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洪荒世界教主通天 > 第四百七十章 后宫之内起风波

第四百七十章 后宫之内起风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后宫之内起风波
  
  做为司天台首官、大商朝第一天气预报员兼首席天文学家、当朝太师,杜元铣,因意图非礼帝辛的闺中好姐妹,苏贵妃苏妲己,也就是己妲,终于彻底惹怒了帝辛。
  
  “老不死的,一只脚都迈进棺材了,还敢当着奴家,嗯,朕的面耍流氓,当真是色胆包天,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!”
  
  “再说了,就算你人老心不老,可是,你也不该对着苏妹妹耍流氓啊!要是把苏妹妹吓坏了的话,谁给奴家养蛇抓老鼠去?”
  
  于是,为了杀鸡骇猴、以儆效尤,帝辛冲冠一怒为红颜,遂以流氓罪为名,命大内侍卫把杜元铣老头扔进了万蛇窟里。
  
  经此一事,杜元铣以七十多岁的高龄荣获了大商朝第一流氓的骂名,而帝辛、己妲二人,也在有心人的推动下,被正式坐实了昏君、妖妇的恶名。
  
  面对帝辛的白色恐怖,那些自诩忠臣的家伙,一个个正义值爆满,迎难而上、前赴后继,纷纷上书要求帝辛废掉妖后妲己、填平万蛇窟把里面的蛇炖了吃肉、取消奴隶制改革,云云。
  
  这些大臣们不知道的是,这几项陈条,恰恰都是帝辛坚决不肯妥协的地方。
  
  于是,朝堂之上,帝辛每每与众大臣们吵得面红耳赤,即便回到寿仙宫时,也仍旧余怒未消。
  
  见这位好姐姐帝辛貌似火气不小,己妲婉转劝解了几句,便从帝辛口中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  
  听闻那些朝臣们还要求斩了自己这个妖妇,己妲瞬间便怒火直冲头顶芯,粉脸通红,银牙暗咬,心中计议道,“好你们这帮臣工,老娘不理会你们,你们反倒使劲往老娘身上泼脏水,简直是岂有此理!这要是不给你们这些闲得蛋疼的家伙们一点颜色瞧瞧,你们还真当我们这些妇女同胞是好欺负的咋滴?哼!老娘这就让你们见识一下,啥叫妇女能顶半边天!”
  
  不愧是精英级间谍,保守估计,那己妲的智商,也应该是在两百以上的,这眼珠一转,便有了主意。
  
  但见那己妲身形转动之际,便已经恢复了一脸的平静,然后檀口微张,缓缓而言道,“姐姐以为,那五帝之中的最后一位,大禹陛下,贤否?”
  
  “大禹陛下,虽是前朝皇帝,可平息了百年水患,遗泽万世,自然是圣贤明君!妹妹又何须多问?”帝辛脸现诧异之色道。
  
  “自轩辕皇帝之时起,所谓的禅让制,便已经流于形式,历代帝王大抵是将皇位禅让给自己的子侄之辈。及到尧帝时,是禅让给了自己的女婿虞舜,舜之后,方才是禅让给了治水有功、众望所归的禹。”
  
  “彼时,另有一人名伯益,与大禹一同治水,其功劳不下于禹王,由伯益继承禹的帝位亦是众望所归。”
  
  “然则及到大禹老迈,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启顺利登上帝位,竟将名义上的继承人伯益发配到偏远的东夷之地,却让启来掌控帝都的所有军队。”
  
  “大禹死后,各部落首领拟迎伯益归中原为帝,不想启却发动叛乱,一举诛杀伯益以及所有支持伯益的部落,从而建立的夏朝。此一战杀人盈野、血流飘杵,尧舜之时的数座王城尽数被毁,此事虽是由启发动,然实则却是禹王一手策划安排。”
  
  “而今,人皆言禹王之善,却对其恶讳莫如深,甚至连伯益治水之功,也被刻意淡化,何也?”
  
  “这个嘛,嗯,是因为,禹王之善,乃是大善,相比较而言,此等私利不过是小恶罢了!况且,启既当了皇帝,自然不会宣扬自己父子的丑事,没有刻意的往那伯益身上泼脏水,就已经算是那启胸怀宽广了!”帝辛沉吟了一下,方才沉声回答道。
  
  “姐姐高见!”那己妲不大不小地拍了一下帝辛的马屁,却把帝辛喜得眉毛微挑,脸现得意之色。
  
  “如今姐姐推行奴隶制改革,又何尝不是大仁大善之举呢?偏偏那些奴隶主们不识时务,一味的从旁作梗,以小恶来阻止姐姐行大善,意图动摇大商朝的万世基业,当真是,其心可诛!”说道此处,己妲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做义愤填膺状。
  
  “依小妹看,姐姐就当效仿古之圣贤大禹陛下,以铁血手段震慑住这些不法份子。只要陛下能够取得改革的成功,届时万民受益,又有谁会责怪陛下今日之小过呢?”
  
  “妹妹所言果然有理!”帝辛闻言自觉甚和心意。
  
  原本帝辛就是打算以铁血手段强行推广奴隶制改革的,只不过,这几天虽然杀了几个违法乱纪、阳奉阴违的小奴隶主,可如今看来效果貌似不大,反而引起了朝中那些顽固势力的反弹,以至于帝辛的心里,也对此行能否成功很是没有底气。
  
  如今听闻己妲拿上古圣皇大禹做例子和自己相比,帝辛立即就坚定了那不撞南墙不回头、一条道跑到黑的决心。
  
  打定主意,不惜血流成河也要将改革进行到底,帝辛很快就恢复了杀伐决断的气势。
  
  第二天早朝,不待众文武开口,帝辛就直接宣布,奴隶制改革势在必行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提出反对意见;同时帝辛还言道,苏贵妃贤良淑德自入宫以来,行为素无失当之处,任何外臣不得随意攻讦污蔑。以上两条,不论何人,胆敢违反者,一律杀无赦!
  
  被帝辛这满含杀气的话吓得腿肚子乱哆嗦、大脖颈子直冒阴气,众朝臣尽皆面面相觑、胆颤心惊。
  
  几个胆小的早已噤若寒蝉,将原本准备好的一番说辞尽数咽回了肚子里。
  
  然则,却有几位臣工自诩忠肝义胆、口若悬河,觉得此番正是表现自己不畏强权的绝佳时机,悍然迎难而上,绽开簧舌、慷慨陈词。
  
  但见那上大夫麦云、麦智挺身出班道,“陛下,苏妲己那妖女……”
  
  刚听个开头,帝辛这心里就是好一阵腻歪,“苏妹妹怎么着你们了?人家没招谁、没惹谁,天天在宫里养蛇抓老鼠,消灭四害,为大商朝的河蟹稳定做着积极的贡献,就算没有功劳,那也还有苦劳呢!再说了,要不是苏妹妹,奴家,嗯,是朕,怎么可能睡上一天的安稳觉?你们这些臣工,不思量着怎么为国尽忠,反而成日里寻我们女儿家的麻烦,羞也不羞!”
  
  “来人呐!”心中反感,帝辛一声娇叱,就打断了麦家两兄弟的激情发言。
  
  闻言,殷破败、雷开两大打手领着一大票的御前侍卫呼啦啦的就冲进了龙德殿来。
  
  帝辛掐动兰花指,指着麦家两兄弟娇叱道,“把他们两个,给我押下去!”
  
  虽然决定以铁血手段推行新政,可帝辛自从断了是非根以后,性格上也柔和了许多。
  
  而且这大商朝的朝廷,毕竟还要靠这些朝臣们来维持着呢,总不能把人都宰光了,留下帝辛一个光杆皇帝吧?
  
  所以帝辛的想法是,先把这两个胡乱咬人的家伙扔出殿外去,眼不见,也就心不烦了!
  
  没想到,也不知是这段时间被帝辛杀人杀怕了,还是怎地,一听帝辛说把自己兄弟推出殿外去,二人第一个想法就是,“完了,这条小命,今天估计是要交待了!”
  
  然后,就是暴怒!
  
  “我们兄弟二人忠心耿耿,全心全意为大商服务,今天不过刚刚开口,说了一句妖女,下面还有好多准备好的台词没说出来呢,这昏君居然就要拉我们出去砍头,这下可是亏大发了!不行,就算是死,也得痛痛快快的骂一回,至少要骂回本来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