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洪荒世界教主通天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神说要有火

第二百八十四章 神说要有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神说要有火
  
  毕竟是没有元气所化的实体的的斧头,对上俩乌鸦以至宝制造出来的火流星,纵然有开天斧法的支撑,可连续劈碎了十几个流星后,这斧头也是光华黯淡,似乎随时都有破碎的迹象。
  
  “兀那婆娘,还不动手更待何时!”咬牙切齿地盯着前方飞来的火流星,共工厉声吼道。
  
  “哦,就好了!”灵山之上,无数的金光符箓的遮掩下,巫格格低声回应道,俨然一个受气的小媳妇。
  
  便在此时,灵山之上,巫格格已然迅速扎好了两个稻草人,那样貌俨然就是帝俊和太一俩乌鸦。巫格格周遭,十余万的灵族人衣衫褴褛、手舞足蹈,口中念念有词,无数的诡异符文自这些灵族人的口中飞出后,在当空凝为实质。漆黑的符文盘旋了一圈后,没入了巫格格手中的骨针之内。
  
  抬掌自指尖逼出两滴精血,屈指将之分别弹在两根骨针上,原本附着在骨针上漆黑的符文迅即化为血色。
  
  双手各持一针,巫格格运足法力,奋力将骨针向两个稻草人眉心刺去。
  
  战场之上,正自凝神催动法宝的俩乌鸦,蓦地觉得眉心一痛,旋即便感觉到被一股诡异的力量侵入了识海。
  
  意识到不妙,俩乌鸦顾不得与共工斗法,匆忙之间,连忙召回法宝,以期护住元神。
  
  虽然俩乌鸦反映比较迅速,而那至宝又是心神所系,召回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。可敌人的偷袭委实太过诡异,还没等俩乌鸦将法宝收回泥宫丸,无数血色符文便已在俩乌鸦的识海内爆炸。
  
  但觉“嗡!”的一声闷响,俩乌鸦识海之内掀起了滔天巨浪,受此剧震,居于识海之内的元神,也被冲击的头晕目眩光华黯淡。
  
  无数的血色神纹随后蜂拥而入,于路乍出一片惊涛骇浪,径直扑向俩乌鸦的元神。
  
  识海之内震荡不停,眩晕之际,俩乌鸦的元神浑不觉大祸即将来临。眼见那铺天盖地的血色符文即将铺至俩乌鸦的元神之上,便在此时,俩乌鸦的护身法宝终于返回,光华一闪,顷刻之间便与乌鸦的元神合二为一。刚刚护好元神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传来,十数万的血色符文紧贴在俩乌鸦的法宝之上爆炸。
  
  一闪一闪亮晶晶,漫天都是小星星。
  
  虽然最后关头,有至宝护住了元神,可如此近距离爆破之下,俩乌鸦的元神受到了剧烈的震荡,以至眼前金星乱冒,俨然又回到了在天庭看星星的岁月。
  
  更恶劣的是,来乌鸦的识海受到大量神符的爆破,虽然尚未崩毁,可也破损不堪。而且,那符文虽然全都爆炸了,可那诡异的侵蚀之力却留在了俩乌鸦的识海之内。麻痹、虚弱、疾病、迟缓、中毒,各种负面能量开始在俩乌鸦的识海里迅即扩张,并有一丝死的无形能量透过法宝的护体光罩,开始慢慢侵蚀俩乌鸦的元神。
  
  下方的天庭群妖,正自欢欣鼓舞,欣赏着两位老大法力狂飙,发出漫天的火流星,把那巨人共工砸得左撑右支好不狼狈。
  
  随后,太一乌鸦大妖一口气发出了四十余颗火流星,眼见就能将那共工巨人一举打垮。众小妖更是满脸的雀跃,手舞足蹈,俨然即将到达高潮。不成想,毫无征兆地,两位天帝大妖,竟然蓦地收回了两件法宝,然后便口吐鲜血,脸色灰败,摇摇欲坠,显然,彻底萎了。
  
  这个,不带这么玩的!居然在即将高潮时下边就没了,这也太没人性了!众小妖心中极度纠结。
  
  最后还是白泽丞相,看出两位天帝似乎身受重伤,也顾不得许多,连忙指挥几位妖帅,各自统领好手下众妖怪,团团将俩乌鸦护在当中,并迅速向天庭撤退。
  
  另一厢,失去了太一乌鸦掌控和混沌钟支撑的火流星,气势明显不如先前,虽然大抵方向仍旧是砸向共工,可具体方位上却出现了明显的偏差,而且,力度上也弱了许多。
  
  俩乌鸦重伤晕厥,天庭的妖兵狼狈而逃,共工巨人自是立即察觉。知道自己婆娘巫格格的巫术起了作用,共工精神大振,奋起余勇,勉强催动法力,共工手上的斧头再次光芒大盛。开天九斧前七式全力展开,有如剁瓜切菜一般,顷刻之间,便将剩余的几十颗火流星全部劈碎。
  
  劈碎了最后一刻流星,共工的元气斧头也终于不堪重负,化作片片流光,四散飞射。
  
  “呼!”共工长出了一口气,“真它娘亲的累,比和巫格格那婆娘在床上大战三天三夜都累!”
  
  喘息了片刻,共工抬眼观瞧,却发现天庭的妖怪早已踪迹全无。
  
  “算你们跑得快!”共工重重地冷哼道。
  
  不过,此番争斗共工也有点力竭,而且那些妖怪早已跑远,想要追上还是不大现实地,况且天庭能够横行洪荒数十万年,未必没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本事,若就这么打上天庭去怕是要吃亏的。
  
  硕大的眼珠转了几转,顷刻之间,共工心中便有了计较。
  
  于是,不出数日,洪荒全世界的妖魔鬼怪便都知道了,天庭的俩乌鸦,卑鄙无耻地谋杀了无数妖怪后,抢到了一道城管凭证——鸿蒙紫气。由此引发出了无数血案,直到许多年过去,任俩乌鸦百般澄清、威逼恐吓,却依旧无法平息这一流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