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16 章

第 116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贵王妃有心让楚阳娿当儿媳妇,自然是经过调查的。楚阳娿有没有胜过孩子,她心里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再者,王府想娶楚阳娿做儿媳,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她本人,王爷那里十分坚定要跟安国府做亲,也就是说,即便楚阳娿当真有个儿子,她也是要进贵王府的。

    在这档口,谁敢败坏楚阳娿的名声,那就是在跟贵王府为敌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贵王妃又忍不住多想,最不希望楚阳娿进王府的是谁?王府守卫森严,这么个不知来历的小东西居然进了府不说,还闯到自己面前。这背后,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操作?

    “哪来的小孩?还不带出去!”王妃一黑脸,让丫鬟去撵人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娘……”小孩见丫鬟靠近,不自觉地躲了一下,然后朝着楚阳娿可怜兮兮喊娘。

    楚阳娿但笑不语,贵王妃怒不可遏,有那看好戏的,专门与贵王妃作对,笑着阻止了想把孩子抱走的丫鬟,道:“王妃且慢,这孩子小小一个人儿,不晓得怎么千难万险才进得王府来,可见他一片孺慕之心。咱们这些外人,要是因为被打扰了谈天雅兴,就坏了人家的母子之情,那可就不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说话的事承恩侯严夫人,承恩侯夫人与贵王妃一向不和,有事没事就喜欢拆贵王妃的台,这会有好热闹可看,自然不肯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楚阳娿猜到今天这么一出,暗中那人针对的不仅仅是自己。不过她也不是好欺负的,楚佩阳想让她当众出丑,她到要看看她没有没有那个能耐。

    “夫人说的没错,这小孩逃过重重守卫到了这里,没有人暗中相助是不可能的。索性他就是个小孩子,否则……”楚阳娿笑了笑,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是呀,今天被偷送进来的是个小孩,那明天被偷送进来的,不是小孩而是杀手呢?

    王妃心里一惊,其他人也忍不住思量,相比起王府的守卫,自己家里可就更加松散了。

    将她们的表情收入眼底,这时候,楚阳娿又才道:“况且,这小孩显然是冲着我来的,今日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就让他走了,明日可就说不清了。我楚阳娿成婚五年,现下刚刚和离,本就在风口浪尖儿上,被人说什么也得认了,只是这孩子么……我虽成过婚,但自己还是个处子之身呢,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,却是要好好问一问的。也好让我谢谢人家,知道我婚姻不易,帮我生了个儿子不说,还养了这么大,对我可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处子之身……

    在座众位夫人,不光因为楚阳娿那从容的态度,更被她的话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成婚五年还是处子之身,这也太……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楚云两家小辈成亲那会,哀帝身子正差,京中不少人家着急把女儿嫁出去,楚家几个女儿,也是在这当口成的亲。

    两家喜事没过多久哀帝就驾崩了,后面因为皇帝接二连三的换,这守孝的事也没人紧着管。不过也难保云将军耿直,当真三年不碰老婆。后来楚阳娿又傻了,圆不了房,也不是不可能!

    不管众人心中所想,楚阳娿已经招招手,把小孩叫到跟前了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孩一改刚才的模样,只低着头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道:“你不说话也没有关系,实际上,我知道你娘是谁,你要是不说,我亲自请了她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小孩终于抬起了头,他悄悄盯了楚阳娿一眼,好一会,才几不可闻地说了一句什么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没听清,便问:“声音大一点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贱……贱/种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愣了一愣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哪有人……给孩子这么起名字的?

    显然其他人也听见了小孩的话,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贵王妃也找回了状态,她笑眯眯地摸了摸小孩的头,问:“你刚才叫你娘,那你知不知道你娘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孩又偷看楚阳娿一眼,才鼓起勇气,说:“我娘叫楚阳娿,是……是安国府四房嫡女。”

    “哟……我就说……”承恩侯夫人立刻来劲了,正想说什么,被王妃狠狠瞪了一眼,才不甘心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瞪完承恩侯夫人,王妃这才重新低下头,又问小孩:“你这倒还记得清楚,那这话是谁教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我娘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这下总算真相大白了,他自己的亲娘教他管安国府嫡女楚阳娿叫娘,按得什么心,不用想都知道。

    楚佩阳也算用心良苦,只可惜她太失算,忘了小孩子是最容易被套话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再接再厉,拿了一块点心塞进小孩手里。小孩拿到点心,立刻往嘴里塞去,根本顾不上回答别人问他的话。

    用点心收买小孩,这是大人常用的小手段而已,可她没有想到,这孩子一接到点心,就跟饿了几辈子一样。马上狼吞虎咽起来。原本十分无礼的场面,看着却让人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所以等小孩吃完点心,楚阳娿赶紧又把自面前的茶杯递过去,免得他被噎住。

    吃了点心喝了茶,小孩就这么容易被楚阳娿收买了,他看向楚阳娿的眼神,简直就像看见了救世主。

    也难怪,他年纪小,拥有的记忆还不多,但从有记忆开始,他就被自己的亲娘饿一顿饱一顿的,还几乎天天都要挨打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不在京城,他娘的脾气更坏,家里明明有饭,却只给他吃馊掉的剩饭。而且她喜怒不定,高兴了要打他一顿,不高兴了也要打他一顿。长了这么大,他还是第一次,吃到这么甜的东西,实在是太过美好。任谁也想不到,他看上去两三岁,实际上已经四岁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饿吗?”楚阳娿笑得温柔。王妃也看着她,等着看她准备干什么。

    小孩点点头,说:“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你娘在哪里?等她来了,我就再给你吃点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没想到不说这话还好,这话一出,小孩吓得身子都开始发抖了。他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敢见他娘。可是由于太害怕,他忍不住担心地朝旁边看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顺着他的目光,果断猜到楚佩阳一定跟着来了王府。

    “王妃殿下,今日随同各位夫人前来的仆人中,恐怕有心怀不轨之人,还请王妃好好检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王妃冷笑:“敢在王府撒野,当我贵王府无人了!”

    夫人们被安抚了一会,王妃亲自派人将宾客们的随同仆从聚到一起一一排查。

    很快,楚佩阳就被拎了出来,她穿着一身朴素的下人衣裳,被两个婆子们押着,丝毫不胆怯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楚阳娿,远远朝她笑:“姐姐,今日你们母子团圆,妹妹这里道喜了。”

    王妃没有想到这女人一上来就管楚阳娿叫姐姐,愣了一下,但是很快,她就发现这女子十分面熟,她不是早就‘夭亡’了的楚佩阳是谁?

    可她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自己家?而且楚家这姐妹几个,到底在闹什么幺蛾子!

    王妃认出了楚佩阳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其他在座的,多少也都见过楚佩阳,现在也隐隐约约认出了她,只是不太敢肯定而已。不过这都是楚家跟王府的事,她们不用说话,只等着看好戏,以为楚阳娿会被气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楚阳娿淡淡地瞧了那女人一眼,说:“大胆刁奴,目无尊卑。”

    王妃这才回过神来,发现楚阳娿正看着自己,以为楚阳娿怀疑是自己搞的鬼。她心里一虚,赶紧点头道:“没错,好个大胆刁奴,来人,掌嘴。”

    丫鬟得了令,立刻上前给了楚佩阳几巴掌,楚佩阳被打得两边脸都肿了起来,气焰却越发高涨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