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贵女高门 > 第 153 章

第 153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楚阳娿尽管被软禁,但她到底是皇后,背后还有个楚家撑腰,没有人真的敢要她的命。此时得知她被害中毒,立刻吓坏了薛李几家一干人等。

    杀人凶手秦代语被控制了起来,当天就被关进临时监狱进行考问。

    临时监牢里,秦代语整个被吊在横梁上,身上到处是鞭伤。刑官挥舞着鞭子,丝毫不顾忌受刑之人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说,是谁拍你来的!”

    秦代语咬紧牙关,四不松口,任凭你刑官怒得面目扭曲,也不愿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此次凶多吉少,但想到自己就要毒死仇人,也就觉得死而无憾了。至于被逼问的幕后黑手?她是死也不会说的,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的严刑拷打,让秦代语生不如死。可她到底不是一般女人,竟然生生咬碎了一口牙齿,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秦代语一心寻死,刑官也拿她没有办法,无奈之下,只能往上报

    。

    一天的刑讯之后,刑官暂时离开了,牢房里瞬间安静下来。秦代语浑身麻木,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,只是那时时传递过来的痛感,让她知道,他们是不会让自己这么容易死掉的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她应该在得手之后,就立刻自杀才对。秦代语暗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安静的牢房里突然有了一点响动,原来又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秦代语咬牙,准备接受新一轮的严刑拷打。然而等了半晌,竟不见那人动作。她艰难地抬起头看一眼,这一眼,让她惊的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“裴……公子?”

    楚天阳怀里还抱着他的那只猫,正闲闲地打量她。这女人叫只裴公子,显然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秦代语着急不已,惊呼道:“公……公子您怎么到这里来了?请快点离开吧,不要被我连累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出现,让连死都不怕的秦代语突然就哭了起来。临死之前还能见到他,老天待她果然不薄。

    楚天阳叹一口气,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哎!我竟然把你给忘了!”他凉凉地看向秦代语,用一种懊恼的语气说:“进了云家,你还能活着,果然有点本事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为父母报仇,代语死而无憾,公子不必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阳却笑了一笑,道:“啊,是的,你就是为了报仇才千里迢迢来京城的。不过你胆子太大,千不该万不该,就是不该动到我妹妹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……妹妹?”秦代语惊诧,一时间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阳捏起她的下巴,摇了摇头,说:“江南一别,你就再没有见过我了,所以大概不知道,当今皇后,正是我的妹妹。现在你谋害皇后性命被抓住,于公于私,我也不能让你活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秦代语激动道:“皇后她……她怎么可能是公子的妹妹?她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后姓楚,我也姓楚。本公子出身安国府,乃是楚家世子嫡长子,你说她是不是我妹妹?”

    秦代语何其聪明,立刻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,以及这背后代表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!原来你根本不叫裴硕,你居然骗我!”她疯狂地咆哮,朝楚天阳方向挣扎。

    可惜身上铁链束缚,根本让她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楚天阳冷哼一声,道:“我让你杀云起,你却对我妹妹动手,蠢货!”

    一看到秦代语用毒,楚天阳就明白了她的打算。她想要利用楚阳娿去害云起,甚至想要用楚阳娿中毒身亡的事实,来逼迫世家跟云起彻底翻脸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,楚天阳是不可能让它发生的。

    当年见到秦代语时,他就有点欣赏她,那时他心中有气,想要利用她杀了云起,好阻止刚刚跟云起订婚的楚阳娿嫁出去,他不希望妹妹嫁出去。

   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秦代语太能忍了,她竟然一直没有得手。时间一长,连他都以为这颗钉子已经被废了。云起登基之后,他已经不得不放弃杀死他的计划。哪里想到,这个女人,居然经历这么多的变故之后,还没有放弃她的复仇计划。

    必须承认,他的眼光的确没错,这女人是个人才

    。可惜,现在她不得不死了。

    楚天阳卡住她的脖子,一字一句地说:“在临死之前,我还是把真相告诉你吧。你接近云家,却一直没有被发现,知道是为什么么?因为云家根本不知道秦家的事,你的父母,也不是他们杀的,云家当然没有人怀疑有人来复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杀你父母的……恩,其实是个意外。本公子原本只是想要跟你父亲谈个交易。但他太不听话了,所以本公子一生气就……哎!那时候刚刚离家出走,心情不好,所以脾气稍微有一点暴躁,一不小心就,把他们全都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你……”秦代语摇头:“这,这不可能!不可能是你,不可能!那秦氏临死之前分明,分明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秦氏?云起杀了云家三百多子弟,杀死了她的丈夫,她当然要把罪名扣到仇人身上了。”楚天阳含着笑意,加重了手上的力度,“抱歉,你该死了,秦姑娘。”

    秦代语双眼翻白,口流涎水,一双眼珠却还死死地盯着楚天阳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来寻找的杀父仇人,一直以来思念感激的男人,竟然就是这个正在杀死她的人。他依旧俊雅斯文,如同当年初见时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笑容,让她受骗多年,让她深爱多年。

    在秦代语失去气息之后,楚天阳才松了手。

    “真恶心。”看了一眼手上的污秽,他皱眉。

    门外,刑官等他出来,立刻弯腰媚笑,问:“公子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“收获当然有,我已经都拿到了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太好了太好了。这下皇后娘娘有救了,公子这下可谓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算不上什么功劳,中毒的可是我的妹妹,我自然不希望她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自然,公子友爱姊妹,感天动地。”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刑官一点不吝啬说好话。

    楚天阳满意地点点头,而后又愁眉道:“可是,那犯人实在不经打,本公子好不容易得了解药,却发现她已经昏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刑官一愣,马上猜到那女人大约已经死了。这有一点不好交代,但他一个小小刑官,却不敢得罪安国府的大公子。于是在瞬间怔愣之后,刑官立刻道:“不怪公子,那犯人恶毒,却到底是个女人。下官为了让他招出幕后黑手,本就让她受了不少刑罚,此时有了意外,也是难免的。好在公子已经得到了解药,皇后娘娘能够安然无恙,放到哪里,公子也是只有功劳没有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。”楚天阳朝他点点头,从容地抱着猫走了。

    楚阳娿中的毒本就是出自他手,要不是看到她中的毒他还想不起来秦代语这么个钉子。所以在来牢房之前,他已经给楚阳娿服过解药,这时人还没醒来,他不便打扰。

    楚天阳想了想,还是先去了行院。

    行院里,楚熠阳正跟薛家李家等人对峙。

    本来准备用楚阳娿胁迫楚家的几家人,在楚阳娿中毒之后,都没有了气焰,一一个个青着脸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只有薛家大公子,仗着家族背景,以及与楚家姻亲,在楚熠阳面前嘴硬。

    “我等此举实属迫不得已,熠弟难道不明白吗?”薛家大公子一脸无奈,语气沉重地说:“今上暴虐,初登大位,便与我等为敌。世家养兵,乃是旧历,皇上执意禁止,折让我们有何面目去见祖先?再者,皇上今日禁止世家养兵,明日禁止世家举荐,是否再过几年,便要灭了所有的世家大族?熠弟,你也是大族出身,我等思虑,你也应当感同身受才对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便囚禁了我姐姐?”楚熠阳一脸寒冰。

    薛大公子哼道:“按说起来,薛楚两家也有姻亲的。我们是自家人,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。皇后虽出身世家,奈何女大不中留,胳臂肘往外拐啊!皇后高才,那雷炮图出自她手,可她却只讲炮图给了今上。连楚家,也受牵制不能运用,安国府上下,可真甘心?”

    “国之重器,不可私藏,薛家千方百计想要雷炮图,到底是想要做什么?况且,皇上禁止世家养兵,本就是打着防范世家拥兵之总早饭谋逆的名义。姐姐身为皇后,却被你们软禁起来,难道不是正好让天下人认为皇上做的事对的?”

    “哼!总之,我们就是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薛家想要自寻死路,那就随便。我安国府就不奉陪了。”楚熠阳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看道楚天阳,又停了下来,叫了一声大哥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说的话,楚天阳也听到了,见状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皇后娘娘已经服了解药,等她一醒来,我们就立刻启程去徐州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要带楚阳娿去徐州,所有人都反对。

    徐州乃楚家的地盘,一旦去了徐州,他们还有什么机会谈条件?自然要站起来反对。

    然而楚天阳却看着他们,笑道:“你们可知道,就在两日之前,前往武夷山的大皇子,在半路上遇到流民冲击,跟护卫走散了?你们可知道,就在昨天夜里,幽州,红宪,舞阳等地的仆沣人突然开始□□,各位难道一点都不担心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过是小民作乱,成不了气候。”

    楚天阳冷笑:“难道各位就不想一想,为何肃王谋反时,全国上下各小民趁机作乱,却只有仆沣人规规矩矩,没有半点动静。为何到了此时,才突然想要兴风作浪。幽州,红宪,舞阳……这些地方,难道各位就不想想原因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仆沣人的脾性所有人都知道,他们全民信教,将仆沣皇族奉为神明,以前只听从仆氏的调令,现在只听从当了皇帝的云起。

    以前仆沣人没有趁机作乱,是因为云起不允许。现在世家联合起来想要跟云起作对,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。然而身为皇帝,云起不可能在没有查出皇后被害的证据之前对世家下死手,这样会留下把柄被天下人唾弃,毕竟国家初定,他还是需要读书人来帮他理政的。然而教唆仆沣人冲击世家大族,却容易得很。反正之前小民作乱,仆沣人也就照猫画虎而已。

    世家已经没有了平乱的能力,想要安稳,就只能求皇帝出手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们还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软禁皇后,逼迫他收回世家禁止豢养私兵的圣旨?

    尤其是,武夷山山主已死,留下的诏书,恐怕是新帝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个害死山主,甚至藏匿太宗遗命的罪名,大约就要按在他们的头顶上了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都不好看,面对闲适安然的楚天阳兄弟,更是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这两人,难道早就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他们急急上前,想要问他们又什么办法化解,可惜此次跟随楚阳娿道武夷山的世家子弟,一个一个都是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的菜鸟

    。他们还不明白想要得到帮助,就要付出代价,而他们此时,已经付不起任何代价了、

    楚天阳根本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,只朝楚熠阳点了点头,兄弟两人边一前一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楚阳娿以为自己这回死定了,结果她运气好,竟然迷迷糊糊又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清醒是短暂的,她连自己躺在什么地方都没看清,就又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楚阳娿时不时地清醒过来,有时候是半夜,有时候是白天。无论白天黑夜,身边也都有人看着她。她有时候看到父亲,有时候看到是弟弟,甚至还有楚天阳。当然,大多数时候,陪在她身边的是她的母亲宁浅知。楚阳娿好几次醒来,都看到她在自己的床边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母亲不是回京了吗?原来我也已经从武夷山回来了?”楚阳娿迷迷糊糊地想着,母亲这么哭下去,眼睛恐怕要哭坏,为什么都没有人劝住她,让她不要哭了?真是不懂事。然后她又想,自己既然已经回到了京城,怎么一次都没有看到云起?是他来时自己没醒,还是云起根本不在意自己是不是还能活着?

    这个猜想让她感觉很不好,楚阳娿十分伤心地开始流眼泪。

    人一旦身体虚弱,心也跟着变得娇弱敏感。她浑身都难受,又想到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,云起却一点都不关心她不在乎她,她就觉得自己无比凄惨,还不如死掉算了。最好让云起后悔,生生世世都现在思念的泥沼中不能自拔。想完之后,又觉得自己要是真这么死了,最伤心的还是父母更弟弟,他们一家人才刚要团聚,自己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母亲得多伤心呀?至于云起,说不定自己死了他还要高兴得放鞭炮呢,升官发财死老婆,本就是男人人生三大喜事嘛!她可不能让他如愿。这么想着,她又开始恨他,恨他冷酷无情,凉薄不识趣,总之就不是个好东西。当然,由于精力不济,能让她胡思乱想的时间也是很少的,楚阳娿想到一半就睡过去了。这样昏昏醒醒,不知今夕是何夕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天醒来,发现床边陪着她的终于变成云起了,她才高兴起来。当然,刚高兴完她就又生气了,于是噘着嘴,不理他。

    云起抱着楚阳娿,一脸胡渣子戳得她脸疼。她想说点什么,可刚说了两个字就又得喝药,那本该又臭又苦的药汤,此时灌到她嘴里,连衣点味道都没有。楚阳娿喝完之后,照例又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她每次醒来,见到的都是云起,父亲母亲还有弟弟,都再没有再出现过。

    云起好像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房间,好几次楚阳娿醒来时,都看到云起在看奏折。

    他不让别人靠近,楚阳娿的吃喝拉撒都是他亲自照顾的,这样她感觉非常羞耻,但想到云起那严重的洁癖,她又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一感动,便觉得这男人,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了。

    曾经所有的隔阂计较,都变得无足轻重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说,当一个人身体虚弱时,心也变得软弱,很容易心寒,也更容易心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无比幸福满足,只看他待在自己身边,就仿佛把全世界都揣进自己怀里了。

    人又帅,气质又好,还是天底下最有权的那个人。哎呀!这可很是怎么好?让人不喜欢都不行。

    楚阳娿满心羞涩地想着,她一定要好起来,否则那些闲出病来的大臣们硬要给他选妃子,她没有战斗力,就只能任人宰割了,这可不行!

    云起见她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,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。

    又见她乐滋滋地盯着自己看,就干脆放下手里的奏折,过来抱人在怀里说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我们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徐州,等确定你能走动了,再回京。”

    “在徐州?我还以为我已经回京了呢!哎呀,你居然从离京到徐州来了?那京里怎么办?薛家李家那些人,他们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已经解决了。”云起告诉她。

    自从她中毒昏迷之后,不久就传来大皇子受伤不治的消息。各世家失去了选择,加上楚阳娿昏迷,他们准备逼她交出大炮图的计划也落空。更加重要的是,仆沣人蠢蠢欲动,世家私兵损失惨重,此时根本经不起任何打击。

    尽管不甘,各世家在权衡之后,也只能向云起低头认输。

    当然,事已至此,他们光是认输是不行的。楚阳娿在武夷山被软禁遭谋害,他们不能不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所以最终,武夷山山主自杀的事情被压了下来,变成了被害死亡。她手中的那一道太宗遗命,只有云起一个人看过。内容不用想,都是为了保持萧氏皇权的稳固。所以云起看过之后就当破布烧了。然而毁掉太宗遗命的罪名,却是必须扣到世家头上。

    世家很不忿,却因为势不如人,只能认下罪名。

    这可是遗臭万年的罪名,云起怕他们反弹太过,不得不后退一步,表示不再坚持夺去世家的举荐资格。

    虽然世家的联系没有被削弱,但从根本上禁止了世家的养兵权,这已经是一次巨大胜利,云起的目标达到,终于与世家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握手言和,还只是表面上的风平浪静。毕竟国事虽然解决,但楚阳娿还没有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楚天阳虽然保证他的解药有用,但楚阳娿状态很不好,云起已经做好了拿世家陪葬的准备。危机是否能够真正化解,自然要看楚阳娿是否完全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所以直到现在,云起,包括世家所有人,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楚阳娿醒过来了,他们的命,才算保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,你居然这么冷静,还按部就班地做完了那么多事情。”楚阳娿听说他准备让人给她陪葬,惊恐之余有些感动,感动之后又开始不满。

    惊慌失措呢?失魂落魄呢?完全没有啊!人家该干嘛干嘛,还做得挺好。

    云起却问:“你会死吗?”

    楚阳娿震惊:“你以为我不会死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就算死……也只是离开吧,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跟你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男人理所当然,楚阳娿却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死?”她惊讶之后,紧紧抓住云起的衣袖,颤颤地问“不死是,只是离开,你……你说的是什么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,但你若是回去,我应该使能跟你一起走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不知道你从哪里来……

    云起语气平淡,可对楚阳娿来说,却是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他知道了,他知道什么了

    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坐起来,任由男人拿了毯子将她裹住。靠在床上深深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她才问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画的那些画儿,还有你造出来的东西,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,这还用猜吗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楚阳娿简直不能理解,按道理来说,就算一个人发现另一个人有不同于其他人的技能,可一般人想到的,难道不应该是,这个人天资过人才能卓越吗?到底是什么脑子,让他往不属于这个世界那里去想?更重要的是,他居然想对了!

    这个打击太大,楚阳娿忍不住猜,爹爹跟弟弟,还有那个不太正常的楚天阳,是不是也跟云起一样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听见男人笑吟吟地说:“我说的没错对不对?我早就看出来,你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就跟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阳娿一愣,终于明白了原因。

    云起因为幼时的经历,对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归属感。他认为自己是死过的人,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,所以在一起经历过死亡之后,他接纳了她,将她划为一国。而后,在她身上发现的所有与众不同之处,他都会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方向去解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