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洪荒世界教主通天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难测的天意

第四百六十五章 难测的天意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难测的天意
  
  如果说天庭那位最大的官二代,玉皇大帝,昊天小童工,就代表着天意的话,那么,如今的情势,确实称得上天佑西岐。
  
  原本经过余化还有北伯侯大军连番蹂躏,西岐大军士兵减员了近四分之一,本已士气极低,武将也是被战死的战死、被俘的被俘,折损了过半,以常理推断,无论是武将单挑,还是士兵门群殴,西岐方面是断没有取胜的可能的。
  
  然则,并不是所有事情的发展都是可以凭常理来推断的。
  
  此番两军交锋,先是苏护手下的那位异能人士,鼻孔能够喷白光的郑伦,莫名其妙的战败被俘;然后,那个号称冀州第一勇士的苏全忠,也离奇落马,摔了个七荤八素、不知死活,连那在地上做挺尸状肉身,也被哪些眼疾手快的西岐士兵抢了过去。
  
  而随后,西岐方面携连胜两场的赫赫淫威,对北伯侯方面发动了全军突袭。
  
  双方此番出动的士兵数量大抵相当,装备方面也相差无几,军士训练程度也相仿佛,虽然西岐方面士气略高一点,可北伯侯所属士兵士气也不算低,而且北伯侯方面的武将数量,貌似远超过西岐方面。
  
  因而,正常而言,双方应该有一番漫长的苦战才对,就算最终哪方能够获胜,也是那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惨胜。
  
  可实际上,最终战事的发展,却很是有点出人意料。
  
  双方都有十余万人规模的大决战,从开始到结束,居然呈现出了一面倒的态势。
  
  西岐方面的将士,基本上每挥动一下武器,都能够打翻一名北伯侯所属的士兵。而北伯侯的将士,则宛若患了集体斜视症一般,刀是挥出去了,可基本都偏离了目标尺许的距离,大抵都落在了空处。
  
  当然了,也并非所有的北伯侯将士都没能砍中敌人。
  
  要知道,这二十余万人在方圆不过十余里的地盘展开决战,那阵势还是相当的密集的。所以,随便一刀挥出,就算不能砍中目标,误中副车的概率也还是相当的大的。
  
  只不过,这种近乎闭着眼睛的乱砍,虽然也能伤敌,可大都起不到一击致命的效果
  
  这种近乎单方面屠杀的战争,整个过程持续了不过半日的时间,便以北伯侯所述完败而告终。
  
  最后,那位北伯侯崇侯虎,在其兄弟崇黑虎率领着飞虎军的保护下,只带着不过万余残兵狼狈的逃回了大营。
  
  首次大捷,而且貌似战果如此丰富,姬发自是志得意满,几乎乐得合不拢嘴。
  
  然则,老子童鞋可是说过的,福兮祸之所倚,祸兮福之所伏。嗯,岂是这个时候,老子童鞋,也就是太上老头,貌似,还没说这句话呢!
  
  总之,就是在姬发最为春风得意、春光灿烂之际,一个泼凉水的人,带着一桶夹着一半冰块的冷水,从头到脚,狠狠地全都泼在了姬发的身上。
  
  “你说什么?大本营被劫?粮草全都被烧了,剩余的那近五万的士兵,也所剩无几了?”姬发一把揪住了前来报信的散宜生的衣领,两眼之中血芒迸现,俨然一头欲择人而噬的饿狼。
  
  “老臣无能,有负大王所托!”上大夫散宜生低眉垂首,一副乖乖认错的老实孩子的样子。
  
  脸色红橙黄绿青蓝紫,轮番变幻了一次后,姬发终于以无上定力,强压下了一巴掌拍碎散宜生那张老脸的冲动,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,沉声道,“说!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”
  
  虽说这战场距离姬发的大本营不过十数里之遥,可十数万大军的决战非比儿戏,就算貌似有仙人相助,但姬发等人也不得不提起全部精神小心应付,唯恐一个不慎,出了什么差错,弄得满盘皆输。
  
  没想到的是,战场之上倒是没出什么差错,可自家大营却出了问题。
  
  见姬发没立即拉自己出去砍头,上大夫散宜生心底略微这么一松。
  
  虽然刚刚做出了一副随时准备慷慨就义的样子,可毕竟,好死不如赖活着嘛!
  
  如今眼见逃过一劫,散宜生连忙斟酌了一番措辞,开始娓娓道来。
  
  事情的经过倒也简单,就在姬发阴谋凭借仙人之力欺负北伯侯崇黑虎之际,那汜水关的余化,也在积极谋划着如何偷袭西岐的大营。
  
  就在西岐大军与北伯侯的军队全面接战的同时,那厢汜水关的余化,也领着大军,很是玄奇的突入了西岐大营,甚至于,看守大营的上大夫散宜生还有那些个武将,还没弄明白是咋回事儿呢,殷商大军就已经开始在西岐大营里纵横冲突、四处杀人放火了。
  
  一方蓄谋已久、势若雷霆,另一面则仓促迎战,部队尚未来得及集结,于是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毫无悬念的。
  
  当西岐方面所有的辎重、帐篷都燃起了熊熊大火之际,散宜生便知道事不可为了,于是带着残部的寥寥数百人仓惶出逃,跑到两军阵前来向姬发禀报这个噩耗。
  
  听完了散宜生的详细汇报,很出奇地,姬发却没有动怒,但只满脸阴云的低着头,做冥思状。
  
  “为今之计,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是立即撤兵,回转西岐;另一个便是,今天日落之前,攻破汜水关!”半晌,姬发方才抬头,面色狰狞的恨声道。
  
  “呃,日落之前,攻破汜水关?这个,貌似,自家的这个老板也太,那个,异想天开了吧?难不成,是被怒火烧坏了脑子?嗯,一定是这样的!”
  
  “去请那位天庭的总管,度厄真人,来本侯的帅帐,就说,本侯有要事相商!”就在散宜生心中腹诽之际,那厢的姬发已然对症帐外的传令兵高声吩咐道。
  
  既然是老板有吩咐,传令的小兵们姿势没有什么要说的,应了一句“得令”,便大步飞奔而去。
  
  听闻姬发是找那位天庭总管商量计策,散宜生两眼一亮,旋即却又黯淡了下去。
  
  而就在散宜生心思起伏之际,帅帐之中,一阵机器轻微的灵气波动传出,然后,那位天庭大内总管度厄真人的身影由虚凝实。
  
  “不知侯爷寻本尊,可是有何要事?”朝着姬发拱了拱手,那位度厄率先开口道。
  
  “本候意欲今夜之前攻破汜水关,不知仙长可有以教我?”姬发倒是没客气,一开口就直奔主题。
  
  和一元神教的神棍们合作了这么多年,虽然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人究竟所图为何,可姬发也知道,对方貌似有着许多常理难以揣度的手段。而这个新来的度厄真人,虽然不知是不是一元神教的神棍,可看那情形,至少也是在神棍界颇有影响力的大人物。否则的话,一元神教的那些神棍们,不会对这度厄真人如此恭敬。
  
  再加上,这个度厄真人还多了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天庭大内总管的身份,如今又帮助自己取得了一场大胜。所以,姬发倒是不怀疑这度厄真人有着一些神鬼莫测的手段。
  
  “攻破汜水关?没问题!侯爷只管说要何时进城,贫道届时自有手段,让那汜水关上的城墙、城门形同虚设!”
  
  甚至都没问这姬发为什么这么急着攻破汜水关,那度厄真人但只信心满满地应承道。
  
  “当真?”闻言,姬发脸现激动之色,不由得再次出言确认道。
  
  “哼!”度厄真人脸现不悦之色,“自是当真!侯爷何时准备好攻占汜水关,介时只管派人通知一元神教的那些执事便是,贫道自会知晓。
  
  说完,也不和姬发再废话,但只拱了拱手,身形转动之际,便已然消失不见。
  
  尽管自己那貌似不信任的语气似乎开罪了那个天庭大内总管,可姬发此刻却没有心思理会那位度厄真人的心情如何。因为,此刻姬发的全部身心,都已经被这柳暗花明般的惊喜所充塞,得意之下,以至于竟浑然忘记了,那位本应居功至伟的度厄真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