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15 章

第 115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佩阳环顾一周,找不到发泄之所,正要暴怒,猛然间,她看到了墙角边蜷缩着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的错。”楚佩阳慢慢靠近抖成一团的小男孩。等她走到他面前,才蹲下来,双手捧着他的头,恍恍惚惚地说:“都是你的错,都是你害的!爹爹不喜欢你,看不上你,你长这张脸有什么用?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很轻,但小男孩已经被吓得缩成一团。他想要把头缩回去,却被楚佩阳抓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然后,就见她一只手捧着男孩的脸,另一只手开始在他脸上轻轻拍打。

    刚开始,她拍得很轻,就像是爱抚一样。可是渐渐的,她的手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啪啪啪,小男孩的脸被打得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太疼了,他躲了一下,这一下触怒了楚佩阳。

    她就像突然间发疯了一般,猛地一耳光甩过去,扇得小孩摔倒在地上,鼻血混着眼泪流得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小孩,这时候肯定嚎啕大哭了,这个小孩却不同,他紧抿着嘴唇,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。即便是被打得掉落了一牙齿,也只是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楚佩阳怒意未消,越看这个儿子,越是不顺眼。

    她太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了,大约因为从未得到过,所以已经从盼望,成了心魔。

    离开京城这些年,她从高高在上的公主之女,从安国府嫡千金,变成了被那些低贱野蛮的男人们肆意折辱的玩物。

    她好害怕,好后悔。

    原本她想回家的,想要回到那富丽堂皇仆从如云的安国府,可是那个时候,她已经回不去了。她买下的仆人不忠心,没过几天就偷偷跑掉了,买到的小丫鬟也没过多久就死了。很快,她身上带着的银子也被人抢走,就连她自己,也因为那样艳丽的一张脸,被囚禁起来当礼物送了人。

    没有父母之命,没有媒妁之言,没有三礼六聘,没有十里红妆。

    她就那样成了一个三十几岁老乡绅的第十九个小妾。

    她厌恶那个好色肮脏的老男人,她想要逃走,可看管她的婆子特别厉害,每逃一次她都会被抓住,然后就要狠狠挨一顿打。

    后来她再不敢逃了,短短四年,她生下三个孩子:一个女儿,两个儿子。小女儿被乡绅的大老婆塞进瓦罐里活活煮死了,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那是一个孽种,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。她的小儿子是被毒死的,是她自己一包药,连同自己的儿子一起,毒死了那老色鬼全家上下十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剩下的这个,因为那天被奶妈抱到外面去了,没有喝水所以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原本,她也要找个机会,弄死这个仅剩的儿子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家里的老婆子发现只剩下这一个孙子了,干脆把孩子抱过去,一把锁锁在了屋子里,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一步。

    她不能近身,自然没有办法下手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直到一次偶然,让她在大街上遇到了久违的楚天阳,这才有了逃出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离开之前,她本来准备一把火,将那一家人全部烧死的。

    可是陡然间,她发现这个仅剩的儿子,长得居然像极了她的姐姐楚阳娿。

    他们可真像呀,简直就像一个娘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四年,安国府的生活就想隔了一个世界那样遥远。

    这个小野种长得很好看,好看的让她厌恶极了,也没有舍得下手杀了他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楚阳娿。

    是的,她记事实际上很早的,她记得小时候她跟十二姐姐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坏。那时候姐姐也愿意接近自己,那时候她是多么喜欢她呀。相比起楚素阳那个真正一母同胞,跟自己还是双生子的姐姐,她更喜欢跟她们姊妹截然不同的楚阳娿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母亲的嫉妒,不明白父亲的防备,直到亲耳从父亲口中听到自己是奸生子的身世,让她恐惧,害怕。

    所以她毅然决然地逃离了那个生养她的安国府。

    奸生子这个身份,让她在最艰难的那个时候,都不敢联系安国府求救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大儿子这张脸,她才猛然发现,父亲很有可能是误会了,误会了她母亲,误会了她的身世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她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只要能让父亲发现自己弄错了,只要她能证明自己不是奸生子而是他的亲生女儿,一切都会不一样。

    父亲会接受她,自己会回到家里,跟这噩梦一般的几年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答应了楚天阳的条件,满心欢喜地回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现实再一次嘲笑了她,她不过再一次自作多情了而已。

    满腔的希望陡然破灭,怒火烧毁了她的所有理智,剩下的,就是满腔恨意了。

    她很父亲,恨母亲,恨楚阳娿,很楚熠阳,恨安国府,恨这个儿子,恨这个不公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为什么,不统统去死呢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她可以让他们都去死。

    现在她已经一无所有了,未来没有指望,生死无人关心,她还有什么可在意的呢?

    原本心存的那一点点希翼,彻底的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都该死,自己所承受的一切,都要让他们千百倍的偿还。

    楚佩阳从腰上抽出随身携带的短鞭,狠狠地抽打在小男孩身上。

    本就受了伤的男孩很快鲜血淋漓,只蜷缩的越来越紧,然后双手护住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躲在远处的丫鬟看着不忍,也不敢出来劝她,可是再这样下去,这小孩肯定会被打死。

    “嬷嬷,快想想法子吧,再这样下去,小少爷会被打死的。”

    丫鬟跟楚佩阳的时间都不长,还是在楚佩阳回京之后才买来的,对于女主人的身份脾性知道的都不多,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对小少爷。

    嬷嬷是义郡王府的人,跟楚佩阳本就不亲近,看见她发疯一样打小孩,只是摇了摇头,说:“主人的事,咱们做下人的,还是不要管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丫鬟想起从别人那里听来的那些忤逆了主子的丫鬟们的下场,哪里还敢上前去拦,只好转过脸,让自己不要再看了。

    楚重阳知道楚佩阳今天去见四叔楚域了,不知道结果如何,听说她回了来,便立刻过来找她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进青烟阁,就看到她挥着短鞭在打人。

    楚重阳吓得一愣,看到楚佩阳那扭曲的脸,她突然就想到了当初殴打楚素阳的萧氏。

    果然是萧氏生的,两个人在对待自己的孩子上,都这么舍得下狠手。

    “太太,这……”

    跟楚重阳一起过来的嬷嬷,也被楚佩阳那样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楚重阳知道萧幂云发起疯来是谁也管不住的,她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,于是脚下顿了顿,干脆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派人守着,等她闹完了再来叫我。”

    楚佩阳一回来就发火,显然今天的打算是落空了。不知道是没有见到四叔的人,还是怎么回事,不过这样一来,她对她们,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接下来她又该怎么办?她可不想真的在义郡王府待一辈子。

    不然还是派人去告诉娘,让她帮自己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?

    青烟阁里,楚佩阳越打越兴奋,看到鞭子上沾满了鲜血,好像那些血能给她无穷的力量,既能愉悦她,也能极救赎她。

    然而被她抽打的小孩,却终于忍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小兽一样呜呜抽噎着,开始向楚佩阳求饶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呜呜……娘,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孩的话让楚佩阳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她很快地摇了头:“不,我不是你娘,我没有生过孩子,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儿子?不!你不是我的孩子!”她一遍一遍地说着,不晓得是在跟小孩说,还是在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孩子,不是!你是……你是姐姐的孩子!”楚佩阳被自己这话吓到了,不过惊吓也只是一瞬间,因为很快她就被自己这个想法愉悦了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将沾满血迹的短鞭扔得远远的,然后紧紧抓住小孩的肩膀,大声说:“你说的没错,你不是我的孩子,你是姐姐的孩子!你看你们长得多想,你要不是姐姐的孩子,你怎么会这么像她?对,你是她的孩子,我是你的姑姑,快,小宝贝,叫姑姑。”

    小孩全身疼痛,哪里敢忤逆她。

    闻言也只是抖了一抖,然后温顺地叫她一声:“姑……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楚佩阳哈哈大笑:“楚阳娿!现在你儿子在我手里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笑完之后,她又突然沉下脸,说:“我不能让你死,你要是死了,我拿什么对付她?你得好好活着!”

    然后她看着小孩满身的伤痕十分不满,这不满让她忍不住又狠狠给了他一巴掌:“你这蠢货,为什么要惹我生气?你这样故意把自己弄得一身伤,难道是想死吗?哈!告诉你,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从头听到尾的丫鬟感觉自己这位主人简直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在听到楚佩阳叫她时,她被吓得差点拔腿就跑,好在理智还在,她总算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去请个大夫来,把她身上的伤看好!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丫鬟赶紧上前,小孩的样子把她吓了一跳,她想要把他抱起来都感觉无处下手。那小小的身子上面全是血迹,她真的是找不到一小块好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您忍一忍,我这就抱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丫鬟红着眼,心惊胆战地抱起小男孩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佩阳见状,自己也将沾满了血迹跟泥土的短鞭捡回来,然后自顾自回自己房间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正大光明回到安国府的计划落空了,父亲不认她,楚家不接受她,之前的计划就要再做调整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她现在手里有银子,京城这个地方也是她最熟悉的。而且她还能找到以前伺候过她的用人,还有母亲留下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离开了几年,他们的忠心有待考察,但总比在外面两眼一抹黑的要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