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14 章

第 11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义郡王府。

    大丫鬟紫嫣伺候完了自家夫人,从屋里出来,看见一个小丫鬟端了两盘点心从门前走过,便拦住她问:“太太在屋里见客呢,这点心要送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小丫鬟见是紫嫣,便笑了笑,说:“太太跟娘家姊妹有话说,跟前儿没让人伺候,来的几位嬷嬷跟姐姐,都在耳房歇息呢。是紫萱姐姐让我送两碟子点心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把点心给我,你去厨房帮忙去吧。”紫嫣二话不说接过点心,小丫鬟也不敢反驳,只好笑笑:“那就麻烦紫嫣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待会有剩的,我留你几块。”

    紫嫣到了耳放,果然看见一个嬷嬷连同两个丫鬟,正坐在一起喝茶说话。

    紫嫣将点心放下,道:“太太说几位辛苦,让我送点点心过来,给嬷嬷还有两位姐姐消磨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这位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丫鬟接过点心,紫嫣也坐下了,几个人一边吃喝,也一起说笑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那嬷嬷道:“哎哟,我这肚子不舒服,得去一趟茅房。”

    紫嫣说:“茅房才后边儿,我给嬷嬷指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。”嬷嬷起身,跟着紫嫣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走到柴房偏僻处,紫嫣才停下来,说:“这儿没人,嬷嬷有话,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嬷嬷左右看了看,确定没有其他人,这才小声道:“郡王府来了客人,我们主人已经听说了。只这客人与我们安国府干系不小,所以主子十分上心。紫嫣姑娘你在郡王府伺候,必要将那人的来历跟目的打探得清清楚楚,你若有功,我家主子,必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放心,此事紫嫣一定办好,只求嬷嬷回去替我好言一句,让我早日离开这腌臜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主子,从来不亏待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嬷嬷。”紫嫣喜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安国府跟义郡王府不同,自己只要真的立了功,就算没有办法离开义郡王府,但其他好处,也能得下不少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想了想,告诉嬷嬷说:“有件事,是府上送柴火的老妈子看见的,我也不晓得是真是假,但感觉比较可信,就告诉嬷嬷,请你们找机会暗中查查看。”

    紫嫣附在嬷嬷耳边,将最近府上的事情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外面都知道,这几年义郡王府形势越来越差,家财败光了不说,还惹了一身的麻烦。

    楚家嫁过来的楚重阳,带来的嫁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,却也让那义郡王妃眼馋了好久。

    楚重阳是个愣头愣脑的,偏偏对牟氏的话深信不疑。自嫁入义郡王府之前,牟氏便千叮咛万嘱咐,让她抓好自己的嫁妆尤其银子,一定不能让其他任何人沾手。

    楚重阳一直听从着牟氏的叮嘱,当真成了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。她自己没那生意头脑去赚钱,但因为把钱抓得紧,到也还过的听滋润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惹了义郡王妃的不满,这几年日日想方设法整治楚重阳,奈何楚重阳就是个棒槌,脑子里也没有那些弯弯绕绕,多数时候王妃是自己气的不成,楚重阳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要说像楚阳娿那样打她一顿,那是不行的。在家她们是姐妹争吵,可到了义郡王府,楚重阳却是媳妇,好歹也是出自安国府,要是被打一顿,牟氏必然闹上门来。

    义郡王妃气的不成,最后只好限制了楚重阳跟安国府的来往,除了迫不得已,连门都不让她出。

    直到最近,安国府失踪了好几年的楚佩阳突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安国府,而是直接找上了义郡王府。

    要知道,萧幂云虽然是从义郡王府出嫁的,但义郡王府根本就没有把她当过自家人。对她生下的两个女儿,也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。楚佩阳在她们心中,可只有一个身份,那就是安国府嫡女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不知道楚佩阳对义郡王妃说了什么,义郡王妃居然高高兴兴地将楚佩阳接进府里来。还专门给了她一个顶好的院子住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自从楚佩阳来了之后,义郡王府一下子就变得阔绰起来了。府里下人都感觉到,府里变了,从穷抠搜一下子变成了暴发户。王妃一下子做了几十件衣裳,打了十几套头面,简直要把这几年的缺失补回来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这银子是哪里来的?想都不用想,都跟突然出现的楚佩阳有关系。只是,她一个女人,孤身一人又带着个孩子,哪里来的这么银子?这让人不怀疑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听那送柴火的老妈子说,有一天夜里,她来得太早,瞧见有人偷偷摸摸带着箱子进了后门。而那放箱子的马车,是从柳家巷出来的,只不晓得那箱子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嬷嬷点点头:“这事你办得好,继续留意,尤其那个自称楚佩阳的女人,有关她的人和事,都要打听清楚,事无巨细地告诉我。哼!我们府上的十四姑娘早就没了,此女狼子野心,居然胆敢冒充,实在可恨。”

    “是,嬷嬷放心,紫嫣一定留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你先回去吧,我去趟茅房,免得让人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嬷嬷您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紫嫣跟嬷嬷指了指茅房的位置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位嬷嬷所说的楚家十四姑娘早已亡故的事,她不知真假。但光是想一想,就晓得安国府里,那位闹得惊天动地的十二姑娘太不简单。安国府四房一共只有三位姑娘,一位去了庙里静修,一位莫名其妙亡故了,只有十二姑娘风风光光嫁了人。偏偏她们是一个父亲生的,那萧氏,还是逼走了前头正房太太的继室。任谁想,都知道这早亡的十四姑娘死的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现在住在青烟阁的那位,到底是不是安国府十四姑娘她不清楚,但就凭那位十二姑娘如此在意,就很能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是不是,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她一个身不由己的小丫鬟,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管别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今日是楚家那位被云家休回家的楚燕阳来府上,借着看望她们太太楚重阳的名义,与那突然出现的自称楚佩阳的女人见面。

    这位跟自己暗中联络的嬷嬷,自然是楚燕阳身边的人,可她却偷偷帮着那位十二姑娘办事,可见安国府内,这位十二姑娘一手遮天到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听说安国府那位四老爷,对这女儿十分娇宠,现在安国府的世子夫人回了娘家,府上只有个二房太太在管事,恐怕她们身边,全都是那位十二姑娘的人。

    紫嫣想着想着,心中越加畏惧。那女子实在厉害,一不高兴就能和离,好好回了娘家不说,还能一手遮天,连义郡王府都到处是她的人。要知道这放在别人家里,和离回家的女儿,不知到要怎么被怠慢呢,哪里还敢大张旗鼓到处张罗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畏惧之余,有忍不住羡慕,一个女儿家,能像她有那样的好命,实在是几世修来的福分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小小的丫鬟奴婢,是想也不敢想那样的福分的。但是她也能好好为自己谋划一番。这义郡王府是个肮脏到底的狼窝,留在这里是没有出路的。若能得了那位的赏识救她脱离苦海,自己也能重新找一份好差事,嫁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,过个几年,生了儿女,也是安安稳稳的一辈子,不是么?

    想到此处,紫嫣整了整仪容,亲自到厨房去了一趟,重新躺了一壶好茶,去太太房里服侍,不定就能听到一点儿什么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楚燕阳自从上一次在酒楼里见到了楚佩阳之后,一直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楚佩阳变了,变得让她都有点害怕。她不知道楚佩阳想要做什么,所以当时她拉着自己叙旧,她魂不守舍地随便应付了一会,就急急忙忙地回家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她一直呆在家里,老爷子不见她,四叔也不理会她,云家再也跟她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听说她的婚事已经全权交给了牟氏去做主,以后能嫁个什么样的男人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之前,他还在期盼,等云起回来,自己与他两情相悦,然后慢慢拿到楚阳娿的所有嫁妆,再名正言顺当上真正的云家七夫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早就不敢奢望那些了,她失去了所有,而这一切都是楚阳娿造成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还是个傻子,那多好!一切就会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。

    就算她突然间不傻了,她难道就不能本本分分在云家当她的七太太么?那样自己就算还是平妻,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被人耻笑不说,未来还没有定数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当然不会甘心,自己明明不比任何人差,为什么总是一无所有。她没有父亲,其他人是靠不住的,她只能依靠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辗转反侧,深思熟虑之后,她终于还是借口探望楚重阳的名义,来到了义郡王府。在这里,她又见到了楚佩阳,她想问一问,她的计划,到底有没有可行性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思,我们都明白了。但是就算你回到了安国府又怎么样?四叔偏心楚阳娿,你的回归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影响。再说,这对我们其实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人多力量大不是么?”楚佩阳捧着茶杯,笑得温柔腼腆:“爹爹不喜欢我,那是因为他误会了我娘,现在我已经找到证据证明我娘的清白,把误会解开了,爹爹自然会补偿我。一旦我回到安国府,楚阳娿还能继续一手遮天吗?到时候我就有办法说服父亲,让他送燕姐姐你回云家。云家跟楚家的联姻可是至关重要的,楚阳娿因为一己之私,坏了家族大事。这一点,想来老爷子虽然什么都没有说,但心里其实是很不高兴的。至于重阳姐姐,就更简单了,咱们晋国,女子守寡可全凭自愿,就萧庄明那样子,耽搁你这几年,总不能耽搁你一辈子。等燕姐姐回了云家,想要帮姐姐重新定一门亲事,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了?而且……”楚燕阳慢慢地说:“你我姐妹一场,如果帮我我这一回,妹妹必然有重金奉上。”

    两人眼睛一亮,难免意动。

    楚燕阳被休弃回家,就是见不得人弃妇。但要是能回云家,就是能代替云家出门应酬的当家主母。她想要替自家姐妹说以门亲事,还是很容易的。而楚佩阳还答应给她忠心酬谢,更是解决了她捉襟见肘的困境。

    至于楚重阳,对金钱到不热切,但一想到云家那些个顶个的俊俏公子,心就跳得快要从胸腔里冲出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楚家女孩真是命苦。

    除了早嫁的楚丹阳之外,其他几个都很凄惨。

    楚琴阳跟王心怡,因为那种原因被远嫁,连娘家都回不了,谁也不晓得她们在夫家过的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楚素阳进了蝉鸣庵,小小年纪就青灯古佛为伴。

    楚阳娿倒是风风光光地嫁了人,丈夫却是个极品洁癖,成婚几年,就当了几寡妇。她傻了之后,心怀不轨的楚燕阳也颠儿颠儿地跟着进门当了平妻,陪着楚阳娿一起守活寡。

    而楚重阳,那就更凄惨了。一进门丈夫就瘫痪在床,夫家一家还是要钱不要命的穷鬼,整天没事找事折腾他。

    这下好,安国府总共就这么几个丫头,就有四个老处女。其中三个还是嫁了人的老处女,这话要是对外说起来,连买豆腐的小寡妇都要同情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个时代是没有人关心女人婚后跟丈夫私生活是否和谐的。不,应该说,在这个时代,女人清心寡欲才是贤良贞洁,就算再怎么样,也不能主动跟丈夫要姓生活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什么,楚域知道云起四年都没有碰过楚阳娿,却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云起繁忙,常年在外是一方面,楚阳娿四年痴傻是一方面,对女性的偏见,才是深藏在骨髓深处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他的官官是好女儿,好女儿自然是不能因为丈夫不亲密就和离的。

    但是,作为女人,却没有人真心愿意过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楚阳娿为此闹得天翻地覆也要和离。楚燕阳不知真相还以为只要丈夫有了空闲,总能培养好了感情。

    楚重阳的丈夫本就残废,一年前还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义郡王府言称楚重阳不孝,没能给萧庄明生下一男半女,现在萧庄明虽然死了,她却是要为他守着的。

    牟氏跟丈夫楚圻,是担心楚重阳脸上伤残,即便回了家也再不能找个愿意娶她的人家。所以义郡王府不愿意放任,他们也就任凭她留在郡王府了,顺便还能得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只是,楚重阳还年轻,心思活络的很呢。

    她也爱那些年轻俊美的公子哥儿,想到自己还能嫁个那样的夫君,哪里愿意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于是她道:“这件事也不是不行,爹娘那边,我会帮你说,他们到时候会站在你这一边。三婶婶那里,只要燕阳帮忙,自然也不会阻拦。老爷子现在不管事了,心中在想什么很难说。最为难的就是四叔那里。如果四叔承认你,那么一切就迎刃而解。不过你还带着个儿子,要知道楚阳娿跟她那弟弟都是个心狠手辣的,他们两个恐怕会从中作梗,让四叔见都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楚佩阳发现几年不见,楚重阳居然变聪明了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义郡王府不是安国府,没有她那个泼妇一般的娘宠着,她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肆意妄为?就算再蠢笨的人,磨练个几年,也长记性了。

    楚佩阳笑了笑:“父亲那里,自然有我亲自去说,你们只要安排我见到他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父亲不喜欢义郡王府,所以她不能请义郡王妃带她直接回安国府。再者,她也是有心结的,当年离开时,她那样慌张惊恐,现在回来了,再不愿意偷偷摸摸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