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37 章

第 13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听说正屋刚才吵得厉害,那位被气的很了,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了,像是不太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丫鬟回来,小声跟大何氏传报。

    大何氏抿口茶放下,笑道:“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且看着吧,那位过不了几日又一跟头爬起来,绝对比往常还有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哎,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鳖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个头。”小红感叹着,又兴奋起来:“不过要说这位新来的七太太,那阵仗也忒吓人了些,竟然连老太太都敢顶撞,还差点打起来,当真是一点没把那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小红是个下人,却从小在云家长大,对这内宅里头的事情,知道得是一清二楚。正屋那位仆老太太,可有不少人在她手上吃过亏。云家女眷虽个顶个瞧不起仆氏,连请安都求了老爷子给减免了。可仆氏到底是名正言顺的当家主母,她当真要找谁麻烦,别人也拿她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要说伶牙俐齿的倒是也不少,光凭嘴皮子就能把人气死的也不是没有。偏老太太是十几岁就进了云府的,那时候老爷子头一个媳妇也没死多久,底下的老人可还忠心着呢,这些人瞧不上仆氏,没少给她难堪找麻烦。

    过上几年,老太太也就练出来了,论嘴皮和心黑,她是比不过人家的,索幸旁人无论说什么,她就一句话:我可是老太太,你胆敢这样与我说话,便是以下犯上。不给她处置了,她就要去砸祠堂。左右她身份特殊,也没人真敢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到是有那心思灵敏的,想着干脆找个借口,对外宣称老太太发疯了,一锁子把人关起来了事。

    可仆沣人习俗不同,他们不认什么医理世俗,人家只认血脉。仆氏在族人中的身份,与神灵没个两样了。在他们心中,疯了的神灵,也是神灵。或者转过来说,仆氏疯了,说不定不是因为她发疯,而是因为其他人不正常了呢,毕竟神灵是永远不会错误的。

    根据仆沣习俗,每年五月跟十二月两个月分,仆沣人都要来觐见神灵。要是有人不让见,他们就开始拼命了。仆沣人灭国前是皇族信徒,灭国后是奴隶。他们吃着天下人吃不得的苦,他们是不怕死的。死亡对他们来说,不过是早日上天,得享幸福而已。甚至如果是死在觐见神灵(仆氏)的路上的话,那可是天大的功名,是要被天神记名表彰,有可能也位列仙班的。

    晋人无法理解仆沣人的这种思想,哪怕统治了他们这么多年,也没办法将他们的习俗化解,让他们接受晋人的思想和生活。所以他们不得不供着仆氏,让她当个牌位一样侍奉着,以安抚仆沣人。

    所幸仆沣人很容易满足,只要他们的神不受委屈,他们就能继续受人奴役,无论怎么被欺凌,也不会去反抗。

    只是对于云家众位女眷来说,仆氏这个占着原本应该属于她们的位置的女人,就尤其可恶了。

    或者在她们内心深处,还有一些连她们自己都不敢去承认的嫉妒吧。

    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里,有那样一个女人,被一族人当神灵一一般供养着。而这女人还不在远方,而是就在她们眼前。她生的儿子身份尊贵,她生的女儿也能像个男人一样得到族人的信仰以及土地。她们不敢去想这件事是否正确,所以只能压抑住思考的欲/望,只像所有人一样,去讥讽,去嘲笑。

    野蛮人么,多么可笑,竟也给女儿划封土地,竟也能让女儿继承家业,难怪他们被灭国了,真真活该。

    大何氏慢条斯理整理着袖口,嘴里说:“那位脾气再大也没用,老七的媳妇,可是从国公府里出来的,闹个和离地也动天惊,连皇帝都拿她没法子。再说,老太太便是仗着长辈身份又如何,老七维护媳妇,你个当祖母的,不是也无可奈何?可见这挑媳妇呀,是一门学问,千万别被雀儿啄了眼,为了荣华富贵就什么人都往家里迎,一不小心迎尊大佛来,可是哭都哭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楚阳娿的那份嫁妆,大何氏到现在都还难以释怀,那是多大一份资财呀,竟然有人对女儿那样大方。

    不过她冷嘲热讽奚落仆氏,却忘了给云起定下楚阳娿的,从来都是老爷子。只是她可不敢说老爷子的不是,这贪慕富贵的名头,当然就要往仆氏头上按了。

    好在听他们的意思,这位好不容易被云起求回来的七太太,实际上对云起十分不满了。那两人感情不和,对她们来说,可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大何氏想了想,便对小红说:“那楚氏虽说出身名门,可到底是小辈,这样对老太太不敬,实在是不妥当的。如今老爷子卧病在床,咱们府上却不是没有人,说不得也是要管一管的。这话儿你带去给七丫头,让她透给二太爷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小红得了吩咐,屈了个膝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大何氏安安逸逸站起身来,准备到院子里去转一转,二太爷是个急脾气,听了消息,必定会立刻叫了楚氏去训斥。她这个做大伯娘的,少不得要去为新媳妇说好话,那时耗精耗力的,自然没有时间逛园子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单说你家这位老太太不讲道理,却没说她也这般不要脸面。”

    等回了自己院子,楚阳娿便端着茶杯坐在门廊上等云起。

    云起回来,就听见她对自己不满的责问。他并不以为自己有错,告诉她道:“平常我在家中,祖母十分慈祥。”

    那是当然,云起可是仆氏唯一的孙子,且是担负着一族命运的男人。对着他,老太太当然一千一万个温柔慈爱,但她对云起有多慈爱,对他的妻子就有多挑剔,这是互不矛盾的。

    “她这么慈祥,正好明日你过去告诉她,就说我远到而来,水土不服,多谢老太太勉了我的早晚请安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在云家的地位,她也看出来了,所以小心思动得哗啦啦的。她是没有心陪着云家其他人对付老太太,可老太太要找她麻烦,这就怪不得不给她脸面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这么说,云起也不在意,只随口应了一声,就说:“老太太那里暂时不会找你麻烦,你也别担心。好了,咱们赶紧摆饭吧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点点头,这才吩咐明镜把午膳摆起来。

    因是在自己院子里吃饭,也就没讲究那么多规矩。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,楚阳娿问云起:“老爷子那边叫你去做什么?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正病者,人都没醒来。是那些太爷叔伯们,说要让兄弟们入伍,也好给我当个帮手。怎么?你以为我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某人又被用了家法,正一身血淋淋躺在地上起不来呢,呵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