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44 章

第 14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    次日直到日上三竿,楚阳娿才懒懒醒来,身边早就没了云起的身影。楚阳娿起了床,刚洗漱完出来,就听听女人嚎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三房还有何家以及许家几位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哭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一会了,七爷怕不让说,怕吵着您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在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房那头,大老爷今日一早,被发现吊死在房梁上了,大太太气的得了失心疯,闹着要杀了七爷,所幸没有伤到人,七爷只好先将人关了起来。二太太跟少奶奶们听了,都跑到咱们院子外面来,哭着要提大太太求情呢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眉头紧皱:“大伯上吊了?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可怜哪,白发人送黑发人,一时想不开,所以就……”明辉感叹一声,没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楚阳娿点点头,也不继续问了。

    云培东此人,不是没有经受过一点打击的,他绝对不是一个会上吊自杀的人,想来这里面,少不了云起的手笔。

    楚阳娿皱眉,这个人太狠了,会不会有一天,他看自己不顺眼了,自己也就列在了他的死亡名单上了呢?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就摇头按住了这个想法。她跟云起没有利益冲突,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,他都需要自己的这个助力,所以至少现在,她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说来也可笑,明明是夫妻,她想到的不是情分,却是利益。大概真的只有利益才是最好的衡量方法吧。

    小何氏跟小许氏等人,在院子外面哭了好半天,也没把楚阳娿哭出来,实在无奈,只得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死了这许多人,管事的大何氏也被当疯子囚禁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接到圣旨,皇上前来文山避难,马上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这管家的担子只得落到了二太太大许氏头上,二太太接到云起的通知时,真是被骇得不轻。

    迎接皇帝,并不是一件轻率的事情,大许氏连皇宫都没进过,虽说现在是云家女眷中最年长的,却从未办成过什么大事儿。

    听说要让她准备太后皇后与众妃嫔女眷的衣食住处时,竟惊慌半晌,又把媳妇女儿叫来商量,最后只能厚着脸皮去找楚阳娿。楚阳娿是京里出来的,从小进宫无数回,比她们懂得多,宫里有什么制仪忌讳千万初步的错,免得到时候冲撞天家被降罪。

    楚阳娿只得从旁协助,紧赶慢赶的,才好不容易将所有正房腾出来收拾好,给后妃们做临时行宫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原本想要闹事的云家上下,都突然老实起来了。皇上的驾临,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个希望。

    现在云家损失惨重,整个文山都落入云起之手。老爷子又一病不起,现在由云起的人看着,他们连想见一面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让云起付出代价,可自己有无能为力,所以只能等着,等着皇帝的驾临。他们会告御状,让皇帝亲自处置他。

    然而等皇帝带着后宫妃嫔以及文武百官逃到文山之后,他们才发现,他们还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在阴沉沉下了几天雨之后,天气终于放晴。

    碧空如洗万里无云,天还没亮时,云起就将楚阳娿从床上挖起来。两人穿上了进宫才用的大服正装,随便吃了两口饭,就下山准备迎驾。

    云家除了卧病的老爷子之外所有人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从晨光熹微,等到太阳高照。又到太阳偏西,直到最后一缕霞光印在西天,皇帝的仪仗队,才终于缓缓地出现。

    楚阳娿此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,却只能候在原地,等着接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队伍到了近前,只见云起一个健步冲了过去,对着皇帝跪行大礼,而后颤声道:“皇上,臣救驾来迟,还请皇上恕罪!”

    “爱卿,此次朕能离开京城,多亏了爱卿你呀!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“爱卿!”

    这一对君臣包头痛哭,后面的官员其也衣袖抹脸,一起啕号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不能特立独行,也只得跟着掉眼泪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等皇上哭够了,楚阳娿才带着女眷,去给太后以及皇后娘娘请安。

    太后养尊处优多年,如今从宫里逃出来,一路得舟车劳顿,委实辛苦。

    见了楚阳娿,也微微红了眼圈,她拉出楚阳娿的手,看了好半晌才道:“官官,没想到今日,才又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。”楚阳娿只能比她更激动眼泪掉得更狠。待抹了眼泪,才将云家几位辈分高的女眷让道前面,一一给太后引见。

    这一来回,又花了些时候,待到好不容易上了山安歇下来,已经是后半夜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云起会留在皇帝身边,跟他抵足相谈直到天明,谁知皇帝说要见老爷子,云起便又带着皇帝去青松斋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楚阳娿再没见到云起,次日藏风来传话,说主人下山去了,大约过两日才回来。山上的事,就交给她管着了。

    云起身边助力无数,轮得到让自己管的,自然是指内宅的事。而现在要说到内宅,自然就指的是住着太后跟皇后以及众位妃嫔的临时行宫了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临时行宫,实际上只是云家大房二房,以及老太太仆氏曾经住过的正院。将原先住在里面的人搬出来,又加了几道高墙就成了临时行宫了。因是逃命,各位后妃每人身边只带了要紧的两三个宫女跟太监,不够的人手,自然要从云家这里补上。这一来,整个临时行宫,对楚阳娿来说几乎就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不过人家现在再怎么势不如人,到底身份在那里,楚阳娿在她们面前,也只有恭恭敬敬扥份儿。何况女眷不如男人那样胆大,如今刚从京里逃难出来,这些宫里出来的女人,一个个都吓破了胆,规矩的很。要说管,还真没什么好管的。

    楚阳娿心大,该陪吃陪吃,该陪喝陪喝。

    便是见了楚燕阳,也恭恭敬敬行礼。

    楚燕阳大约不怎么稀得见她,大多时候,都称病躲在屋里不出来,楚阳娿只派人送吃送药,却也不去打扰。

    不久又收到徐州来的家信,弟弟的伤已经全好了,安国府众人也都回到了徐州,路上虽辛劳,却都安全。楚阳娿松一口气,又将信纸反面浸湿,上面又有字迹。

    父亲果然已经知道了云起的打算,家里正在商量对策,嘱咐她不要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楚阳娿看完,将信纸撕成碎末溶于水中倒掉,又才安安静静当起憨厚纯良的贤良主妇来。

    又三日,云起从山下回来了,楚阳娿那时正在正院里陪着皇太后下棋,却见一太监急急忙忙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太后沉了脸正要发落,却见那太监惨白着脸,跪在地上报告:“太后恕罪,奴婢该死。”说完又不顾太后黑沉的脸,继续道:“太后不好了,皇上当着文武百官下旨,要禅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太后惊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阳娿心里也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那太监已经嚎啕大哭起来:“太后娘娘,您快去劝劝皇上吧,这禅位的旨意,如何能下得?”

    太后哪里还顾得上许多,当即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宫女太监见状,也立刻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抿着唇,思量半晌,终于悄悄离开正院,回到了天香阁。叫来雪雁耳语几句,让他出去帮她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首段来自《楚辞·招魂》作者屈原

    稍有改动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照着格式自己写一个,但是作者太废柴,写不出那种韵味,大家将就一哈。

    ...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