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43 章

第 143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为着老太太的死,云家本就沉浸在一种浓到化不开的阴郁之中。超快稳定更新小说,本文由。。首发

    老爷子那里无可奈何,云培东是心安理得,至于杀人凶手大何氏,虽受了惊吓,但到底被轻轻放过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态度,更让她坚信自己的行为完全正确。甚至她暗暗地想,或许整个云家,都在等着她杀死云起,好为云家除掉这个心腹大患。只可惜她这次运气不好,没有毒死云起,而是让老太太做了替死鬼,很是划不来。

    不过有了老爷子的态度,她算是安心了。云家连仆氏的命都没放在眼里,怎么可能当真把他嫡亲孙子的位子让给那奴生子?老爷子眼看时日无多,必定会早早立下遗言让她儿子成为家主。大何氏得意洋洋,虽被禁足在家,却正安心等着禁足被解了,好去看那云起溃败的脸色。

    因此这一天,当山下传来云家外出所有子弟一夜之间全部病死的消息时,她根本就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太太,消息是真的。”丫鬟扑跪在地上,哭着说道:“来传信儿的是桐城官府的人,徐州离得近,也派人来致哀了。”

    官府不会说假话,徐州楚家跟云家现在算是姻亲,既然派人来致哀,必然是消息属实了。

    于是大何氏连哭都没有哭出来一声,直接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云家此次,几乎是将所有年纪相当的子弟都派了出去。

    嫡出长房的云溪和他嫡长子云传淼,二房云霄云中,下面庶出的云杰云柯云兴越。二太爷十七个孙子,除了三个管着事的之外,去了十四个。分支就更多了,因着云起在万州的巨大势力,他们上战场几乎是万无一失,这难得的机会,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放弃。就是那些上了年纪连孙子都有了,因为家中跟主枝离的远混得不好的,也抓住这个机会携子带孙地参军去了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起来,云家主枝分支一共去了三百四十多人。加上他们身边的卫兵佣人,这可是接近一万人了。

    居然死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青松斋正堂里,老爷子在乍闻消息之后,当场吐出一口黑血。大夫七手八脚,好不容易才喂了药,帮着把一口气吊了回来。等他悠悠转醒,整个人脸上再没有一丝活气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终于还是挣扎着,被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这天大的打击,老爷子身子都瘫得动不了,话也说不清了。他想张口,嘴巴一动,却是满口的涎水流出来。

    云培西等人,早在听闻儿孙俱亡之时,已经三魂去了七魄。除了哭,竟然疯疯癫癫,连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好在还有人是清醒的,云培东是老大,心智总算比旁人坚定一些。在一开始的失态之后,总算镇定了下来。明白老爷子想要问事情经过,便代替他问了来传话的桐城驿官。

    “事情经过到底如何,还请驿官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驿官也是一脸的哀伤同情,他朝老爷子作揖,道一声节哀顺变,这才将事情经过缓缓说来。

    原来十日之前,有一人硬闯桐城县衙求救,县丞一问,才知道此人乃是云家私兵。私兵带着主人的求救信到桐城,说是主人突然生了怪病,他们带的大夫也病了,只得就近求援。

    县丞一听是云家私兵出行,不敢轻慢,立刻派了几名大夫前去,又马上通知了桐城府衙。

    想到云家此次出行人员众多,他们还准备了不少药材,本是想借此机会巴结云家。哪知没过两日,派出去的大夫就急急忙忙回来了。大夫一回来,便让县丞告知桐城府衙准备封城。

    县丞大吃一惊,才知道大夫找到云家队伍之时,那近一万人,除了几个奄奄一息的士兵之外,其余全部都死了,云家子弟,竟然是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大夫检查之后,才发现他们是感染了一种极为凶险的疫病。此病蔓延极快,一经感染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县丞吓个半死,立刻请命巡案,将云家队伍的身死之地封锁了起来,严禁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立刻派人前往文山通知云家。

    老爷子张张嘴,有话要问,却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云培东看他一眼,代替老爷子问话:“他们好好的,怎么会得了疫病?”

    “说是为了斗气。这话是县丞派去的大夫问了没死的那几个士兵才知道的。”驿官支吾一会,才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原来是云家这一队从军的子弟,从小都是娇生惯养的。便是练武,也有人好好伺候,从来没有吃了过什么苦头。

    而这次他们从军,为了早日到达万州,自然少不了赶路。他们中为首的是长房嫡孙云溪,云溪身为长房长子,自然是有成算的。他知道此次从军,是逼迫云起放权,为了以防万一,还了早日赶到万州为好,因此从一开始他就挑选了最近的路途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条路,却不经过什么城镇,路上少不得风餐露宿,就时间一长,就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加上主枝分支的这些,都是贵族子弟,平日就有不对头的,这一路上相处的久了,也难免有摩擦。云溪端着长房架子,从来说一不二,本就不怎么服气的人,就开始乘机找麻烦惹事儿。

    有几个不安分的,为了拖延赶路时间,居然怂恿其他人比试,一路伤什么打斗文章都比试完了,居然有人提出去比胆量。

    这比胆量怎么比?自然是去坟场了。

    云溪本就被这些不服管教的兄弟们弄得脑袋大,时间久了也不想管了。哪里知道,这几个比试胆量的人,居然跑去把人家的坟给挖了。

    挖人祖坟,这可事断子绝孙的事,云溪知道后气个半死,好不容易命他们把坟给人家埋回去,结果第二日,队伍里就开始有人得病了。这病一开始只是上吐下泻,不过半天就开始身体腐烂,一天过后,染病之人就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云溪察觉不对,立刻派人求援,可等大夫赶去时,云家子弟,已经死得一个不剩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听完之后,老泪纵横。原本爬满皱纹的脸,像是风化了的岩石一般,随时要飞散而去。

    他张着嘴,唉唉哭泣。可怜一句话说不出来,只那涎水,明线一般源源不断滴落到衣襟上。

    断子绝孙哪!断子绝孙!

    云家三百多名年华正好的子弟,一夕之间全部没了。对云家来说,天塌下来,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二太爷张着嘴,也像个孩子一般,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云培东紧咬着牙,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传信的驿官,也是满心悲哀,这百年世家,发生如此惨事,真是让人不忍闻不忍见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可要为您的孙子重孙而做主哇!”

    这时大何氏披头散发闯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一来,就往地上一跪,而后以头抢地,一边嚎啕一边说道:“我儿年轻力壮,怎么会一夕之间就没了?定是云起那奴生子怀恨在心,这才携恨报复害了他们!我云家三百多口人命。那可是他的兄弟子侄啊!他怎么这么狠心……”

    大许氏小许氏小何氏,以及老爷子的爱妾许姨奶奶等人,也得了消息,带着人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本就伤心得心肝皆裂,一来就听到大何氏此言,当场就认同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她们失去了丈夫,失去了儿子,失去了孙子。她们无法承受这个打击。她们需要找一个仇人来发泄她们的不甘跟怨恨。

    而摆在她们面前的,还有谁比云起更加适合呢?

    要不是他独霸万州,让他们看到了好处,他们怎么会想到要让儿孙们出去奔个前程?要不是他一口答应他们的要求,她们的儿孙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下山去了?

    而他自己呢?

    娇妻美眷地留在家中,平平安安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是了,她们的儿孙全死了,就再也没有人跟他争什么了。她们的儿孙全都死了,整个云家就全都属于他了。

    “是他!就是他!”女人们呲目欲裂,“肯定是他害死了我儿子,父亲哪!我儿死的好惨啊!”

    其他人马上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不相信世上竟有这样巧合的事,除非有人按下黑手,否则那么多人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一下子全死了!但要说到凶手是谁,除了云起,自然不做他想。毕竟,老太太仆氏的尸身,现在还在正屋里摆着呢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,要不是你害死了老太太!”大许氏骂着大何氏,又一指指着老爷子,哭道:“要不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包庇这姓何的贱人,老七怎么会为了报仇害死我儿子跟孙子!”大许氏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事,骂完之后,直接扑到大何氏身上厮打起来。

    堂屋里乱作一团,老爷子头一回被媳妇骂做老不死,气得眼睛一翻,又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云培东赶紧扶了老爷子回屋躺下,又叫大夫好生看着,才出去拉了妻子护在身后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