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洪荒世界教主通天 > 第四百四十二章 伪娘之怒

第四百四十二章 伪娘之怒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伪娘之怒
  
  话说,自从云中子下山去抢将星当徒弟,结果,没抢到,元始天尊便感觉到,似乎,事情并不是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  
  心中不安之下,元始天尊便跑到了石龙山八景宫,去找那位大师兄太上老头商议对策。
  
  所谓,人情如纸、天意如刀。
  
  天意这东西,最是虚无缥缈,莫说是普通人,即便是元始天尊、太上老头这等混元圣人,也只是能够约略摸到一点迹象而已。
  
  至于说道掌控天意,那就纯粹是扯淡了!
  
  因为,如此有难度的事情,即便是那个号称以身合道了的鸿钧老蚯蚓,也是无法办到的,尤其是这种大劫将至、天地反复之际。
  
  所以,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头,二人鬼鬼祟祟、嘀嘀咕咕地商量了半晌也没商量出个子丑寅卯来,又相互干瞪眼瞪了半晌,结果依旧没什么办法。无奈之下,元始天尊便要起身离去,
  
  蓦地,一阵心血来潮,元始天尊脸色微变,连忙扳着指头开始掐算了起来。
  
  可即便是以元始天尊的圣人之尊,掐算了半日的功夫,直把元始天尊算得头晕眼花,鬓角冒汗,也没算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儿,所能照见的,只是灰蒙蒙的一片模糊。
  
  差点迷失在那混乱的天机之中,半晌,元始天尊方才以大毅力自那迷人心智的灰蒙蒙一片中回过神来,缓缓睁开双眼,元始天尊脸色变得有点狰狞,“有人以大法力搅乱天机,伺机谋害我阐教弟子!”
  
  演算天机,虽然耗费心力,可于元始天尊这种混元圣人而言,本来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。
  
  出现如今这种情况,唯一的解释,就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。
  
  而目的,显然不可能是要对付元始天尊,因为这种程度的暗算,只能困扰元始天尊一时而已。即便是迷失在那未知的天机之中,凭着元始天尊之能,应该也可以撕裂虚空,最终让神念回归肉身,只不过,这一过程可能要耗费一段不短的时间罢了!除非敌人趁此机会,来消灭掉元始天尊的肉身,或可让原始天尊受到重创,但也仅此而已。
  
  可敌人却没有趁机来袭,那目标,唯一可能的,便是元始天尊门下的阐教弟子了。
  
  只是,这具体的情势如何,还要进一步查探,方可知晓。
  
  目运金光,原始天尊目光穿越虚空,开始逐个查探自己的门下弟子的情况。
  
  首席大弟子南极仙翁,正在自己的洞府打坐修炼。
  
  这老头修炼倒是蛮勤奋敬业的,加之,又有元始天尊不惜耗费大法力的倾力栽培,如今,这南极老头已经堪堪斩去一尸,成就了三十四重天初阶的准圣修为。唯一比较遗憾的是,这般被原始天尊强提修为,难免有几分揠苗助长之嫌,对于南极仙翁今后的成长,或许,会有所妨碍。
  
  可如今封神在即,元始天尊门下,又没有哪个弟子修为比较拿得出手,无奈之下,便只好让南极仙翁这老头做出一点牺牲了。
  
  另一厢,元始天尊的门下的所谓十二金仙,由于身犯杀劫,无法继续修行,此刻正聚在崆峒山玉虚宫外,缩头缩脑、鬼鬼祟祟,也不知在搞什么勾当。
  
  “咦?”元始天尊脸上现出一丝惊异之色,却原来,那个诈尸复活了的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,正与几个西方教的光头凑在一处,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,也不知是不是在谋划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。
  
  这个二五仔,老娘就知道你脑后有反骨!若非是我阐教委实没有什么得力的人手可以差遣,老娘早就把你挫骨扬灰了!哼!你等着!老娘记住你了!还有西方教的俩光头,没一个好东西!
  
  心中恨恨地思忖着,元始天尊目光再转,四下逡巡了半晌,却没找到那个关门弟子,云中子。
  
  这小子,该不会跑到天外混沌之地去了吧?
  
  “不对!那本应是朝歌城的位置,怎么会是一片模糊?难道有人已大法力吗,蒙蔽了天机?”
  
  “蒙蔽天机,云中子失踪,这个该不会有什么联系吧?”
  
  一念及此,蓦地元始天尊心底一惊,连忙起身飞奔而出,直到出了八景宫,这才想起给太上老头传音道,“大兄,朝歌有变,我去去就来!”
  
  说话之间,元始天尊已然撕裂虚空,瞬间消失不见。
  
  待到元始天尊,在此现出身形之时,已然是在朝歌城内了。
  
  展开神念,元始天尊迅即将朝歌城内的状况摸了个一清二楚,然后旋即,便是狂怒。
  
  原来,那个堂堂阐教关门弟子,云中子,已经在菜市场门口,被凌迟了近半日,一半的身子都只剩下骨头了,另一半上,虽然还有肉在,可也是鲜血淋漓模模糊一片。
  
  不愧是神仙中人,饶是受伤如此之重,这云中子竟然还没死透,还有一缕残魂附着在那半面残破的肉身之上,不曾散去。
  
  而与云中子一同受刑的西伯侯姬昌,却是早已咽气多事,连尸体都已经冰凉僵硬了。
  
  “岂有此理!”伸手招过云中子那破烂不堪的躯体,略一查探,元始天尊怒火更胜
  
  纤手轻抬,掌心雷光涌动,元始天尊便要抖手扔出个掌心雷,意图把那万恶的帝辛,以及那群围观的朝臣、奴隶主们尽数消灭。
  
  “二弟住手!”就在此事,虚空之中,一阵空间波动,太上老头跨步从空间之门内闪身而出,同时口中高喝道。
  
  “师兄莫拦着我!这次,老娘我定要这些蝼蚁们见识一下,什么叫做圣人之怒!”
  
  口中低吼着,元始天尊手上不停,纤手一挥,那掌心雷便已飙飞而出,迎风见长,及到菜市场上空之时,已然化作漫天的雷光。
  
  云中子那被剐了一半的尸身凭空飞走,帝辛众君臣,尽皆心底惊疑。
  
  便在此时,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压传来,原本的万里晴空,蓦地现出漫天的紫雷,宛若亿万条电火蛇一般乱串飞舞,直奔众人肆虐而来。
  
  还没等众人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儿,一个仙风道骨、道貌岸然老头蓦地凭空而现,袍袖挥舞之际,那让众人心惊胆颤的雷光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
  挥散了雷光之后,老者并没有立即消失,而是,就那么遥立虚空,很神棍地捻着胡须,做得到高人状。
  
  片刻过后,下面的众人,也终于陆续回过神来,见这貌似很神棍的老头居然能够凭空而立,似乎刚刚还救过自己等人一命,帝辛以及包括满朝文武在内的大小奴隶主们,遂纷纷拜伏在地,口称“多谢神仙相救”云云。
  
  摆够了造型,貌似也获得了那一众蝼蚁们的顶礼膜拜,太上老头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遂袍袖一挥,不带走一片云彩,转身走人去了。
  
  只不过,这老头临走之前,也没忘了,招手把那柄给云中子用刑的昆吾宝剑,顺手一起捞走。
  
  瞬间出得朝歌城外,太上老头刚刚与元始伪娘会合,元始天尊便怒声开口责难道,“兄长为何替那一众凡人求情?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,竟然胆敢公开与我阐教为敌,若不杀之,却又将我等三清圣人的颜面置于何地?”
  
  “哼!”太上老头微感不悦地冷哼了一声。
  
  你个死人妖,居然敢质疑起老子的决定来了?莫非,老子脾气太好,最近没怎么发飙,以至于,这死人妖都想要爬到老子头顶上来了不成?嗯,找个机会,得好好敲打敲打这死人妖一番。
  
  心中想着,太上老头却没有开口说出来,但只冷声道,“就知道杀!难道你忘记了,你门下那十二弟子,是为什么招惹来杀劫的么?”
  
  被太上老头这么一番叱责,元始伪娘不由得一阵语塞,檀口微张了几下,却始终没能找出一个貌似理直气壮的反驳理由来。
  
  “还有,你当真以为,单凭那帝辛一个人间帝王,就有胆量与混元圣人做对不成?”太上老头继续叱责道。
  
  “嗯?”闻言,元始伪娘脸现诧异之色,“兄长何出此言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