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40 章

第 14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这天夜里,外面下起了小雨。{我们不写小说,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。-<网>那雨水绵绵密密的,下了一整夜。仆氏上了年纪,睡眠很不好,夜里难入睡不说,连一点儿声音也听不得。就算是好不容易折腾着睡着了,也顶多一两个时辰就醒了。所以她尤其看重自己的睡眠,对但凡能扰了她入睡的所有事物,就极为厌恶。

    在这些厌恶的事情里,她格外厌恶的事吹风下雨,因为这一吹风下雨有响动,她便整夜整夜失眠。睡不好觉,人的精神不好,自然脾气也更加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她睡不了觉,便折腾身边伺候的丫鬟,一个一个把他们叫到跟前来,让她们给自己揉腰捶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天亮,老太太吃了饭,又开始瞪着门外发脾气。

    “这都多大会儿了,楚氏如何还不来请安。”

    雯秀提醒她道:“是少爷的意思,新奶奶身子不好,说您心疼她,早把请安给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岂有此理!”仆氏把桌子拍的啪啪响,却不去反驳孙子的话。

    自那日云起透露出已经知道他父母死亡的真相之后,她便心惊胆战后悔难当。

    她怕孙子记恨她,连带着对楚阳娿顶撞她的事,都不敢再提了。

    可一段日子过去,她尽管还是怕惹了孙子不高兴,但对楚阳娿,却更加生气了。

    楚氏,乃是孙媳妇,既然知道他们祖孙有了不快,难道不该亲自说和,劝了孙子原谅她这个祖母,好让他们和好?

    可那楚氏如何做的?她竟是什么反应都没有,硬是连面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可见不是个贤惠的。

    仆氏越想越是生气,又被外面那黏黏糊糊吵个不停的雨声弄得心烦意乱,说起话来,就更没有好声气了。

    “孙子说她是刚来文山不适应,可这都过了多少天了,便是天仙女儿,也该适应过来了。一个新进门的媳妇,到这时候都不来给老祖母请安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雯秀低着头,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仆氏发觉就自己一个人絮絮叨叨,很不得劲,反手给了雯秀一巴掌,怒道:“你这死丫头,手上这么大劲儿,是要把我这老婆子捏死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奴婢不敢,请老太太息怒。”

    雯秀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,一边磕头,一边哭着告罪。

    雯秀跟在仆氏身边有几年了,对老太太的脾气也摸得差不多了。她知道自己不想受罚,就要看上去越凄惨越好。

    果然,见她那样凄惨卑微的模样,老太太总算不再罚她。只冷哼一声,说:“快别哭了,起来吧。你是我这里的大丫头,放到外面去,那是顶体面的身份。在这哭的泪人儿一样,教人瞧见,还以为是我这里苛难你了呢。可让外面那些人进来,却知道我这里最是宽宏自在不过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太太最是慈祥不过。奴婢常听少爷身边的丫鬟们说起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,快起来把。”

    雯秀这才擦了眼泪站起来,又继续给老太太捶腿。

    老太太半眯着眼睛,看着外头棉絮一般的细雨,开始琢磨事儿。

    孙子知道了他爹的死因,想来对自己有埋怨也是难免的。不过一时半会,也想不到该如何化解,可她实在是等不得了,如今老爷子卧病在床,大概也没多少日子好熬了。

    不晓得晓得为何,自从老爷子病重自己,自己也仿佛一下子老了一大截。她明明比老爷子小了好几十岁,却觉得自己大约也没多少日子再等。

    她不怕死,可临死之前,她一定要确认云起生了孩子,那孩子也要与族人亲近才行。

    为着这个,她便不能忍耐。

    可身边这些丫头,她孙子一个都瞧不上,她不像其他那些老太太一样,给个丫鬟让孙子收了,孙子就立刻收用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就只有偷种一途了,可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孙子在外流落那么多年,防备心重,连伺候的人也不让近身。她想要达成目的,需要仔细谋划。

    仆氏垂着眼,想了很久,终于想到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每年族人都要上山朝拜来见她,往年云起被老爷子拘着,大多时候都被带走不让见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云起在家,老爷子也病入膏肓管不了他,不正好可以见见族人?

    按时间,离朝拜的日子还有好几个月。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趁着云起在家,就让他们提前过来。

    仆沣人的朝拜仪式,是十分复杂的,而且其中有重要一环,便是要为主人奉献灵水。

    这灵水是从他们的祖居之地什尔喀送来的,是仆沣人供奉皇族的重要仪式之一。

    那灵水会过她的手,到时候她往里加点东西,正好让女孩子们成就好事。

    至于孙子会不会生气,她虽有顾虑,却不敢多想。大约在她心中,总有一种自信,认为自己是云起仅剩的血亲,他便是再生气,也终究会原谅,理解自己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心态,老太太沉吟一声,把伊美尔丹叫过来,说:“我有些一封信,你带会什尔喀去。”

    伊美尔丹不太想去,因为她正在琢磨怎么寻找机会接近云起。不过老太太的命令她不敢不从,所以迟疑一秒,她终于还是回答道:“好的,我会尽快带回长老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伊美尔丹当天就离开了文山,她一走,老太太便开始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仆沣人前来朝拜,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云家出于种种原因,一直没有准备专门场所,所以每一次仆沣人上山,都要提前做准备。

    仆氏这边一忙起来,云家上下当然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这一下就没人坐得住了,四房老太爷第二天就把几个老家伙叫在一起,好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“大哥卧病在床,那边要把朝拜时间提前,必然是等不及了到。”

    二太爷神游天外,这会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提前朝拜而已,她要闹就让她闹,反正也不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,你没明白我的意思。”四太爷提醒他说:“现在云溪云中等人,全部都下山去了,文山留着我们这群老东西,那仆氏趁此机会把族人叫上山来,你道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四叔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云培东反应可比二太爷迅速多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那仆氏是想趁此机会,逼迫大哥把族长立起来。大哥时日无多,等仆沣人来了,那时她人多势众,我们根本就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都静默下来。

    云起接任族长,是一早就定下来的,道理上人家并没有什么不对。而且就算现在老爷子活着,他们可以凭着长辈的身份拖延,种事却是托得了初一拖不到十五,只要老爷子一死,云起就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也明白,云家子弟们前脚刚走,仆氏后脚便开始准备召族人提前朝拜,这显然是早就有准备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群老东西倒是能拼着老脸跟仆氏硬碰硬,只担心那是个没教养的蛮妇,只要她说一声不高兴,就有没脑子的仆沣人为她拼命。现在云家私兵一大半都被从军的子孙们带走了,留下的那少部分人,各有用处。要是这时候当真跟仆沣人争执起来,能不能占到便宜还是两说。

    但真的让他们认了,又很不甘心。想到要让那杂/种占着族长的位子,他们就跟吞了苍蝇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“都别愣着呀,快想想办法啊四叔。”

    相比起其他人,云培东才最着急。

    那家主之位,本就应该是他的,从前他得忍着弟弟,后来那短命的弟弟终于死了,他却还不得不跟个侄子低头,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不是没担心过,但他总是不着急。因为他知道家里人的态度,总认为事情会有转机,就跟云培南那时一样,他相信云起根本活不到接任家主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时间一转,这么快时间就到了呢,那杂/种实在命长。

    现在听说仆氏已经准备行动,云培东终于开始着急了,他急的不得了,可左右一看,发现叔叔们都皱着脸,一副丝毫没有办法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培东心沉了又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咔擦一声,传来一点声响。云培东下意识就想到了云起派人在监视他们。他一个健步跨出去,却只看到一抹彩色碎花裙子的影子。

    男人面黑如墨,恨恨叫来管家命令:“给我查,刚才是什么人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管家战兢兢地接了命令,下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嘴里说的是要查,实际上心里早就认定刚才偷听的是云起安插的线人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那偷听了一耳朵的线人,一转身却是跑去了大太太大何氏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