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18 章

第 118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域亲自去察看之后,现整个村子一百多口人,当真一个不留,全被屠杀殆尽。

    这种惨状实在让人目不忍视,村庄必定是遭遇了匪类,且以现场痕迹看来,那群匪贼人数不少。

    如今匪贼不知去向,楚域也不敢久留,只好留下三人暗中藏匿,看守现场,其他人立刻启程,快赶往庆元县城。

    按照楚域的估算,前头派出去的人快马加鞭,一天就能到大县城。他们在半路上必然能与闻讯而来的官差相遇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出乎所料,直到楚氏一行人到大庆元县城,也没有见到府衙派来的官差,之前拍去报信之人,更是杳无音讯。

    事情看上去有些不太简单,能跟楚域出来的人,都不是等闲之辈,他们身上还带着安国府的印牌,就这样一去无回,恐怕是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楚域决定亲自去见庆元县丞,因此一进县城,就命林生带着楚阳娿先去找客栈休息,自己带着几个人兵分两路往府衙走。

    朗朗乾坤之下,谁也没有想到变故突然生。

    楚阳娿坐在马车里,刚开始听到一连串的惨叫声,刚撩开窗帘,就看到成群的百姓惊恐着嚎叫着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,是一群身穿一拐衣服的外族人,他们扛着刀追赶着他们,跑在后面的人,被收割稻草一样砍倒了。

    “林岗,保护小姐离开。塑风,灯白,跟我去救四爷。”

    林生一见事情有变,立刻吓了命令。

    他点了两个人去找楚域,生下其他人马上着楚阳娿的马车转身出城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还是太显眼了,庆元县城虽然是个县城,但从头到尾只有一条街,这条街直直的一眼能望出头。楚阳娿跟父亲乘坐的马车出自安国府,不论华贵与否,先配置就十分高调。往常这么大的声势只会让某些人远远绕开,而现在,他们却成了这些人眼中的大肥羊。

    原本驱赶屠杀平明的匪贼双眼放光,兴奋地挥着大刀朝马车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楚阳娿心中一沉,这些人嘴里叽哩哇啦说着听不懂的话,他们看上去并不像一般的匪类。

    毕竟匪贼就算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冲到城里将城里大肆屠杀,况且,他们的人数也太多了些,一两千人的队伍,显然不是匪贼能拥有的规模。

    “仆沣人叛乱,不,有些人像有些人不像。”林岗只看了一眼,不太好判断。然而这个时候,显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还是逃命要紧。“小姐坐好。”

    林岗说完,一挥鞭子,驱赶着马匹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救命声呼号声不绝于耳,楚阳娿要紧牙关,不敢探头去看他们的惨状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他们,也冲过来求助,只可惜除了被撞,就只能惊吓到马匹。

    四辆马车里面,坐的全都是女眷,几个年纪小的吓得哭起来,更有人不小心看到满地血迹,直接吓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只暗暗祈祷,那些人再快快不过马匹,一定追不上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外面哭喊声越来越小,还活着的人越来越少,楚阳娿心坠入谷底,心中就像突然砸了一块巨石,十分沉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有个东西从天而降,嘭得一声掉了下来,砸坏了车顶,直直地砸到楚阳娿身上。

    楚阳娿被砸得快要吐血,伸手一抓,现砸在自己身上得是个血人。

    那人一动不动,跟死了一半,楚阳娿正想把人推出去,却感到脖子上一凉,一把匕抵在了跟前。

    这时候,楚阳娿终于看清血人面目,居然是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云……云起?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出声,云起也认出了她。他收回手中的匕,浑身无力地倒了下去,尽管如此,嘴上还理所当然地命令道:“扔掉马车,上马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坐在马车里,但负累到底太多,而且马车上面带了不少值钱的东西,打开箱子随意抛洒,说不定就能让那些人见钱眼开,遂而哄抢财务,忘了追赶他们。

    “林岗,弃车,上马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大喊一声,林岗却少有迟疑,“可是小姐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不得那么多了,逃命要紧。”

    林岗当机立断,一挥刀砍断了马车后栏。存放财物的箱子给他三两下砍断铁索和绳子,里面的东西哗啦啦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照例砍掉了另外计量马车的后栏,将财物抛洒出来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那些匪民立刻大呼小叫地停了下来,开始哄抢掉在地上的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这些原本是打算送到武夷山的供奉,现在全部落入匪类之手。

    楚阳娿松了一口气,正准备伸出手,让林岗将她送到马背上去,好将马车全部舍弃。

    可惜她放松的太早了,就在马车左翼,又一队人马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人骑着马,马后面红绳子帮着老人小孩,还有被扒光了衣服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人被困住双手,有的人被勒住脖子,还有的三五人一起,被邦成一串儿拖在马后面。

    马蹄疾驰,被拖在地上的人惨叫着,留下一条一条鲜红的血印。

    好不如容易逃跑出来的百姓,看到这突如其来的惊吓,吓得四散逃开。楚家马队也被人流冲散了,而且很明显,这一对人马跟先前的不同,他们虽然跟那些人一样妆扮,却对散落一地的财宝视若无睹,他们是冲着他们来的,或者是冲着云起来的。

    放弃马车已经来不及了,林岗大声号令组阵,准备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楚家私兵都是从小习武,能陪主人出远门的,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好手。

    只可惜寡不敌众,面数倍于己的地方,只能苦苦周旋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时候,云起的人终于追了上来。但他们显然已经遭受过一场间距搏斗,此时疲累不堪,人数也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好在这几人中,的确有几个以一敌十的高手,他们看到云起所在的马车,默契地围城一个圆环,左攻右凸,想要寻出一条出图。

    楚阳娿暗恨自己屋里,早知今日,她就应该早点准备几样自己能用的武器随身携带。可谁能想到从京城到徐州这段路上,也能出事。

    敌人狠辣无比,一开始就没有准备留下任何活口,自己的侍卫一个一个倒下,自己只能看着他们到底不起。这种无力让她浑身抖,忍不住咬着牙齿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地上被鲜血染红了,有一些东西飞了过来落在了脚边,楚阳娿低头一看,是一截被扯断的肠子,上面沾满了血迹,以及迸射出来的粪便。楚阳娿木着脸那东西踢了出去这时候,卫队总算杀出了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藏风一人对着四个人,回头朝大吼:“主人,快走!”

    云起闻言,上身动了一动,似乎想要去夺缰绳,可惜他身份根本不能动弹,这个挣扎的动作都已经用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楚阳娿以为他是受伤太重,干脆从车里爬了出来,自己拿起缰绳,道:“你说,我来赶车。”

    云起哪里还能只会什么,直说了一句:“甩鞭子,冲!”

    楚阳娿当真就帅气鞭子,横冲直撞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冷静,要冷静才能活着。

    楚阳娿深吸一口气,不再回头看,不再听那些不绝于耳的拼杀哀嚎。

    眼前风景变换,她当真冷静了下来,冷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耳边除了风声,什么都么有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一件事,逃走,逃走。

    逃走了才有机会传消息给祖父跟弟弟,逃走了才有机会去找爹爹,逃走了才能见到母亲,他们一家还要团聚。

    她好像陷入了另一个世界,除了逃走,一切事务早已不在心中。

    身体跟精神变成了分离的两个个体,身边的一切,她好像正在经历,又好像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她知道清风死了,也似乎看到了清雾的尸体。

    还有清雨最爱的手环,都像垃圾一样掉落在站面鲜血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她看到林岗倒下来,也感觉到要杀他们的人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可是有好像,这一切都是她的臆想。

    清风还活着,清雨还躲在马车里呜呜哭泣。

    林岗强健的背影依旧在保护她不被伤害。

    她分不明哪个才是现实,时间仿佛过了很久,又好像只是几分钟。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赶着马车一直在奔跑,然而一睁眼,却现自己挣趴在一个大坑边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新挖的土坑,里面推满了尸体。

    血腥味伴着恶臭,让人闻之作呕,这地狱一般的景象,却成了蝇虫鸦鸟的乐园,让他们欢快地聚集在一起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楚阳娿满身是血,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疼。

    她背上压着一个人,是林岗的尸体,在临死之前,他替她挡住了刀剑。

    就在他身后不远处,还有追杀他们的那些匪类的尸体,他们横七竖八倒在一起,显然早已身死气绝。

    楚阳娿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,这满眼的尸山血海,让她不确定自己究竟是死了,还是活着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就感觉到,自己的手里,还抓着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抓着手的手是她的右手。

    而被她抓在手里的手的主人,是云起。

    男人仰躺在尸坑里,因为被她抓了一只手,所以身体有点虚。

    此时他满脸惨白,整个人一动不动。虽然睁着眼睛,却不想个活人,反而像是四不明不的尸体。

    冷静,冷静才能活着。

    楚阳娿吸气,再一次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然后,她颤颤地挥手,摇了摇男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云……咳咳,云起,你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楚阳娿感觉到眼泪从眼角流到了脸颊上,很冷。

    她不死心,没有办法相信这个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又摇了摇他的手,问:“你,你能动一下吗?”

    云起还是没有动。

    不过,楚阳娿感觉到,她的眼珠转了过来,刚才在在不知名的地方,此时却正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楚阳娿心里一惊,只因他这个小小的动作而狂喜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?太好了,你能起来吗?”

    她高兴地跟她说话,好像确定这个人活着,才能证明自己没有死去一样。

    可惜她的高兴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男人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他正对自己,然而他的眼光,却透过自己仿佛看向了不知名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