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929章 并州边事

第0929章 并州边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并州胡人作乱,谁最合适领军前去平乱?
  
  司马师想说当然是大人。
  
  可是如果连小小的胡人,都要大人亲自领军前往,那大魏才是真的没救了。
  
  曹魏接受汉帝的禅位才多少年,难道就已经落到无人可用的地步了?
  
  更别说大人镇守关中,岂能轻易离开?
  
  蜀人看到大人离开了关中,会没有任何动作?
  
  所以司马师第一时间就否决了这个想法。
  
  那么应该是谁呢?
  
  司马师看了一眼司马懿,心思在飞快地转动。
  
  他知道,虽然现在自己身无官职,但大人仍把自己带在身边,足以说明一些问题。
  
  所以自己不能让大人失望。
  
  既然大人有意考自己,那么必然是已经有所提示。
  
  司马师又细细地把前面说过的话过了一遍,想起大人所说的“喜用旁支宗与姻亲”,当下心头就是一动。
  
  于是他把所有曹氏宗亲和姻亲全部想了一遍,试探着问道:
  
  “曹爽?曹宇?”
  
  司马懿看了自家儿子一眼:
  
  “毕轨好歹还在并州当了几年刺史,曹爽和曹宇,连主政一方的资历都没有,怕是连毕轨都不如,你让他们领军?”
  
  司马师讪讪。
  
  那就是姻亲了?
  
  其实夏侯家还有一个夏侯献。
  
  只是现在的夏侯三族,已经不受陛下所信。
  
  夏侯献也就是得了个闲职,呆在洛阳无所事事。
  
  可以说,现在夏侯三族代表人物的待遇,只怕比受到浮华案牵连的自己还不如。
  
  毕竟自己已经被解了禁足,可以自由出行。
  
  而夏侯三族的主要人物,连出洛阳都不可得。
  
  思来想去,司马师也没猜出陛下最有可能会派谁去。
  
  因为这个人,既要深得陛下信任,又要有统兵之能。
  
  仅仅是这两个条件,朝中其实有不少人符合的。
  
  但如果再加上宗亲与姻亲这个条件,那就有点难找了。
  
  毕竟经过两代人对宗亲的不断限制和削弱,现在的皇家宗亲,根本没有太出色的人才。
  
  似乎看透自家儿子的心思,司马懿又悠悠地说了一句:
  
  “姓曹的,未必就是宗亲;宗亲,也未必就一定姓曹啊!”
  
  听到司马懿这个话,司马师猛然醒悟过来,脱口而出地说道:“秦朗!”
  
  秦朗的大人是秦宜禄,秦宜禄的妻室是杜氏。
  
  而秦宜禄本是吕布部将,后出使袁术,被袁术以汉宗室女妻之。
  
  独留前妻杜氏与子秦朗在下邳。
  
  咳,世人都知道,武皇帝的爱好,略不同于常人。
  
  当年武皇帝围攻吕布于下邳,城破后,看到杜氏颇有姿色,纳之。
  
  于是秦朗就成了武皇帝的继子。
  
  与秦朗相似的还有一个何晏,乃是尹夫人所生。
  
  而尹夫人,原本是大将军何进的儿媳。
  
  不过秦朗与何晏虽命运相似,但性格却是完全相反。
  
  何晏性格张扬,行事无所忌惮,身为假子,所装的衣着居然与世子类似。
  
  他娶了武皇帝的金乡公主为妻,但因为生了一副好皮囊,有粉面何郎之称,所以常与其他女子多有往来。
  
  此等作为,自然是被文皇帝所恶。
  
  故在黄初年间一直未能任官。
  
  待现在的这位陛下即位,何晏也仅是被授冗官之职。
  
  偏偏前几年又和自己一样,卷入了浮华案,前途更是显得渺茫。
  
  而相比于何晏的张扬,秦朗就低调谨慎得多。
  
  从武皇帝到文皇帝,乃至现在的陛下,都很是喜欢秦朗。
  
  武皇帝甚至还公开宣称:世有人爱假子如孤者乎?
  
  如果说何晏是急于富贵,趋炎附势,那么秦朗在武皇帝和文皇帝两代,则是主动不任官职,反而是热衷外出游历。
  
  甚至还与当时不为文皇帝所喜欢的陛下结为好友。
  
  所以陛下登基后,立刻征召秦朗入朝为官,并且经常让他伴随出行,甚至还常亲热地呼之小名阿苏。
  
  陛下不但多次赏赐秦朗,更为他在京城建了一幢大府第。
  
  其信重秦朗若此。
  
  最重要的是,秦朗才能并不低。
  
  在萧关一战中,前大司马所领大军,将士多有溃败。
  
  秦朗所部,乃是在交战的营队中,少有几个保存得比较完整的营队之一。
  
  萧关大败之后,秦朗护着曹大司马撤退,又与郭淮一齐收拢溃兵,这才给关中大军留了不少元气。
  
  这么一想下来,司马师越发觉得,秦朗确实是合适的人选。
  
  司马懿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满意地点了点头:
  
  “确实,秦元明本就是陛下身边亲近之人,只是当年见危授命,领军留守关中。”
  
  “现在局势不比当年,再加上陛下与之分别数载,想来亦是思念。”
  
  “不若就做个人情,让他回到陛下身边,这也算是好事。”
  
  陇右之战时,陛下亲临长安,偏偏张郃在街亭兵败,卫臻在武都败亡。
  
  关中动荡不安,为了扼守各个关口,同时也为了瓦解曹肇秦朗这些新贵的同盟。
  
  刘放孙资这两个掌管机要多年的三朝老臣,建议让秦朗去守汧县。
  
  这一守,就是呆在关中五年不得归。
  
  身为老狐狸,司马懿又岂会猜不出刘放和孙资的想法?
  
  只是秦朗在关中这几年,因祸得福,成了大魏军中新秀,怕是非两人所愿。
  
  而秦朗呆在关中数年,也未必不想着要回洛阳。
  
  陛下亦未必不想着秦朗回到自己身边。
  
  所以趁着并州之事,顺势把秦朗送走,乃是四方皆遂之事,何乐而不为?
  
  “四方皆遂?”
  
  司马师一怔,不禁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:“不是三方么?”
  
  陛下、秦朗、刘放孙资,还有哪一方?
  
  当他有些疑惑地看向自家大人,看到大人有些意味深长的神色时,忽然有些明白过来:
  
  难道,大人也不想秦朗留在关中?
  
  想明白之后,司马师先是愕然,然后突然莫名地一阵心悸:
  
  大人,究竟是怎么想的?
  
  “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!”
  
  同在洛阳的曹叡,把并州送过来的奏章狠狠砸到案上,怒骂道:
  
  “让他去当并州刺史,是让他好好安抚地方,不是去擅启边事!”
  
  梁习治并州二十余载,政绩常为天下第一。
  
  这么好的治理基础,毕轨居然还能搞出逼步度根反叛。
  
  现在上这么一个奏章,真当自己是一个昏君,不识如何治理天下耶?
  
  事实上,虽然毕轨是皇亲,但曹叡现在并不是很喜欢此人。
  
  原因也很简单,因为在清查浮华案时,曹叡发现毕轨与浮华案众人有莫大联系。
  
  若不是登基以后,连遭大败,单单就凭浮华案一事,曹叡就会罢黜了毕轨的并州刺史之职。
  
  只是现在,曹叡根基不稳,所以即便是知道毕轨治理并州不力,他也得捏着鼻子忍下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