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44 章

第 14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噫嘘兮!魂魄离散,汝筮予之。:3wし

    彼皆习之,魂往必释些。

    归去归去!不可以讬些。

    魂兮归去!南方不可以止些。

    雕题黑齿,得人肉以祀,以其骨为醢些。

    蝮蛇蓁蓁,封狐千里些。

    雄虺九首,往来鯈忽,吞人以益其心些。

    归去归去!不可以久淫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过中筹,正院里隐隐约约传来了唢呐笛哨,还有中官拉长了声调的吟唱声。

    卧房里点了七盏灯,十分明亮,楚阳娿衣衫整齐,捧着手炉坐在塌上支着耳朵听。

    老太太死了近一月,现在总算不再继续停在堂屋里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本以为要抓紧时间办丧事,云起却做了主,将老太太的身世装殓了,由仆沣人扶棺回什尔喀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家乡,她幼时生活的地方。在云家,她是外人,在晋人的这方土地上,她依旧是外人。葬在此处,想来她的魂灵也不会安息,还不如回家,回到爹娘和祖辈安葬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对于云起的这个决定,楚阳娿很赞同,她本人并不喜欢仆氏,仆氏对自己的敌意,让她对她生不出丝毫亲近之心,但她到底是可怜她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并不是仆沣人,也不信奉他们的神灵,自然仆沣人也不承认她。连老太太入棺时,她这个名义上的孙媳妇也不能在场。然而老太太的殓服到底是她准备的。也因此,她知道了她的名字以及生平。

    众人都唤老太太为仆氏,实际上人家根本不姓仆,名字也跟仆没有任何关系。人家本名翻译过来,叫做摩爱辰莎莎,意为归于神灵的美丽明珠。

    她的父母是仆沣皇族,她出生时仆沣已经被灭国了,所以她出生不久就跟父母来到了晋国做人质。直到十三四岁,跟一起长大的姑姑同时出嫁,一个嫁入皇宫,一个进了云家。

    之后没过多久,嫁入皇宫的姑姑就难参而死了。从此以后,就只剩她一个人,寄居人家,为了族人的一点点生存空隙殚尽竭虑。

    复国早就没有可能了,楚阳娿不知道仆氏有没有想过推动族人全面晋化,接受晋人的文化习俗融入进来。她猜测,或许在某个艰难的时刻,那位有着美丽的名字,却命运多舛的女人,肯定是设想过的。可惜仆沣人千年来的习惯已经决定了他们的道路。像他们这样有着坚定宗教信仰的民族,是很难被同化的,就算是同化能力很强的大民族,也需要跟长的时间来融合他们。

    仆氏是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外族女人,但是她对自己的族人十分了解,她知道她没有那个能力,所以只能按着既定的路线挣扎求存,然后将希望寄托于子孙后代对族人的怜悯与亲近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到底不知道,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孙子,其实早在很多年前就被她亲手杀害了。

    不,或者她其实知道云起根本不是她的亲孙子,毕竟,一个对后代寄予厚望的人,真的会认错自己的孙子么?即便是他在他在外流落多年。但她已经失去了儿子,云起是不是云起,她都无从选择。

    “太太,您说着仆沣人到底是什么规矩,竟然要半夜三更抬着棺材下山。路上黑灯瞎火的,也太吓人了写。”明镜缩着脖子,神经兮兮地跟楚阳娿说话。

    外面点着白色灯笼,天上黑漆漆一颗星子都没有,这大半夜听见哀乐,的确有点渗人。

    楚阳娿不懂仆沣人的规矩,也不晓得怎么解释,只道:“你要是害怕,就早些去歇息吧,不用在这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明镜摇摇头:“我就说说,在太太这才不害怕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别理她,她恨不得赖在这里不走了。”明辉点点明镜的鼻子,说。

    哀乐声越来越远,老太太的棺材,大概已经被抬着出了云宅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看时间,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就该亮了,也不晓得云起什么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她肚子有点空,准备叫明辉去厨房弄点宵夜过来,却听外面脚步声,是云起回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楚阳娿吩咐明辉:“他回来了,那就多做一份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明辉福了福身,便拉着明镜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会再去做宵夜,怎么不早准备上?”云起进来,带着一身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忘了。”楚阳娿说着,拍拍旁边的椅子让他坐下:“忙了一晚上,想必你也饿了,我让她们多做一点,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云起身上穿着一件纯白的白锻长衣,衬着橘黄的灯光,飘忽仿佛仙人。

    他抖了抖身上的寒气,将双手覆在楚阳娿捧着手炉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楚阳娿被冰得一抖,差点连手炉都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太凉了,你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暖呢。”男人笑吟吟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子,一点不像在服丧,被人看到,必定要说你不孝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孝顺孙子早被她自己害死了。我为她做的,已经仁至义尽,至于其他,就再也不要想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明辉端着餐桌和食盒进来,等摆好了宵夜,她们又下去了。楚阳娿端起小碗,抿了一口清淡的菜汤咽下,才问:“老太太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了,那接下来怎么办?云家子孙几百人,一下子全死光了,他们都认定了是你暗下黑手,老人们那里怕是不会善罢甘休,何家跟许家,恐怕也要浑水摸鱼,来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就连楚阳娿自己都觉得,要是换做她,恐怕也要跟云起拼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云起端起粥碗嗅了嗅,而后一口将一整碗菜粥喝完,又用清水净了口,这才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云家子弟,此次是得了疫病死的,谁要是不甘心,就自己去抬了尸身回来。只要不怕搭上性命,就由得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疫病不会蔓延开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派了医术高明的大夫前去,自然不会让疫病蔓延开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云起可谓是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云家子弟凋零,老爷子病入膏肓,他父母之仇已经报了一半,现在只生下皇宫里活着的萧家人。

    然而皇城沦陷,皇帝都要逃到文山来了,这简直是羊入虎口,他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挟天子以令诸侯,竟然真的被他做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楚阳娿近距离看,他表情淡然从容,一年都不像是多年夙愿得偿的样子。应该说,他不仅仅是在复仇。

    无论是杀人偿命,还是谋朝篡位,对他来说,好像都不是什么天大的事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做,就去做了,就好像穷极无聊的人,给自己找一件打发时间的游戏,是否成功,是否失败,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世俗的条条框框,他看似苛刻遵循,实际上从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是个疯子,楚阳娿忽然想,对于云家死去的三百多口人,他没有丝毫罪恶感。对因为他轻易挑起混乱而死于战争的成千上万黎民百姓,他从来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他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,却从来没有想过他要是失败了,会不会连累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好像只有好恶,没有悲欢。

    什么恐惧,激动,欢喜,仿佛都跟他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人啊,何其可恶,又何其可怜。

    然而她已经跟他纠缠不清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着他清俊迷人的脸,暗叹一声美丽的蘑菇都有毒,她当年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下口的。可惜现在想这么多多也没用,还是赶紧吃完睡觉,明天还要早起呢。

    可惜她想休息,云起的精神却很大,洗完澡,那人就扛着楚阳娿回了房间,将她折腾个半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