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21 章

第 121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粟狼人作乱,皇帝下旨,令世家集私兵平乱。

    又因粟狼人叛乱之地,实在离徐州太近,因此皇帝诏中,命令楚家选出子弟为主帅。

    此举原本是想要避免世家之中为争夺主帅之位再生纠葛。哪里知道楚域失踪,楚家能够带兵打仗的子弟,只剩楚熠阳一人。然而楚熠阳正在滨州前线与肃王麾下猛将对持,哪里能分身回京主持兵马平定粟狼人之乱。

    对世家来说,此次诛杀粟狼人,可要比上战场与肃王对持要简单多了,正是建功立业谋得功名的好去出。世家之中有才能的子弟,要么早已入朝为官,要么便同楚熠阳一般,早就上了南北是之乱主战场,哪里还能分派出什么有才能的子弟。此次送出的,多是些眼高手低,甚至好吃懒做的纨绔出来。他们所带领的自家兵马,第一要务是护好自家主子,帮助自家主子建功立业,第三才是听凭调令诛杀乱贼。

    楚家选出的主帅,人在徐州,暂时管不到从京中出发的世家军。而京城楚家,安国府世子楚垣,因已年介五十,又要主持后勤事宜,不能出面。楚圻乃是文弱书生,又是庶子,活了四五十岁,连刀剑都不能碰过,哪里敢任主帅一职。可他又舍不得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自然而然,楚圻争取着便派了两个儿子出去。

    临走之时,牟氏对着两子反复叮咛,又要他们保住自身,又要他们建功立业。一个没见识的女人,因老爷子将两个孙子叫去指点几句,还满心不快。

    楚朝阳跟楚冬阳一直以为自己乃是时运不济,这才一直被埋没,未能建功立业扬名天下。自然是信誓旦旦,要建立一番功绩,让世人瞧瞧。待凯旋归来,说不定连这安国府的爵位,也能争上一争的。

    兄弟两人自信满满,可惜刚刚离京,就被现实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世家手上的私兵,拿出来各个战斗力非凡,然后私兵之所以是私兵,是他们的听从的,永远是自家主人。

    而这些世家公子,对战争的见识,可就只有凯旋归来时的夹道欢迎鲜花满地。除此之外,真是一无所知,再加上十几二十年养出的公子哥儿脾气,哪怕到了外面,也不晓得收敛。

    若光是一个公子哥儿也就罢了,偏偏世家之中,每一家都派了子弟出来蹭资历,这些公子哥儿齐聚一头,还没见着敌人,自己就开始攀比敌对上了。

    楚朝阳跟楚冬阳根本压不住,而且这些公子哥儿里头,也有几个从来不将他们兄弟瞧在眼里的。两人好不容易得了机会,索性起头带人跟从前不顺眼的几个公子哥儿处处作对。

    这些人手下都带着人马,一有摩擦,立即走火。半月过去,路没走上几里,却已然是打死了人。

    从头一次死了人之后,这情形便立刻没法收拾了。从单打变成群殴,到后来世家之间拉帮结派对打起来。兵荒马乱中,两个高门贵族出来的公子哥儿,竟然被马踩死了。这一死,态势更加严重,消息传回京城,那两个死了儿子的家里,很快联手参到了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这一参,又开始新一轮争夺,世家们也不灭粟狼人了,自己之间先开始阳谋攻歼阴谋陷害。

    晋国高祖皇帝实在勇猛,用了三十年,灭了不少小国,原本中原势大,还镇得住。加上晋人虽然杀了小国皇帝贵族,但到底没有滥杀百姓,灭国之后,除了不能有自己的军队之外,日子跟从前也没有什么两样。后来更是与晋人通商,反而比从前好过了了一些,日子久了,也就渐渐放下了复国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然而此次粟狼族作乱,一路烧杀抢掠,得了不好好处,不少小族瞧着眼热,但都担忧朝廷镇压,还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谁知等来等去,没等到朝廷镇压,朝廷自己分不出手来,世家自己也先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,粟狼人气焰更高,其他小族也忍不住了,都开始蠢蠢欲动。天下彻底大乱了,除了有重兵把手的城市以及有世家驻守的州县之外,其他地方,都不安稳。

    躲在深山的楚阳娿,还等着朝廷派兵来平乱,好找到父亲,然后回家。她哪里知道,自己的等待,将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。

    好在正因为不知外面的事,此时她还很有信心,以为大军已经上路,自己帮不上忙,只需好好养伤。

    再说经过半个月的时间,楚阳娿肩膀和手臂上的伤口都已经开始结痂了。她的伤口不小,就算伤好之后,恐怕也会留疤。不过楚阳娿没有放在心上,能保住小命,她已经很幸运了。

    云起从外面回来,将一捧野栗子扔给她,说:“这个烧了,可以吃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默默地将灰刨开,把野栗子放了进去,就用火灰埋住。

    云起看着她做完,才说:“过几天我们就下山,我会派猎鹰去找岳父,岳父大人洪福齐天,身边又有林生等人保护,一定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点点头,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提醒他:“我们已经离婚了,你不能再管我爹爹叫岳父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离之事……”男人微笑:“云起从头到尾不曾点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楚阳娿白了他一眼:“我有皇上圣旨,皇上说和离了,咱们就和离了。不管你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官官那般相信皇帝,若有一日,皇帝再下圣旨,言明你我夫妻身份,官官便会安然从命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在男人含笑的目光中,楚阳娿狼狈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他们订婚三年,成婚四年,到头来,反而是离婚之后的这段时间,相处最多。

    楚阳娿才发现,云起这个人,实在是太难懂了。

    要说他温柔文雅,有时候又真的很冷漠。要说他冷漠,但他又真的很贴心懂人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,楚阳娿也懒得去想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美貌不能当饭吃,楚阳娿深深觉得这种人自己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干脆低着头,专心致志地从灰里头刨她的野栗子。

    要是清水还在的话……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心情更加低落。

    她光顾着自己想心事,没发现云起突然靠近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抬头,就见他离自己只剩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她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男人捏住下巴,然后对着嘴巴狠狠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阳娿吓得跳起来,一把将他推开,一边擦嘴一边怒喝道:“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和离,不就是因为……我不碰你么?”

    男人笑吟吟,又靠近了几步,在楚阳娿惊魂甫定中,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已经和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可以再成婚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不愿意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