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洪荒世界教主通天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火灾下的阴谋

第四百三十八章 火灾下的阴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火灾下的阴谋
  
  话说,帝辛想干掉那个祖传的造反派,西伯侯姬昌,可又苦于找不到借口,于是便招来宠臣费仲、尤浑商议。
  
  这哥俩,乃是被帝辛自奴隶之中一手荐拔其来的,本身的能力,虽然比不上商容、比干等人,可也算是中上之资。
  
  而且,除了贪财这个毛病外,这二人对于帝辛,还是蛮忠心的。
  
  闻听帝辛要干掉西伯侯姬昌,费仲、尤浑也不问情由,便开动脑筋,积极思考起计策来。
  
  还真别说,本就并非无智之人,这二人凑到一处,嘀嘀咕咕的,很快就弄出了一条貌似可行的方案来。
  
  帝辛推行奴隶人权法案受阻,便暂时息了强行推广的心思,如此,再四方诸侯留在朝歌也没什么意思。于是,某日,帝辛便传下旨意,告诉那八百诸侯们,你们可以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了!
  
  终于挫败了子辛皇帝那试图反奴隶主统治的邪恶阴谋,这些大商皇朝的一众奴隶主们,尽皆弹冠相庆,每日纵酒高歌、通宵达旦,好不得意。
  
  直到子辛皇帝传下圣旨,要求各方诸侯尽快滚回领地,不准在京城飞扬跋扈、惹是生非,这些猪猴们,方才恋恋不舍、情意绵绵地作鸟兽散。
  
  那些八百小猪猴们,在京城没什么根基,只能各自卷起铺盖,夹起尾巴,悄悄溜出京城。
  
  可四大伯侯,可都是根基深厚,与京城的许多大臣都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,就连那些皇亲国戚们,很多也都与四大诸侯有染。
  
  所以,这四大伯侯离京,商王朝那点有名有姓的大臣、皇亲们,基本上全都来出城相送,那场面可是相当的隆重,比起帝辛的早朝,来的人都多。
  
  嗯,其实,帝辛早朝,必须品级足够高的大臣才能出席。
  
  可这四大诸侯离京,尤其是此番离京,不仅那些大小官员,就连商王朝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奴隶主们,也全都出郭相送。
  
  甚至于,那两个帝辛的铁杆追随者费仲、尤浑,也都寻机前来相送,向这四大诸侯表达善意。
  
  “帝辛那白痴,这次应该明白,这天下,到底是谁的天下了吧?”众奴隶主们心中这个得意啊。
  
  想起众大臣、诸侯们联手,在朝堂之上,指点江山、怒斥帝辛的火爆情形,这些大小奴隶主们,一个个宛如吃了两吨的春药一般,深情亢奋、两眼直冒蓝光。
  
  如今听闻救世主一般的四大诸侯奉旨出京,得了四大诸侯以及众朝廷大员们余泽的众奴隶主,自然是要敲锣打鼓,出城欢送。
  
  眼见大局已定,四大诸侯之中,东伯侯姜桓楚、南伯侯鄂崇禹、被薄厚崇侯虎便已经相继离开。
  
  而西伯侯姬昌,一直以来都积极预谋着造反事宜,自然要在朝廷之中精心打点一番。况且,这厮善于伪装,素有贤名,与商容、比干等一众名臣交情颇深,因而,姬昌在朝歌城逗留的时间最长。
  
  不过,姬昌离京之时,送别的场面却最隆重。
  
  偏偏,这姬昌为了拉帮结派,素来都是故作豪爽,可谓是杯到酒干。与一群朝臣们都喝过一圈之后,这姬昌就已经有点头晕、眼花、舌头大了。
  
  便在此时,费仲、尤浑二人也赶来相送。
  
  这姬昌虽然素以贤臣自居,可由于造反的需要,却也没少与费仲尤浑打交道,礼物也没少往这哥俩的府上送,如今这二人热情相送,姬昌自是热情逢迎。
  
  一方有心结纳,另一方曲意逢迎,三人很快亲如兄弟、打成一片。
  
  商容、比干等人素来与费仲、尤浑不睦,心中很是鄙夷这两个奴隶出身的宠臣,此刻见姬昌与二人聊得火热,便索性远远的躲到一旁纳凉,来个眼不见、心不烦。
  
  碍眼的走了,费仲、尤浑二人立即展开簧舌频频劝酒,几杯酒下肚,就把姬昌彻底忽悠晕了。
  
  “听人说,贤侯你解签看相、算命看风水皆是一流,不知道,你这算命的,说话到底有谱没谱啊?别不是啥封建迷信伪科学吧?”眼见姬昌已经头脑不大清楚了,费仲便寻机开口道。
  
  “阴阳之理,皆有定数,咋,咋能不准捏?还敢说俺,嗝,是封建,嗝,迷信!呃,封建迷信,嗝,是啥?俺告诉你,安这、这卦,算一个,嗝,准一个!不准,不收钱!不信,你随便,嗝,问一个,某家给,给你算来!”自己最拿手的手艺被人质疑,姬昌自是怒火升腾,遂拍着胸脯、打着酒嗝,对费仲、尤浑开口保证道。
  
  “当真?”一旁的尤浑,立即对之投以质疑的神色,却是再次把姬昌的怒火推得更高、更旺。
  
  “当真!”姬昌奋力拍着胸脯,做公猩猩状道,“你随便问,我就,就不信了,这世上,还有我,姬昌,嗝,算,算不出来的!”
  
  诡计得售,费仲立即面带轻视地接口道,“商汤的将来,你能算出来么?”
  
  “商汤的气数,不用问,已经快完了!就是这一代的事儿而已!而且,还是不得善终!”不愧是专业人士,虽然还兀自迷糊着呢,可一提起算卦来,姬昌立即就不结巴了,还换上了几分带着朦胧醉意的严肃之情。
  
  “哦?具体有什么说法么?”费仲半信半疑地继续问道。
  
  “不会超过帝辛四十七年,这大商王朝肯定会完蛋!”姬昌神情肃穆,颇有几分斩钉截铁、指点江山般气势。
  
  “哦……”费仲、尤浑心中震惊,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  
  西伯侯精通阴阳易术,这是天下皆知的。
  
  而且,此刻这姬昌明显已经醉了个稀里糊涂,否则,怎么敢说出这种貌似大逆不道的话来?
  
  所以,这费仲尤浑二人倒是没有怀疑姬昌这话的真实性。
  
  黯然神伤了半晌,郁郁之下,又狠灌了那姬昌几杯酒,这费仲、尤浑又问起自身的运道来,却被姬昌告知,自己二人将被冻死。
  
  更让费仲尤浑气愤的是,这姬昌,竟然恬不知耻地言道,他自己能够的个善终!
  
  给老子算命就往坏了算,给你自己算命就往好了说。我还以为我买你兄弟就够脸皮厚的了,没想到,这西伯侯,更加的,不要脸!
  
  算命的,果然没有好东西!都是封建余孽,是要被河蟹的!
  
  忿忿之下,二人又草草喝了几杯,便急冲冲地跑回帝辛那里,添油加醋地去告西伯侯姬昌的黑状去了。
  
  “岂有此理!老娘,嗯,老子,我怎么就成了亡国之君了?还不得善终?这算命的竟然胆敢胡言乱语、诽谤君王,实在是居心叵测、其心可诛,其心可诛啊!”闻听费仲、尤浑的报告,帝辛立即怒火升腾。
  
  “更无耻的是,那姬昌竟然说他自己得了个善终!他一个做臣子的,居然不思为国尽忠,反而如此造谣生事、咒骂陛下,分明是心怀不轨,妄图篡夺陛下的皇位!”眼见帝辛愤怒,费仲、尤浑立即从旁煽风点火道。
  
  “哼!敢咒我们不得好死?我看你这次怎么善终?这次定要让陛下借机砍了你的脑袋!”
  
  帝辛自然不知道这费仲尤浑心里的那点小算盘。
  
  可是,一听这费仲尤浑言道姬昌心怀不轨,想要谋朝篡位,帝辛立即就信了!
  
  因为,帝辛可是知道,自姬昌的老爹,前任西伯侯季厉之时起,这西岐可就素有反意的。只不过自己的祖父文丁下手比较快,先把季厉干掉了而已。
  
  帝辛的父亲帝乙,也是对西岐多有戒备的,不然也不会搞那个和亲,把帝辛的姑姑太姒下嫁到西岐了!
  
  所以,如今一听费仲尤浑言道西伯侯心怀不轨,帝辛立即就相信了。
  
  “晁田,去把西伯侯这反贼,给朕抓回来!如有反抗,就地格杀!”帝辛脸色铁青地咆哮着道。
  
  这晁田,本也是寻常出身,但却机缘巧合之下,学得了一身的好武艺。
  
  被帝辛发掘出来后,在帝辛的大力提拔之下,一步步从寻常侍卫,提升到侍卫统领。及到后来,前御前侍卫大统领殷破邪因故被帝辛发配边疆,这晁田被便帝辛任命为御前侍卫总统领,总领所有皇城禁军。
  
  所以,这晁田,也算是帝辛的铁杆心腹了。即便是朝堂之上,奴隶人权法案之争闹得沸反盈天,这晁田,依旧执着地守护着帝辛的皇宫,丝毫不向那些反动势力妥协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