我与哥哥们一定要好好护着你,替你撑腰。如今看来,你哪里还需要我们撑腰,便是一般男儿,也比不得你有本事。只可惜这天下,容不得女人出头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说说你吧。表姐,你过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挺好的。”宁安告诉她说:“相公平日比较忙,家里都是我在管。婆婆虽然严厉了些,但也不是那喜欢磋磨媳妇的人,就是拿几个妾不消停,总给我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妾?”楚阳娿邹了皱眉头,她到底是接受不了这种光明正大理所应当,连法律都会保护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宁安到不这么想,她是真正的传统女子,当真把妾室当个小玩意儿,是用来帮自己伺候丈夫的,只要她们规矩,她便觉得不错。

    丈夫没有干出宠妾灭妻的事,于大多数女人而言,是一项莫大的幸运。

    看到表姐满足的眼神,楚阳娿深觉代沟果然没有那么容易逾越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“我们还是聊点儿别的吧,我那小外甥都三岁了,是不是也开启蒙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呢,等明年开了春儿,就请先生来开蒙。”说起孩子,宁安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了。

    四年过去,她真正成了一位端庄大气的内宅主母和温柔和蔼的母亲。她的生活全部围绕着丈夫婆媳孩子,时不时夹杂一些贵妇们聚会时提起哦八卦流言,当然,要说到流言蜚语,这段时间被提起最多的当然是自己闹了和离的楚阳娿。

    为此,宁安也受了不少委屈。粗严格闹和离,弄得嫁出去了的楚家女都备受指责,连与楚家有姻亲的宁家家出去的女儿,多少也收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好在安国府还挺立着,楚阳娿和离又有皇帝的影子在,他们到底不敢将进门的媳妇休弃了,顶多时不时找点麻烦刺两句作罢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宁安是不会当着楚阳娿的面说出来的,她光说好事,说完感叹一句:“如果四年前,你没被那奸人所害,一病就是这好些年,要不然,这时候孩子也能开蒙了。咱们凑一起,还能让他们兄弟一起上学呢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被害之后就成傻子了,但傻子这两个字却不怎么好听,所以一直以来,他们都以生病代替,说起她痴傻的这四年,只说病了四年,倒也贴切。

    楚阳娿只是笑,心里却在想,就算当真她没有出事,恐怕也是不能生出孩子来的,云起近不得人,光靠她自己,可没那个单体生殖的本事。

    宁安看她眼神落寞,以为说起了伤心事,赶紧补救道:“不过如今总算是老天开眼,你现在也已经好了。姑父心疼你,等过了这段儿,重新再说了人家成了亲,过不了多久,自然也会生儿育女的。”

    嫁为人妇,生儿育女,好像是天大的好事,好像出去这一件,便再无其他可以媲美了。仿佛生儿育女,已经是身为女子的唯一目的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宁安神采奕奕,越说越高兴,楚阳娿却十分尴尬,因为生儿育女,对她来说还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她不想生儿子,因为这个时代生长大的男孩,哪怕她在怎么叫到,也难以避免因为大环境的原因,长成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,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成为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。她更不想生女儿,这个世界对女人苛刻,她不忍心生个女孩来着世间走一遭受一辈子的苦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话,是不能说出来的,这是大逆不道。便是再二十一世纪的现代,男人女人们也还是这么想法,认为女人不想生孩子,就是天大的罪恶,就是枉为人了。可就算生下孩子又如何呢,那时她住在医院里,见了不少人间好事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施恩无奈地现,四年过去,自己跟宁安,好像没有多少共同话题了,她已经为人妻为人母,自己是被留在原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面突然一阵吵杂。宁安住了口,没在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也皱了眉,让人去看看生了什么事。话还没说出口,就见清岚急匆匆地跑了进来,对楚阳娿说道:“姑娘,不好了,八姑娘回来了,整根三太太在门口闹着要上吊呢。”

    “上吊?怎么回事?”楚阳娿站起来,急匆匆小碗面走去。

    刚到璎珞轩门口,就看到楚燕阳跟月氏两人一人拿着一条白绫,被丫鬟婆子阻拦着,大哭大闹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楚阳娿沉脸,问:“三婶婶,楚燕阳,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干的好事!”月氏一看到楚阳娿,两眼已经开始冒火了,恨不得生吞了她:“都是你,你干出这样天怒人怨猪狗不如的事,如今躲在家里逍遥自在,可怜我的燕姐儿,在云家给你当牛做马这两年,如今是什么错的没有犯,就被那云起给休弃了。我们娘儿俩是活不成了,必定要死在你面前,让你一辈子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故意不去主意有关云家的事,其他人知道,也不会主动说给她听,所以楚阳娿还真的不知道楚燕阳被云起休了的事。

    她前脚一走,楚燕阳后脚就被云起写了休书。楚燕阳当然不愿意回娘家,自然又哭又求,赖在云府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这般折腾了十几日,云起现这人是吃软不吃硬,说话她听不进去,只能强硬地让她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,她就被云家五花大绑,捆牲口一般捆着送回了安国府。

    由于楚阳娿自己闹和离闹的这么大,楚家深觉对不起云起,所以楚燕阳被休回来,楚家也说不的什么。

    楚家不替楚燕阳撑腰,楚燕阳就当真要做个弃妇了。

    她想不开,月氏更加想不开。母女两人抱头痛哭一阵,干脆搀扶着一起来璎珞轩闹着上吊死给楚阳娿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楚阳娿冷眼看着这两人,正想说想死就让她们去死好了。

    可死在她门口,怎么着都是她的错了。

    楚燕阳看到楚阳娿沈着脸不说话,心里的愤恨就像岩浆一样爆开来。

    她瞪着楚阳娿,咬牙切齿,恨不得天打雷劈,好让她马上去死。

    “闹够了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良久之后,楚阳娿就这么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燕阳惊怒,大声咒骂道:“楚阳娿,你把我害成这样,你为什么不去死?”

    楚阳娿好笑:“姐姐在说什么?我害你?我害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,我如何能被夫君休弃!全都是你的错!”

    “你被休弃,那是你自己的事,是你做的不好人家不要你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楚阳娿冷笑:“再说,某些人是怎么进得云府,别以为我不知道,当初是谁跪在这璎珞轩外面,指天誓磕头求我父亲,一定要去云家,还说什么为了伺候我。呵!大家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我们都清楚,也没有必要多说了,只是楚燕阳,你说你可怜不可怜,我是正室嫡妻,我走了,按理来说你的机会才更大了不是么?怎么你就被休了呢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