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929章 并州边事

第0929章 并州边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因为曹叡地位远没有历史上那么巩固,所以对于那权贵子弟和年青学子,他不得不从轻放落。
  
  所以浮华案一事,比起原历史上,影响已经小了很多。
  
  只是让曹叡没有想到的是,与浮华案有关的毕轨,现在居然变本加厉,逼反了为大魏守边境的步度根。
  
  这怎么不气得他破口大骂?
  
  这些“浮华伪饰之士”,果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,只会袖手空谈,祸害国家!
  
  曹叡心里恨恨地说道。
  
  但见他余怒未消:
  
  “步度根虽为比能所诱,但两人前有嫌弃,故当自有疑心。”
  
  “今并州刺史毕轨出军,只会逼得二部合二为一,何所威镇乎?”
  
  虽然怒毕轨不争,但毕竟他的并州刺史之位,乃是自己任命,曹叡不得为他善后。
  
  于是下诏:
  
  “出兵伐胡可,但不可越过关塞。”
  
  所谓关塞,便是两汉筑起的长城。
  
  曹叡不知道的是,他的诏令才刚刚出洛阳,毕轨已经领着大军越过了关塞,来到了离关塞北边不远处的阴馆。
  
  步度根的部族,不是直接向北逃去,而是折向了西边。
  
  看样子是想要越过大河,进入九原故地(即河套地区)。
  
  毕轨做出这样的判断之后,立刻派出将军苏尚、董弼为前锋,继续追击步度根部族。
  
  他所不知道的是,轲比能已经亲自领着万余精骑,从西边而来,准备接应步度根。
  
  同时还派出自己的儿子作为前锋,向着阴馆西边的楼烦前进。
  
  因为他与步度根约好了,双方就在楼烦相见。
  
  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经营,轲比能的势力,已经从幽州北部,扩张到了两汉故地九原地区。
  
  步度根虽然这些年与轲比能相争,但多是败落。
  
  最后只能退守并州的燕门郡、太原郡一带,背靠魏人才能保存部族。
  
  可以说,轲比能已经从北边全面压制了步度根。
  
  步度根想要重新回到草原上,要么打败轲比能,要么就必须得到轲比能的同意。
  
  这也是步度根同意与轲比能合二为一的原因。
  
  寄人篱下,要是日子能过得下去的话,忍忍也就算了。
  
  偏偏毕轨是个不当人子的,所以还不如重新回到草原上。
  
  六月的草原,水草丰茂。
  
  苏尚、董弼领军魏军的骑军,一路向西,紧追步度根部族不放。
  
  虽然草原上不易辨别方向,但并州汉胡杂居,军中自然不缺胡骑。
  
  更兼胡人逐水而居,步度根又是携老带幼全族出逃,速度不快,所以追起来,并不算太过困难。
  
  不过步度根留下来断后的胡人精骑,为了自己的部族能安全逃脱,也是拼了命不断纠缠,拖延时间。
  
  “呸!这些胡狗,当真是拼了命的!”
  
  苏尚吐了一口口水,把刀在尚还温热的胡人尸体上胡乱擦了几下,又举起刀口看了看。
  
  发现已经有点卷刃了,估计是这些天来砍胡人脑袋砍得太多,当下便有些心疼。
  
  便恨恨地踢了一脚尸体,骂道:“不识好歹!”
  
  董弼也提着一把长弓过来,看到苏尚对着尸体出气,不禁笑道:
  
  “那边还捉了几个活的,要不要去出出气?”
  
  “要是那步度根在,我倒还有兴趣,但这些胡儿,还是算了。”
  
  苏尚一边回答,一边提刀走向不远处的另一具尸体。
  
  他刚才似乎看到那具尸体动了一下。
  
  靴子踢了踢,没有动静。
  
  然后脚上加了力道,把尸体踢了一个翻身。
  
  尸体终于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。
  
  受伤装死的胡人睁开了眼,便看到一个居高临下,正用冷漠目光盯着自己看汉人将军。
  
  他的眼中不由地露出了恐惧,还有乞求的目光。
  
  这还是一个仅有十几岁的胡人少年郎。
  
  但苏尚知道,就是这么一个胡人少年郎,刚才的交锋中,要拼了命杀自己,或者是自己底下的士卒。
  
  他冷漠举起刀,砍在胡人少年郎的脖子上,血花溅起。
  
  胡人少年郎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,他的两眼就已经失去了光彩。
  
  嘴唇似乎动了动,似乎在临死前想要说什么,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。
  
  在这个争战过后小小战场,不少魏人士卒正做着和苏尚同样的事。
  
  看到尚还有死透的胡人,便干净利落地一刀搠死。
  
  这就是两军交战后对待败军伤兵的正常流程。
  
  不管对方是胡人,还是汉人,吴人……
  
  两日后,这支魏军的前锋来到了离楼烦三十里的地方。
  
  与此同时,一支胡人精骑出现在他们的眼里。
  
  这支胡人精骑不同于这几日来一边逃一边拖延的那些胡骑。
  
  他们是正面对着魏军,脸上没有惊慌,而是如同看到了猎物的秃鹫,跃跃欲试。
  
  一声尖锐的鸣镝过后,苏尚与董弼派人到前方大喊:
  
  “大魏正在追击逃叛,前方何人,胆敢拦截?”
  
  这些日子以来的追击,让魏军相信,步度根根本没有胆子回头一战。
  
  再加上急于追击,所以斥候也没有时间派到前方打探个明白。
  
  所以现在一支胡人精骑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让苏尚与董弼吃了一惊。
  
  前面很快有胡人回答:
  
  “我等乃是轲比能大人所属,尔等莫不是也是前来归附大人的?”
  
  “轲比能?!”
  
  苏尚与董弼对视一眼,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。
  
  他们自是知道,步度根就是举族前去依附轲比能。
  
 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轲比能居然敢派兵前来并州接应!
  
  没错,虽然已经出了关塞,但楼烦这一带,名义还算是属于大魏的边境。
  
  轲比能此举,不啻于摆明了是在挑衅大魏,与大魏相争。
  
  “轲比能这些年来,数次进贡,自称大魏臣属,现在却私自收大魏逃叛,难道是要造反吗?”
  
  造反?
  
  听到魏人送过来这么一句话,领军的胡人头领哈哈一笑:
  
  “进贡是为了你们汉人的好处,没有好处,谁愿意当你们的臣属?”
  
  虽然汉已成魏,但因两汉之威,胡人仍是习惯称中原人为汉人。
  
  倒是汉人自己,称自己为魏人。
  
  胡人首领也懒得再跟这些汉军废话,他一挥手,呜呜的牛角声响起,鸣镝声彼起此落。
  
  胡骑开始呼啸着策马奔腾。
  
  看着手底下的马上健儿,胡人首领对着旁边的一位胡人老者说道:
  
  “叔父且稍,看小侄如何屠了这些汉人,为叔父出气。”
  
  老者正是举族而逃的步度根。
  
  他勉强笑笑。
  
  苏尚与董弼看着胡人的动作,又岂会不明白对方的意图。
  
  甚至他们还注意到南北两边皆有动静,知道对方早有打算。
  
  两人又惊又怒,当下齐齐拔刀大呼:
  
  “杀!”
  
  并州男儿,岂会惧胡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