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白骨大圣 > 第398章 人面彩陶罐

第398章 人面彩陶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自从回到闺房后,古丽扎尔就变得沉默了许多,或许连她都很清楚,今晚凶险异常,或许…还会丢命吧,听见晋安问话,她抬手指了下衣柜方向。
  
  晋安一愣。
  
  既躲在公主闺房里,又躲在公主衣柜里,这萨满还挺会挑选地方的。
  
  当晋安推开用黄金包边的奢华衣柜,衣柜里并没有女子衣物,只有一对鞋印。
  
  鞋印尺码很大。
  
  不是女子的尺码。
  
  是男人的。
  
  看来自从赫克买提萨满出事后,这间公主闺房就一直没人打扫,入住过。
  
  晋安想要重现那晚赫克买提萨满到底遭遇什么,于是他对照着鞋印,也走入衣柜里,面朝外头的关上柜门。
  
  这赫克买提萨满的确很会找地方,关上柜门后,视线恰好能对向公主的大床,随着调整角度,人蹲下来后正好能看到床下所有情形。
  
  公主闺房的空间很大,衣柜里也很宽敞,所以人在衣柜里也能看到床下情形。
  
  就在晋安依旧蹲在衣柜里沉思时,库力江见晋安把自己独自关在衣柜里好一会没动静,有些关心的来到衣柜边,轻声唤了声:“晋安道长,您没事吧?是不是有了什么新发现?”
  
  也是难为了库力江这个黑铁塔一样强壮的男人,平时习惯了大嗓门说话,现在要刻意压低声音温柔说话。
  
  晋安推开柜门走出来,说没什么,大致说出自己的发现,库力江听完后惊奇问:“晋安道长您今晚也打算藏在衣柜里吗?”
  
  晋安呵呵一笑,只是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  
  他继续观察起公主闺房的每一个细节,检查有没有什么疏忽的纰漏。
  
  按理来说,他今晚应该是先去看看赫克买提萨满尸体的,或许在尸体上有更多线索,但今晚时间太紧迫了,尸体并不在王宫里,一来一回太耽搁时间,他有四次敕封五雷斩邪符,还有同心锁,他的压箱底绝招很多,倒还不至于怕了一个沙漠魔鬼。
  
  时间来到后半夜。
  
  此时的公主闺房里,只剩下三人,月羌国公主古丽扎尔、晋安、库力江。
  
  晋安让那些侍卫、侍女都退下,那些普通人留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,说不定等下他跟公主床下女人厮杀起来,他还要照顾这些普通人安危。
  
  至于库力江则是执意要留下的。
  
  上次赫克买提萨满被魔鬼杀死,房间里的公主也差点发生意外,差点救人迟了,所以他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守在公主身边。
  
  公主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。
  
  他无法坐视公主陷入危险而无动于衷,更何况他作为月羌国王宫亲卫军,深得国王一家信任,保护王室成员本就是他的职责所在。
  
  面对库力江的执意留下,晋安倒是无所谓,库力江并不是普通人,放在康定国也是江湖一流高手,身上气血雄壮,三把阳火旺盛,一般的邪祟近不了他身。
  
  呼——
  
  沙漠夜风顺着楼阁纱帐吹进房子,房里灯烛在微风下轻轻摇晃。
  
  库力江身体紧张的握紧桌上刀柄。
  
  “只是很普通的轻风,不需要太紧张。”晋安看着草木皆兵的库力江,让对方放松别紧张。
  
  此时。
  
  晋安和库力江坐在包了金边,一看就是名木的桌子前。
  
  古丽扎尔公主则抱膝坐在床上,恐惧让人全无睡意。
  
  库力江这个大块头的大大胡子,手指轻碰鼻子以掩饰尴尬:“晋安道长,我们今晚要怎么杀魔鬼?”
  
  “等。”
  
  “我们这样坐在这里,魔鬼看我们人多,会不会不敢来?我们要不要学赫克买提萨满那样,藏在衣柜里正好能时时刻刻看到床下动静?”
  
  “没必要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
  
  晋安的回答很干脆:“如果她今晚不出现,我直接去找她,砍碎她。”
  
  库力江表情惊愕:“晋安道长您,您是说…您已经找到魔鬼来自哪里?”
  
  不怪他此时满脸的惊愕与吃惊,晋安来到才一二个时辰,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他视线半步,是怎么做到这么快找到魔鬼的藏身地的?
  
  “我不知道魔鬼藏在哪里,但是你们的公主肯定知道,就看你们公主肯不肯回答我们这个问题了。”晋安看向躺在床上,盖着被子,发呆睡不着的月羌国公主。
  
  库力江半信半疑看向古丽扎尔:“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此时,房间里的两人都在等待答案。
  
  楼阁外的夜风依旧在不停吹进房间里,古丽扎尔下意识提了提被子,似乎是借着被子里的温暖给自己壮胆:“大概在半年前,月羌国来了一批神秘的沙漠旅客,他们直言要找我父王,说他们手里有最宝贵的宝物要献给我父王……”
  
  “他们献给父王的东西,并不是什么太宝贵宝物,就是一个画着好几张面孔的彩陶罐,那些人脸说不出是男是女,我见过几次,但每次都忘记那些脸长什么样子……”
  
  “明明是看着并不值钱的陶罐,可我逐渐发现,父王开始变得不对,整天抱着一个那个画有人脸的陶罐不放,用早膳把陶罐放在桌子对面,用午膳,晚饭也喜欢把陶罐放在桌子对面,到了后来,连睡觉也要把陶罐放在床上另一边枕头,父王一直很爱我母后,从我母后病重去世十多年,他一直忘不了我母后…他吃饭睡觉都抱着把陶罐,说那陶罐就是我母后,他在陶罐里看到了我母后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