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31 章

第 131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丹阳刚生完孩子,孩子满月之前是不能出门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去英国府看望楚丹阳,想要跟她说楚天阳所说的孩子的事。

    可惜对于楚阳娿这个名声太大的亲家千金,英国府实在不怎么不欢迎。他们明面上没有表现出来,但作为当事人,楚阳娿的感受却很明显。

    楚阳娿到了英国府,被热情地接待。见了楚丹阳,发现她红光满面,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模样,与从前的气象有了很大不同。她说着感谢楚阳娿专程前来探望的话,却没有给机会与楚阳娿单独说话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他们身边都是人,楚阳娿等了好些时候,发觉楚丹阳当真没有想听她说话样子,便也歇了心思,早早告辞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她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她明白以前楚丹阳对他们态度好,是因为笃定大房要承爵,后来楚天阳失踪了,老爷子变了心,大房就算不高兴,也没有其他办法。但现在不同了,现在楚天阳回来了,大房地位又稳固了,四房却平白担上了争抢爵位的名声。楚丹阳会提防她,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有些事明白是明白,但她总以为一家人就算再生份也有个限度。另外一点便是,在见了楚丹阳之后,她根本不敢去想楚丹阳是否对那个孩子的事早就知情。

    她心烦气躁,心里到底还是没有办法眼睁睁看一个小孩子被毁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,云府又送聘礼来,听说老爷子见了云起,连成婚日子都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璎珞轩这边,因只是小辈,楚阳娿又不是初嫁,所以干脆就没人跟他们商量,只派了个人来,通知楚阳娿做好准备光等着嫁人。

    楚熠阳本就有伤在身,因为此事气得从床上爬起来,也不跟老爷子争论,直接说要带着楚阳娿回徐州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回是铁了心要把楚阳娿赶出门,听说楚熠阳要闹,干脆一声令下,整个璎珞轩都被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云家的婚服居然被直接送到楚阳娿面前了。

    想来云起本人也明白,楚阳娿是不想再跟云家有任何瓜葛,自然也不会乖乖在家备嫁。所以他那里准备周的到得很,不光衣裳鞋袜,就连嫁妆要用的恭桶都备齐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被气笑了,这一副赶鸭子上架的模样,仿佛当她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恭恭敬敬等着回话的藏风,楚阳娿冷笑:“你们将军,这样费尽心机伏低做小,是为了那副图纸还是为了安国府的助力?若是前一样,不必要结亲,我直接给他。若是后一样,恐怕他要失望了,我一个出嫁女,对国府没有那么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藏风八风不动,一脸真诚地说:“主人于夫人情根深种,只想与夫人再续前缘,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并无其他算计么?”楚阳娿冷笑:“那好呀,那就不要仗势欺人,利用老爷子与楚天阳施压。想要娶我,便让他三步一跪亲自来求。”

    藏风半晌无话,楚阳娿懒得浪费时间,直接吩咐赶人。

    回到云府之后,藏风把楚阳娿的话一字不落地告诉了云起。

    云起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“既然官儿让我三步一跪去求她,我也不等婚期了,备好亲队,我明日就去。”

    藏风闻言,心胆俱裂地伏地谏言:“主人,您是何等身份,如何能对区区一女流屈膝下跪!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云起便已冷了脸。

    “区区女流?藏风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去刑房领罚,至全身溃烂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藏风抖了抖,跪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起摸索着手上的扳指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雪雁,你去通知安国府,就说明日一早,我要上门迎亲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雪雁说完,却并未马上离开。他看着云起欲言又止,见云起并无理会他的意思,雪雁到底还是鼓起勇气,说:“夫人之才华万中无一,的确应当恭敬迎回。但是主人,这跪门求亲一事,也实在是太过……须知此事不仅关乎云府或者主人一人之脸面。主人雄才大略,将来必要名留青史,若当真有了跪门娶亲一事,恐怕后人评说起来,也不太好。再说夫人或许只是一时义愤,这才说了气话。主人若当真依言而行,不但让人侧目,也会给夫人留下跋扈之名声,这对夫人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雪雁可比藏风会说话多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主人从来对女人就没有什么兴趣,但既然有了兴趣,那就看得跟心肝肉差不离了。所以他想说服云起不要真的三步一跪去求亲,因为这样会坏了楚阳娿的名声。

    可惜云起却不这么想,他笑了笑说:“官儿从小娇惯,又才华卓越,是个从来不肯服输的。从前不肯吃亏,这些日子却总是碰壁,她心里有气这才胡乱找借口发泄。她既然想撒气,我让她撒好了,至于旁人怎么看,那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雪雁无言以对,任命地出去办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次日一早,安国府外就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原来是云家派人来,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红毯子,那红毯从华容道,一直延伸过来到了安国府正门口。

    一条大街被占了,行人还罢,赶车骑马的人缺不能通过的,普通百姓也不敢埋怨,只好早早绕路走。

    这一绕路便把消息带得远了,连梧桐巷的人都跑了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阵仗,显然是有富贵人家办喜事了。这会瞧热闹的看不到主家,便打听这办喜事的事什么人家。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,便有那知道一星半点的,说起了安国府这位三嫁女与云家七公子的的婚事。

    大约这个时代主动和离的女人少,还一下子和离两次,回头又跟头一个丈夫复婚的更是闻所未闻,于是不要多久,楚阳娿的名声再一次轰动京城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楚阳娿,才慢慢悠悠爬起床,一脑子迷糊地在回忆昨天夜里做了什么梦,对于外头沸沸扬扬的事情,她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直到用完早饭,才见老爷子跟楚熠阳忧心忡忡地跑到楚阳娿面前。

    楚阳娿一下子就清醒了,老爷子年迈,如今连中苑都很少出了。弟弟更是有伤在身,轻易不动以免撕扯到伤口。

    眼下这一大清早的,两人都亲自到她这里来做什么?

    楚阳娿战战兢兢,以为自己最大的秘密——穿越时空,被他们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忐忑万分地等着老爷子发怒,等了半晌,却等来楚熠阳恍如梦游一般的询问:“姐姐,是你说,让云起三步一跪来求你的?”

    楚阳娿愣在当场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老爷子却已经气得以杖触地,呵斥她道:“胡闹,简直胡闹。婚姻大事,乃结两姓之好,你几次胡闹,云家不与追究,你却不知深浅,对丈夫肆意凌辱。我楚家对你的培养也从未轻慢过,教你的女德妇德都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成?”

    老爷子怒发冲冠,他震怒的不仅是楚阳娿不知深浅有可能得罪云起,给楚家招来强敌。更家让他震怒的是,这个孙女对男人的不服和轻慢。

    她说要和离就和离了,她说造炮就造炮了,她说让丈夫下跪丈夫就下跪了。这种应该被当疯子锁起来的女人,居然出自他们楚家,简直是祸从天降愧对祖宗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把楚阳娿抓起来,好让她去云府门前跪个一年半载以赎罪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