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洪荒世界教主通天 > 第四百七十一章 离奇的命案

第四百七十一章 离奇的命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离奇的命案
  
  “小姐放心,老奴已经依照你的吩咐,把那个混账奴隶给打死了!一点口风都没漏出去!”这位管家老头一进屋,看见姜皇后在此,还没等帝辛询问呢,便自顾自的对姜皇后说道。
  
  “什么把奴隶打死了?本宫何时吩咐过你了?还有,什么事情没漏口风?”被这老头没头没脑的一番话弄得满头雾水,姜皇后不由得开口反问道。
  
  “就是那个偷听了小姐与家人密谈言语的奴隶啊!当时不是小姐亲口吩咐的,为了避免泄漏机密,要把那家伙弄死的么?”那名叫姜福的老头脸现诧异之色,旋即又立即换成了一副了然的神情道,“嗯,老奴明白了!对这事小姐不知道!都是老奴一人所为!小姐放心,老奴就算是死,也不会让这件事牵扯到小姐身上!”
  
  说着,这老头还立即又换上了一副革命烈士慷慨赴义的神色。这脸色变换速度之快,委实让人瞠目结舌。
  
  “姜福!你可知道,自己到底再说什么!”姜皇后柳眉倒竖、杏眼圆睁,厉声娇叱道,“说!你究竟是受何人指使,居然胆敢陷害本宫,莫非你以为自己是姜家老人,本宫就整治不得你了不成?”
  
  虽然不清楚这姜福所说为何,姜皇后本就才智非凡,加之,身为东伯侯长女,又在深宫之中磨炼了这许多年,人情世故方面早就纯熟无比,一听姜福这貌似疯癫的话,姜皇后立即就分辨出了,这姜福,貌似应该是在故意陷害自己,尽管这具体的原因还不慎明了。
  
  “小姐,老奴冤枉啊!老奴自祖辈起就在姜家为奴,又得蒙老爷恩赐姓姜,岂会做出背主之事来?老奴当真是按照小姐的吩咐去做的啊!而且,也确实没泄漏一点的风声!”姜福老头做满脸无辜状,那神情,当真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,俨然被抢了麦芽糖的小朋友一般。
  
  “姜福!”连番被姜福这死老头当面往身上破脏水,姜皇后终于出离了愤怒,厉声嘶吼道。
  
  “梓童且慢!”就在这时,原本在做一旁冷眼旁状的帝辛,蓦地开口道。
  
  这厢姜皇后刚刚准备发飙,可还没等大招还没等准备完呢,就被帝辛强行打断,气势立即泄去了三分。
  
  偏偏,对于帝辛这个不是男人的男人,姜皇后又不敢有丝毫的不敬,于是连忙低眉垂手、宁心静气,做良家小妇人状,低声道,“陛下!”
  
  “梓童且先退到一旁,朕自有主张!”说着帝辛纤手一挥示意姜皇后暂且退下,然后又转头看向了那个姜家大总管。
  
  貌似冷冽、锋锐的目光在姜福浑身上下扫视了半晌,直到把这个姜福大管家看得额头直冒冷汗,小心肝怦怦乱跳,帝辛方才沉声开口道,“朕倒是很想知道,你口中的那个所谓的,没漏口风的事情,到底是什么?说!”
  
  最后一个‘说’字,乃是帝辛以高八度的超级女高音全力所发,更在其中夹杂了帝王特有的王八之气。虽只是简单的一个字,可那气势,确实直冲霄汉、响遏行云,直把姜福这个宵小吓得心惊胆颤、腰膝酸软,“噗通”一声便跪在了当场。
  
  “陛下饶命啊!这真的不关小人的事儿啊!小人什么也不知道啊!”那姜福似乎真的怕了一般,瘫软在地,磕头好似鸡啄米一般,还一下下的铿锵有声,那脸上的神情就更加丰富了,瞬间便已经涕泪横流、如丧考妣。
  
  “说吧!难不成,还真得要朕动一番大刑之后,你才肯说不成?”帝辛满脸阴云的沉声道,说着,帝辛头也不抬的又沉声唤道,“恶来!”
  
  “老大!”一个闷雷一般的响声自帝辛侧后方响起,旋即“咚!咚!咚!”一阵地动山摇的脚步声传了过来。
  
  悄悄地转动眼珠,眼角微翘,那姜福小心翼翼地偷眼观瞧,却差点把小心肝都吓得从肚子里跳出来。
  
  “这个,还是人么?”打量着那个,嗯,巨汉,姜福不由得暗自咂舌。
  
  也难怪这姜福有如此想法,实在是,这个恶来,长得委实过于抽象了一些。
  
  这恶来身高两丈许(丈八是两米六,两丈大概三米多吧),腰围,嗯,也有两丈许,狮鼻阔口,满脸虬髯,两耳宛若两个蒲扇一般,走动之际虎虎生风。
  
  按说,这应该算是一个标准的粗犷式的长相,可偏偏这恶来还生了一双小眼睛,小老鼠一般,滴溜溜乱转,让这个五官,看上去显得多了那么几分的滑稽。
  
  虽然这双眼睛,让恶来平白少了几分威仪,可总体而言,恶来还是相当的有气势的,尤其是走路之际,那可当真是,地动山摇,隆隆作响!
  
  恶来那小型旱船一般的大脚每落在地面那么一次,那姜福老头都会明显感觉到,大地都跟着颤了三颤,而姜福的小心肝,也跟着,地震之声,“砰!砰!砰!”地共振了那么三下,整个身体,也不由自主地抖了其来。
  
  “要对这瘦猴子动刑么?”瞟了一言地上抖若筛糠的姜福,恶来脸上尽是不屑之意。
  
  说话之间,恶来便已经来到了姜福的身前,一弯腰,带起一阵恶风。
  
  还没等姜福自震惊之众回过神来呢,恶来那蒲扇一般的大手,已然抓上了姜福的肩头。
  
  但见恶来只是轻轻的那么一提,那姜福的关节处,就已经传出了一震哔哔啵啵的骨骼爆裂之声。
  
  锥心一般的剧痛传来,姜福但觉似乎整个肩膀,似乎都要被捏碎了一般。
  
  姜福老头本就年事已高,虽然身体还算硬朗,哪里经得住恶来这莽汉这般暴力折腾,随着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姜福老头但觉眼前一黑,便幸福地晕了过去。
  
  不过,这姜福老头却没能晕多久,便再次被折腾醒了。
  
  因为,恶来觉得,这老头很是不厚道,自己只不过轻轻碰了这老头一下,他居然就敢在自己面前装晕!
  
  感觉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恶来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
  
  于是,恶来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,在姜福老头另一侧的肩膀上,略微用力捏了那么一下。
  
  对于恶来而言,这一下,确实算不上重,只不过比起恶来拿酒爵的力气,大了那么一点而已。
  
  当然了,恶来用的酒爵略微大了那么一点。
  
  寻常的酒爵,从爵的脚底算到酒爵上端边沿最高出,也不过三寸高下;而恶来所用的酒爵,爵身的直径就已经有将近一尺了,全部高度算上,更是将近三尺。而且,这酒爵也都是纯青铜打造,爵身的更是被特意的加厚,有了近半寸厚。否则的话,恶来这么随手一捏,就得被捏扁。
  
  恶来虽然只是“轻轻地”捏了那么一下,可是,对于姜福老头而言,那痛楚,比起关二哥刮骨疗毒,那也是不遑多让的。
  
  于是,原本躺在地上做挺尸状的姜福老头立即诈尸,直挺挺地蹿了起来。
  
  本就没有啥革命烈士宁死不屈的大无畏牺牲精神,如今再这么平白遭受了恶来一番貌似非人类的折磨,这姜福老头立即宣布投降。
  
  也不待帝辛开口审问,就愁眉苦脸、干净利索地,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况全部招供了出来。
  
  据姜福老头供述,东伯侯姜桓楚苦心孤诣的筹谋数十年,其实是在准备造大商朝的反,就连姜皇后入宫,初衷也是为了给东伯侯当耳目,以便姜桓楚能够随时了解到朝歌城的一举一动。
  
  此番西岐造反,姜桓楚深觉造反的时机即将来临,因此频繁派遣手下谍报人员出入朝歌城。
  
  没想到的是,前次东伯侯派人来向姜皇后打探消息密谈之际,竟被姜家的一个下人奴隶不小心听道,于是,姜皇后才叮嘱姜福,要把那个奴隶杀人灭口,免生后患。
  
  “岂有此理!”姜皇后闻言怒火升腾,愤怒值瞬间达到了一百二十,“你这杀才,是谁指使你来污蔑我姜家的,说!”
  
  怒发冲冠,口中嘶吼着,姜皇后随手就自一旁的桌案之上抓起了一支酒爵,劈头盖脑的就掷向了那姜福的头顶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